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江舟商仪)

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江舟商仪)

导读:主角是江舟商仪的小说叫《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by游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舟摸摸嘴角,丝毫不在乎商仪把那些法宝如何分配,只在回味着方才少女的浅笑。原来广寒君从前这么温柔,早知道这样,她那时强抢豪夺干什么,生生把人逼远了。想着,她记起少女脸颊的温软触感,指腹微微发烫,轻勾起唇。她摸了摸唇,心道这样算不算间接亲了一口广寒君呀,要是以后能直接亲过去就好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舟商仪的小说叫《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by游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江舟摸摸嘴角,丝毫不在乎商仪把那些法宝如何分配,只在回味着方才少女的浅笑。原来广寒君从前这么温柔,早知道这样,她那时强抢豪夺干什么,生生把人逼远了。想着,她记起少女脸颊的温软触感,指腹微微发烫,轻勾起唇。她摸了摸唇,心道这样算不算间接亲了一口广寒君呀,要是以后能直接亲过去就好了。

江舟商仪内容介绍

最后在商仪的安排下,大家放下了对江舟的成见,一起通过灵试。
江舟摸摸嘴角,丝毫不在乎商仪把那些法宝如何分配,只在回味着方才少女的浅笑。原来广寒君从前这么温柔,早知道这样,她那时强抢豪夺干什么,生生把人逼远了。
想着,她记起少女脸颊的温软触感,指腹微微发烫,轻勾起唇。她摸了摸唇,心道这样算不算间接亲了一口广寒君呀,要是以后能直接亲过去就好了。
商仪转身,看见江舟痴痴笑着,眉眼弯弯,两颊粉嫩,一派天真烂漫。
不似从前那般,虽然在笑,但黑眸像是裹了层迷雾,教人看不分明。

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江舟商仪全文阅读

两人装模作样互通姓名,而后拿着并列第一的分数,一前一后走出秘境。
众人纷纷上前,拍手吹捧以示祝福,只是笑容带点意味深长。
“两位魁首的灵试表现真是震古烁今,空前绝后啊!”
江舟有些发懵,转念想想,差点烧掉整个秘境,也算得上空前绝后,于是笑着把吹捧全盘收下,“哪里哪里。”
好事之人继续道:“真是干柴烈火,一触即燃啊!”
江舟:“可不是嘛。”
干柴烈火,火势滔天。
大家了然一笑,笑容更甚,摩拳擦掌,正欲再问出什么秘事。太刺激了,正儿八经在演武场听到风月,这可是头一次啊!
商仪微微蹙眉,发觉有些不对劲,拉着江舟快步走开。
忽地有人拦住她们,问:“你们日后还会这样吗?”
江舟不解,这些人这么期待烧山救火,闲得很?
“这种事,还有必要再来吗?”
那人瞪大眼睛,诧异道:“难道你本不愿意……”
江舟越发困惑,“我怎么可能愿意,换谁也不愿意的吧。”也不知道是哪个不爱惜草木之人扔出火符,差点葬送大家的性命。
那人望见商仪谪仙一般的模样,两眼发直,“我、我自是愿意的。”
商仪极轻地皱了下眉,江舟在她身前,挡住众人艳羡目光,“你愿意也没用,若敢肆意点火,小心牢底坐穿。”
“哈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江舟暗自想道,这届的看客不行啊,看到个火情现场就这么激动,甚至似乎还很羡慕。扑火有什么好羡慕的?这样的劳心劳力事,他们也想来一次不成?
她知道商仪不喜喧嚣,有意离开这里,可惜群众热情高涨,把她们二人围得水泄不通。
江舟努力在前方挤出一条道路,有一句没一句答着好奇之人的问题——
“你现在的感受呢?”
“有点累。不过值得。”
“日后还打算再进行灵试中的事情吗?”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如果再遇见,我自然会出手。”
毕竟爱护森林,人人有责。
……
“那么,”面前的书生把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誊在纸上,“最后一个问题,日后你与商仪会永远一起这样做下去吗?”
江舟停下脚步,嘴角上翘,噙起淡淡笑意,“自然。”
“不过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参与进来,大家携手同心,共创美好家园。”
众人瞠目结舌,而后热切鼓掌,掌声一波接一波,如同滔天巨浪,几乎将赛场淹没。
江舟趁着人们发愣的功夫,带着商仪离开人群,逃到僻静处。
她靠在墙上,抹了把汗,“累死了,他们怎么回事,救火有什么好激动的?” 
商仪摇头,心里揣测也许赛场上出了其他变动。但任她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是解说弟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读了一本风月话本,而且还贴心地把主人公名字改成了她们两。
江舟忍不住偏头,默默望着商仪精致的侧脸。
少女微抿着唇,面上犹带几分稚气,因此显得柔和,不似往后那般冷若冰霜,没有半分人气。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商仪的时候,清冷出尘的女人立在瑶台月下,雪衣银袖,似要乘风归去。
比天上明月更美丽,却让人觉得遥远和寒冷。
月夜下瑶池清液泛着银色的微澜。
江舟痴痴望着月下仙人,心砰砰跳动,涌上一股不知名的悸动。明明只是初次相见,又仿佛是宿命里的重逢,从此逆命侯沾染仇恨、满是尘埃的心上,有了一片皎然无瑕的月光。
瑶池月下的那一眼,大概便是一生的执念吧。
商仪感受到炽热的目光,回过头去,只见江舟慌张垂眸,长睫如羽扇颤动,显得几分欲盖弥彰。
她弯起了嘴角,眼里盛满温柔的光,眼前的人生动鲜活,明媚灿烂,像是一朵肆意怒放的花,和记忆里的逆命侯截然不同。
秋阳温暖,微尘浮动,桂花浓郁的香气在空气里浮游。
往事沉浸在花香暖阳之中,似也变得温柔。
前世她还未见到江舟时,就听说了她的赫赫杀名——世人都在传,天子的新宠臣是如何丧心病狂,令人闻风丧胆,弑师弑友,无恶不作。
商仪却只对这个朝堂新贵觉得好奇。
滥杀无辜,害死忠臣良将,也一剑震退长河十万兵,镇一方山河安宁。
这样一个亦正亦邪、似癫似狂,大言不惭说要逆天命的逆命侯,该是什么模样?
之后天子设宴瑶池月,世家子弟推杯换盏,吟诗作赋。
商仪坐在席上,微垂着眸,碧玉杯中清酒粼粼,倒映一轮明月。战事未平,狼烟四起,这群皇家贵胄却贪图享乐,只谈风月,不识黎民寒苦。
沈风节上来敬酒,问:“广寒君,为何愁眉不展?”

