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听你的呀(时眠江时)

都听你的呀(时眠江时)

导读:时眠江时小说都听你的呀,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都听你的呀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后来瞌睡来了实在忍不住,被粉笔头砸得七荤八素。江教授冷声:“站起来上课。”

小说介绍

时眠江时小说都听你的呀,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都听你的呀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后来瞌睡来了实在忍不住,被粉笔头砸得七荤八素。江教授冷声:“站起来上课。”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时眠终于坐了下来,江教授站到他面前,随手翻了一下她的书,眼神审视般扫了她一圈,凉了嗓音:“周桥是吧,明天把这节课的笔记补起来交给我检查。”时眠抬起满是粉笔灰的脸,流下了因打哈欠而流下的泪水:“老师……我不会……”

时眠江时小说简介

英城大学江教授面目清隽,身材修长,奈何对学生严厉冷漠,毫不留情,在他手下挂科的人数不胜数,被尊称为英大雪莲花。
因为好友去邻市参加活动,时眠顶着两个硕大无比的黑眼圈去帮好友签到。
课上偷偷摸摸啃小笼包,被江教授手中的粉笔头正中眉心,她含着一大口刚咬下的包子目瞪口呆。

都听你的呀全文阅读

陈子川正在车上,看到时眠发的雷碧两个字,愣了一瞬,反应过来自己将六个核桃写成了六个骇桃。
他喜欢手写键盘,所以经常会闹出这种乌龙
反应过来的一瞬,笑出了声,在车上笑得直打鸣,他的助理杨行在旁边吓了一跳,一脸莫名地看向陈子川。
他和时眠也好久不见了,实话说确实还挺想她,本来决定好今天去找她一起聚一聚的,结果公司临时有聚会脱不开身。
陈子川:【很抱歉我今天来不了了。】
时眠:【你听我哭得多伤心:啊哈哈哈哈哈哈!】
陈子川:“……”
真他-妈的无情。
知道陈子川不会来之后,她轻松多了,不需要出去买菜不需要做饭,她立马脱掉了刚换上的鞋。
晚上睡得早,早上还没等闹钟响起她就自然醒了。
今天天气很好,刚下过雨,又湿润又***,甚至还微微带点久违的凉意。
路上学生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时眠到小吃街逛了一圈。
在一个小摊位点了一碗牛肉面,扫了二维码付款后就找了个空位坐下。
百无聊赖地坐着看手机,刷新了一下乐淘自己关注人的动态,发现兔叽十分钟前发了新的舞蹈,时眠看了一下,是千本樱这个很多舞见跳过的舞蹈。
时眠点开视频,底下简介上写的是:答应大家的五十万粉福利。
确实,不知道什么时候五十万了。
她和兔叽的关系,说坏也不坏,乐淘和微博两个人都是互关的,只要对方发了新舞蹈,第一时间点赞评论转发一条龙,在某次活动上两人第一次见面,私下里还加了微信,虽然也不怎么聊天。
反正光看那些社交软件上,两个人关系好像还挺好的。
但是某次时眠在自己的视频里弹幕抽奖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兔叽的大号发的弹幕——
这跳的好难看,一点都比不上兔叽好吗?不信你们自己去看。
一连刷了几十条,一目了然非常明显。
这位姐好像以为时眠眼睛瞎了一样。
兔叽这种妹妹,她曾见过的,在狗血小说里,俗称傻几把。
自从那次以后,时眠就对她膈应了,看哪儿哪不顺眼,两个人维持着表面关系,但是两家的粉丝经常互掐,就是因为兔叽的那几条无脑的引战弹幕。
后来时眠无聊仔细看了一下,兔叽几乎在她所有的视频底下都留了类似的弹幕,但是她在视频下方的评论区里的风格就是——
哇太美了吧。
小姐姐是我哒,抱走。
看起来还挺像个清纯无辜少女的。
时眠每次都静静地看着兔叽在她面前舞,回复她的评论也学着兔叽萌萌哒的语气。
时眠对她还挺不感冒的,兔叽走色-情擦边球路线,获得了一众男性粉丝,几乎每个视频都要特意露个胸,还要不经意地做出性暗示动作,但长相清纯,完美符合了某些人心中的又纯又欲。时眠看都没看她的舞,因为她跳舞动作非常不到位,四五分钟的舞蹈有快一半都在***手指扭***,她直接在底下评论——
哇好卡哇伊,跳的真好看。
商业互吹谁不会?
正打算继续往下刷的时候,老板把牛肉面端上来了:“姑娘你的面好啰。”
时眠拆开筷子,同样用方言说了一句:“谢谢老板。”
她吃饭的时候喜欢玩手机,被她爸爸说过无数遍,奈何她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她爸完全管不住她。
一碗面吃完,所有的动态也刷的差不多了
掏出手机看了看,距离江时下课还有十分钟。
她慢悠悠地往办公大楼那边走过去,一边走着路还一边玩着手机,她的小毛病很多,只要是手里有空,基本上都不会放下手机。
学校的林荫道,旁边临着湖,偶尔拂来一阵微风,空气中隐隐飘散着桂花香气。
到了办公楼下,再次打***里检查了一下自己该带的东西带好了没有,在一楼转了半天才找到角落里的电梯。
