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秦知尔柏越)

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秦知尔柏越)

导读:秦知尔柏越的小说名为《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小编为你分享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某一天,秦知尔被告知自己其实活在小说《豪门***:第99次小逃妻》里,书中,她是只活了10章的短命炮灰。

小说介绍

秦知尔柏越的小说名为《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小编为你分享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全文免费阅读:某一天,秦知尔被告知自己其实活在小说《豪门***:第99次小逃妻》里,书中,她是只活了10章的短命炮灰。而她的丈夫,那位万众瞩目的国际影帝,居然是一个心思深沉,手段狠辣的大反派?据说,当他最阴暗的一面被揭露在大众的面前,也就是巨星陨落的时刻。秦知尔:……听起来有点害怕,又有点***是怎么回事?后来她发现,这个男人用最尖锐的冷刺对准全世界,却将最柔软的地方留给了她……

小说简介

十八线女明星秦知尔为了抢到女主一角,偷偷给导演递了自己的房间卡。
导演前脚刚进门,全城记者后脚就堵到了门外。
为了躲避记者,秦知尔狼狈地爬阳台跳到了隔壁。
结果,隔壁刚巧住着她那宛若丧偶的丈夫,名震中外的国际巨星柏越。
——论被记者抓奸时,隔壁住着自己的丈夫是什么体验?
秦知尔:……我不是,我没有,我可以解释的!
男人看着目光闪烁的她,眸底溢出一抹笑,“总算回来了。”

