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恋着你(夏沐纪羡北 )

就这样恋着你(夏沐纪羡北 )

导读:《就这样恋着你》小说的主角是夏沐纪羡北,由作者梦筱二创作的言情著作,各媒体记者围堵追问纪羡北怎么看待此事。纪羡北故意曲解:我的老婆,不只爱我的钱,难不成还爱其他人的钱?

小说介绍

《就这样恋着你》小说的主角是夏沐纪羡北,由作者梦筱二创作的言情著作,各媒体记者围堵追问纪羡北怎么看待此事。纪羡北故意曲解:我的老婆,不只爱我的钱,难不成还爱其他人的钱?记者:我们的意思是,她只爱钱,不爱您这个人?纪羡北面色沉静:她爱我的钱,我爱她的人,有问题?

夏沐纪羡北小说简介

财经记者夏沐,高傲冷艳,双商碾压,却在领证当天被知***石锤曝出:
只爱金融大亨纪羡北的钱,和纪羡北的婚姻,也是她用炉火纯青的演技骗来的。
消息曝出时夏沐和纪羡北正在领证,她还不知道这事。
纪羡北看完爆料,把她手机‘借’过来直接关机,顶着***压力扯了证。

就这样恋着你全文阅读

纪羡北和袁奕琳在餐厅楼下分开,他没问袁奕琳怎么来的,又怎么回去,只叮嘱她路上小心。
大白天的,其实那句话也是多余的。
袁奕琳紧紧攥着手提袋,劲使大了,骨节都泛白。
望着纪羡北的汽车离去,她心口像塞了一大团吸了水的棉花,又堵又沉,压的她喘不过气。
舅舅来了短信,问她什么时候到家。
她回:【刚吃过饭,马上回。】
舅舅:【嗯,自己打车回来,别给羡北添麻烦。】
她自嘲一笑,她就是想给他添麻烦,他还得乐意的呀。
车里。纪羡北收到母亲的信息,让他到医院取药。
他惊诧:【这么快?】
纪妈妈没回。
若有所思,纪羡北吩咐司机:“去前面常去的那家花店。”
“好的。”汽车渐渐拐向右转道。
等了几分钟,手机振动了下,纪羡北以为是母亲,没想到是***,***问:【羡北啊,晚上想吃什么,我好提前准备。】
他跟***说:【阿姨,您直接问夏沐就行。】
***回过来:【小夏已经点了自己喜欢吃的菜,我怕你吃不惯,就再问问你想什么,我多做一个菜。】
纪羡北好奇,问***:【夏沐晚上要吃什么菜?】
***:【凉拌青辣椒和红辣椒。】
纪羡北:【......知道了,我不一定在家吃,您随便再炒个素菜吧。】
看着手机,***给他的那条信息:凉拌青辣椒和红辣椒。他无奈叹口气,最后莫名失笑。
这个小祖宗,又生气了。
快到花店时发小唐文锡的电话进来:“哥,你在家吗?”
“有事?”“恩,就是晚上任彦东找你谈投资的事情,我想跟你聊聊。”
“你跟我聊什么?”纪羡北推门下车,朝花店走去。
“如果前景不错,我也打算入股。”
“行,见面聊吧。”纪羡北看了眼手表:“我半个小时左右到家,你去找我。”
“中午好。”花店的老板在门口打招呼。
纪羡北摁掉电话,冲老板微微颌首。
这两年他都是在这里买花,跟老板都熟悉了。
“还跟以前一样吗?”老板笑问。
“只要一朵玫瑰,包一束99朵的康乃馨,再给我张卡片。”
“好咧,稍等。”
老板吩咐店员包花,自己去找了张精美的卡片,将卡片和笔一并递给纪羡北,纪羡北想了片刻,在卡片上写了几行字。
纪羡北快到医院时给母亲打了电话,汽车开到门口只等了几分钟,母亲就匆匆赶过来,手里提着药袋。
头发挽成发髻,一丝不苟。
穿着白大褂,但难掩高贵的气质。
“妈。”纪羡北拿上康乃馨下车。
“哟,受宠若惊啊。”纪妈妈也没客气,直接接了花,还放在鼻尖闻闻,她每个生日和母亲节都能收到纪羡北的花,平日里他是从来不买花的。
纪羡北拿过药袋,随手打开看了眼,好多副:“几个疗程的?”