时眠看着电梯里清晰地印出自己的脸,思索了一会儿,万一她这样一幅精神饱满的样子,江时以为她一点悔过的意思都没有,等会儿为难她怎么办?
这是真的,弱势一点总没错。
从包里翻出随身携带的气垫,对着电梯,往脸上盖了盖,又往嘴唇上弄了一点,看起来有那么几分病恹恹的样子。
江时的办公室在504,她下了电梯,按着顺序摸了过去,在门口停了一下,办公室门开着,她往中间挪了挪,探头去看了一下里面,没人。
四张办公桌,一个人都没有,凝神片刻,还是不打算***了,站在门口打量着里面。
实不相瞒,第一眼她就能猜到江时坐哪儿。
非常突出。
其实都收拾得比较整洁,但是其中一张桌子太明显了,那已经不仅仅是整洁了,时眠都觉得收拾这桌子的人有强迫症。
书摆放的整整齐齐,边边角角都没有歪,该对齐的对齐,其他小物件也一样,反正看起来很***,极为干净。
她还挺佩服江时的,能把一个办公桌都收拾得这么好,她也想把家里弄整齐弄好看一点,奈何她懒,不乱到一定程度根本不会收拾。
靠在门框那里等了一会儿,时眠有点懒得等了,已经下课十分钟了,怎么还没来?
她调出微信,打开与江时的聊天框,删了又改,改了又删。
时眠:【教授,您下课了吗?】
言外之意是:你怎么还不来,我等多长时间了都。给我gkd。
那边回得很快,似乎手机就放在手边。
江时:【下课了[微笑]】
我怀疑你在嘲讽我并且证据确凿。
微笑表情,真的绝了。
时眠又等了一会儿,江时既没有给她发新消息,页面也没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所以呢???
您就只回个下课了吗?
不说点别的,比如我马上就要到了吗?
她等得急死了,其实并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就是觉得等人很浪费时间很浪费生命。
正在她抓狂的时候,江时到了。
她此时正一脸不高兴地用脚一下没一下的踢着门框,她不敢踢墙,怕把石灰墙弄脏了。
“周桥。”江时叫她。
时眠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身子微微一抖。
悬空的脚一顿,然后立马收起放下。
然后生动的神色立马就萎了下来,肩膀也微微垮了下来,缓缓转身,一脸虚弱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江时站在不远处,穿着一身白衬衫,黑裤子,他背着光,时眠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观察到他的发梢透着光,平白给他增添了一丝暖意,柔和了清冷的气质。
他旁边还站着一位中年男子,时眠特意瞄了一眼头顶。
哦,挺秃然的。
她耷拉着眼皮,气若游丝地道:“江教授好。”
那个中年男子,她其实也想叫人的,但奈何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不叫可能对方又觉得尴尬。
正纠结着,两个人走近了一些。
江时对着她说:“这位是李教授。”
像教小孩叫人的大人一样。
时眠从善如流:“李教授好。”
“你好,”李教授慈祥地笑了笑,接着又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小姑娘挺有趣。”
时眠一脸懵,她怎么就有趣了?
殊不知,刚刚两人站在那里,时眠嘴里一边嘀咕一边踢门,然后听见江时叫她后瞬间变脸,这一系列操作两人全看光了。
两个人都像看小孩一样,确实可爱又有趣。
两个人率先进了门,时眠跟在后面,正准备踏进门的时候,瞄到了旁边门框上被自己踢出的几个脚印,还挺显眼的,从包里拿出纸巾,蹲下身擦了干净。
起身抬头,恰好看见江时回头看向她。
时眠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拖沓着脚步,站在了江时的办公桌前面。
江时去倒了杯水,过来递给她,她受宠若惊,用拳头抵着唇咳嗽了两声,压着声线道:“谢谢教授,咳咳,不好意思,昨天淋雨了有点感冒。”
她的身高刚刚到江时胸口,站在他的面前,她不抬头也看不到江时的表情。
江时淡淡“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江时坐下后,时眠把笔记和检讨书都给他。
江时面上没什么表情,随意瞄了一眼笔记就放下了,点了点头。
时眠如释重负。
接着他开始打开检讨,这下倒是开始认真起来,看得极慢。
时眠:“?????”
检讨不就是走个形式吗,你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这下她开始慌起来,脑子里拼命回想自己昨天都抄了些啥,按理说,除了小学生文笔应该没啥的。
她定了定神,注意到江时的表情逐渐玩味起来。
这个时候我并不想看见教授您如此生动的表情。
“咳咳……咳咳”她故意又咳嗽了几声,一副病入膏肓的模样。
江时没抬头,人往椅背上靠,漫不经心地开口。
“对不起老师,我不该在上课时玩手机,我不该在课上看黄片,并且被老师抓到。”
“我错了老师,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真的不敢了,来源:xx作文网。”

