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玫瑰(叶玫秦墨)

野玫瑰(叶玫秦墨)

导读:叶玫秦墨是小说《野玫瑰》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蔚空创作的言情著作,现已完结。一开始,眼高于顶的秦墨对自己那位学霸同门的评价:那也能叫女生?后来,秦·忠犬·墨:脸真疼!!!!!

小说介绍

叶玫秦墨是小说《野玫瑰》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蔚空创作的言情著作,现已完结。一开始,眼高于顶的秦墨对自己那位学霸同门的评价:那也能叫女生?后来,秦·忠犬·墨:脸真疼!!!!!表面上,这是一个狂拽酷炫花花公子浪子回头,爱上乖乖女好女生的感人故事;但其实,这是一个浪天浪地的渣男被暗恋他多年的傲娇学霸“套路”的悲惨故事!

叶玫秦墨小说简介

叶玫循规蹈矩严以律己,平生做过唯一疯狂事,便是暗恋一个浪天浪地的花花公子多年。
后来,有人问她,你这样的女生怎么会喜欢秦墨那种女友月抛的渣男?
叶玫:见色起意。
以为自己终于靠人格魅力和真心打动媳妇儿的某人:“???”

野玫瑰全文阅读

在秦墨在群里发了句言简意赅的“好的”后,王争鸣又是噼里啪啦艾特两人叮嘱了一大通,叶玫一副好学生做派地连回了好几个“好的”“谢谢”,而秦墨则只回了个好后便再无动静。
十分钟后,叶玫刷新了下邮箱,一封带压缩包附件的未读邮件跳进了收件箱。
她挑了下眉头,将附件下下来解压。
某人还真没藏着掖着,解压后的文件整整几个G,慷慨大方到连一些草稿演算都发给了她。
叶玫紧着有用的整理一下,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九点多,学校的打印店还没关门。
刚爬***准备玩会儿手机的萧雨见她起身出门,随口问:“你干吗去?”
叶玫头也不回道:“去打印点东西。”
感谢秦院草的慷慨,她打印出来的可不止一点,哪怕学校打印才一毛一张,也足足花了她三十几块大洋,沉甸甸的一堆,当搬砖去砸人绝对没问题。
最好能砸在秦墨那张俊脸上。
研究生比起本科生最大的好处之一,就是宿舍在没有熄灯断电一说,十分方便学霸们熬夜苦读。
萧雨一觉醒来,发觉宿舍还隐隐有灯光,从上铺探出脑袋往下一看,见叶玫埋头坐在桌前,一边翻阅着什么,一边用笔写写画画。
她惺忪着眼睛问道:“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
叶玫将台灯调的更暗一点,道:“是不是打扰你睡觉了?”
萧雨打了个哈欠,含含糊糊道:“那倒没有,不过你们做学霸的也不用这么拼吧?这才刚开学几天?你就开始熬夜苦读了?还给不给我们这些普通学子一条生路?”
叶玫道:“我就是看点东西,你继续睡吧!”
“哦,那我继续睡了,你看完了也早点睡,明天上午你不是还要做课堂展示吗?”
“嗯,好。”萧雨缩回脑袋继续会周公,均匀的呼吸很快变得深沉,深夜宿舍的静谧愈发明显。
叶玫放下手中的笔,直起身摘下眼镜揉了揉疲倦的眉心。
一口气看了几个小时的资料,确实有点累了,但脑子却异常兴奋。
其实在看到这些资料之前,她并没想过真的要加入秦墨的项目。
她的履历已经足够漂亮,就算手上没有项目,随便申请两个课题不是问题,无论是找工作,还是继续深造,已经完全够用。
若是不出意外,她的未来已经很确定,会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在某个大企业中成为一个优秀的女工程师,或者继续深造留在大学校园。运气不错,过个十几二十年,也能达到王争鸣二三分之一的高度。
但当年那个提着行李箱,踏上列车离开故乡时的自己,想要的未来就只是这些吗?年少时以为总有一天自己可以改变世界的天真梦想,已经随着成长河流一去不返了吗?
