燎原烈火(叶粼温蔺)

燎原烈火(叶粼温蔺)

导读:《燎原烈火》是作者海带甜甜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角是叶粼温蔺,燎原烈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叶粼初见温蔺,直观的帅气;二次见他,沉稳有气质,禁欲又迷人;三次见他,小鹿乱撞,心跳加速。幸好爱你无声,否则你振聋发聩。

小说介绍

《燎原烈火》是作者海带甜甜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角是叶粼温蔺,燎原烈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叶粼初见温蔺,直观的帅气;二次见他,沉稳有气质,禁欲又迷人;三次见他,小鹿乱撞,心跳加速。幸好爱你无声,否则你振聋发聩。

叶粼温蔺小说简介

钢琴界的传奇——温蔺,十岁拿全国八级,受邀参加国际赛事,一首《即兴幻想曲》惊艳全场。
一次回国参加老师的个人演奏会,休息室内一名穿着旗袍的女孩走了进来,笑容婉约。
温蔺就这么看她一眼,喉咙仿佛被灌满了清冽的酒,后劲贼大。
叶粼初见温蔺,直观的帅气;
二次见他,沉稳有气质,禁欲又迷人;
三次见他,小鹿乱撞,心跳加速。
幸好爱你无声,否则你振聋发聩。
后来,叶粼如藕的双手勾上他脖颈,娉婷秀雅的眉眼越发醉人:“蔺叔,我美吗?”
温蔺眸色微暗,像喝了烈酒般心火焚烧。
只伸手摁住她后脑勺,轻轻咬在她红唇上。
原来他也对她怦然心动,如热恋小伙。