都听你的呀免费阅读

她要裂开了!!
那位李教授明明在旁边批作业批得起劲儿,这个时候竟然还笑出声来了!
您好好改作业别看我笑话成吗?
她该对江时说什么好?
——哈哈哈教授你想不到吧,其实我上课睡觉是因为片看多了虚了?
——后面那个来源是我写着好玩的,想不到吧哈哈,逗你玩!哈哈哈傻逼!
她能这么说吗,那当然不能的。
在她沉思的这段时间里。
江时一篇检讨看完之后,又将页数翻了回去,像在回味一样。
回味这份看起来平平无奇的检讨书是多么的有水平多么的有亮点吗?
时眠一时冲动,手比脑子快一步,伸手抓住了检讨书的一角。
江时:“……”
时眠扯动了一下,接着就感觉到江时也用了几分力。
两个人分别抓着一角,时眠这个时候脑子清醒了几分。
违背教授的意愿是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江时嘴角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是并不怎么友善的笑。
时眠立马缩回手将手背到身后,一脸无辜的样子。
见江时目光还在她身上,她又声嘶力竭地咳嗽了几声,像是马上就要没了。
事实上她觉得自己确实也快没了。
果然,江时敛了笑意,收回视线,声线清清冷冷:“别装了,小孩都装得比你像。”
“!”
她眼睛瞪大了几分,恨不得原地去世!
什么叫小孩都装得比她像?瞧不起谁?
再说你凭什么说我装,您火眼鸡精吗?
她咄咄逼人,“我装什么了?”
“我们看你在门口本蹦蹦跳跳半天,怎么?一看见我们就病了?”
“……”时眠脊背一僵,态度转变非常流畅,“对不起我错了。”
认错态度十分良好。
江时哑了片刻,似乎是没想到时眠这么能屈能伸。
李教授又在那边哈哈哈,站了起来,还一边朝着江时说:“你学生真可爱哈哈哈,别为难她了。”
江时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是认可李教授说的时眠可爱,还是认可不为难她。
他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人,对学生更是,在他的眼里,严师出高徒这句话永远是对的。
于是,他的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不要想在我面前搞小动作。”
时眠忍气吞声地“嗯”了一声。
她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较真儿的老师!!
真的是荣幸呢,见到江时,让她的人生没有遗憾。
江时给她讲道理,“不要试图在老师面前撒谎,他们往往心里什么都知道,只是心里没说而已。”
时眠极其敷衍:“嗯嗯……啊啊哦哦……好的ok……”
“周桥!”
“都听您的!”
时眠一脸悔恨,眼睛里充满着“哦我的天哪我怎么能做这么过分的事情,我真的是太坏了偶买噶!我一定要改过自新,我要下半生做尽好事为这两天干的坏事赎罪。”
其实内心都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她为什么要怕江时,追根究底就是怕老师,特别是这种严厉的老师罢了
直挺挺地站着被训了半天,江时像是终于被她真挚的眼神所打动,挥手让她走。
时眠走之前还做作地来了一段谢幕词:“外面的雨是我落下的泪,希望老师相信我,不要扣我平时分。”
先不说外面没有雨,就说这句话,就非常油腻。
她就是故意的,故意恶心他,对不起周桥,对不起,我披着你的名字干了坏事。
江时面色未改,只点了点头。
时眠维持着一脸沉痛转身缓缓往门口走,出门之后,灵魂终于得到了解放。
整个人开始放飞,像终于走出了牢笼。
立马就手舞足蹈,还跳了两下,跺了几下脚,露出得逞的笑意,非常嚣张。
无意一转头看向门里面,江时端着个杯子,站在门口的饮水机处,微微偏着头,看好戏一样,面色却没有波澜。
看见她转头看向他,他将杯子放在饮水机上,抬起手,动作极为缓慢地鼓了鼓掌。
拖沓的掌声响起,她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中。
***?
这叫什么?老天为什么要对她开这样的玩笑?她做错了什么?
她整个人羞耻到极点,拔腿就跑,一口气下了楼才停下大喘气。
她好尴尬啊!浑身都不自在,现在的感觉是,不想再看见江时了。
这人仿佛是生来克她的一样。
第二天是周六,时眠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躺在床上,想着晚上再去舞室练一下舞,免得玩几天又忘了。