纪妈妈:“两个疗程,要是不严重的话,这些药都吃完后估计差不多,平时注意自己调理,特别是生理期,别受凉。”
纪羡北点点头,纪妈妈看到了花里的卡片,仔细瞧了瞧,卡片上写着:
汪主任:
谢谢您的药,感激之情无法言表,一束康乃馨略表谢意
祝您身体健康,永远美丽!
来自您病患的家属:纪羡北
纪妈妈淡淡的眼神扫向纪羡北:“故意给我***呢?”
纪羡北淡笑:“哪敢,只是替夏沐表示下谢意。”
纪妈妈原本有很多话想说,到了嘴边又悉数吞下,纪羡北也感觉到了,直言:“妈,您想说什么尽管说。”
“我说了你也是当耳旁风,何必对牛弹琴。”纪妈妈摆摆手:“赶紧滚蛋吧,我下午还有台手术。”
纪羡北:“我这段时间忙,过几天我回家吃饭,您跟爸注意身体。”
他刚转身,又被纪妈妈叫住:“羡北。”
“恩?”他回头。
纪妈妈犹豫了下才说:“今天中午跟谁一起吃饭的?”
纪羡北如实道:“欧阳老师的外甥女,袁奕琳。”问:“怎么了?”
“喜欢那女孩?”
“呵,这话从何说起?”
“从你送人家女孩包说起。”
纪羡北一愣,纪妈妈解释:“刚才科室里有个姑娘恭喜我,说我马上要有儿媳妇了。”
那姑娘正好在那家餐厅跟男朋友吃饭,没想到遇到纪羡北送包,姑娘还拍了张照片给她看,她以为是夏沐,没想到是另一个女孩。
那女孩长得没有夏沐高挑,但也算是个小***,朝气蓬勃,小家碧玉型。
纪羡北言简意赅:“那女孩的确对我有意思,也暗示过我,包我是以夏沐的名义送的。”
又补充句:“夏沐知道我跟她一起吃饭。”
纪妈妈松口气:“我不希望我儿子成为我眼里最瞧不起的那类男人,不管我对夏沐印象如何,但你既然选择跟她在一起,尊重、专一是你起码要做到的。”
说着拍拍纪羡北的肩膀:“别成为你二叔那样的男人,自己爽了,***老婆都痛苦,***生的孩子也受罪,还被人瞧不起。”
纪羡北点点头,“妈您***吧,我回去还要跟唐文锡谈点事。”
坐上车,纪羡北一直盯着那袋中药看,夏沐连西药都不吃,说苦,所以要怎么让她把那么多中药给喝下去?
夏沐正吃着饭,门铃响了,她又慢条斯理的吃了几口饭才起身去开门,从可视频里看到了唐文锡那张欠扁的脸。
她和唐文锡一直都不对付,唐文锡瞧不起她,她也没好脸色对唐文锡。
门铃还在响,夏沐开门,四目相对,彼此上下审视对方一番。
“我找纪羡北。”唐文锡说着就要进来,却被夏沐抬脚拦住:“他不在。”
唐文锡‘呵’了声,显然不信:“已经联系过他了,他说半小时左右到。”现在都快五十分钟过去。
夏沐语气很淡:“他的话你听听就算了,还真信啊?”说完砰地一声把门关上。
吓得唐文锡一个哆嗦,不由后退半步。
卧槽,这女人...有病吧!
他无语的盯着紧闭的大门。
唐文锡顺顺气,刚要打电话,身后传来脚步声,回头一看,是纪羡北,唐文锡呼口气:“你爬来的呀?”
纪羡北睇他一眼,没吱声。
“夏沐不让我进!她还真把自己当这屋的主人了呀!”
