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刃(茯苓颜烛)

仇刃(茯苓颜烛)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茯苓颜烛,仇刃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一把仇刃,斩世间血海深仇,从此江湖上有仇的报仇,有冤的申冤。”雪压枝头低,虽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茯苓颜烛,仇刃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一把仇刃,斩世间血海深仇,从此江湖上有仇的报仇,有冤的申冤。”雪压枝头低,虽低不着泥。一朝红日出,

茯苓颜烛内容介绍

终于等到第一场雪,崔氏撑着身子下床,翻了一件吴子安的旧棉衣,强打起精神想把衣服改小一点,因为茯苓穿着太大了,可她的手已经拿不稳针线了,那枚小小的银针,在她干枯的手中直打颤儿。
“师娘,不用了,我长高了,穿着刚好呢。”茯苓套上棉衣,独自迎着风雪出了门,吴恒本来不放心想跟去,但茯苓不让他去。
师父腿脚不便,师娘需要人照顾,只留吴子安在家,怕是连吃饭都成问题。
茯苓所知最近的山就是冬青山,他早早地出了门,外面下着雪,路很不好走,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上到冬青山时,已经日头过半。
冬日雪地里的太阳很亮,但是却没多少暖意,师父说蝉都生在树上,于是他找了一棵最高的树,拍了拍手,呼了口气,抱着树干向上爬,滑下来好几次,他摔在雪里,又从雪地里爬起来,仍旧锲而不舍的继续爬。

茯苓颜烛全文阅读

他想着还躺在床上的师娘,想着一脸愁容的师父,还想着晚上偷偷躲在被子里哭的吴子安。
他想起师娘塞给他的那两个温热的鸡蛋。
终于爬到树杈上,他扒开树枝,到处找蝉的踪影,然而灰突突的树干上除了积雪,连叶子都没有几片。
茯苓坐在枝干上喘气,怀里的干粮早就不知何时从宽大的衣襟里掉了出去,茯苓抓了一把雪塞进嘴里,冷得直哆嗦,他往下看,雪地里一片白,往上看,天上也是一片白。
天地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亮得刺眼,只有他穿着黑褐色的麻布棉衣。
“那里是不是有个人?”少年身着月白色夹棉锦袍,锦袍上有暗纹,腰间左悬玉佩,右佩宝剑,剑鞘银纹如游龙,他身披素色大氅,相貌极好,剑眉星目,气质清贵。
若要形容,便是——
瑶林终自隔风尘。
试看披鹤氅,仍是谪仙人。(注)
少年正是要赶往霍山,路过此地的颜烛。
颜烛停下脚步,抬头往树上看。
身边的人以为有刺客埋伏,手放在剑鞘上,迈步向前查看。
“殿下,树上是一个孩童。”
“孩童?”颜烛皱了皱眉,“这么大的雪,他为何要爬那么高?”
李忠还未作答,眼见树上的人身形一晃,歪了下来。
隔得太远,李忠没来得及接,茯苓已经栽进了雪里。
颜烛快步上前,把茯苓从雪里拉出来,好在雪地松软,没受什么伤。
李忠拦了一下。
“怕什么?不过是个孩子。”颜骄说着蹲下来,把茯苓身上的雪拍掉,露出那张被冻得通红的小脸,看得颜烛一愣。
雪里衬得他皮肤更白,眉眼精雕细琢,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穿一件不合身的旧棉衣,有些大,冷风容易灌进去,不知道他在雪里待了多久,嘴唇都冻得发紫。
颜烛把茯苓抱起来,发现他比想象中还要轻,于是用身上的大氅包在怀里,颜烛从小习武,并不畏寒,身上穿得又多,所以不觉得冷。
茯苓感觉到一阵暖意,他想起从前冬天里娘亲把他抱在怀里,一家人围坐在火炉旁。
他从村子里到镇上,一路凄凄惶惶,又在那青石板上跪了一天一夜,夜里极黑、极漫长,下场了雨,冷得刺骨。
他委屈的呓语:“我饿,饿得浑身都冷……”
颜烛自然听见了,心软又心疼,把他往怀里抱紧,这么小的孩子,寒冬腊月却在雪里扑腾。
李忠道:“生得这副模样,倒像是雪中的精怪。”
“哪有什么精怪?”颜烛笑道,怀里的人动了一下,睁开了眼,那双漂亮的眸子在雪中尤其清澈。
颜烛温和的问道:“你是哪家的孩子?为何冰天雪地的要往树上爬?”
颜烛的声音落在耳边,悦耳动听,茯苓一时间看呆了,只觉得眼前的人像是天上的神仙,他眨了眨眼睛:“我在找初雪的蟪蛄。”
颜烛道:“蟪蛄春生秋死,你找不到的。”
“不,我一定要找到,”茯苓说着从颜烛怀里钻出来,道:“多谢公子相救。”
颜烛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茯苓听不太懂,他还要继续给师娘找蝉,必须得走了。
颜烛见劝不动他,只好道:“天寒地冻,早些回家。”
茯苓点点头,弯起眼睛对着颜烛笑了笑,又往山里走了。
颜烛被他那一笑晃了眼睛,还想抬脚跟上,眼见茯苓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林间。
李忠劝道:“殿下,我们还要赶路。”

