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听你的呀(时眠江时)

都听你的呀(时眠江时)

导读:甜宠文主角是时眠江时的小说都听你的呀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清叶所著作。时眠刚刚路过的时候看见江时的身影。立马就转了个弯满怀热情的给江时打了个招呼。江时在她停在他面前后,训斥道:“骑车的时候看路。”语气中带着隐隐的不赞同。

小说介绍

甜宠文主角是时眠江时的小说都听你的呀全文免费阅读为你精彩呈现,作者清叶所著作。时眠刚刚路过的时候看见江时的身影。立马就转了个弯满怀热情的给江时打了个招呼。江时在她停在他面前后,训斥道:“骑车的时候看路。”语气中带着隐隐的不赞同。

时眠江时小说简介

英城大学江教授面目清隽,身材修长,奈何对学生严厉冷漠,毫不留情,在他手下挂科的人数不胜数,被尊称为英大雪莲花。因为好友去邻市参加活动,时眠顶着两个硕大无比的黑眼圈去帮好友签到。

都听你的呀完结版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时眠直挺挺地站着,表面平静,实则内心慌得一批。
她装作眼睛不好的样子,装模作样地眯着眼睛看黑板上那一堆在她眼里仿若天书的公式。
江时:“看完了吗?”
周桥及时地把草稿本推到她桌子上,时眠迅速接过:“好了。”
江时在台上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底下两人的小动作。
他果然不会对学生心软。
和那些遇到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师不一样,他沉下嗓音,“旁边的同学不要提醒。”
周桥:“……”
日。
她非常干脆的又把时眠手上的草稿劈手夺了过来,顺带低头翻书拿笔一条龙。
时眠欲哭无泪,这她瞎编都编不出来。
“这题……”她沉思了一会儿,硬着头皮撒谎,“这题我……我掌握得不太熟。”
江时不打算放过她,“那你讲一下大概思路。”
“这个总该清楚吧,我上节课讲过。”
上节课三个字他加重了语气。
周桥也紧张得要死,心里甚至开始怀疑江时是不是知道点什么,随后又将这些怀疑甩开。
按江时的性子,要是知道了绝对不会忍着这么久不说,早就公***刑了。
班上的同学大气都不敢喘,心里却都在偷偷看好戏。
都清楚江教授的性子,一看到熟悉的面孔被点起来,就知道估计是上节课她睡觉的事情,江教授来处置了。
时眠现在也清楚了,江时就是故意的。
就说周桥一直念叨着江教授严厉,怎么可能就是让她交个笔记写个检讨的程度。
她索性也不想挣扎了,破罐子破摔道:“我上节课没认真听讲,对不起老师。”
江时审视着她,低下头翻了一页书,随意道:“那你双休的时候也没想着复习吗?”
时眠:“……”
你!妈!的!
啊啊啊!!!!
江时不想跟她耗时间,免得为了一个上课不听讲的人耽误课堂进度。
他收回视线,“你这两节节课站着上。”
足足站了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下课。
她瘫坐在椅子上,周桥立马狗腿地过来给她捏肩膀:“辛苦了辛苦了。”
时眠掐住她的手臂:“不是说好签个到干坐一节课就好了吗?”
“我哪知道啊,”周桥不自觉地翻了个白眼,在时眠脸色变化之前又自信地拍胸脯道,“相信我,这次只是他对你的惩罚,这种事情以后不会有了。”
“我室友们因为这个事情都要笑死我了,都说看我什么时候被发现。”
“现在只有你能救我了。”
时眠:“哦。”
周桥把她拉起来,“走,咱俩出去,人都要***了。”
两个人出了教室,又有学生蜂拥过来这个教室抢座位。
她俩让开,时眠靠在她的身上,有气无力地说:“你扶我回去。”
“不行,我下午还有课,我要占座。”周桥无情拒绝。
时眠正打算说话,手机铃声响了。
她站直身体,朝周桥挥了挥手:“你快去上课。”
周桥二话不说将书包背好,拐了个弯就消失了。
她在附近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了电话。