“她就是。”纪羡北瞅着他:“不让你进就对了。”
纪羡北拿出手机,唐文锡不耐道:“哥,你赶紧开门呀,热死了。”
“忍着。”纪羡北拨出号码,那边接通:“喂。”
“帮我开个门,我在门口,唐文锡也在。”
“好。”见纪羡北切断通话,唐文锡一脸内伤:“哥,你这是回自己家呢!还要经过她同意?”
纪羡北反问:“我带个男性回去,提前打声招呼不是基本的?”
唐文锡眉心蹙着,又无力反驳,他突然又发现纪羡北手里还拿着一朵花,不用说也是送给夏沐的,这简直
他被气的词穷,觉得纪羡北是彻底魔障了。
门打开,夏沐和唐文锡互相点点头,算是招呼过,当着纪羡北的面,他们还是有所收敛的。
进屋后,唐文锡识趣的先去了书房。
纪羡北把花递给夏沐:“刚才在路上捡到朵花。”在她脸颊上亲了下,催她:“先去吃饭。”
“我吃饱了。”
虽然只有一朵,但品种珍贵,包装的也精致。
夏沐拿在手里把玩着,用花瓣蹭蹭脸颊,见他手里还拎着个某医院的药袋,问:“什么药?”
“你喝的中药。”纪羡北提着药去厨房。
夏沐也跟着过去,她疑惑的表情:“我喝的中药?”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问道:“谁开的药方?”
其实心里隐约有了答案,但又觉得不可能。
纪羡北放下药,接了半杯水:“我妈开的。”喝了几口水才说:“明天开始吃,让阿姨给你煎。”
“你怎么说的啊?”跟他妈妈怎么说的。
夏沐说完一直看着他,想捕捉他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纪羡北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实话实说:“说我女朋友宫寒。”
夏沐似信非信,只当他开玩笑哄她开心了,不管怎样,他也是把这事放在了心上,她扣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法式深吻。
因为唐文锡还在书房,他们就克制住没去***,纪羡北松开她:“你看看电影,我还有事要谈。”
“恩,你忙吧。”
到了楼上,夏沐本想睡觉,上午纪羡北离开后她也没了困意,看了部英文原声电影,现在有点犯困。
刚躺到床上,妹妹就打来了电话。
“吃过饭没?”“吃过饭没?”
几乎异口同声。
“刚吃,你呢?还在医院?”夏沐盘腿坐在床上,顺手拿着一个抱枕抱在怀里。
“早吃过了,从医院刚出来,小丫班级下午家长开放日,我得去参加。”妹妹那边很吵,还有汽车声,应该在路边。
妹妹叫夏楠,只比她小一岁,可已经是一个四岁孩子的母亲了,她十七岁就有了孩子
在她们老家,妹妹这个年纪结婚生子不足为奇,反而女孩二十五岁后要是还没结婚,别人看你的眼神都是怪异的。
“妹夫今天怎么样?”夏沐问。
“蛮好的。”顿了下,夏楠像是自言自语:“活着就好。”
“恩。”沉默一瞬,夏沐安慰妹妹:“会有希望的,手指不是都动了吗?过不了多久,眼睛都能睁开了。”
“恩,会醒的,小丫还等着爸爸带去动物园呢。”夏楠自我安慰道,不想再继续这个可能毫无意义的问题,她说起别的:“对了,给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说,我爸应该会打电话问你要钱......”
夏沐打断她:“放心,我没钱。”
这几年断断续续发生的事,她基本就跟家里两清了,再往来也没意思。
夏楠:“恩,你攒点钱给自己留着,以后结婚,你自己陪嫁自己点东西,反正爸妈是不会出一分的。”
夏沐呼口气,岔开这个令人窒息的话题,问道:“小丫最近乖不乖?”