如果真的不复存在,那为什么在看到秦墨的项目蓝图后,平静的血液会忽然沸腾起来?
她当然知道秦墨是优秀的,那种闪闪发光的,各方各面的优秀,是校园里当之无愧的风云人物。
但因为他闪光的地方太多,在学业上似乎就没那么突出了,除了发过好几篇SCI论文,连奖学金都没拿过。
现在叶玫却知道,他应该只是不屑于把时间浪费在他并不在乎的成绩和奖学金上,但在专业的优秀程度,远超她认知。
她上半年在美国交换时,正好接触的是智能芯片研究,在实验室跟着导师学了不少新东西。
除此之外,上半年业内发生了两件举世关注的大事。
一个是国内某大型通信企业,遭到美国制裁,被禁售部分电子元件和芯片,给国内电子和科技行业敲响了警钟。其实国内早有“芯”脏病一说,百分之八十的芯片都赖进口,整个产业比欧美日本落后了几十年。
芯片作为电子科技领域里的核心技术,关系着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这场制裁风波一出,官方势必会更加大力扶植产业,民间资本也会蜂拥而入。
这是他们电子人的机会。
另一个行业大事,是谷歌的阿法狗(AlphaGo)在围棋人机大战中,大胜韩国名将李世石。对于看热闹的大众,这是人工智能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但她们这些行内人,关注的则是阿法狗的核心——TPU芯片。这款定制学习芯片,运算速度比传统CPU和GPU芯片快15—30倍。
这也就是近年刚刚兴起的AI芯片。
阿法狗一出,AI芯片自然也成为行业新风口。
未来科技的主战场就在人工智能,国内这几年也发展得非常迅速,可以说和发达国家在同一起跑线上,这也意味着AI芯片和传统芯片行业的发展会有很大不同。
传统芯片要迎头赶上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AI芯片产业或许能弯道超车。
她原本以为秦墨的AI视觉芯片也只是一个概念上的东西,但现在看到他传来的这些资料才知道,他对这款智能芯片的设计构想和专业积累,简直是让她刮目相看。
如果这款视觉芯片,最终能够研发成功,投放市场,很有可能会在整个芯片界大放异彩。
这不只是一个学生玩票的研发项目,这是一项前景可观的事业。
难怪王争鸣会滥用私权,把她这个得意门生往里面塞。
叶玫重重舒了口气,只觉得沉寂已久的血液好像开始蠢蠢欲动。
这种感受,俗称热血。
她一夜没睡,将厚厚一沓资料全部认真看完。
隔天早上,还像打了鸡血一样,丝毫不觉得困,直接背着书包精神奕奕去了教室。
中午吃了饭回到宿舍,她抱着手机犹豫了片刻,发了一条信息在研究生群里。
叶玫:@秦墨,资料我已经看完了,我什么时候去你们实验室看看?
跟上回一样,在秦墨回应之前,王争鸣又一连发了几条。
电信老王:@秦墨,你看什么时候方便,让叶玫去你们实验室先熟悉一下。
电信老王:@秦墨,早点熟悉早点上手,时间就是金钱。
电信老王:@秦墨,有叶玫加入,老师相信你们一定会成功的。
正在校外某餐厅吃饭的秦墨看到手机里跳出的信息,有些无语地抽了唇角。
什么叫有她加入一定会成功?
要不是因为还有点尊师重道的好品德,他直接就在群里把王争鸣怼了。
见对面的男人面露不悦,赵婷柔声问:“怎么了?”
秦墨有些烦躁地将手机丢在桌面,道:“我们老板真是烦人,非得把他那女学生塞进我项目。这女的也是奇葩,什么事不直接跟我说,非得在群里说,我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你老板的女学生?你说叶玫?”
“你认识?”
赵婷笑道:“我不是说过么?她是我室友。”
“是吗?”秦墨完全不记得这事儿,好笑道,“是不是很奇葩?”