燎原烈火全文阅读

第11章 高考前一天

灰绿色的纸质上被人频繁用的起毛了,薄薄的一张纸承载着高考的知识点。
叶粼光这么看着,冷气房里汗流浃背。
还有一天高考,不紧张是假的,但也不想温蔺他们担心,又克制住想把自己掐死的冲动。
叶粼想事情,习惯性往坏处想,越坏越好。
如果结果一旦坏彻底,那至少有心理准备。
所以她很少往好的方向想,毕竟那种打击,可以将人坠入深渊,再也爬不上来的境地。
忽然感觉一块柔软细腻的手帕往她额头上擦拭,动作不紧不慢,轻柔有序。
那手法生怕吓着她。
叶粼本涣散的眼神慢慢聚焦,面前的那张脸阴影重叠起来,她才呼唤:“蔺叔。”
“嗯,我在。”
就这么一句低沉清冷的语调,让她的心微微落实了。
这里是书房,农言最近一段时间忙出忙入,不见人影。
身边只有温蔺寸步不离陪着她,尽管越知秀天天有电话,但她无法疏散心里的郁闷。
久而久之就敷衍而过。
温蔺将手帕放到一边,抽起那摞资料:“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休息。”
那双手从她面前闪过。
指甲圆润,细腻修长,掌骨分明。
叶粼视线落在上面。
少顷,她伸出手,是交握的***。
“蔺叔,你跟我握个手吧。”
温蔺是知名的青年钢琴家,前途一片光明,未来无限期待。
活跃在琴键上的那一双手是昂贵无比,价值无双的。
能握一握,当真是极好的待遇。
也是她高攀了。
温蔺极少与人握手,业内人也知道他的性子洁癖,特别是双手,对于他来说,是神圣洁白的地方。
如今,他却安然的伸出手,轻轻的与那双小手交握。
手心之间的温度传递,皮肤上的触感柔软滑腻,可能是因为太焦虑的缘故,她的手有些凉。
叶粼的手,小而细,细而长。
温蔺不敢***。
须臾,他松开五指,率先放下了手。
叶粼满足了,双眸直视温蔺平淡的脸色,心里暗暗的想,她可以一整天都不洗手。
二中是高考考场之一,一中也是。
两间学校距离相差并不远。
二中的人去一中考场,相反也同样。
考生可选择住宿也可不。
叶粼考虑了半天,还是决定住宿。
毕竟一中离这有点距离,不好意思让温蔺或者农言这么早起来。
他们两个自从那天买了寿司回来后,忙的不见人影。
叶粼心里跟明清似的,知道他们肯定有事瞒着她。
但既然对方不说,她就不打破砂锅问到底。
“住宿?”温蔺眉心微蹙,语气平缓的说,“我不太同意。”
叶粼的情况要是中途焦躁了,那么前一个月的功夫都白费了。
而且这段时间他还察觉出某些东西。
一个人焦虑起来,会有不同的应激反应,闷着,憋在心中,久而久之就是轻度抑郁或者狂躁。
第二种就是发泄,脾气暴躁,喜怒无常,容易造成性子孤僻,社交上形成障碍。
还有一种便是倾诉,按道理来说,这是最好的自我调理;但放在叶粼身上,又是另外一回事。
找人倾诉,一般都是接近最信任最亲近的人,叶粼找越知秀,相依为命的母女关系,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叶粼常常会产生一种排斥越知秀的动作、神态和语言,全方位的排斥,却又不抵抗。
所以心中的焦虑没有及时排出,反而愈演愈烈。
随着高考的压力一并迸发。
先不说她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现在,叶粼决不能跟越知秀打电话或者见面。
高考就两天,忍过去就好了。
就怕叶粼本身也不知道这回事,糊里糊涂就跟越知秀通电了。
餐桌上,连农言也不进食了。
场面凝固片刻。
在叶粼放下筷子之际,才逐渐融化。
温蔺的脸色不太好看,似乎对于她住宿的要求,不是不太同意,是十分不同意。
“可是,我要早起。”
温蔺又缓缓道:“我送你。”
他的语气一向冷静,语调毫无起伏。
但这没由来的冷淡从哪来的,叶粼不知,她只好求救似的看向另一边的农言。
农言轻摇头,表示自己的无知。
温蔺起身将碗筷收拾***,农言立刻探身,嘴里刚咽下一块烧肉。
“怎么回事?”
叶粼抿抿嘴,小睫毛微颤,最后还是说出来了:“我不知道,上次跟他提要不要考完搬出去的时候,他都没那么大火气。”
这话消息有点多,农言消化能力强,捡了重点:“你要搬出去?怎么,这里不好?”