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江舟商仪免费阅读

商仪轻抿一口,酒水冰凉,入口苦涩,每一滴琼浆玉液,浸透着百姓血泪。
沈风节展眉一笑,席坐在她身侧,道:“今日宴会上会来一个有趣的人。”
商仪放下酒杯,面无波澜:“能让四皇女觉得有趣,想必……”
她的话突然顿住了。
瑶池飞雪,月照清辉,年轻女人盛装华服,腰肢袅袅,走动时,头上步摇晃动。
宴会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望着那个皎若朝霞灼若芙蕖的女子,屏住呼吸。
沈风节问:“想必什么?”
商仪:“是个佳人,这是陛下新宠幸的美人?”
沈风节抚掌大笑,“自古名将如美人,没错,这就是父皇面前最得宠的美人。”她凑到商仪耳畔,低声道:“这就是逆命侯啊。”
逆命侯的容貌实在出众,商仪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心道,原来传说里杀气冲宵的人,竟是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吗?
天子吩咐几句,瑶池琼宴继续,歌舞不休,烛光融融。
只有江舟站着的那一片地方是空着的。
没有人敢靠近这个杀星。
江舟忽然动了,深红裙摆如水波晃动,绣着的金凰熠熠生辉,仿佛要展翅飞翔。
她走到商仪身前,踮起脚尖,折下一枝梅花。
梅上积雪簌簌。
江舟握住梅花,用花枝挑起商仪的下巴,痞笑道:“原来群玉山上的仙子居然生得这么好看,合该做我夫人。”
场上一片哗然,都说逆命侯胆大包天,大胆犯上。
只有当事之人不觉被冒犯。
后来王朝败落,瑶池月上歌舞不再,商仪坐在粼粼水边,空对一池明月。
却没有人再从飞雪里走来,笑吟吟地送她一枝梅花。
……
想着旧事,商仪心中庆幸,还好一切都没发生,少女还没变成那个暴戾嗜血的逆命侯。现在她的小道侣多可爱,会哭也会笑,甩些可爱的小手段,又不失美好善良。
“咳咳。”
响起一声轻咳。
她们同时回神,偏头望过去,金霞般的桂树下站着一位年轻女子,身着月白儒服,长发用一根乌木簪挽起,笑容温煦可亲,如同春风盈面。
江舟喃喃:“掌院……”
曲九畹执教数年,名满天下,对少女认出她并不惊奇,含笑点了点头。
江舟眼尾泛红,快步走到曲九畹身前,长身一揖。
前世在学宫之中,这位掌院待她极好,如师如友,对她有莫大的恩情。
曲九畹扶她起来,温声道:“不必如此客气,两位魁首,不知能赏薄面同我去小酌一番?”
江舟当然不会不答应。
演武场离要去的酒楼不远。
曲九畹慢悠悠在前带路,沿途为她们介绍春城的风土人情。
春城富饶,沿途店铺琳琅,路上行人鲜衣怒马,宝马香车,熏香浮动。
穿过一条青石小巷,行人忽然稀少起来,环境变得清幽许多。
没多久,曲九畹笑道:“到了。”
面前一座古朴的两层酒楼,楼上挂着“仙人眠”三字。
不过最惹人注目的,还是酒楼前一株开满杏花的参天老树,远远望去,杏花如同一片袅袅烟霞。
江舟知道这个地方,仙人眠是家百年老店,在春城开了不知多少年。
门口杏树常开不败,树根处放置三颗灵石,为老树输送生机。
曲九畹带着她们进入店中,一边问道:“你们可做好打算,进哪个院中?”
江舟想到,以商仪的性格,定是要入文道院的,于是道:“文道院。”
不曾想这时商仪正好开口,“武道院。”
两人对视一眼,忙偏过头,气氛有些尴尬。
过了会,又不约而同一起改口——
“武道院。”
“文道院。”
曲九畹微微笑道:“少年的心事总是诗,教人捉摸不透啊。”

小编推荐理由

回到反派少年时[重生]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