赵婷顺着他的话道:“学霸嘛,性格肯定有点异于常人。”
秦墨不以为意地撇撇嘴,看到手机信息还在跳动,叹了口气,道:“算了,还是给老王一个面子。”
他拿起手机,在群里发了一句:好的。
然后点进叶玫的头像,发送了好友申请。
秦墨的这个好友申请,来的比叶玫预想得快。
看到微信里跳进的好友申请,她扯了扯唇角,点了添加。
等两人成为微信好友后,又点进他的朋友圈。
秦院草虽然为人处世张扬,但朋友圈倒是挺低调神秘,竟然一条都没发过,头像也只是一张无甚特别的风景图。
而在她点进秦墨的朋友圈时,正在吃饭的秦某人也随手点进了这位新添加好友的微信头像。
看到空荡荡的朋友圈,他轻笑了声,道:“你们女生不是吃顿饭都要拍个照片发朋友圈发微博么?竟然有人从来不发朋友圈?”
赵婷问:“你说叶玫?”
“嗯。”“好像是。”赵婷笑着点头,夹起一块咕噜肉喂进他口中,***道,“好不容易一起吃顿饭,你就别老看手机了,难道我不比手机好看?”
秦墨咬住她筷子,挑眉似笑非笑看向她,道:“你说呢?”
他是传说中的桃花眼,眉眼狭长,薄薄的双眼皮,眼尾微微上翘,眸子是深邃的琥珀色,不笑时有种生人勿进的疏离冷淡,但轻轻一笑,便自带一股风流轻佻。
这种风流恰到好处,配上他一副好皮囊,很容易就让女孩子沦陷。
赵婷明知道这人不是个好东西,但还是忍不住靠上来。
漂亮女孩或多或少会有点异于常人的自信,总相信自己会成为花花公子的特别存在。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在秦少爷眼中,她没有任何特别。

野玫瑰免费阅读

秦墨视觉芯片项目上学期立项后,在院里申请了一间专用实验室。
一个学生项目能申请到实验室,那自然不仅仅是因为项目本身,多少跟秦少爷背景有关,毕竟秦家每年都会给学校捐一笔不菲的基金。
叶玫当然知道他们实验室在哪,但秦墨不开口,她肯定不能直接跑去。
好在这人还算得上给王争鸣面子,主动加了她微信后,没过多久就发了信息给她,言简意赅地告诉了她实验室位置,说晚上十一点之前基本上都有人,她随时可以去考察。
叶玫隔日晚上没有课,吃过晚餐,在宿舍又看了会儿那叠资料,等到快八点时,拿着书包去了院里的实验楼。
实验室在六零三,她从电梯里出来,远远就看到那扇虚掩房门透出的一丝光线,与走廊的夜灯交织在一起,还隐隐听到有人在里面说话。
她其实没怎么听过秦墨的声音,但还是听出其中一道低低的声音是他。
她走到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谁啊?”一道男声问。
“是我,叶玫。”
“哇哦,学霸来了!”
门从里面被人哐当一声打开,一个个子不高的男生站在门内,笑盈盈看向她。
叶玫认得他,叫林凯风,两人在本科的时候一起上过选修课。
他和秦墨一个班,关系很好,也是这个视觉芯片项目的主要参与人。
林凯风对于学霸的到来,很是十分欣喜,咧着一脸笑道:“欢迎欢迎!”
叶玫朝他笑了笑,跟着他走***,默默环顾了眼四周。
这间实验室不大,分了内外两间,外间放着几台办公桌和电脑,内间是除尘室和简易无尘实验室,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的操作台,上面摆放着试验用的光刻机和蚀刻机,还有测试仪。
总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她目光落在坐在一台电脑前正在敲键盘的男人,男人的目光也对上了她,挑了挑眉,道:“欢迎!”
但漫不经心的语气显然表达了他的“不怎么欢迎”。
叶玫道:“我看过你给的资料,还挺感兴趣的,觉得自己应该能做。”
秦墨点点头,眼角浮上一抹不不以为然的笑意,伸手指向旁边一台电脑,道:“行,你用那台电脑,先把咱们进度熟悉一下。”
“不是,老秦……”林凯风睁大眼睛看向他,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秦墨却是一脸漫不经心,收回目光看向自己电脑屏幕,懒洋洋道:“干活吧阿风!”