仇刃茯苓颜烛免费阅读

“罢了。”颜烛叹道。
那孩子一看就不是养尊处优的,这么冷的雪天敢一个人在山里走,处事也与寻常人家的孩子不同,刚刚颜烛探了一下他的腕,发现他体内竟有一点内力。
这冬青山靠近冬青门,山上的毒蛇猛兽早被门内弟子除尽,天寒地冻连恶人也都闭门不出,想来也不会出事。
只是不知哪家的孩子,如此特别。
“殿下?”
“走吧,”颜烛收回目光,道:“从这座山上出去,这称呼就得改了。”
李忠忙改口道:“是,公子。”
等他们走远,茯苓从树后冒出头,看着颜烛的背影立在雪中,天地一片茫茫,那人仿佛是天上的谪仙,飘然降世。
他冻得鼻子通红,这会儿却是连眼睛也红了。
茯苓过目不忘,雪中这一幕,长长久久的刻在了他眼里。
他摸了摸旧棉衣,怀里多出了一包精致的桂花糕,正散发着清甜的香气。
天色将暗,雪天山上路不好走,茯苓没能找到蝉,他只好往回走。
第二日他仍旧上山,无果。
第三日、第四日……
雪一场接一场的下,直到第三场雪,茯苓连蝉的踪影都没见到。
忙活了一整个冬天,他的双手、脸、耳朵都被冻伤,红肿发紫,然而无济于事,他的师娘病得一天比一天重。
眼下崔氏已是病入膏肓,好多天都下不了床,刚咳过一阵,崔氏侧躺在床上喘气,她瘦得只剩一把骨头了,大约是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她反而很平静。
“师娘,都怪我,”茯苓红着眼跪在崔氏的床前,“我没能找到初雪的蟪蛄。”
崔氏艰难的抬手,轻声安慰道:“不怪你,是我自己的身子不争气,大概就是命该如此了……”
茯苓握住她的手,急道:“不是,师娘,你会好起来的,大夫说只要过了这个冬天,开春了就会好了……”
吴子安在一旁哭得泣不成声,吴恒抱着儿子,眼见妻子久病不愈,一天比一天憔悴,急得头发都白了一半。
崔氏只是摇头:“我怕是要不行了,陪不了你们多久了,苓儿要好好练武,听你师父的话……”
茯苓点点头。
崔氏伸手,看向吴子安,吴子安拉住母亲的手:“娘……”
崔氏看着还未成人的儿子,眼里蓄着的泪水,终究没忍住,落了下来:“安儿,你要好好读书,听你爹的话,多学点本事,娘不求你长大后有多大的能耐,去考举人也好,经商练武,哪怕就做个平凡人,只要你过得好,娘就放心了,别总让你爹操心,也别总和苓儿过不去,他以后就是你弟弟……”
崔氏虽然爱自己的儿子,但她隐隐觉得比起吴子安,茯苓以后会更有出息,她只是一介平凡妇人,看不了太远,她知道丈夫的从前或许不寻常,但也不甚了解,只是希望她的家人一辈子平安顺遂,就算平凡些也无妨。
崔氏很久没有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了,竟然也不喘气,她面色泛红,吴恒见过生死,知晓这是回光返照了,他哽咽着握住妻子的手。
一家人抱作一团,茯苓站在一旁,谁料崔氏向他招手,让他过去。
茯苓怔了一下,随即靠过去,他没有亲眼见证过生死,他回到家时父母姐姐早已故去,如今他却是看着师娘咽了气。
很多年后,茯苓才知道,原来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找到初雪的蟪蛄,即便找到了,师娘的病也不可能治的好。
崔氏去后不久,天气放晴。
茯苓跪在坟前,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
差一点、还差一点点。
他的师娘没能熬到开春,永远留在了那个寒风凛冽的冬天。
人间生死离别,只在一瞬之间,却可让人铭记一生。

小编推荐理由

仇刃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