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原烈火(叶粼温蔺)

燎原烈火(叶粼温蔺)

导读:主角是叶粼温蔺小说《燎原烈火》完结版给大家安排上了,燎原烈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钢琴界的传奇——温蔺,十岁拿全国八级,受邀参加国际赛事,一首《即兴幻想曲》惊艳全场。

小说介绍

主角是叶粼温蔺小说《燎原烈火》完结版给大家安排上了,燎原烈火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钢琴界的传奇——温蔺,十岁拿全国八级,受邀参加国际赛事,一首《即兴幻想曲》惊艳全场。一次回国参加老师的个人演奏会,休息室内一名穿着旗袍的女孩走了进来,笑容婉约。

叶粼温蔺小说简介

叶粼初见温蔺,直观的帅气;
二次见他,沉稳有气质,禁欲又迷人;
三次见他,小鹿乱撞,心跳加速。
幸好爱你无声,否则你振聋发聩。
后来,叶粼如藕的双手勾上他脖颈,娉婷秀雅的眉眼越发醉人:“蔺叔,我美吗?”
温蔺眸色微暗,像喝了烈酒般心火焚烧。
只伸手摁住她后脑勺,轻轻咬在她红唇上。

燎原烈火小说全文阅读

快十点的时候,温蔺换了件衣服亲自送她回小公寓,叶粼出门才发现,他住的地方是高级公寓,一梯一户的那种。
对比起自己的小公寓,就显得特别寒碜。
温蔺让她在门口等着,自己去拿车。
路上,他给越知秀报了个平安。
下一秒,越知秀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怎么样?情况如何?”
温蔺解开车锁上车后,慢悠悠的说:“没情况,她跟我不太亲近,而且好像有点怕我。所以没法在我面前展示最真实的一面。”
这番分析听得越知秀倒是惊奇:“她为什么怕你?”
温蔺微微挑眉,调似促狭:“可能是老师在她面前说我的坏话?”
“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不过不亲近也正常,粼粼本来就不是自来熟的,这样吧,这几天有空?”
越知秀这一开口,温蔺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她还有一个月高考。”温蔺提醒道。
“所以老师紧张,小徒弟帮帮忙不行吗?”越知秀没参加过高考,但知道高考最重要的是心态。
叶粼那种情况,越知秀实在不放心。
“她住的那地方,高考完是不是就搬出去了?”
“对,没必要留着。你打算让她退租,周日上你那?”既然想要亲近些,住在一起倒是个捷径。
温蔺淡淡的嗯了一声:“老师介意可以不用。”
温蔺住的地方是复式高级公寓,房间多,地也大。
“我信你。”越知秀应承下来,其实心里比较信叶粼,在她看来,叶粼对什么都冷淡,包括钢琴。
叶粼扯着两带子,在门口等了快五分钟,车辆才缓缓入眼。
上车后,系好安全带,依旧将书包抱在怀里。
温蔺调了调冷气:“热吗?”
叶粼摇摇头。
“听音乐?”
“……还是别了吧。”
突然想起她睡过去的时候,鞋袜都脱了,但又没发现温蔺家里有其他人在,难道是……
千万别是她想的那样。
不然她会有点高兴。
“粼……”温蔺舌尖打了个转,“叶粼。”
他本想直接换她昵称,但想了想,会不会操之过急。
“嗯?”
“你母亲说,你租的公寓,房东不打算续租了。”
这话来的毫无预兆,叶粼懵圈了会儿,须臾才问道:“可是,房东没跟我说。”
“签合同的是你母亲。”
叶粼有些纳闷:“怎么这个时候说不租了,那我上哪去住。”
她可不想大老远的跑回别墅区,这一来一回,就只剩下吃顿饭跟睡觉的时间了。
