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

导读:主角是李姝的小说叫做《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小可爱们莫怪QAQ第八章季青临快马冲进萧瑟树林,微凉秋风刮在脸上,让他突然又清醒下来——李姝因萧御失态与他有甚么关系?他火急火燎做甚么?

小说介绍

主角是李姝的小说叫做《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小可爱们莫怪QAQ第八章季青临快马冲进萧瑟树林,微凉秋风刮在脸上,让他突然又清醒下来——李姝因萧御失态与他有甚么关系?他火急火燎做甚么?

李姝小说简介

作者有话要说:
数据太差了,这里做了一下调整QAQ
小可爱们莫怪QAQ
第八章
季青临快马冲进萧瑟树林,微凉秋风刮在脸上,让他突然又清醒下来——李姝因萧御失态与他有甚么关系?
他火急火燎做甚么?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全文阅读

甚至还想即刻便到李姝身边,看一看李姝现在的模样?
他莫不是疯了?
李姝可是弄权天下的长公主,导致季家形势大不如从前的元凶,他不共戴天的仇敌。
季青临眸光明明暗暗,马速慢了下来。
身后传来许宗远大喜的声音:“我等你!”
“记得给我猎只白狐回来,我用来做狐裘。”
季青临眼前一亮。
是了,他才不是来找李姝的,他惊走了许宗远的猎物,进树林是给了补偿许宗远,给许宗远打猎,给他猎张狐皮做大氅的,至于去看李姝,不过是顺路的事情。
今年组织秋猎的卫士是从祖父账下拨的兵,李姝到底是执掌天下的长公主,若是在这里出了意外,祖父难逃其咎。
他是为了许宗远和祖父来的。
才不是专门来寻李姝的。
想到此处,季青临不再犹豫,纵马狂奔,往李姝刚才所在的方向赶去。
然而李姝骑的马是大月氏进贡的良驹,速度极快,等季青临赶到的时候,树林里已没了李姝的身影,只有杂乱无章的马蹄踩过的痕迹。
季青临看着马蹄印,辨别着方位,寻找着李姝的踪迹。
季青临骑的马是战马,自幼被他养大的,颇通人性,见他敛神屏息仿佛在找寻甚么,便安静嚼着草,陪着他慢慢渡步。
然而就在这时,一旁山丘处传来男子低声说话的声音:“跑不了的,咱们这么多人守在这,总有一队人马能得手。”
季青临只以为是一群人聚众狩猎,并未放在心上,另一个男子的话,却叫他心头一惊。
男子道:“还是仔细点,上头人说了,杀了她赏金千两,银十万,这些钱还是装在咱们自己口袋里,何必跟人去分?”
“就是就是,反正她仇家遍布天下,纵然死了,也无从去查。”
季青临目光骤冷——能被人这样形容的,除却李姝再没旁人了。
至于想杀李姝之人,猎场上的每一个朝臣都有嫌疑。
季青临双/腿/夹/起马腹,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山丘,反手捏起背后弩/箭,箭若流星而去,直将说话之人钉死在地上。
刺客大惊,忙抽出腰间佩剑。
但季青临马快,箭术又极好,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十几个刺客大半被他斩于马下,剩下的人见势不妙,四散奔逃。
季青临捻弓搭箭,刺客们听到耳畔厉风赶到,胸口剧痛传来,六棱弩/箭穿胸而过。
刺客门倒在地上,唯有一人被射中大腿,倒在荒草上挣扎着。
季青临骑马赶到,漫不经心抽出佩剑,轻轻巧巧斩断刺客右手手腕。