叶粼摇摇头,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温蔺已经从厨房门口出来了,细软绵柔的家居服,让他沉着冷静的脸多了一份柔情。
似乎刚才餐桌上释放冰能量的并不是他。
叶粼也希望是错觉。
今天她被两位叔叔强制性的不给复习,要好好休息,明天高考才能全力以赴。
但叶粼的生物钟有些扭曲了,让她早睡也睡不着。
吃完饭后,农言又重新回到房间秘密的敲字。
温蔺也回到自己的卧室。
整间客厅冷清到叶粼以为只有她一人了。
咕~
叶粼:“……”这么快就饿了。
她穿着小粉红拖鞋叹了口气,亦步亦趋去冰箱找点吃的。
索性农言叔叔贤惠淑德,冰箱里的食物杂七杂八什么都有。
叶粼不嘴挑,但也有自己比较偏吃的食物。
选了几个自己比较爱吃的。
不到一会儿,餐桌又是一地残羹。
叶粼吃饱后,在温蔺房间门口驻足一会儿,最终也没胆子去敲门,要是碰上他的脸色,触发了哪条神经,担当不起。
正好,腹胀满满,睡意来袭。
虽然现在才八点。
夜,真漫长。
叶粼睡觉呼吸长眠,梦境一片黑,她眉头越来越紧。
到了最后咬着牙,忍着腹中天旋地转。
死活不睁开眼,又翻了一次身。
时间越来越久,终于清晰的感受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冲破喉咙的时候。
叶粼连鞋都没来得及穿上,势如破竹的冲到洗手间,把今晚吃的东西吐了一部分。
唾沫沾染唇边,看着面前的呕吐物,又是一阵翻天覆地的吐。
十分钟后,叶粼颤颤巍巍的漱了口。
腹部往上延伸到喉管灼烧不已,又腹痛难忍。
刚清洁完,再一次天旋地转的吐,泪从眼角滑下,凄凄惨惨戚戚。
感受到肚子空空的时候,叶粼虚脱了。
叶粼每走一步小腿肚都在抖,艰难的爬到床上,看了眼手机的时间,九点。
她才睡了一小时,却犹如经历了十八个世纪轮回。
伸手揉了揉腹部,还是不***,肚子咕噜咕噜的叫。
饿,但是吃不下,这种感受挺矛盾的。
叶粼以防万一,还是……去药材店问问那里的医师。
利索的换上校服后,拿着手机就打算出门了。
刚关上门,遇上了正从卧室出来的温蔺。
两人久久对视,接着温蔺就感觉到不对劲:“怎么了?”
叶粼本身也不太懂为啥呕吐,只好草草的说:“不太***,出去会儿,可能吃太饱了。”
她的唇很白,几乎没有血色。
温蔺这样想着,指尖微动,走到她面前,那黑白分明的眼睛差点把叶粼看没了。
“今晚吃了什么?”
叶粼抖着唇,努力回忆:“牛肉,水煮青菜,还有一盘烧肉。”
温蔺目光下垂,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你还有没有吃过其他东西。”
叶粼缓缓点头。
“栗子,鸡翅,番茄……”
“……”温蔺听到栗子就皱皱眉了,“栗子跟牛肉不能混在一起吃,会引起呕吐,你吐过了。”
虽然像是在问她,但这是肯定句。
叶粼一下子软了。
“难受……”从鼻腔中发出来的声音,带着撒娇的意味。
不是腹泻的疼,就是难受,说不上来的感觉。
温蔺的心也软了点,毕竟还是个小姑娘。
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吐了就没事,但肚子不***的话,我陪你去药店。”
这会儿去医院,指不定要弄到什么时候。
两人靠的近,温蔺伸手拍肩,又将距离缩短了。
叶粼的身高在女生中不算矮,但也不高。
此刻她只能勉强到温蔺的肩膀。
鼻尖围绕着熟悉浓郁的木质香。
让晕乎乎的脑袋多了几分精神。
好好记住了,这是成熟男人的味道!
突然,心口一阵难受,叶粼推开温蔺,猛地冲进洗手间,又是一阵天狂地旋的呕吐。
不过这次是吐苦水。
温蔺眸色稍暗追上去,那脸色忧心忡忡的,又夹着几分风雨欲来的沉着。
刚吐完就还没来得及恢复神智,叶粼忽然腿一软,就要坐在地上了。
浴室地湿,这么下去,□□也湿了,会不会以为她尿裤子了!
叶粼内心嚎哭,忽然就被人从后面架住了。
温蔺扶着她幼小的胳膊。
“蔺叔……”带着呕吐后的沙哑。
“嘘,蔺叔带你去医院。”他直接将她打横抱在怀里,叶粼紧紧的缩在里面,明明是夏天,她却发冷。
温蔺低头瞅着她发白的脸,手指紧了紧,只觉得这姑娘,好小只。

