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

导读:李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李姝的经历,段落欣赏:季青临挥手遣退暗卫,一手支着脑袋闭目沉思。仔细想来,那日他并未看清“袁齐”的脸。

小说介绍

李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李姝的经历,段落欣赏:季青临挥手遣退暗卫,一手支着脑袋闭目沉思。仔细想来,那日他并未看清“袁齐”的脸。

李姝小说简介

第三章
季青临挥手遣退暗卫,一手支着脑袋闭目沉思。
仔细想来,那日他并未看清“袁齐”的脸。
卫士带来的人受了重刑,身上血肉模糊的,头发又披散着,若不仔细瞧,根本看不清那人的脸。
再加上他心中不忍,并不敢直视“袁齐”,这才导致李姝在他眼皮子底下偷梁换柱成功。

李姝全文阅读

可李姝为甚么这么做?
李姝睚眦必报的狠辣是天下闻名的,他的暗卫是要杀她的人,以她往日的作风,不将暗卫满门抄斩,便是她大慈大悲,怎会突然放了暗卫,还颇为贴心地把暗卫安排在运送军粮的队伍中,让暗卫去雍凉之地,季家的势力范围内?
莫不是她还有其他打算,想以暗卫为契机,以此彻底扳倒季家?
季青临心头一惊。
必是如此!
那日李姝将他轻拿轻放,好让他放松警惕,而后将他的暗卫作为暗桩打入雍凉,暗卫对救自己的人深信不疑,只以为是季家的人,不许他声张,是怕走漏消息,而后不管救他之人让他做甚么,他都会义无反顾。
如此一来,铁桶般的雍凉便出现一丝裂缝,以李姝的手段,这个裂缝,会让季家死无葬身之地。
这才是李姝的行事风格,草蛇灰线,让人防不胜防。
他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季青临剑眉紧蹙,星眸冷了一分。
他让侍从找来夜行衣,不顾侍从阻拦,换上夜行衣,去往李姝所在的昭阳殿。
他必须弄清楚李姝下一步的计划。
季青临抵达昭阳殿,轻手轻脚藏身在正殿的房梁上,探身往殿里看。
昭阳殿极其奢华,拳头大的夜明珠一颗接着一颗,到了晚上,根本无需掌灯。
此时正是薄暮时分,夕阳西坠,九天染红,夜明珠散发着淡淡光辉,给金碧辉煌的昭阳殿披上一层温柔光泽。
殿里的李姝正在批阅奏折。
她低着头,季青临瞧不见她的表情,只看到她的唇描得锋利又殷红,如染满血色的弯刀一般。
她批好一本奏折,随手递给一旁立着的小内侍,问道:“快入冬了,今年的粮食怎么还没入库?”
季青临剑眉微蹙。
今年大夏风调雨顺,九州各地五谷丰收,按照大夏规制,入秋便会将粮食尽归国库,听李姝这意思,似乎国库至今都不曾见到各地送来的粮食。
小内侍捧着奏折,呐呐道:“这.......”
小内侍半日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李姝冷笑一声:“是郑家把粮食扣下了?”
小内侍迟疑片刻,点了点头。
季青临挑了挑眉。
郑家竟有这么大的胆子,连国库的粮食都敢克扣?
他心中疑惑着,看到李姝执笔的手指微顿,声音愈发凉:“这些所谓世家,都是国之蛀虫,不满哪位天子了,推翻便是,大夏立朝百余年,天子不知换了多少位,世家们却还是屹立不倒的。”
“有时候本宫都在想,这大夏究竟是我李家的,还是这些世家的。”
“殿下太过杞人忧天了。”
小内侍只觉得今日的长公主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哪里奇怪,只好陪着小心,温声劝道:“这天下啊,终究是李家的天下,世家们再怎么样,也不会将天下篡了去。”
“是么?”