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免费阅读

***
秦知尔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程兰正一脸怒气地训一个长相清秀的小鲜肉。
扫了进来的秦知尔一眼,她突然话锋一转,对小鲜肉道:“你先出去,回头跟我好好解释一下这件事!”
等小鲜肉灰溜溜地离开后,程兰绕回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对秦知尔抬了抬下巴,“坐吧。”
秦知尔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程兰看着她,问道:“你弟弟现在怎么样了?情况可有好转?”
当年秦知尔走投无路,是为了秦识君昂贵的医药费,才选择踏入娱乐圈的。关于这一点,身为经纪人的程兰一直都是心知肚明的。
所以当初为了让她答应去应酬,程兰还拿秦识君的医药费来对她威逼利诱过。
后来发现她委实油盐不进,才气得把她雪藏了。
秦知尔:“还是老样子。”
程兰叹了一口气,“要维持一个植物人的生存,每天所需的费用不低吧。说起来你已经很久没有出来跑通告了,也剩不了多少钱了吧。现在医药费是柏越帮你垫付的?”
这试探不要太□□了!
秦知尔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兰姐有什么想知道的,不妨直接问出来好一些。”
“我直接问你就会如实回答?”
秦知尔往后靠着椅背,笑道:“这就得要看兰姐你要问的是什么问题了,毕竟一些太过***的问题,哪怕你是我的经纪人,我也有权保持沉默的不是?”
“你当然有权保持沉默。不过相比起来,我倒是更喜欢那种对我知无不言的艺人,作为回报,当我手上有了新的资源,也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她。”
程兰扬了扬下巴,“爱娱平台最近准备推出一项新的综艺,叫《偶像的私生活》,是观察类的节目,固定嘉宾已经签下来了,阵容不错,预计会大火。现在节目还缺一些飞行嘉宾没定下来,刚巧我跟他们争取下了一个名额……你说这个名额,我该给谁好呢?”
秦知尔挑眉,“不知道兰姐想要我知无不言什么?”
程兰很满意她的识趣,向前倾了倾身体,“你跟柏越,真的重归于好了?”
“唔……”秦知尔摸了摸下巴,很是苦恼的样子,“那我得好好想想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行,毕竟如果我说不是,依兰姐的行事风格,恐怕这个飞行嘉宾的名额就没我的份了。”
“秦知尔,我要的是如实的答案。”
“兰姐对柏越似乎很执着,这个答案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就算我现在跟柏越感情浓烈,如胶似漆,那对你又有什么帮助呢?你觉得柏神会因为你是我的经纪人,就会出手提携?”
“你不懂!”
程兰有点烦躁地站起来,“你只管告诉我答案,你跟柏越到底是不是和好如初了?”
秦知尔看着她的眼睛,“不是。”
既然她都已经跟柏越提出要离婚了,那就不该再借着他的名字来获取利益。
听了她的答案,程兰脸一沉,又恢复了原来的冷漠,“行,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啧,这翻脸的速度赶得上蜀川变脸了。
秦知尔正待开口,程兰身后那面大玻璃忽然出现了安樱的脸。
安樱一副三观受到冲击的样子,“我跟你讲啊,刚刚我下去转了一圈,发现中午那两个小豆丁带着一群小豆丁躲在外边那段阶梯左侧的角落里,应该就是在埋伏你。她们带了一条长粗绳,还拎着一个大桶,我猜里面装的是硫酸!这些小不点不好好读书,一个个追星都追成了脑残,居然做出这么凶残的事。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秦知尔嘴角抽了抽,这些人居然来真的。
不过真的是一桶硫酸?
这么多的硫酸,应该不好弄到的吧……
程兰等了一会儿,发现秦知尔还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瞥了她一眼,“你怎么还不走?”