小简兴奋的声音传来:“***,漫展时间定好了哦。”
旁边有个洗手间,她走***,将手机放在洗手台上,按了免提。
“什么时候啊?”
水龙头的水哗哗地冲洗着手,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小简正经起来,“十月底,挺快的了,你要开始着手准备了,官微已经发博官宣了。”
她嗯了一声,又跟小简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打***准备那张纸出来擦手。
就看见黑色的相机静静躺在包里。
时眠:“……”
她要是说她不是故意不拍的她们会信吗?
再说本来也不是挺想帮这个忙的,正好站了两节课,也拍不了。
今天万里无云,就算已经到了下午时分太阳依旧刺眼,气温燥热,空气寂静,偶有车辆路过和低声交谈的声音。
学校大礼堂就在南门门口,她回家正好路过,也不用绕一大个弯。
大礼堂门口摆着各式各样的社团的摊位,摄影社在很显眼的一个位置,还有一个花里胡哨的展板放在旁边,她一下就注意到了。
本来还又热又无聊的两个男生一看见一个挺漂亮的姑娘走近,立马打起精神。
其中一个寸头男热情得朝她喊:“只要关注我们摄影社公众号,就可以签到领学分啦!”
时眠站到摆点的桌子前面,“不用了。”
她从包里拿出相机放到桌子上面,“这个相机是你们的吧。”
另外一个圆脸男看了一下:“这个是我们社长的相机哈哈哈,谢谢你帮我们拍照。”
时眠抬眼看向圆脸男,歉意地笑:“不好意思啊,我拍不了,江老师不允许。”
把相机交给他们后,她转身就走。
无意瞄到旁边的展板。
她刚抬起的脚步停下,展板上面都是摄影作品。
她的目光被最中间的几张吸引——
青山,绿水,蓝天,屋檐……
明明是很普通的景色,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经久不息的震撼,明暗有度的调色。
仿佛***了细雨滴答的江南水乡,气候湿润,沁人心脾。
她好奇地问了一句:“这是谁拍的啊。”
圆脸男立马又站了起来:“社长拍的。”
时眠还挺喜欢这个拍摄风格的,底下放着约拍微信的二维码。
她顺手打开微信扫码发送了好友验证。
接下来几天,时眠除了瘫在家里就是出去跳舞。
期间有几次她都找了许婉仪一起,许婉仪很好说话,脾气也好,在时眠学这个舞的时候,许婉仪手把手地教她该怎样更有力量感,时眠经过她的教学,动作确实标准了很多。
这天晚上两个人练完舞一起回去的时候,两个人找了个话题聊着,许婉仪忽然邀请她:“明天有空的话来我家吃午饭吧。”
时眠受宠若惊,心里其实很想答应,但还是不好意思直接答应,她斟酌着说:“那太麻烦您了吧。”
许婉仪和蔼地摸了摸她的头:“不麻烦,阿姨很喜欢你,有空可以常来找我玩。”
时眠不再拒绝,立马点头答应,接着嘴甜地回了一句:“我也喜欢您。”
许婉仪想到什么,突然说:“我儿子明天也在,你要是不习惯我就赶他走。”
“啊?”时眠一怔,稍后反应过来,怎么能让许老师赶他儿子走呢,她立马摆手,“没事的,不会不习惯的。”
“我儿子有点冷,你到时候别怕他,他对谁都那样。”许婉仪想了想还是跟时眠说好,怕小姑娘心思***,到时候觉得江时对她有意见。
到家的时候,才想到明天好像是周五,又要起早床。
她打开手机,周桥果然又给她发消息了——
【上课滴滴,别忘了,明天早上早点来!我给你占位!!】
时眠:【知道了!】
第二天赶去上江时的课的时候,倒是平静。
江时也没特意找她的茬,周围的人眉头紧皱地听天书,她安安静静地当花瓶坐了一整节课。
为了防止无聊,特意带上了蓝牙耳机,一直放着歌听,脑海里就是想着舞蹈动作。
课间休息五分钟的时候,教室里紧绷的气氛松懈了一些。
时眠摘下耳机,和周桥嘚瑟:“我中午要去许老师家吃饭了!”
周桥不是很关注她们这个圈子,所以对许婉仪也不是很感冒。
时眠能和偶像一起吃饭才是最让她嫉妒的。
她木着脸,朝时眠竖了一个中指:“你别逼我扇你,你这样会遭天谴的我跟你说。”
时眠笑得狡黠:“嫉妒的女人真可怕,我告诉你,不可能——”
最后一个音还没发完,台上的江时突然cue她——
“周桥下课跟我去一趟办公室。”
???
时眠:“卧槽!”
周桥目瞪口呆:“卧槽!这还真他-妈天降正义了!江老师牛逼!”