夏楠浅笑:“挺好的,一直念叨大姨什么时候回来。”
“下周回去,告诉小丫,就说大姨给她买了好多好多好玩的好吃的,回去后还要带她去动物园玩,看老虎看狮子,呵呵。”夏沐表情和语气都是温和的。
“别瞎买东西,先不说了啊,我去幼儿园了。”
“嗯。”通话结束,夏沐也没了困意。
在床上坐了很久,直到开门的声音传来,她转头,是纪羡北。
“没睡?”“睡醒了。”
纪羡北走去衣帽间:“我现在跟唐文锡去健身俱乐部,晚上要谈事情,估计回来挺晚,你不用等我。”
“那我正好去学校,把东西收拾一下带回来,明天就不用去了。”夏沐放下抱枕下床。
纪羡北说:“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去接你,太晚的话,让司机去接你。”
夏沐勾着他的下巴,轻咬他的唇,又用舌尖轻轻亲吻刚才被她咬过的地方,望着他:“我不着急,不管多晚也等你去接。”
接着亲他的唇角,磨着他。
纪羡北被撩的不行,想加深这个吻,结果她迅速撤出他怀抱,撩完人就跑。
夏沐跑了几步又回头跟他说:“我们晚上都不在家吃,那我让阿姨晚上不用过来了,我们明天中午吃凉拌青辣椒和红辣椒。”纪羡北:“.....”
他眼睛微眯,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
夏沐笑,隔空给了他一个亲亲,拿着包哼着歌曲出去了。
直到她欢快的背影离开卧室,纪羡北才收回视线,无奈‘呵’了声,他出差前收了袁奕琳的ZIPPO,没及时跟她报备,她还记着呢。
凉拌青辣椒和红辣椒就是专门对付他的。
每次他惹她不高兴了,她就会让***做那个菜,还叮嘱***买菜场里最辣的那种辣椒,***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就按照她的要求来。
她能吃辣,再辣的辣椒她都吃的下去,吃完后就抱着他亲,亲的他唇舌火辣辣的难受

就这样恋着你免费阅读

宿舍里,只有夏沐一个人,正是考试周,大三的学妹成天泡在图书馆复习,其他两个室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之前已经搬的差不多,宿舍里剩的东西没多少,没到两个小时就全部收拾妥当。
门口传来转动钥匙的声音,还有聊天声,室友回来了。
“咦?夏沐,你在啊。”两个室友一前一后进来,关上门。
“恩,回来收拾一下。”夏沐拧开水杯,坐下来喝口水,又问:“你们准备啥时候撤?”
她两个大四的室友,一个本校保研,一个出国留学,现在成天没事就在校园里晃荡,毫无压力。
“快了,我下星期准备回家,猪猪还要玩几天,她八月份才去美国,说在家闲着也没事。”司徒彤彤问夏沐:“你入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夏沐点头。
猪猪补了个妆,征求夏沐的意见:“你今晚要不要跟男朋友约会?你要是有时间,我请你吃饭呗。”
期待的眼神。
猪猪是绰号,不是因为胖,是因为贪吃。
猪猪和司徒彤彤只知道夏沐有个校外的男友,至于姓啥名谁长什么样,一概不知。
她们问过,夏沐只说是一个老相识,认识好多年,就这样敷衍过去,后来谁都没再提这事。
“我晚上没事,去哪吃?”夏沐问。
猪猪看向司徒彤彤:“我们常去的那家川菜馆?”
司徒彤彤想都没想:“行啊。”
夏沐担心:“现在这个点,估计没桌子。”
那个川菜馆就在学校北门西边一点,菜味不错、价格实惠,平时去那里吃饭都要排队,现在毕业季,就更难等到桌子。
猪猪:“就我们仨,坐大厅里的小桌子吃就行了,肯定有位置。”她下巴冲司徒彤彤微扬:“走吧,现在就去,我饿死了。”
司徒彤彤鄙夷的眼神:“你饿死了?刚才是谁讹了我一个汉堡吃?”