车内未开灯,光线暗淡,温蔺目光深沉,低声道:“暂住我这边怎么样?”
“……”
叶粼的手慢慢的攒紧书包,甚至想蹂/躏它。
她要怎么回答才好,答应了会不会显得她不够矜持,不答应错过机会了怎么办?
等等,说不定能听到温蔺练琴!
心里那微小的期盼感随着五脏六腑蔓延到心脏上,犹如冲破障碍,快要***出来。
“蔺叔,会不会很麻烦?”叶粼偏过头,抬眸看着他,双眸微亮,甚至折射出热度。
温蔺忽然觉得自己才是被捕食的那个。
“不会。”
“那我会不会打扰你?”
“不会。”
“……那我们什么时候收拾行李。现在吗?”
叶粼说完后,眼睛瞪圆了,脸僵住,这样会不会太不矜持。
温蔺被噎到了。
“等你周六放学吧。”
想到什么,温蔺拿出手机:“加个微信,方便联系。”
叶粼嘴角挑起笑容:“好,我扫你。”
隔日,叶粼尽早的踏入教室门口,班里的学生本来还有细碎的谈论声,这下子全部哑了一般,安静下来。
等她回到座位上时,苏蜻拿着语文课本挡住嘴,身体向后倾斜问她:“粼粼,你恋爱了?”
这是哪来的言论,莫名其妙。
叶粼将书包取下,勾在桌子侧边:“你听谁说的?”
昨晚被她狠狠蹂/躏了一整晚的书包有些皱巴巴。
苏蜻也是一头雾水。
今早刷牙时有人问她,叶粼是不是谈恋爱。
“他们说昨晚有人看见,你上了个一个男人的车,而且目测年纪比我们大!到底是谁啊。”
看见自己上了一个男人的车,那不就是温蔺?
想到昨晚的事情,她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上扬着。
熟悉叶粼同学的面部表情管理很严格的苏蜻,这回看愣了。
难道同学说的是真的?
叶粼很快就恢复冷静状态了,心想到底是谁造谣她跟温蔺?
也注意到苏蜻惊疑的视线,淡定回答:“放心,我没有,快高考了,我不会想别的。”
也不知道是哪个大嘴巴到处撒尿,连隔壁班都知道了这件事。
如果传到老师耳朵里,要请家长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叶粼还没想好怎么解决,江老师已经走进来,课代表带领大家朗读。
叶粼以为自己很淡定,但其实很紧张。
怕江老师突然找来。
但没发生什么事,一大早平平安安的过去了。
离高考还有三十多天,学校取消了课间操,趁着下课时间,叶粼去洗手间。
进课室门的时候,抬头看见徐可跟班里两三个女同学有说有笑的走出来。
面对面的碰撞,徐可也见到她,笑容就消失了,其他的女同学也收了声,看向她时还带着不轻不重的蔑视。
叶粼跟她们错开,还能听见她们在背后嘀咕。
“跟叶粼两年同学,我都没想到她私底下挺狂的。”
“她成绩那么差,可能想给自己留条后路,咱们别这么说她。”
“徐可,你当时见到那个男人帅不帅?是不是很有钱。”
听到这里,叶粼轻轻回眸,看着徐可的背影,眼里泛起浪花,原来是她啊。
下两节课是数学课,课堂测验,叶粼已经没有过多的心思去处理了。
放任这种谣言不管的后果,就是在下午的第二节课下课,学委从办公室回来,找到叶粼。
——江老师叫你去找她。
路上叶粼走得很慢,一步恨不得分成两步,内心焦急的想着该怎么措词呢。
那可是世界知名的青年钢琴家温蔺,受众人追捧。
在各科老师眼中,她叶粼就是个普通的学生,怎么会认识这样的大人物。
脑袋闷了一股汗,叶粼从口袋掏出一半的纸巾擦了擦额头跟鼻梁。
还不如快点到办公室里吹空调。
江老师看见叶粼进来后,让叶粼走到隔间。
办公室里还有几个老师坐镇,这件事不方便在公共场合说。
隔间空间不大,只有一张小桌子跟饮水机,江老师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坐下,让叶粼坐在自己对面。
对于这件事,江老师还是比较清楚的,这分明就是造谣。