都听你的呀全文在线阅读章节试读

江时也没抬头,手臂撑在讲台上,低头在看着什么。
那句话一出,底下就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前桌还有两个男生在那里悄悄讨论。
“这个女生也太惨了吧,被点好多次了。”
“还好我上课睡觉脸都能朝着黑板的,一般人看不出来哈哈哈。”
????
打个瞌睡而已怎么还这么多门道的?
周桥听到前方的谈话,非常不给时眠面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时眠一脸生无可恋地趴在桌子上,眼睛瞟向前面的江时。
周桥还在旁边幸灾乐祸:“噗哈哈!”
“我要是完蛋你也得完蛋。”时眠幽幽道。
周桥立马变脸,安慰她:“他找你应该是抽查你一些问题,如果你不会的话他会给你讲的。”
“以前有过先例,你不用怕的,江教授就是严格了点,但是对学生还是很负责的。”她顿了一下,继续补充。
“抽查我怎么办?我题目都看不懂。”时眠愁眉苦脸,然后特别真诚地说,“我觉得你还是去认了吧,这样不行,我肯定瞒不住他的。”
周桥脸色立马就垮了下来,刚张嘴,上课铃声又响起了。
她飞快说:“等他真的发现了你再承认!你可千万别不打自招!!我真的害怕被记旷课!还有我的平时分!”
话音刚落,铃声正好响完。
教室里同学们的低声细语瞬间消失,江时继续开始讲课。
时眠也没兴趣听歌了,就在底下用眼神攻击江时。
江时负责任确实很好,但是能不要管这么严吗?稍微放松一点点不好吗?
她以前要是碰上这种老师得疯掉。
恍惚地度过一节课,下课铃响之后,同学们陆陆续续收拾东西离开。
周桥瞄了一眼前面还在不紧不慢地收拾东西的江时。
江时这个放慢的速度明显就是在等时眠。
周桥看着已经麻木的时眠,凑近说:“江老师在等你。”
想了想,又咬牙道:“你别怕,实在是瞒不住了就认,我不怕!”
时眠朝她伸手。
“你把你的物理书和笔记给我。”
周桥又把刚收好的东递给她,她也很紧张,感觉马上自己就要接受江老师的制裁了。
怕增加时眠的压力,她还是安慰她,“绝对没事的,你可不要紧张啊。”
时眠绷了半天,看周桥这个时候像转了性一样,忍不住笑了出来:“真难得看见你这副怂样哈哈哈,不就一江时吗,你还怕我拿不下他吗?”
周桥被她这么一说,也松了一口气,一巴掌拍向她的大腿,又气又笑,“你***!我走了!”
时眠将书收进自己的包里,教室里只有寥寥无几几个人了。
她抬头,江时还没走,右手肘撑在讲台边缘,倚靠在讲台上静静地看着她。
动作随意,却有一股散漫却从容的味道。
江时的眼里就差明明白白写着“你好了没”了。
她正要起身,发现有个学生已经拿着纸笔小跑着去讲台上了。
江时收回了视线,接过学生的草稿,认真看了一眼开始讲题。
教室空旷,江时清冷的声音,低沉缓慢地在她耳边回旋。
声音似清泉浸润过喉咙,清凉又舒适。
时眠撑着下巴,看着江时细心地给学生讲题。
严谨冷感,格外勾人。
时眠觉得自己要被美色所惑了。
江时完全就是长在她的审美点上。
她此时决定暂时抛弃对江时的成见,沉迷在江时的颜值里。
真·三观跟着五官跑。
解答完学生的问题,江时将笔帽盖了回去。
他抬首看向坐在角落的时眠。
只见时眠还坐在原位,撑着下巴,傻呵呵地盯着他看。
他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浮现时眠之前傻里傻气的举动,心情放松了些,他几不可见地笑了一下。
有点可爱。
他压下嘴角的笑意,叫回时眠的思绪:“周桥。”
时眠猛一激灵,立马捞起包站了起来跑到他面前。
“不好意思,久等了。”江时说。
时眠被江时的突然道歉吓了一跳,心虚得不行,明明是她在那里磨蹭。
时眠摸了一下后颈,“应该是我不好意思。”
江时没再接下去,“走吧。”
时眠亦步亦趋地跟在她后面,心里思索着,要不要去讨好他,这样江时看在这份上总不会太为难她了吧。
这么一想还是有几分道理。
看他胳膊上搭着的书,非常狗腿的上前:“老师我跟您拿。”
说罢就伸手就拿他的物理教案。
江时反应不及,被她接了过去。
江时礼貌道:“不用。”
伸出手就要拿回来。
时眠笑盈盈侧身躲过,不让江时得手:“要得要得。”
于是本来伸向时眠怀中书本的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时眠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热度,整个人就懵了。
江江江时拉她手臂了?
江时立马收回手,“抱歉。”