刺客左手握着断手哀嚎着。
季青临道:“说,谁派你们来的。”
“不......不知道。”
他的声音刚落,便见一道剑光闪过,他瞳孔骤然收缩,身体歪了下去。
浓烈的血腥味蔓延开来。
季青临长剑回鞘,环视四周。
他知道刺客不知道幕后主使之人是谁,若不然也不会在与自己人说话时用上头两字,他留一个刺客问话,不过是想赌一把。
他赌输了。
但他不能耽搁下去,听刺客话里的意思,来行刺李姝的人极多,不止他们这一波。
而李姝身边却没跟着几个人,况她看到萧御想起自己以前的艰难生活,心中难免抑郁,这会儿只怕连这几个卫士也不让跟着了,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呆。
季青临突然想起那夜他夜探昭阳殿,李姝遣退所有宫人,一个人蜷缩在阴影里的可怜模样。
她总是这样,外人面前她永远笑着,说话盛气凌人,能将人气吐血,可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压抑着的难过才会显露出来。
她的咄咄逼人不过是一种假象。
季青临星眸微暗,斟酌片刻,快马加鞭向西方而去——如果李姝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没甚么猎物,只有一条小溪的西北方是最好的场地。
季青临纵马狂奔,不多会儿,一条银色小溪蜿蜒而流,声音潺潺,悦耳动听。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一阵打斗声,其中隐约有着一个女子的呵斥声。
季青临连忙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赶。
绕过一片树林,李姝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内。
李姝身上满是鲜血,不知道是她的,还是刺客的。
她的周围,是一群蒙面刺客,其身手远超季青临刚才杀的刺客。
季青临剑眉紧蹙,反手取箭,弩/箭呼啸而过,一个正欲从背后对李姝下手的刺客应声而倒。
李姝余光瞥到季青临到来,凤目微挑,道:“季小将军,你该不会是来送本宫上路的罢?”
明明性命危在旦夕,她却依旧不急不缓的,像是早就料到会有今日下场一般。
季青临冷声道:“不识好人心。”
说话间,季青临又射死几个刺客。
李姝被围得水泄不通的局面稍稍缓解。
季青临加入战团,李姝险象环生的情况慢慢扭转。
刺客首领见此,从怀中取出信号灯,点燃放上天空。
没过多久,北方树林里出现一队巡逻卫士。
季青临微喜,正欲让卫士来救李姝,却见卫士手中弩/箭指的是李姝。
卫士的箭极快,季青临不曾防备,只听到身旁传来一声闷哼,红色的身影晃了晃,动作慢了一瞬。
季青临一剑劈开趁虚而入对李姝下手的刺客,扶住李姝肩膀,怒道:“怎么这么多人想杀你!”
李姝声音缓缓:“你.......之前不也一样想杀本宫么?”
“那是以前!”
刺客们身手极好,又有卫士赶来助阵,季青临带着受伤的李姝行动迟缓,且战且走,被逼到溪水旁。
刺客们攻势不减,李姝风轻云淡的话让季青临莫名烦躁,季青临看刺客与卫士们如潮水一般源源不断涌来,余光扫到身后,身后是水流湍急的小溪,溪水的下游,是个不大不小的瀑布。
谁也没有到过瀑布下面,谁也不知道瀑布下面是甚么。
“算了,你把本宫放下吧,他们要的是本宫——”
“闭嘴!”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李姝免费阅读