猪猪翻白眼。
去饭店的路上,猪猪挽着司徒彤彤,两人不时笑闹,夏沐跟她们隔得并不远,几步之遥,慢慢悠悠的走着,偶尔会插上几句。
但怎么看就像是素不相识的两拨人。
猪猪和司徒彤彤这边是繁花锦簇的热闹,夏沐是遗世独立的孤高冷傲。
司徒彤彤突然转脸:“诶,夏沐,以后多找我玩啊,没事回学校吃吃食堂的菜,怀怀旧。”
她研究生还是在这个校区读,连宿舍都只隔了几栋楼。
夏沐淡笑:“好。”
她跟猪猪和司徒彤彤同住一个宿舍四年,不同系,她课余时间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兼职,周末节假日还要跟纪羡北约会,跟她们俩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猪猪叹口气:“真羡慕你们。”
司徒彤彤看向夏沐,笑说:“夏沐,满足我们猪猪一个愿望吧,她老早就想傍女神,攒了好几年的勇气,马上就要毕业,她要是傍不上你,心里还不懊糟死,估计做梦都能气醒。”
“去你的!”猪猪不好意思,佯装生气,踢了一脚司徒彤彤。
夏沐凑近猪猪几步,伸手搂住猪猪的肩膀,难得开玩笑,故意在她耳边说:“喜欢我就早说呀。”
猪猪比夏沐矮了十公分,真有种男人搂着女朋友的感觉。
猪猪一脸懵,没忍住爆***:“卧槽,我男朋友搂我时我心脏都没跳的这么快。”
不好意思的双手捂脸:“完了完了。”还原地跺了下脚。
她从大一住进宿舍那天起就把夏沐当成女神。
在猪猪印象里,夏沐从大一开始就早出晚归,早上她和司徒彤彤没起床,夏沐就去操场跑步,她们起床时,人家夏沐早就吃过饭去背英语。
晚上她们在宿舍闲聊,夏沐不是做家教就是泡在图书馆。
她们睡了,夏沐才回宿舍。
有时候好几天都跟夏沐碰不到面。
她早就想挽着夏沐在学校逛上一圈,好几年的愿望,今天终于实现了。
快到校门口,迎面走来几个女生,走在中间的女生个头不高,不过气质突出,几个女生围着她边走边说笑。
司徒彤彤和猪猪都看向那边,夏沐余光扫了眼,淡淡的看向前方的路。
“听说你们系的袁奕琳进电视台的财经频道了,别人硕士学位都进不去,她本科毕业就***了,还是编制内。”司徒彤彤收回视线,跟夏沐说道。
“我也听说了,我一个老乡跟袁奕琳一宿舍,说袁奕琳好像有个挺厉害的男朋友,家里有权有势,就是她男朋友帮她安排***的。”猪猪津津有味的说着八卦。
“哦,对了,刚才她背的那个限量版的包也是她男朋友送的毕业礼物。”
有女生的地方就有八卦,有八卦的地方就是杀气重重的江湖,一点都不假。
夏沐对这些八卦都不关心,她淡淡一笑,没发表任何意见。
饭店比预想的还要火爆,等桌子的人都排到了门口。
“咋办?等还是换一家?”猪猪问道。
司徒彤彤:“不排队的,菜不好吃,菜好吃的要排队,你自己选吧。”又问夏沐:“你饿不饿?”
夏沐:“还好,要不就等等?”
三人就这样一致决定。
饭店面积本来就不大,厅里连站着等桌子的位置都没有,只能在门口,天气闷热,不时饭店会刮过来一阵空调凉风,***不少。
“夏沐?”
夏沐和猪猪她们一起转头,是夏沐的同班同学,也过来吃饭。
几人都认识,互相简单打了声招呼。
“人都满了,没位置。”猪猪告诉她。
“我们的人早就过来占了包间。”女同学征求她们意见:“要不要一起?”
“都有谁啊?”猪猪问。
女同学:“都是我们班的同学,你们也熟悉。”又加了句:“我们都是AA,位子也没坐满,过不过来?”