再过几天就要到她发视频的时间了,周桥估计现在也没时间给她剪视频。
周桥还在海城玩,天天在朋友圈发合照,发景色和美食照片,秀得一批。
最新一条动态是昨天晚上在剧院看的舞蹈演出的照片。
时眠看了一眼,觉得有点眼熟,放大看了一下,这不是许婉仪许老师吗?
许婉仪是个在圈子里比较有名的舞蹈家,偶尔去英城舞蹈学院去教学生跳舞。
时眠还挺喜欢她的,但是许婉仪并不带她,两个人仅仅有过几面之缘,其中有一次是自己主动去找她要签名,许婉仪很温柔地给她签了名,她真的很喜欢许婉仪给她的感觉,像妈妈一样。
她给周桥点了个赞,在底下评论了一句:【流下了两行酸酸的柠檬汁。】
又换到两人聊天页面:【我的视频你啥时候能剪好?】
玩了一会儿手机,那边半天没回,正打算放下手机起床,她的助理小简给她发了微信。
小简:【眠眠,最近英城有个漫展想邀请你当嘉宾你去吗?】
时眠立马就精神了,小简是她公司分给她的助理,管理她的商务微信,有活动或者广告的话首先是通过小简筛选,真实可信并且合适的小简会通知她让她自己决定。
当嘉宾意味着有钱,意味着或许可以见到一些许久没见的朋友,当然得去啊。
她立马就给小简回了消息。
起床后正打算给自己弄点饭吃,结果一拉开冰柜,好像除了水果和酸奶之外也没什么了,连仅有的几片全麦吐司也过期了。
她认命地吐出了一口气,随便找了件oversize的白衬衣穿上,下身穿了个黑色的直筒裤,额前的碎发微微翘着,她用夹板夹了下去,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儿了就出了门。
离她租住的房子一公里的地方有家沃尔玛。
马上到沃尔玛的时候,周桥回了她的消息。
周桥:【晚上给你剪。】
还没等时眠回,周桥又问:【你和江教授情况咋样?】
时眠一怔,周桥这语气怎么像媒婆给单身男女牵线,两人吃完饭回到家之后她问的话?
她一边回消息一边龟速往超市那边挪,她这种人,爱惜生命的方式不是走路不看手机,而是看手机的时候注意看一下路。
学校附近的人其实不算多,双休的时候学生不是在补觉就是乘车去了市区玩。
她把自己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和周桥说了。
周桥:【牛逼。】
周桥:【毁老子形象。】
时眠当做没看见周桥的话,而是说:【改天你要不和江时承认一下?】
周桥飞快敲字:【暂时不了!我怂!能不能别这样!】
周桥正在海城的某座山上烧烤,一边撒着孜然,一边想到什么,天马行空地开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拿下江时】
她越想越觉得正确:【要不你追他试试?把他驯服!然后我的平时分就靠你给她吹枕边风了!】
时眠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义正言辞地拒绝:【不可能!虽然人家是挺帅的吧。】
周桥说着好玩,继续开着时眠的玩笑:【帅就完事儿了,搞他!追到手之后□□他!让他跪键盘!】
时眠简直要被周桥的脑补惊呆了,她啪啪啪地打字:【别想了,人家是站在神坛上的好吗,颜值高智商高,再说人家又冷又古板,我要是跟他在一起了我不得完蛋,管这管那的。[/微笑]】周桥沉浸在自己的脑补之中:【你不觉得那么清冷的人宠妻媳妇儿来的那种反差很带感吗?[/害羞]】
时眠:“……”
周桥疯了吧,想到哪儿去了,她如果跟周桥说她觉得江时就像她长辈一样,周桥是什么反应?
和周桥两个人聊了一路,沃尔玛终于到了,她乘电梯上了楼,一边和周桥开始了熊猫头表情包大作战。
这时突然上面弹出了一条江时的信息。
时眠:“……”
卧槽!!江时找她干啥?她又干什么坏事了?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她点开,闭了一下眼睛,接下里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她猛睁开眼——
江时:【走路不要玩手机。】
她一怔,抬起头。
只看见,前方沃尔玛门口,江时似乎也是要去超市,一身白衬衫,身材修长,脊背挺直,微微侧身望向她的方向,侧脸线条优美,像被上天精雕细琢过一样,唇线抿直,眼神淡漠,带着淡淡的冷。像是无意中抓到学生早恋的教导主任。
时眠条件反射地站直,将手机收起来背到身后。
她好像不会再快乐了。
从前的甄眠已经死了,她现在是钮钴禄·甄眠。

小编点评

转眼间都听你的呀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