“哦……”林凯风欲言又止地看了看叶玫,表情有那么几分无法掩饰的心虚,支支吾吾道,“那个,叶玫你刚来,先熟悉一下。”
叶玫点点头,将书包放在椅子上,摁下主机箱的开关键,当看到电脑慢得如同老牛拉破车似的开机过程后,她明白了林凯风刚刚为何是那种反应。
可以啊,一来就给她一个下马威。
她不以为意地扯了下唇角,目光落在墙边一扇铁皮柜上,那里面放着各种工具和设备。
“林凯风,你们这里有螺丝刀吗?”她啪的一声将电脑直接关机。
“有有有!”
林凯风忙起身,打开柜子拿了螺丝刀递给她。
叶玫起身接过,道了声谢,将主机箱几根插线拔掉,从地上搬起来,放在桌面,三下五除二拆开后盖,拿出主板检查了下,又拆下CPU。
她预计得没错,是CPU出了问题。
她将那枚小小的芯片认真修复好,重装上去。
“你们这里应该有备用的内存条吧?”她边干活边随口问。
“有有有!”
林凯风又立马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新的内存条递给她。
“谢谢。”
“不客气。”
林凯风回到座位坐定,悄悄戳了戳秦墨,咧嘴朝他使了个眼色。
虽然什么都没说,但两人相识八年多,看他眨下眼睛,秦墨就知道他想说什么。
现在这一副贱兮兮的表情,翻译成简单的一句话就是——我说学霸很牛逼没骗你吧?
他瞥了他一眼,转过头,斜乜着眼睛轻飘飘看向旁边那道纤瘦的身影。
叶玫这会儿已经装好机,插上了线,重新开机。
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这台电脑从之前的老破车变成了一辆保时捷。电脑屏幕很快出现闪着蓝光的Windows标志,
女孩儿素净的面孔,映照在这电脑荧光中。
从搬机箱到拆机再到修复CPU,她这一整***作下来,麻利迅速又不失细致。虽然这熟练程度都让他怀疑她是不是专业修电脑的,但并不至于让他觉得意外。
好歹是专业学霸,拆个电脑修复个CPU不是什么稀奇事。
让他一些出乎意料的是,在这个女生看到电脑有问题后,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跟他们抱怨电脑太慢,而是自己直接动手解决。
甚至连搬机箱这件事,也没叫旁边两个大男人帮忙。
换做任何一个其他女生,应该都不大可能。
这倒是让他对自己这位同门有点改观了。
秦墨挑挑眉头,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
林凯风手贱地又戳了戳他,被他一爪子拍开:“干活儿!”
叶玫淡淡睨了他一眼,在电脑上敲下了一串代码。
***六零三实验室的第一晚,表面无波无澜,实则流动着微妙暗涌。
严格来说,叶玫还没有真正***六零三,她很清楚秦墨现在这态度,分明是还没打算让她加入项目。
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秦少爷那么傲慢一个人,怎么可能随便让个不熟的女生加入。
她这学期课多,除了周末,就只有一个下午和四个晚上空出来。
接下来三个晚上,她每天七点准时去六零三报道,但每回都只遇到林凯风一个人在。聊了才知道,原来另外两人大都是白天来。
秦少爷白天不上课,晚上夜生活丰富,倒也在情理之中。
没有秦墨的安排,叶玫也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工作要做,只有林凯风让她帮忙做了点很简单的东西。
但她也没闲着,她得让秦墨知道她是能做事的人。所以除了在实验室熟悉这个项目,回到宿舍还得继续熬夜。
第三天晚上,实验室终于多了一个人。
她知道项目除了秦墨和林凯风,还有一个来自计科院的男生,叫江临。眼下坐在林凯风旁边,穿着件黑色连帽衫,顶着一头乱糟糟卷毛的男生大概就是了。
“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江临。”林凯风看到她进来,连忙热情地拉着卷毛男道,“临哥,这是咱们电信的学霸叶玫。”
男生慢吞吞转过来,嘴巴里还叼着块薯片,一脸睁不开眼的样子,好像没睡醒一般。长得倒是唇红齿白的,就是看起来好像还没成年。
江临一面嚼薯片,一面含含糊糊道:“你好啊!”