秦知尔回过神,对她勾了勾唇,“我已经据实回答兰姐你的问题了,那飞行嘉宾的名额……”
程兰不耐烦,“我会把你的名字报过去,但如果节目组为了节目的风评考量把你给拒了,那就是我没有办法控制的事了。”
闻言,秦知尔低头哂笑了一下,“我听说明天晚上公司要招待蓝云文化的成总,如果我愿意陪同领导一起出席,不知道这样……兰姐你有没有办法控制了呢?”
“什、什么?”
程兰瞪大眼睛,一副见鬼了的表情,“秦知尔,你……你是疯了吗?”
——
离开程兰的办公室,秦知尔走进电梯。
随着电梯门缓缓阖上,将外界的视线隔绝,她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安樱迫不及待地出现在电梯门上,脸上是跟程兰同款的震惊,“你不是最讨厌应酬了,为什么要去?而且听她们说那个成总特别好色,最爱占女明星的便宜了!”
秦知尔面无表情,“因为,当孤魂野鬼的这两年,我忽然发现有些意外,根本就不是意外。”
“……什么意思?”
秦知尔勾了勾唇,“意思就是,这个成总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我必须,拿到手。”
——
秦知尔没有从正门出去,而是直接乘电梯下到负一层的车库,从车库那边走出去。
“你不去看看那些小豆丁到底想要干什么?”
秦知尔嘴角一抽,“明知道她们埋伏在那里要对我不利,我干嘛还巴巴的跑去送人头?你觉得我看起来像个傻子吗?”
“也是,还是自身的安全最重要。”
虽是这么说,安樱看上去还是有些失望,一脸错过了精彩好戏的遗憾。
她本来还想确认一下,那个大桶子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硫酸呢!还有那绳子到底是不是用来绑架秦知尔的?
门外,阶梯左侧的角落。
一群伺机行动的女生还不知道自己注定要空等一晚。
瘦女生无数次往外探出脑袋,“秦知尔怎么还没出来?会长的消息不会有误吧?”
“不可能,会长说了有人亲眼看见秦知尔走进公司的!”圆润女生笃定地道,回头一看,顿时怒了,“你们能不能少吃一点,一桶西红柿都要被你们吃光了!等会还用什么突袭秦知尔那个碧池啊?”
几个捧着西红柿啃得满脸红汁的女生顿了顿,N脸委屈巴巴,“可是等了这么久,我们都饿了。”
“……”
圆润女生噎了噎,默默地把那条粗绳抱进怀里。
算了,吃了就吃了吧,只要有这条绳子在,等下照样能将秦知尔绊倒,摔她个狗啃泥!
到时她们把她出丑的照片拍下来发给会长,也算是交差了!
秦知尔怎么还不出来啊?心累!
——
暮色降临,华灯初上。
秦知尔拎着从菜市场买的菜,走出电梯。
结果只走了几步,两脚就不由地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门口的不速之客。
橘色的灯光下,男生轻倚着墙,九分长的牛仔裤,清爽的白色T恤,还特别乖巧地背着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整个人忽然由遥不可及的璀璨星辰,变成了一个接地气的邻家男孩,乖得不行。
但她知道,这都只是表象。
看到她,柏越嘴角一勾,黑眸闪着光,“回来了。”
秦知尔的太阳***狠狠地跳了跳,向他走过去,“你来这里干嘛?”
“***啊,这还是你提醒我的。”柏越跟她示意了一下自己的背包,“我总不能真的让你跟我分居两年,再被动离婚吧。”
秦知尔嘴角抽搐,“你说***就***啊?这是我的房子,我不愿意让你住进来,你就没有这个权利住进来,明白吗?还***,美得你!”
“哦。”柏越垂眸沉默了几秒,抬头,“那你搬回我们原来的房子吧,我愿意让你住进来。”
“……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想不明白,你为什么非不肯离婚呢?”这婚本来就结得莫名其妙。
“因为你是秦知尔啊。”
“不懂你的意思。”
柏越嘴角勾起,黑眸深深地看着她,“因为我的妻子,只能是秦知尔。不管是以前,还是未来。”
秦知尔被他墨染般的黑眸看得莫名的脸热,这家伙的眼睛仿佛自带魔力,根本让人无法抗拒。他显然也是知道自己的这点优势,所以才这样肆无忌惮地对着她释放。
她移开视线,不吃他的美人计,“柏越,你知不知道如果一个女生不喜欢,还偏要死缠烂打,那就形同痴汉行为?”
柏越坦然:“我跟他们不一样,我长得好看。”
秦知尔:???