猪猪:“去去去,必须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到桌子,再站下去我要中暑了。”
进了包间,包间里雾气腾腾,呛死人,就要毕业,男生已经无所顾忌的吞云吐雾。
众人看到夏沐进来,愣了下,所有视线不由自主看向任初,他之前说有事不过来,后来又说没啥事了,就跟着同学一起热闹一下。
昨晚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今天见面,多少有些不自在,任初冲夏沐浅笑,夏沐点头回应,在靠门边的地方坐下。
刚开始大家还有点顾忌,感觉说什么都不合适,之后菜上来,边喝边聊,氛围又活跃不少。
“诶,夏沐,你怎么放弃了保研的机会呢?”有同学很纳闷。
夏沐直接道:“上研究生不仅赚不到钱,还要花钱,上班多好。”
同学附和着笑笑,说能力比学历强。
任初用余光偷看夏沐,她笑的敷衍,他知道夏沐家里穷,可她要面子,从来不申请助学金,都是靠自己课余时间打工赚钱。
他想帮她,让她跟他一起出国,钱他出,又怕会伤了她的自尊,一直没敢提。
饭桌上有一瞬的沉默,猪猪赶紧岔开话题聊起八卦,自然而然就说到了学院里的风云人物,袁奕琳。
袁奕琳长得漂亮,虽然不及夏沐,可也算她们系里排上名的小***,主要家境富裕,穿戴都是名牌。
同学眼里真正的白富美。
有个做院长的舅舅,又是校学生会副主席,追她的人都排队。
现在她进了电视台,还是财经频道。
虽然工资不算高,但工作体面、人脉资源广,以后她接触的圈子跟他们就不再一样。
“幸运的事都被她一个人占去了,听说她还有个很有钱的男朋友。”一个女生羡慕的口吻说道。
所有女生都开启了八卦模式。
夏沐默默低头吃菜,她们聊什么她都没往心里去。
桌上的男生见女生聊八卦聊得那么起劲,无语又无奈,插不上话又不能打断,硬着头皮听下去。
夏沐没想到她们几个女生八卦袁奕琳能从饭前八卦到饭局快结束,几个男生中间试图转移话题,压根没用,没聊几句又被她们把话揽过去,继续聊袁奕琳。
说的最多的都是袁奕琳那个厉害又令人羡慕的男朋友。
夏沐吃的差不多,跟边上的许曼说了句,起身去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她没急着回包间,在洗手间旁的窗边站了一会儿。
马上快十点,不知道纪羡北那边有没有结束,要是还有一阵,她就先打车回家,回宿舍还是要听猪猪和司徒彤彤八卦袁奕琳,她耳朵都受不了。
纪羡北有应酬时他一般不回信息,打电话倒是会接。
夏沐打开通话记录找‘仙贝’,她在他通讯录里的备注一直是‘旺旺’,正好凑一对。
会所里。
他们一行人刚吃过晚饭移步到这里,打牌的打牌,游戏的游戏。
任彦东没参加,刚才和纪羡北一直在聊事情,两人都没喝酒,到了包间他让服务员开了瓶红酒,要了半杯。
纪羡北去了洗手间,他一人靠在沙发里,悠悠品着酒。
“三哥,跟我们一起玩游戏?”一个漂亮女人走过来邀他,“他们还没过来,人少不好玩,三哥你跟我们一起呗。”
任彦东在这,她们几个女人的魂都被勾了过来。
她们最想睡的男人有两个,一个纪羡北,一个就是任彦东,她们跟纪羡北太熟悉,关系一旦捅破就失去了他这个朋友。
任彦东不一样,她们跟他只认识,不熟悉。
刚在洗手间时她们几个说要是钱能把任彦东给搞定,她们会拿出几年的零花钱睡他一夜,关键他不缺的就是钱。
睡不成能接个吻也行啊。
***手里也拿着高脚杯,跟任彦东轻轻碰了下,“三哥,有兴趣吗?”
任彦东轻抿一口红酒,问:“什么游戏?”
“挺***的一个游戏,去过看一下就知道怎么玩。”
“规则?”