李姝不置可否:“荥泽郑家掌中原粮仓,姑苏林家掌天下财政,兰陵萧家掌海域,蓬莱季家握兵权......这些世家们,本宫哪个都不敢得罪。”
“季家问本宫要粮草,要衣甲,本宫只能问郑家与林家要,这两家世家不给,季家便觉得是本宫故意克扣军队物资,恨本宫入骨。而郑家与林家,又觉得本宫挡了他们的生财之道。”
“你说说,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本宫三头受气,却也三头不落好。”
季青临微怔。
他一直以为这是李姝故意克扣物资的理由,哪曾想竟然是真的,李姝手里并无物资,只能向郑林两家讨要?
季家原来误解了李姝?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季青临又觉得颇为荒谬,郑林两家若真有这个胆子,只怕坟头上的草都三丈高了。
李姝可不是甚么心慈手软的主儿。
季青临敛了心思,又往殿里看。
小内侍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似李姝这种倒打一耙的人委实不多见了。
先帝在世时,郑家与林家的确如日中天,先帝都要忌惮几分。
可自从长公主长了权,便没少琢磨削弱世家们的权利,长公主多谋善断,世家们节节败退,如今的郑家与林家莫说与长公主分庭抗衡了,就连委实现状都颇为困难。
不过到底是百年世家,底蕴还是有的,外人看起来,这些世家仍是鲜花着锦的昌盛模样,至于内里的情况,也只有长公主的身边人与世家的主心骨知晓。
只是这些话是断断不能说的。
长公主这个人最爱干的事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他若拆穿了长公主的话,只怕明日他的身体便会出现在乱葬岗。
小内侍搜肠刮肚半日,仍想不出妥帖话,最后只得道:“长公主为大夏委实操碎了心。”
季青临看到这一幕,听到小内侍期期艾艾的话,刚才被他否定的念头再度开始摇摆。
若李姝与朝臣世家的争斗中处处占据上风,小内侍大可不必将话说得这般干巴巴。
难道真的是他误会了李姝?
李姝并非真的大权独揽,所谓一手遮天,不过是世家诋毁她的说辞罢了。
想到这,季青临突然又想起被李姝救下的袁齐。
若李姝当真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又怎会救一个要杀自己的人?
可这样的李姝,未免也太善良可欺。
一个能从籍籍无名宗室女,成为扶持新帝登基的长公主的人,怎会没些手段在身上?
刚才的那一幕,必是李姝提前设下的圈套——救下他的暗卫,引他前来,刻意做出假象让他误以为克扣物资之事另有他人,将对李姝的恨意转移到郑林两家,成为李姝手中之刃,替她除去郑林两大世家。
好一出借刀杀人。
季青临冷笑。
这才是他所认识的不择手段的李姝。
季青临心中疑惑尽消,眸光如寒星,斜睥着殿内的李姝。
李姝批完所有奏折,放下御笔,微微活动着手腕。
她生得极白,比上好的白玉还要白上三分,大抵是因为长时间握笔,她的指腹处泛着红,在雪白肌肤衬托下格外触目惊心。
“新帝年幼,本宫若不帮持着他,还有谁会帮着他?”
李姝声音格外温柔,如三月的春风拂面而过。
她此时面上的表情也是分外柔和的,少了几分往日的咄咄逼人,浅浅一笑,如粲然绽放的花儿。
季青临忽而想起世人对李姝的评价——花中牡丹,公主李姝,二者皆是倾城国色。
殿里女子笑得温和无害,季青临有些不习惯,微微别开眼。
秦桧还有三个朋友,蛇蝎心肠的李姝大抵也是如此,对新帝有着拳拳爱护之心。
先帝死的突然,没有留下立皇嗣的话,新帝若不是与长公主关系好,怎会被长公主选中立为天子?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免费阅读