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全文阅读

心机boy
由于他说得太过理直气壮,秦知尔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
虽然现在长得好看的确会占便宜,比如他光凭着这张脸就吸引了无数的女友粉……她下意识地跟着打量了一下他的脸,不得不承认,这张脸如雕如琢,就好像是上帝呕心沥血雕刻出来的作品,好看得不像话。
但,这并不是他厚脸皮的理由!
秦知尔清了清嗓子,冷漠脸:“这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就算你是潘安再世,卫玠重生,我也不会同意的。这件事没得商量,我要休息了,你还是赶紧走吧!”
她越过他,拿出钥匙打开门。
手伸到门旁的墙上打开了灯,她正要***,男人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很冰冷,乍一碰冻得她忍不住一哆嗦。
她回头,“放手。”
男人不说话,但也没放手。微垂着眸,长长的眼睫在苍白的脸颊投上两排暗影,一双薄唇紧紧抿着,带着一股不可撼动的执拗。
秦知尔微微蹙眉,扭动胳膊想要挣脱他的桎梏。
这时,他身体一颤,握着她手腕的手自己收了回去,握成拳掩着嘴,不可自抑地咳嗽起来。
她看着他微微侧身咳嗽不止的样子,哪怕心里有一个声音一再地提醒自己柏越是一个演技精湛的影帝,是内心深沉的大反派,这样子说不定是在跟她示弱扮可怜,她现在最佳的选择是进屋把门关上。
但,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她第一次见到柏越的时候,他就是一个身体孱弱药不离身的小男孩,他会经常咳嗽呕吐,难受得眼睛都泛起水雾,却又偏偏倔强地不肯落泪。
她那时候还小,无法感同身受,但每次看见他蜷缩在地上的瘦小身板,还是会感觉难过,忍不住像个小大人一样拍拍他的后背,稚嫩地学着妈妈在她发烧感冒时哄她的话:“拍一拍,哥哥的病痛统统飞走!”
很多事情做多了,成了习惯,深深地刻在骨子里难以泯灭。
她已经习惯了见不得他身体难受,他一难受,她心底的防线就会自己坍塌,还不用敌方攻掠,就自行举了白旗。
秦知尔像认命一般,转身拎着菜进了门。
没有关门,任由那门自己敞着。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柏越嘴角几不可见地勾了勾,眸底带着一抹得逞后的笑意,但并不敢让她瞧见,低着头,像个跟屁虫一样乖乖地跟在她后面***了。
随手关上门,他回头打量这个小得可怜的房子。
逼仄,却让人心安。
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味道和气息。
这样独特的空间,瞬间填满了他空洞许久的内心。
柏越把背包放在沙发上面,然后自个儿也坐下,双腿并列,双手乖巧地放在曲起的膝盖上,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秦知尔换好衣服出来,看到他这样的坐姿,嘴角抽了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在幼儿园坐在小板凳上乖乖听课的孩子呢。
不过还算他识趣,没有追进卧室要跟她将***贯彻到底。
柏越一眼就将她的心思看透,眸底划过一抹深意。
钓鱼者,最切记的是心急。
对她,只能徐徐图之。
秦知尔还不知道自己被当成一条大肥鱼了,去接了一杯水,放在柏越面前的玻璃桌上,“带药了吗?”
柏越摇头:“我不需要吃药。”
秦知尔疑惑,“为什么?”
柏越微笑,“我现在身体健康强壮,已经不需要依赖药物了。”
……我信你个鬼咧!
不过他既然这么说,她也懒得拆穿他,转身朝厨房走去。
忽然想起来,转头问他:“你吃晚饭了吗?”
“还没吃,但也不是很饿,你不用麻烦的。”他摸了摸肚子,嘴上说着不饿,表情却是可怜弱小无助。
秦知尔:“……”又装可怜!
——
秦知尔做饭速度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就做好了一汤两菜,一荤一素。
冬瓜排骨汤,清蒸鲈鱼,还有西红柿炒鸡蛋。
这原本是两顿的菜量,但由于不请自来的某人,还厚颜无耻地摆出一副“我其实很饿但我不能说出来让你为难”的表情,她干脆一次性全做了。
将菜摆上餐桌,她没好气地瞥了眼沙发上的男人,“过来吃吧。”
柏越听话地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乖觉地说:“等下我会帮你刷碗的。”
秦知尔故意嘲讽:“我怎么敢让大影帝你帮我刷碗,这要让你那些粉丝知道了,还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
柏越正色道:“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将你生吞活剥。”
顿了顿,低声嘀咕了一句:“除了我自己。”
秦知尔:???
她都听见了喂!
脸颊莫名的一热,她瞪了他一眼,“别胡说八道,吃饭!”
没再管他,自个儿埋头吃起来。
柏越夹了一筷鱼肉放进嘴里,眼睛弯了弯,“好吃,知尔的厨艺真棒。”
虽然知道他只是在刻意讨好她,但彩虹屁这玩意很难会让人抗拒。
秦知尔埋着脸,嘴角却偷偷地弯了弯。
饭后,柏越还真的端起锅锅碗碗去厨房洗涮。
秦知尔随了他去,既然吃了她的饭,帮着干点活也是应该的。
到浴室简单洗漱完毕,她回了自己的房间便将房门关上,不打算再管在外面的柏越。
安樱一脸戚戚然,“柏越真的不打算走了?我看到他就怕得很,总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变态,跟他同处一个屋檐下太考验心脏的承受能力了!”
秦知尔瘫在床上玩手机,“你现在只是一缕魂魄,没有心脏。”
安樱:“……”扎心了。
“你真的让他留下来啊?就不担心他半夜溜进来把你这般那般?”
“我锁门了。”秦知尔抬头,饶有兴致地看向镜中的安樱,“你这么怕他,当初是怎么鼓起勇气跑去跟他求婚的?”
“我这不是为了走剧情没有办法吗?其实当时心里怕得要死!”
“那你现在可以放心了,以你目前这种状态,他已经不能拿你怎么办。”
“那谁知道,他那个人看上去挺邪门的,不能按常理来看!”
“不过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晚上还是挺凉的,外面又没有被子,你就不担心他睡沙发着凉了?”
秦知尔抿了抿唇,“我就是要让他知难而退。”
玩了会手机,她就躺下准备睡觉。
想起来什么,突然伸手拿过摆在床边几上的相册。
照片上,长相出色的年轻夫妻,各自搂着一个可爱的孩子,对着镜头笑容灿烂。
秦知尔手指轻轻拂过夫妻两人的笑脸,心脏像是吊了一个重锤般,又沉又难受。
有些人离开了,永远不再会回来。
有些人既然离开了,为什么又出现?
“咳咳……”
客厅传来闷闷的咳嗽声,似乎是不想惊动她,刻意地压低了声音。
但她这小破房子隔音并不好,全传进来了。
秦知尔抬起头,沉默了几分钟,外面的咳嗽声终于停了下来,渐渐的没再有任何声响。
她下床,轻轻地将门打开一个缝。
客厅的灯已经关了,窗外有路灯照进来,不是很亮,但足够让她在黑夜中看清客厅的情况。
柏越1米88的高个子,蜷缩在短小的沙发上,双手抱着胳膊,仿佛在给自己御寒,看上去怪可怜的。
秦知尔叹了一口气,赤着脚走过去,将手里的毯子盖在他身上。
她弯腰,冲他皱了皱鼻子,“你就吃定我会心软吧。”
知道她会见不得他受苦的样子,就故意对她做出这般姿态,妥妥的一个心机boy!
可看着他此刻安静乖巧的睡颜,她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变成安樱口中残忍狠辣的反派。
“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
忽然,前一刻还在熟睡的男人缓缓睁开眼,黑眸在暗夜中闪着星芒,“你要知道吗?”

秦知尔柏越小说

以上就是小说成了偏执反派的白月光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