燎原烈火免费阅读

第12章 小醉怡情

在医院吊了水回来后,身体精神都好了很多。
叶粼早已没有了睡意,却在温蔺的强迫下必须去睡觉。
两人进门的时候,贴的很近,主要是叶粼虚了,脸色不好休息不足。
叶粼垂下眼捷,稍稍挨过去,就当是她不注意了。
“我会好好考的。”
温蔺轻轻地嗯了一声。
“早点休息。”
他的样子总是淡泊又从容不迫的,叶粼抬起头望着他,俊美的侧脸在月光下显得俊逸。
叶粼的小心脏重重的跳了一下。
早上六点,叶粼差点起不来,还是农言一直在拼命拍门,她才猝然惊醒!
高考了!
叶粼拱了拱乱杂杂的头发,表情凝固在手机上的六点零三分。
那秒针慢慢的转,让她的心脏角落位置轰然一塌。
怎么就……高考了呢。
完美的吃个早餐后,农言出去了。
温蔺送她到一中的门口,叶粼手臂紧紧地抱着包,指尖忍不住在发抖。
“给你。”
叶粼回过神:“什么?钢笔?”
还是温蔺常用的那支。
温蔺淡然的眉眼下一抹笑,像是平静云层中一点阳光,艳丽照人:“蔺叔加成,战无不胜。”
亲眼看见叶粼走***后,温蔺没有离开,而是看了车上的时间,十五分钟后,农言上车了。
“辞职了……”农言这些天绷着的线一下子断了。
“爽!温蔺,你也是够狠的,这下SN那边指不定要抹黑你。”
温蔺面无表情,淡淡的旭日阳光透过车窗照进来,勾勒出他高挺的鼻梁与轮廓:“那就请律师,我不在意。”
他沉静的目光放到一中的牌匾,忽然一激灵:“农言!”
平缓的语气变调,农言吓了一跳:“咋了?”
“带饭了吗?”
“……”
考完语文后,叶粼出奇的没有心理压力。
倒是面对苏蜻吃饭的邀请有点压力。
“我知道了,见色忘友的人,我记住你了,你走吧。”
叶粼面色难看,脑海一个回旋:“其实我有喜欢的人。”
苏蜻脚步一顿,本来责怪的脸一下子笑颜如花:“哟,终于说出来了,谁啊?”
叶粼心脏咚咚的跳,特别是知道温蔺在外面等着自己,幸福感简直爆棚,语气轻快:“考完告诉你,我先走了。”
然而这种幸福感并没有持续很久,当她看见农言的时候,失落感也是挺重的。
叶粼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车厢安静,他们都很会,闭口不谈闭口不问。
吃完后,叶粼回去复习了,抓紧每分每秒。
温蔺将饭盒全然丢给后座的倒霉蛋。
后视镜上映着他的鬓发,越显淡漠。
自从处理了那些恶心事后,他的表情只有两种,要么冷淡,要么更冷淡。
“豆芽……”
“嗯,怎么了,你不爱吃?”农言看了眼他的盒饭,“这不都吃完了。”
温蔺指了指另一个:“不是我,是粼粼不爱吃。”
关于叶粼的心理疾病,温蔺想了很久。
他毕竟不是专业的,其实有很多时候,想过要不要把叶粼给心理医生看,但昨晚去医院,答案浮现于心。
叶粼抗拒医生。
试针,吊针,抽血,别人都会皱下眉头或者不***,她却没有任何感觉,像是很平静的接受这一切,理所当然,灵魂升华的模样,看的温蔺心里不慎***。
一个宁愿接受所有针管的挑战,也不愿意再进一步医生面前的人,这种动作太抗拒了。
尽管叶粼做的不明显。
“数学考试120分钟?”
农言皱皱眉,这可难倒他了:“100分钟吧。”
“随便。”温蔺摁下手刹,“我去个地方。”
两天匆匆而过,叶粼考完了。
没有任何的感觉。
却有种淡淡的忧伤。
她是不是要搬走了。
她考完后,倒下的是农言,这几天他累得慌,半夜发烧了,现在睡下,话痨的那个不在,屋子里冷清的很。
冲完澡后。
温蔺端着一杯水出来,穿着一如既往的绵柔T恤,锁骨若隐若现,换了条沉色的裤子,显得肩宽腿长。
看见叶粼站在酒柜前失神的样子,冷峻的眉眼覆上淡淡的温情。
“想喝酒?”
酒柜里的格子错乱摆放有一种美,叶粼笑了一声:“我没喝过,但是我成年了。”
“想喝就喝。”
脱离了压力之后的叶粼似乎平淡许多,神情缓和,笑容婉约:“你陪我?”
温蔺将水杯搁置在餐桌上:“可以。”
她不懂酒,还是以她的高度拿的一瓶,温蔺垂下目光,唇角勾了勾:“这度数,你真会拿。”
“……”叶粼带着求知欲,“很高?”
“很低,水果酒。”
额……就是看他瓶子漂亮才拿的。
叶粼没喝过酒,喝醉是什么样子,脑海里会想什么,两人都不知道,接下来面对的是未知数。
但温蔺信誓旦旦的觉得就这点度数,猫都未必醉。
喝过一杯后,叶粼******唇,好香甜,接着又喝了一杯,温蔺倒酒时刻注意她的脸。