季青临这般想着,又听殿里的李姝道:“枣泥糕可做好了?”
小内侍答道:“做好了,只等您问呢。”
李姝笑了笑,道:“那便拿过来,本宫给新帝送过去,他最喜欢吃枣泥糕了。”
听到这,季青临有些意外。
一个小小的枣泥糕,也值当李姝亲自送过去?
看来李姝比他想象中的对新帝还要好。
小内侍道:“殿下,您日理万机的,好不容易得了空,还是养养精神为好。”
“至于这个枣泥糕,奴婢替您送过去。”
李姝笑了笑,道:“你送的和本宫送的能一样吗?”
说话间,她整理衣摆起身,从小内侍手里接过装着枣泥糕的食盒,凤目不见凌厉,只有温柔。
此时的她,与市井上关心幼弟的长姐没甚两样。
季青临挑了挑眉。
还别说,这样的李姝,比与朝臣们争执时的盛气凌人好看多了。
李姝拿着食盒正欲往外走,殿外突然传来小黄门尖细的声音:“陛下驾到。”
“呀,陛下来了。”
李姝的声音带着掩不住的小雀跃,提着食盒快步走出殿。
今日的李姝与季青临所了解的李姝大相径庭,这种情况下,他对李姝多了一分好奇——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摄政长公主,在面对新帝时,该是怎样的模样?
又或者说,他想知道长公主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季青临目光追着李姝的身影,看到新帝没有坐天子銮驾,由生母陈太后牵着,一路走了过来。
新帝身后不过跟着几个宫人与卫士,与前呼后拥的长公主相比,侍从少得可怜。
新帝走至殿门口,便不再上前,陈太后推了推他,他方慢吞吞往前走了几步。
季青临剑眉微动。
不过做了几日天子,这便不将长公主放在眼里?
果然是仗着长公主的疼爱有恃无恐。
若换了旁人这般怠慢李姝,只怕早就被长公主身边的卫士一剑劈死了。
季青临心中腹诽着,见李姝扶着宫人的手快步走出来,繁琐的鱼鳞裙拖着长长的裙摆,如怒放的花儿一般好看。
李姝走至新帝面前,微微俯下身,与新帝说着话。
季青临纵然看不到她的脸,也能想象得到,此时的她必是极温柔的,温声细语的,如阳春三月的风。
新帝想来也是笑眼弯弯的,看着她的眼里满是稚嫩的欢喜。
季青临微闭着眼,脑海里浮现的是和乐融融的天伦之乐。
李姝对新帝伸出手,似乎是想抚摸新帝的发。
下一刻,新帝惊恐的哭声打破了薄暮时分的宁静。
李姝伸出去的手顿住了。
季青临一怔,眯着的眼睛睁开了。
他看着李姝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的手,心中突然生出一个念头——李姝一手扶持百般维护的新帝并不依恋她,甚至还很怕她,对她如避蛇蝎。
陈太后抱着新帝扑通跪在李姝面不住磕着头,周围宫人卫士亦随着陈太后的动作全部跪下。
黑压压的叩首人群中,李姝孤零零地站着。
残阳如血,勾画着她想要抚摸新帝的手。
季青临静静看着,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姝慢慢收回手,整理着衣袖,像是甚么都没发生一般。
“太后糊涂,你们也跟着糊涂么?”
李姝的声音依旧带着笑意,笑意里却有着不易察觉的疲惫。
砰砰砰磕头的声音停止了。
李姝扶起陈太后,从小内侍手里取过食盒,递给陈太后,道:“这是陛下最喜欢的枣泥糕,拿去给陛下吃罢。”
陈太后脸色巨变,身体抖得不行,保养得极好的手指接不住食盒,食盒啪嗒一下掉在地上,精致的枣泥糕散落一地。
季青临知道,那是陈太后怀疑李姝在枣泥糕里下了毒。
满心欢喜送旁人点心,却被那人当做要人性命的毒。
季青临看了看李姝,忽而觉得她有点可怜。
“殿下!思儿只是一个孩子,殿下饶命。”
陈太后扑通又跪了下来,颤着声音哀求着。
原本被她哄好的新帝再次大哭起来。
李姝似乎在看枣泥糕。
陈太后又哭又闹,将散在地上的枣泥糕踩得满地都是。
枣泥糕粘在衣摆与鞋履上,已经不能吃了。
李姝笑了笑,收回目光,道:“太后这是做甚么?”
“陛下现在不喜欢吃枣泥糕了,不吃便是。”
她这次没有再将陈太后搀起来,只是淡淡看着她,面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礼貌笑意。
陈太后见她没有动怒,慢慢止住了哭。
“本宫乏了,你们都下去罢。”
李姝笑着说道。
李姝转身回殿。
如血残阳,将她的影子拉得极长。
季青临看不到李姝的脸,只看到她慢腾腾走进殿,整个人窝在长乐明光锦的锦缎上,微风袭来,她似是有些冷,裹紧了绣着云气纹的漆红色衣襟。
殿外立着一群卫士宫人,却没有一个人进来,她一个人在殿内坐着,身着华服,头戴珠翠,像是立在权利顶峰的艳鬼。
不知为何,季青临觉得她并没有那么可怕。
她有点可怜。
楚楚可怜,我见犹怜。

小编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完结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