“谣言怎么来的,老师也不管,老师信你,但现在特殊时期一点事儿都不能闹出来;你明天叫你叔叔来一趟,事情就可以解决了。顺便给你单独开个家长会,你最近的成绩退步了。”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江老师这个心啊,都操碎了。
“……”
反驳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上课铃声悠然而来,像是警告声一般。
叶粼回去的时候,差点进错班级了!
慢吞吞的回到课室,课已经开始了,叶粼从后门***,后排的几个学生转头望了望,又扭回去了。
刚坐下没两分钟,苏蜻丢个小纸条来。
叶粼打开看——【怎么样了】
不一会儿,苏蜻收到纸条,打开——【下课跟你说】
学校食堂。
人声鼎沸,摩肩擦踵。
苏蜻听完后,一块肉卡在喉咙处不上不下的。
“真,真的?”她内心极度震惊,好不容易才压下情绪的问。
叶粼郁闷的点头,这事压根不能告诉温蔺,她会死的。
“那你怎么办?总不能真的让温老师过来吧。”
“推了,还能怎么样,让我管家来。”
夜晚的街灯明亮如白昼。
温蔺从书店出来,手里还多了两本书。
刚拿出钥匙想开车锁时,余光瞥见一位穿黑t和一条破洞牛仔裤的人在路灯杆下蹲着。
那人的头发微卷,后脑勺还松散的扎起一根小辫。
看起来就像个流浪汉。
温蔺走过去,丢了一枚硬币。
农言:”……”
温蔺潇洒转身,农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熟稔的从裤兜里掏出烟条,很快就点燃了。
“我在这里等你这么久,你也太无情了。”
手指拉着车门,微微一顿,温蔺冷漠:“采访不做,不见媒体。”
国际知名媒体人农言十分无语。
“我又不是跟踪狂。”
温蔺十分中肯的点头:“我觉得你是。”
被那带着几分锐利的目光扫视,农言举双手投降:“主要是老板盯得太紧了,不然我也不会丧心病狂从美国追你到国内吧。”
温蔺不语,农言微笑灿烂的往前凑:“而且好久没回国,玩几天再说!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又是关于音乐的书?还是名著?”
现在是环保时代,胶袋要给钱才有,温蔺觉得只有两本书就没必要了。
所以农言只要稍稍偏头就能看见书面大大的文字:“高三数学真题讲解,高中辅助教材。”接着用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语气问,“你要参加高考?不是,你都多大了?”
温蔺***拉开车门,把书放在副驾驶上,农言见状,掐了烟赶紧跟上去。
“你住哪?我行李还在酒店寄存呢,留个住处?”农言撩了撩额前的碎卷毛。
温蔺没有发动引擎,语气虽淡却带着几分警告:“给你三秒钟,下车。”
就在此时,手机响起了,非常经典的卡农。
温蔺低头看了眼号码,认得出是办公室的。
这电话是救命铃声,农言顺势道:“接电话接电话。”
江老师在座机摁了挺久才找到的:“你好,我是叶粼同学的班主任,有关同学的问题想谈谈。”
温蔺脑海里停顿了几秒钟,回答:“老师请说。”
寒暄了两三句,江老师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一下。
温蔺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周身的气压明显降低了许多,连带着坐在后面的农言也觉得越来越冷,这冷气会不会调的太低了。
“江老师的意思,是让我明天去一趟?”
江老师如捣蒜般点头:“这样一来,我好跟班里的同学有个交代。”
温蔺思忖片刻,觉得不能耽误孩子的学习:“好,我明天走一趟。”