发现只有淡淡的绯红,并没有喝醉的迹象。
第三杯。
第四杯……五杯,六杯,红晕没有加深,叶粼的眼睛非常清明。
温蔺自信满满,这样的度数,喝醉才怪。
“蔺叔……”叶粼张了张嘴,喝过酒的唇特别染红,如枫叶般的烈焰红唇。
温蔺别开目光,应了一声。
叶粼笑了笑,右手随意搭在扶手,每根手指都潜意识垂下,摆成柳枝形态。
她坐的端正,身子笔直。
“我挺喜欢你的。”叶粼轻呼呼的说,嘴唇一张一合的幅度不大,说出来的话倒是,挺大胆的。
温蔺不知道她所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姑且认为是对长辈的喜爱。
但叶粼似乎浑然不觉,整个人都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当中:“我最近挺纠结的,特别是考完后。”
喝过酒的叶粼开始说心里话,温蔺觉得是好现象,他顺着问下去:“纠结什么,可以跟我说说。”
然而说出来的问题出乎温蔺意料。
“我想走,但我不舍得。”
温蔺换个坐姿,吐了一口气:“为什么想走?”
说到这里,叶粼嘴唇动了动,那上面沾了酒,水光潋滟的很吸引人,温蔺不得不移开视线,却不得不看着她的双眸。
她不想说,脱口而出的答案似乎转个弯,变成了其他的借口:“想要有自己的空间,蔺叔的钢琴不能动,我得回去练琴。”
但这个说辞,倒是挺真实的。
“那为什么不舍得?”温蔺又问,叶粼看过去,只看见他刚洗完的头发现在完全干了,在强光下变得十分柔软。
她随后皱皱眉,又喝了一口酒,对上他深邃的眼眸,莞尔:“我不是说了,我挺喜欢你的。”
她的语气特别自然,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温蔺却实实在在的愣住。
过了半晌,他忽然意识到什么,问:“你是不是醉了?”
叶粼倒是诚实的点点头:“是啊。”
“……”
这个醉鬼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夏日的凉风从大门缝隙斯斯的吹进来,今夜起风了。
吹得脚踝有些凉,叶粼扶着沙发边缘站起,仰着头,红唇勾勒微笑弧度:“你问这么多,是不是喜欢我?”
她此刻就像一只伪装过的狐狸,露出獠牙的模样。
温蔺眉心几不可查的跳了:“……”
他跟着站起来,走到叶粼身侧,沉静道:“我送你回房间。”
叶粼没动,表情有些淡漠:“你碰了我,就得负责。”
温蔺垂眸,他的手臂跟她的肩膀接触了一下。
“别闹了,回去休息。”他举起手,敢碰不敢碰,免得叶粼说他碰瓷。
叶粼似乎在神游,目光放空在虚浮的某个点上。
温蔺不免多看几眼。
叶粼的长相不是那种一眼惊艳的,她的五官特别小巧又雅气,或许是越知秀从小培养的原因,温婉知性的气质增添一份色彩。
久看后,那种后劲不是一般的大。
温蔺深呼一口气,刚想拍拍她的肩膀,叶粼猝不及防的转身面对他,那张脸带着淡淡的绯红。
叶粼眼眶有些热,不是想哭,而是喝了酒后的烈火,在她白皙透红的外表下,里面早就铺满燃烧。
她还抓着沙发上,手指深深陷入。
随后在温蔺抬手之际,她率先拍了拍他身侧的胳膊,用一种老成的语气说:“回去休息吧,现在都几点了,还在这里浪荡,算什么样子。”
“……”温蔺皱着眉放下手。
跟一个喝醉酒的人是不可能讲道理的。
不过他没想到,喝醉的那个跟他讲道理了。
“你就是仗着年纪大,所以才任性,熬夜使不得,有看新闻吗?看看那些青少年,还有工作党,每一年都特别多猝死的人,你怎么……”说到这,叶粼停顿了会儿,似乎对于温蔺自残的方式特别痛心疾首。
“你怎么就不爱惜自己呢。”
“……”
门口透着清风微凉,温蔺额头的碎发不太明显的动了动。
他的年纪,还没到三十,其实不算大吧……
“好,我听你的,现在我们上楼去。”
叶粼满意的笑了,猝不及防的伸手抓住温蔺的手,触及温凉。
随后捏了捏:“真乖。”
捏的那一下,温蔺感觉到一股电流从脊椎窜上来,让他整个人愣在原地。

小编推荐

小说《燎原烈火》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燎原烈火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