季青临冷声打断李姝的话,心下一横,揽着李姝纵身跳入溪水之中。
冰冷溪水扑面而来,李姝打了个激灵,正欲泅水躲过岸上如雨而下的弩/箭,忽而发觉身体一沉,直往溪水中坠。
李姝心中疑惑,迎着拍打着脸颊的溪水偏过脸去看季青临。
季青临紧紧抱着她,连挣扎都没挣扎一下,双目紧闭着,如死尸一般陷入水中。
李姝:“........”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季青临竟然不会水。
李姝奋力掰开季青临的手,季青临感觉到她的动作睁开眼,映入眼眶的是她五指并拢如手刀,向自己脖颈处打来。
季青临瞳孔微缩,眼底满是不可置信——他救了李姝,李姝居然想在这个时候杀他。
“你........”
你这个狠毒的女人尚未说出口,溪水冲进他的口鼻,他剧烈咳嗽着,却被灌了更多水,脖颈处剧痛传来,他彻底失去意识。
季青临昏迷之后不再挣扎,李姝松了一口气。
救溺水之人最好的办法是将他打晕,若是不然,他的求生意识会让他无意识地死死拖住能抓住的一切,让两个人一同陷在水里挣扎,其结果是两个人一起死在水中。
湍急的溪水将李姝与季青临冲到瀑布处,李姝闭上眼,紧紧抱着季青临。
一阵天旋地转后,她与季青临的身体再度被溪水托起,她知道自己此时到了溪水的下游,便泅水将季青临带到岸边。
将季青临弄到案上后,她本想再带着季青临去之前探过的山洞,但失去水的浮力后,季青临又在昏迷之中,身体格外重,她肩上带着伤,力气消耗大半,便躺在季青临身边,大口地喘着气。
歇了好一会儿,她恢复一些精神,拍拍季青临的脸,按按季青临的肚子,让他喝进去的水全部吐出来。
水倒是吐出来了,可季青临仍在昏迷,怎弄都弄不醒。
天色将晚,浸了水的衣服经秋风一吹,刺骨的冷。
李姝打了一个哆嗦。
再这样待下去,她迟早得冻死。
李姝又休息一会儿,架着季青临的两条胳膊,生拉硬拽将他弄进山洞。 
季青临出身武将世家,随身携带打火石,她从季青临身上翻出打火石,山洞里有她早就准备好的荒草,她将荒草点燃,扒了季青临的外衫挂在上面烤着。
做完这一切,她才去看自己身上的伤。
卫士用的是三棱箭,虽不如季青临的六棱箭厉害,但□□的时候亦是带出一片血肉。
李姝倒吸一口冷气,撕下一截衣服裹着伤口。
太失策了。
这些明明都是该季青临做的。
英雄救美,然后给昏迷中的她检查伤势,清洗伤口,她醒来后冷言斥责,季青临再三赔不是,二人感情就此迅速升温——这可是她看过的无数话本得出来的经验。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季青临这厮竟然不会水,白白浪费她的一番筹划!
李姝心中腹诽着,忽而看到季青临手指微不可查地动了一下,像是要醒过来。
李姝微喜,连忙调整姿势,闭目靠在岩壁上,给季青临留一个受伤颇重但仍硬撑着的纤瘦背影。
季青临是被疼醒的。
脖颈处被李姝打过的地方隐隐作痛,呛了太多水导致嗓子火辣辣的疼,但身体上的疼并不能掩饰他心里的失望——他为李姝险些丧命,李姝却为了独自逃生将他打晕丢下。
果然是不择手段的长公主,平日里说得再怎么好,但到生死攸关之际,她会毫不犹豫抛弃所有对自己不利的人。
尽管这个人刚刚才救过她。
他早该认清她的本性。
季青临微微活动着脖子,缓缓睁开眼,女子纤细背影映入眼眶。
季青临怔了怔,眼睛慢慢放大。
她不是独自逃生了吗?怎会在他身边?
还是说她半途中良心发现,又回来救不会水的他?
“长公主?”
纷扰思绪涌上心头,季青临看着李姝背影看了半日,迟疑唤了一声。
“季小将军醒了呀。”
李姝轻笑,说道:“季小将军救了本宫,本宫亦救了季小将军,如此,本宫与季小将军也算两不相欠。”
李姝干脆利落的话噎得季青临一滞,季青临只觉得一口血闷在胸口处,咽不下,吐不出。
他就不该对她有任何期待。
“殿下好自为之!”
枯草燃的噼啪作响,季青临从火上拿起自己衣服,披在身上径直出了山洞。
山洞外,繁星如洗,鸟鸣虫语,秋风刮在脸上,如薄薄刀刃。
季青临走到溪水处洗了一把脸,忽而发现并无血水从脸上滴下来,再看自己身上,也是干干净净的,一点不见因与刺客们缠斗时弄上的鲜血淋淋。
季青临洗脸的动作微顿。
是李姝给他洗的脸,洗的身体,甚至还将他湿透的外衣放在火上烤,怕他着凉,还将洞里所有的枯草堆在他身边.......
她不是良心发现回来救的他,若是良心发觉救下他,根本不会对他这般细致。
他想起她刚才的模样,她整个人靠在岩壁上,肩膀似乎微抖着,说话时虽仍是她往日里的不饶人,可声音却没那么中气十足,轻飘飘的,隐约有着几分有气无力的疲惫。
他忽而想起,卫士射/向她肩头的□□。
季青临掐了下掌心,调转头,快步往山洞走去。
她身受重伤,却还为他做了这么多,他非但不领情,还误会她恩将仇报。
他又误会了她。
山洞外传来细碎脚步声,李姝连忙躺在地上。
很好,季青临发现他又误解了她,现在对她满心愧疚,接下来她只需要装虚弱就好。
季青临走进山洞,看到李姝蜷缩在一角,篝火仍在燃着,将洞内照得明明暗暗,季青临走到她身边,看到她肩头是血色一片。
季青临心中酸涩,轻声唤道:“长公主?”
李姝却没有任何反应,双目紧闭,似乎陷入昏迷。
“对不起。”
季青临低低道。

小编推荐理由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风趣幽默,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