燎原烈火小说免费阅读

上次的数学课堂测验发下来,还没伤心够,叶粼又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
同学们十分怀疑叶粼是不是要被处分了。
才两周时间,办公室的门都快被她踩烂了。
叶粼无语也没办法,徐可这个礼物,她记住了。
一路上,酸甜苦辣,想好的台词一遍一遍的复述,然而真正到了门口,又退缩了。
当紧闭的大门被她打开,当那个男人高峰侧颜映出眼眸时,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散去了。
只留下震惊与激动。
办公室里一下子挤满许多老师,连教导主任都来了。
特别是江老师,看见她时笑容都比平时甜美。
叶粼深呼一口气,鼓起勇气对上他的眼:“蔺叔。”
温蔺很淡的笑了一声:“嗯。你被叫家长了。”
“……”勇气瞬间离家出走了。
叶粼全程浑浑噩噩啥也没听***,等他们散会的时候,才有些担忧,温蔺暴露在全校同学面前。
徐可就是个例子,再这么下去,她剩下的日子会很煎熬。
“因为我行程是保密的,还请江老师能隐瞒下来。”
江老师点头:“这是应该的。”
叶粼听到后,抬头过去,猝不及防撞入他眼里,不见底的寒潭,似乎点了水漾。
小心思微动,叶粼移了移脚步,跟温蔺贴近。
说完后,江老师非常体己的留时间让他们单独说说话。
这个时候,学生们都在上课,空旷的操场,走廊,小树林都没什么人,只有阳光正好的微风。
两人漫无目的走,当看到校门的时候,温蔺才想起他是开车过来的,车子停在校内。
“你打算送我到哪里?”温蔺迎着夏风轻言。
声音中的低沉都消去一半。
叶粼有些脸红,不是害羞,是惭愧:“蔺叔,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没用?”
刚才江老师除了辟谣外,还跟温蔺仔细说了说成绩的问题。
特别是那句,上课很认真,却没效率,成绩无法提高。
她心里十分崩溃。
她成绩不好常事,但在温蔺面前不想表现的很懦弱。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温蔺看着叶粼紧张的模样:“所有人都是有用的,你很好,尽力而为了。”
知道他在哄着,叶粼也无法高兴起来,眉眼的忧愁依旧盘着,没散去。
温蔺又继续说:“周六放学我来接你,收拾东西去我那。”
叶粼点头。
她仔细考虑一下,不能在温蔺面前表现出一副很懦弱的样子,会被人瞧不起的。
“其实,还是可以克服的,你会帮我吗?”叶粼带着期盼的眼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问,但如果温蔺会陪着自己学习,好像真的会事半功倍。
温蔺慢条斯理,神情散漫:“帮你,我有什么好处?”
额,叶粼抿抿嘴,不自觉的涨红了脸,她的确放了点私心在里面,但也没想到温蔺会这么直白的索要好处!
难道是她看走眼了。
不过也是人之常情,她理解。
“那,你想要什么?”钱?还是什么……
叶粼的表情一下子就像吞了苍蝇一般难看。
看不出来温蔺缺钱的样子。
“我只有一个条件。”这小姑娘什么表情都放在脸上,丝毫不懂掩饰。
温蔺忍了忍嘴角的笑意,温柔低沉:“我可以跟老师一样,叫你粼粼吗?”
“……”
这话简直是平地一声雷,一下子把叶粼炸飞了。
沉默了几秒后,她开口。
“蔺叔。”
“嗯?”
“你声音真好听。”
“……嗯。”
温蔺这才反应过来,她这是答应了。
不禁长叹,现在的小姑娘,挺会绕圈子的。
两人多走了几个地方才走到停车场,温蔺上车前提醒道:“周六……”
叶粼点头:“我知道,我等你。”
“嗯,我会叫多一个人,帮你搬。”温蔺想了想,有条咸鱼不用实属浪费。
叶粼越说,嘴角的笑意越隐藏不下:“好。”
一旦期盼着那个日子,周六也会随之来的很快。
放学时,班上已经没多少人,只剩下搞清洁的。
叶粼打开微信,点击温蔺的头像,是一张清晰的锁骨照片,而且以她的眼光来看,应该是女性锁骨。
心情貌似有些复杂,小小的脑袋装满了疑惑。
温蔺的微信名字也很普通,就是一个蔺字。
叶粼觉得还是不要备注了,单一个蔺字,她觉得很亲密,这样看着距离近了点。
唉,学习才是你的正宫啊,叶粼。
不可为了蔺贵妃而失了他的恩宠。
而且给苏妃知道,估计又要吃醋了。
她简直就是狗皇帝。
就这么想着,蔺贵妃发消息过来。
——刚好有点事,我叫其他人去接你,车牌号是XXXX,名字农言,一头卷发很好认。
叶粼盯了几秒,发信息去——好,我知道了。
农言,卷发?
女的啊,该不会是他头像的?
农言农言农言,卷发卷发卷发。
叶粼握着笔,不知不觉在草稿纸上写满了这两个词,越看越觉得是个女的!
虎口忽然松开,笔随之放下,叶粼像被戳破了气球一样泄气在桌面上。
啧。
负责锁门的同学看了眼叶粼的位置:“锁门了,不走吗?”