“输的人找个不认识的女人接吻。”
“你们玩,我跟纪羡北还有事谈。”
不等***说话,那边唐文锡揶揄:“怎么样,我就说你魅力不够,三哥肯定不过来,你非不信,女人啊,要有自知之明。”
***瞪一眼唐文锡,“滚,瞎说什么呢,三哥是有正事要谈,哪跟你们一样闲的难受!”
“你要倾国倾城,三哥肯定从此不早朝,是不是啊?三哥。”他们中不知谁嬉闹着。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振动了,任彦东看了眼,是纪羡北的手机,他伸手拿过来,跟***又碰了下酒杯:“接个电话,失陪。”
“那下次有空我们再一起玩。”***也爽快,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离开去那边玩游戏了。
屏幕上显示备注‘旺旺’,他把声音消了,放一边。
纪羡北从洗手间回来,任彦东下巴对着茶几一扬:“你的电话。”
跟夏沐聊了几句就结束通话,纪羡北收起手机,准备离开,抬眸对任彦东说:“我现在就回,你呢?再玩一会儿?”
任彦东:“我也回了。”
他看向唐文锡,他跟几个人玩的正起劲,顺口问了句:“你坐我的车?正好顺路。”
纪羡北下午出来时跟唐文锡一起,自己就没开车,便点头道:“那麻烦了。”
两人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一起离开。
坐上车,纪羡北跟任彦东的司机说:“路过Z大时麻烦停一下,我在那边下去。”
司机应答。
任彦东淡笑:“是要去Z大操场跑步?听说那边夜跑的人不少。”
纪羡北刚打开邮件,抬头,如实说:“去接女朋友。”
任彦东点点头,他对别人的感情私事不感兴趣,没再多问,意兴阑珊的侧脸看着窗外。
纪羡北回完邮件,想起之前看过的一则财经新闻:“听说你们远东集团要收购一家科技公司,准备进军这个领域?”
任彦东转头:“嗯,有这个打算,人工智能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我本身对这些东西也感兴趣,准备试一下。”
纪羡北微微颌首,直接道:“萧华集团也有收购科技公司的打算。”
他们纪家和萧家关系一直不错,生意上各方面都有合作。
任彦东:“嗯。”
他们远东和萧华的一场并购竞争大战即将拉开。
他看向纪羡北:“萧家人向你旗下的信托公司融资了?”
纪羡北:“目前还没,应该快了。”
任彦东笑笑,没再多说什么。
他和纪羡北即便这次有了合作,也是利益上的妥协,面和心不和,纪羡北偏向的自然还是萧家,还是会继续给萧家提供资金支持。
他跟纪羡北之间是竞争大于合作,以后对立的地方多了去。
夏沐这边。
饭吃过,包间里所有人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八卦聊完开始天南海北的胡侃。
夏沐偶尔聊两句,任初没心思说话,只默默看着夏沐,她杯子里的水喝完了,他就开始给其他同学添水,顺便给她杯子倒满,连倒水的动作都小心翼翼。
他把这顿饭当做了和她的最后一顿饭,以后再见面的机会微乎其微。
这顿饭最后由夏沐结账,她说自己之前忙,一直都没机会请大家吃饭,今天补上。
夏沐瞅了眼时间,纪羡北差不多快到。
她站起来:“抱歉,我就不去了,还有事。”
大家心照不宣,猜测她是不想跟任初待一块,觉得尴尬,他们就没勉强她,还催她赶紧回去。
从饭店出来,一股热气迎面扑来,燥热难耐。
纪羡北还没到,她闲着无聊,又热得慌,就去对面的便利店买饮料。
付款时,手机振动,是纪羡北的信息:【你出来吧,马上就到。】
夏沐:【你往大门西边一百米,我在便利店门口。】
车上,纪羡北让司机靠边停,他准备下车。
任彦东问:“我在这里等你们?”
纪羡北:“不用,我跟她走回家。”
两人客套寒暄几句,纪羡北下车,司机驱车缓缓驶离。
这是任彦东第一次见到夏沐,隔着车窗,隔着人行道边的灌木丛,隔着纪羡北,距离不算近,但看的很清楚。
五官冷艳。
站在路边,正微微仰头喝水。
她穿着五分长的浅灰运动裤,黑色紧身体恤,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一套衣服,却被她穿出不一样的味道。
有种***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穿再保守的衣服都遮不住,她就是这样的。

小编点评

以上内容摘自就这样恋着你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主角是夏沐纪羡北。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