声音也是个少年人的样子。
叶玫看着他有点好笑,也确实笑了:“你好小啊!”
江临道:“不小啦,马上就满二十了。”
林凯风翻着白眼道:“临哥,你这样说就没意思了。”
江临嘻嘻地笑,神色颇有几分稚气未脱。
叶玫心说二十看着都嫌大。
她没料到秦墨拉的是个本科生,随口问:“你大几?”
江临:“博二。”
叶玫:“……”
有点想说脏话。
林凯风笑说:“咱们临哥是智商一百五十多的天才,十五岁读大学,直博。算法这块超牛逼,被老秦两包薯片给骗进来的。”
叶玫多少有点恃才傲物,但也不得不承认强中自有强中手。反正智商测试,她离一百五还是差了一点。
也难怪她这个四年绩点第一的学霸,入不了秦少爷的眼。
不过看江天才那桌面上的一堆零食,她对林凯风的话倒是毫不怀疑。
这位哥们儿恐怕真是稀里糊涂被骗进来的。
三人正说着,秦墨从外面推门而入。
他大概没料到几个人都在,先是愣了下,目光在叶玫脸上淡淡扫过,边在自己座位坐下,边随口道:“都来了?”
叶玫从书包里拿出三份资料,递给他们三个:“这几天我仔细看了你们这款视觉芯片的设计构思,这是我编写的前端开发设计文档,以及RTL编码存在的几个问题,还有识别功能的一层物理实现图。你们看看有没有用?”
当然有用。
为了以最快速度证实自己的能力,她没着急在设计研发上下功夫,而是在他们已有的设计中找问题。
谢天谢地,她在美国交换这半年,接触得最多的就是ASIC芯片,他们设计的这款视觉芯片,正好就属于ASIC种类。
秦墨接过几页资料,本只打算基于礼貌和风度随意扫一眼,但很快就被她手里的东西吸引住,一点点认真看了下去。
“老秦,这个编码问题上回我们不是讨论过吗?用了好几种方法都不太行,叶玫这个好像可以诶,我测试一下。”林凯风没等人回答,自顾地在电脑上敲了会儿,豁然开朗般叹了口气,“学霸果然是学霸,早知道就不用浪费我那么多时间了。”
秦墨没有回应他,过了好半晌,才慢慢转过椅子,从手中的几页资料抬头,神色莫测地看向站在林凯风身后的女孩儿。
叶玫觉察他的视线,转头面无表情对上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琥珀色眼睛。
其实她给的这几页纸,只能算是很皮毛的东西。
但短短两三天,还没正式参与这个项目,只是根据现有资料和数据,就能发现他们设计中的几个小问题,这就已经足够说明她的能力。
秦墨往椅背轻轻一靠,勾起一边嘴角。
他人高腿长,普通办公椅在他身下,就显得有点矮小了。
他将手中的资料放在桌面,食指无声轻点着,似是若有所思。目光仍旧留在叶玫脸上,几乎是有些放肆地打量着她。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看自己这位同门。
果然没记错,她确实好白,五官小巧,眼睛倒是挺大,不过藏在镜片后面,并不能叫人真正看清楚,只看得出目光平静而坦然。
他很少遇到女孩,被自己这样注视,还能如此面无表情地回视着他。
也许正如赵婷说的,学霸多少有点异于常人。
叶玫见他看着自己半天不说话,心中其实也有些忐忑,好在她向来擅长掩饰情绪,所有局促不安,始终被掩藏得很好。
直到看到他眸子中那抹似笑非笑,逐渐被纯粹的浅笑所取代,她终于悄悄松了口气。
果不其然,秦少爷抬起长腿,轻轻踢了下林凯风的椅子,道:“阿风,你是不是还没给叶玫配实验室钥匙?”