叶粼早就收拾好,回了句:“现在走。”
既来之则安之,叶粼就静待这位美丽的小姐姐,到底多美丽。
二十分钟过去后……
“唉……”叶粼走到旁边的石柱子上挨着。
四十分钟后,叶粼蹲着,膝盖酸死。
快一个小时了,叶粼忍了再忍,蓝白相间的裤子被她揉的皱巴巴,最后还是从包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写上两个大字——农言!
然后举起来,放在胸前,往车辆停靠最多的地方走去。
还没走一半路,突然有个目测一米八以上的男人也同样拿着一张纸,目光四处的飘,似乎也在寻人。
叶粼眯了眯眼,看清楚上面的两个大字——叶粼!
男的……
卷发……
“农言叔叔?”
农言放下纸,对上叶粼的视线,拿出点气势来:“叶粼是吗,我等你快两个小时了。”
叶粼:“……”突然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感觉有阵风在他们两人之间穿梭。
毕竟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谁也不认的谁。
叶粼看到本人后那种小心思烟消云散,她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农言的卷发,特别的自然,很柔软。
注意到小姑娘的视线,农言表面笑着,心里倒是挺难以言说的,可以啊,温蔺,什么时候勾了一个高中生,真会玩,还为了她去研究高数。
“天生的。”
叶粼愣了愣,才反应来,这是说给她听得。
“很漂亮。”
一路上,沉默寡言。
去到她的小公寓时,看见了温蔺的车,自从上次后,她就记住了车牌号,以免在车群中找不到他。
“蔺叔!”
叶粼走过去,明显看见温蔺的脸色很阴沉。
农言跟着下车挠头:“等等,我又不知道人小姑娘长啥样,又不肯给照片,怪我啊?”
温蔺看了眼叶粼,没说什么,转身上楼了。
叶粼的公寓都是单人住的多,所以电梯很挤,就他们三个人***,已经没其他空间了。
农言平时话最多,碍于温蔺的脸色很不好,他现在选择闭嘴。
只是盯着叶粼的后脑勺,毕竟他也不敢盯着温蔺。
谁知道。
“农言。”
农言小心翼翼的看过去:“嗯?”
刚好电梯叮的一下开门了,叶粼率先走了出去,顺便拿出钥匙,丁零当啷的。
“眼睛不想要了?”温蔺走出去前,低声说了一句。
农言嘴角抽了抽:“知道了。”随后想到了什么,“温蔺,你真不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温蔺已经走向前,没有任何的回应。
叶粼的公寓三十几方,空间虽小,五脏齐全。
女孩子一个人住,完全够了,只不过这次挤了两个大男人进来,连空气都显得不够用。
一个字,憋。
温蔺走到她身边,问:“有什么大物件?”
叶粼应了一声:“只有书,其他的,都很琐碎可以慢慢来。”
温蔺点点头,然后开始卷衣袖。
这活,叶粼最爱看,他的手简直是上帝最完美的雕刻品。
“蔺叔,你不能干重活吧。”
温蔺笑了笑:“戴手套就行。”
农言撇撇嘴,真是个老妖怪。
叶粼的卧室很小巧,杂物特别多,尤其是专业书之类的。
温蔺环绕四周,倒没发现钢琴,电子琴也没有。
只不过……
温蔺向床脚的角落走去,看见了一个黑色的盒子,纹路崭新细腻,显然保养的极好。
形状为葫芦状,温蔺眼眸暗了暗,是小提琴。
叶粼搬书来来回回的,***时看见温蔺的背影站在床边,一动不动。
像一座山的肩膀,给人很好的厚实感。
“蔺叔,怎么了?”
温蔺回过神,转脸:“没,这是你的。”
叶粼顺他指着的方向,嘴角的笑意僵了僵,很快又扬起来:“嗯,我的。”
“没想到你会拉小提琴。”
叶粼眨眨眼:“我也会弹古筝,吹口琴,大提琴也会点皮毛,都是皮毛而已。”最后几个字刻意咬重。
温蔺没怎么回应,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眼眸碎着光,一闪一闪的。
让人看不清是什么意思。
叶粼有点担心,他会把这事告诉母亲。
“小提琴学得挺好,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钢琴。”
温蔺将小提琴从角落抽出来,这间房里的角落所有物件都积了灰尘,唯独这小提琴,还是那么的干净出尘。
出淤泥而不染。

小说推荐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小编已经沉浸在燎原烈火叶粼温蔺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剧情里无法自拔了,友友们快快关注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