速度快到像生怕和她接触一样。
垂下的手虚虚握了一下。
时眠觉得她和江时的相处很尬,主要也不是江时尬,尴尬地永远是她。
其实本来也没多大的事情,但是时眠就是感觉脸上有些发烫。
清晨的风裹挟着淡淡的凉意,缓解了她的燥热。
“没事没事。”她把怀里的书紧了紧。
江时没再要把书拿回来,只说,“那麻烦你了。”
时眠如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这几节课知识点掌握得怎么样了?”江时主动问起她的学习。
时眠卡壳,“就、就还行吧。”
江时不动声色地放慢脚步让时眠能轻松跟上,听到这话,他继续问:“上次问你的那道题懂了吗?”
“……”时眠心里七上八下的,斟酌着用词,“不太懂。”
江时忽然停下脚步,时眠跟着停下脚步。
有点紧张,她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
“其实……”江时转过身低头看向时眠的头顶的发旋,他略微缓和了语气,“不懂的题可以来问我,但是上课不要打瞌睡。”
时眠看着自己的脚尖,点头应了声好。
江时声音又稍稍严厉了一些,“以后再发现你上课打瞌睡、吃东西、走神……”
他语速极缓地细数着时眠上课时的恶行,像在故意折磨她,她心惊肉跳,突然觉得自己犯的错还挺多。
“就要扣平时分了。”他接着说完。
在平时分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摆明了警告恐吓她,让她不要再耍小聪明在上课的时候搞小动作了。
时眠现在真的是听见平时分这三个字就害怕,她也是上过大学的人,当然知道平时分很重要,可能就因为缺少这几分,你的这门课挂科了。
“您不要扣我平时分,”她右手压着教案的书页,用指甲慢慢地划着,“我以后上课保证认真听讲。”
-
时眠跟着他来了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
办公室的空间很大,窗台上放着几盆绿植,柔和的光线从窗户倾泻进来。
太阳已经渐渐升起,地面上有错落的影子。
江时从旁边拖过一把椅子,“你坐。”
时眠也没有扭捏,免得江时又要说很长时间。
她偷偷打量着周围的陈设,上次来的时候没仔细看,发现每个人的桌子基本上都比较整洁,但无疑江时的是最整洁的。
在她眼里,物理老师都是不爱收拾的。
看来办公室的这一堆老师都还挺特别的。
正在她打量的时候,江时递过来一杯水。
时眠看着眼前端着透明水杯的白皙手指,心旌有些摇曳,“谢谢。”
她确实挺渴,也不在乎江时在场了。
直接一口干完,江时斜睨着她,礼貌询问:“要不要再来一杯?”
时眠把杯子递回去,诚恳道:“谢谢。”
“……”江时顿了一下,随后转身去倒水,“不用客气。”
第二杯水喝完,她擦了擦嘴角,又低头看了一下湿了一小块的领口。
她突然听到一声轻轻的哼笑,她一愣,抬眼看向江时,他面上并无别的表情。
可能是听错了吧。
江时坐回自己的位置,伸手,“把书拿来。”
时眠心里默默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以防万一找周桥要了书。
她翻***把物理书拿了出来,毕恭毕敬地双手递给他。
江时翻了几页,平静道,“我带你们一个多月,你是我整顿纪律后第一个以身试法的。”
语气无波无澜,仿佛在说着今天天气不错。
时眠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让她无法招架。
“……”
江时又开始教训她了是吗?
随后他话锋一转,开始夸赞她:“上次看你笔记做得不错,这次看你书上勾画的重点也很正确,而且批注也很好。”
“?”
打个巴掌给个甜枣?
江时:“笔记做得挺认真,所以我上次点你回答那么简单的题目你为什么不会?”
时眠像背书一样,语调平平:“因为我蠢,我只会做笔记,但是脑子不行,做不到题。”
江时哑口片刻,确实没想到时眠这么直接。
他叹了口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有什么不会的?”
时眠其实有股冲动,将物理书扔到他的面前,朝他说:“老师,我一本书,除了名字什么都不会写。”
但是面对着江时那副冷淡又认真的面容,她试探着说:“老师您给我讲讲上次点我回答的那道题?”
江时没说什么,揉了揉眉心,把书丢给她:“你把那道题找出来。”

小编推荐

都听你的呀 完结章节全文免费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