林凯风正沉浸在被学霸点拨的兴奋中,被他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得一头雾水,回头看他一眼,一脸无辜道:“你之前没说啊!”
秦墨道:“这几天晚上不都你在么?这种小事还要我说?”
林凯风心道,这不是你之前没打算让人加入么?我能擅作主张给人配钥匙?
但林同学不傻,听出这家伙的意思,是答应让小叶学霸正式加入他们项目,这正中他意,所以很乐意地将这口黑锅背下,笑嘻嘻对叶玫道:“行,我明天给你去配。”
叶玫心中其实颇有几分窃喜,但面上依旧处变不惊,道了声谢,淡定地回到自己那台电脑前坐下。
秦墨觑了她一眼,道:“现在咱们就四个人,前期应该是够了。这两天我们按着各自擅长的领域,重新分一下工。”说着偏头问她,“你最擅长哪块?”
叶玫淡声道:“都挺擅长吧。”
秦墨:“……”还挺拽。
林凯风十分赏脸地附和:“叶玫肯定都没问题。”
秦墨挑挑眉头,故意道,“算法你也行?”算法属于计算机领域,他们电信这边涉及不多。
叶玫看了眼另一头正含着根棒棒糖的江临,道:“算法不是有计科的专业人士么?不过我算法学得也还可以,做辅助工作没问题。”
还真是一点不谦虚。
秦墨看了一本正经的女孩,忽然觉得有点好笑,他见过不少自负的女生,没见过她这么理所当然的,以至于他也觉得好像有点理所当然了。
他轻笑着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叶玫暗中瞥他一眼,又不着痕迹飞快收回目光。
虽然她内心确实有她自己的骄傲,但为人处世绝对算得上谦逊。只不过是用骄傲和自负,去掩盖自己那点不为人知的心思。
而且显然卓有成效。
当然,她现在唯一想的是,今晚回去一定要好好睡上一觉。
为了刚刚那几张破纸,她可是熬了三个晚上,差点猝死。
她简直有点想把这笔账算在秦某人的头上。
十点半的时候,四个人一块离开了实验室。
江临嘴里叼着一罐旺仔牛奶,见叶玫直打哈欠,又从包里摸出一罐递给她。
叶玫还没接过来,走在前面的秦墨,忽然回头看过来,扯了下嘴角,笑道:“临哥,都多大人了,还喝这个?”
江临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翻着白眼道:“你懂个啥,这多好喝。”
叶玫从他手中接过,笑道:“我也觉得不错。”
江临难得遇到个志同道合的伙伴,笑嘻嘻道:“是吧是吧,可甜了。”
二十岁照说已经不算小,但这位大兄弟从内而外散发着一股天真,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屁孩。
叶玫见他一晚上嘴巴就没停过,桌上一堆零食被消灭得干干净净,偏偏这么能吃,站起来还是个竹竿似的瘦高个儿,让人怀疑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走。
不过,单纯的人,总是更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她朝他笑了笑,打开易拉罐昂头喝了口牛奶。
秦墨挑眉看了看她,对她和江临的爱好,很有那么点不以为然。
甜味奶香在口腔蔓延。
其实她还真不怎么喜欢喝这种甜牛奶。
就在这时,叶玫和秦墨的手机同时响了几声。
两人从包里摸出手机,打开一看,是王争鸣在群里发来的消息,说明天请所有研究生吃饭。
两人几乎同时在群里回了个“收到”,又不约而同抬头,看向对方。
秦墨晃晃手机,轻笑道:“老王明天请研究生吃饭。”
叶玫点点头。
秦墨又说:“那个……以后你有什么事找我,直接跟我说就行,不用发群里麻烦老王。”
叶玫:“……嗯,好的。”
她手放在鼻下,佯装轻咳一声,遮住了嘴角溢出来的笑容。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野玫瑰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作者文笔流畅,点关注不迷路!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