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今天黑化了吗(锦悦蔺沉渊)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锦悦蔺沉渊)

导读:师父今天黑化了吗锦悦蔺沉渊小说哪里可以看呢?《师父今天黑化了吗》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云烟小筑。别问她为什么还是上来了,问就是蔺沉渊都朝她伸出手了,她怕自己再拒绝的话他伸出的就会是凌息剑。不过蔺沉渊带她上云烟小筑不是要她同住,而是师兄们住着的居所外有二师兄布下的机关和阵法,他不知道破解的法子又不好强行摧毁,便先带她到云烟小筑坐坐,等大师兄忙完回来后再送她下去。

小说介绍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锦悦蔺沉渊小说哪里可以看呢?《师父今天黑化了吗》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云烟小筑。别问她为什么还是上来了,问就是蔺沉渊都朝她伸出手了,她怕自己再拒绝的话他伸出的就会是凌息剑。不过蔺沉渊带她上云烟小筑不是要她同住,而是师兄们住着的居所外有二师兄布下的机关和阵法,他不知道破解的法子又不好强行摧毁,便先带她到云烟小筑坐坐,等大师兄忙完回来后再送她下去。

锦悦蔺沉渊小说简介

第四章
*
云烟小筑。
别问她为什么还是上来了,问就是蔺沉渊都朝她伸出手了,她怕自己再拒绝的话他伸出的就会是凌息剑。
不过蔺沉渊带她上云烟小筑不是要她同住,而是师兄们住着的居所外有二师兄布下的机关和阵法,他不知道破解的法子又不好强行摧毁,便先带她到云烟小筑坐坐,等大师兄忙完回来后再送她下去。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锦悦蔺沉渊全文阅读

小筑***有一层朦胧的禁制设着,人在外头看不清里面的情况,随蔺沉渊入内后,锦悦发现禁制内是晚上,浩瀚星辰挂在头顶上方,下方所有建筑景物则被皑皑白雪覆盖着。
锦悦匆匆扫了眼云烟小筑的环境,心道不愧是清冷人设的男主,住的地方一看就很清新脱俗高冷独特。
两人落了下去,脚踩在地上后,蔺沉渊收起长剑往里走。
阵阵寒意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冷得锦悦不由抬手环住自个儿的身子,脚下加快步伐跟上蔺沉渊,想着到里面后能暖和点,可进入前殿后她傻眼了。
偌大的前殿空荡荡,除了几张矮桌和垫子外没有别的家具摆设,连照明用的蜡烛都只点了几根,地面被不知是寒气还是雾气的白色气体笼罩着,置身其中感觉不到半点暖意,反而觉得比外头还要阴冷几分。
锦悦瑟瑟发抖地安慰自己前殿空旷凄冷没事,后院主人居住的寝房一定不会这么寒酸冰冷。
带着美好的想象,她跟着蔺沉渊从前殿拐入后院,率先跃入眼帘的是一棵***的树,全身被厚厚的寒冰冻住了,枝桠上挂着许多冰凌,在月光下泛着幽幽寒光。看着怪吓人的,刮风时说不定会掉下来,谁要是刚好在下面就惨了。
她正腹诽着,突地,走在前面的蔺沉渊停了下来,她走神没留意,一头撞了上去。
“咚”的一声,真有闷响发出。
锦悦揉着自己撞疼的额头,庆幸撞上去的不是鼻子,不然没准会流鼻血。
她看向背对着自己的蔺沉渊,寻思着他后背是铜墙铁壁么,也太***,但只敢在心里嫌弃,表面上没有流露出来,故作不解地问道:“师父,你怎么停下来了?”
对,就是这样先发制人,只要她脸皮够厚,语气够无辜,撞到他之事就不是她的错,是他突然停下才会撞上,绝不是因为她走神没看路才撞上。
还好,蔺沉渊没有责怪她的意思,他回过身来,神情淡淡地看着她,“前面是我的居所了。”
居所是指睡觉的地方吧?他现在是在介绍周围的环境吗?
锦悦揉着额头,眼睛眨巴几下,回到:“好的师父,我记住了。”
“……”蔺沉渊登时有些无言,不知是他刚收的小徒弟有些傻,还是妖族不讲究男女有别这件事,他不直说的话,她看起来听不懂他的言外之意,便道:“男女有别,你去别处玩吧,不能与我在居所内独处。”言罢转身便走。
锦悦扭头看一眼银装素裹冰天雪地的四周,去别处玩,堆雪人么?怕是雪人还没堆完,她就先冻死在外面了,就算她耐寒,可这云烟小筑也太冷了,寒意仿佛透过血肉沁入到骨头里,冻得她手脚都开始僵硬起来。
她什么都不想玩,也哪都不想去,就想找个暖和的地方待着。
鼻涕都冻出来了,她吸了吸鼻子,几步追上蔺沉渊拉住他袖子一角,讨好地笑笑:“师父,我是您徒弟,人族有句话叫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那师父以后就是我爹了,我是师父的女儿,女儿进爹爹的居所没什么不妥的。”
她可真机智,此时认蔺沉渊为爹,不但能将师徒恋的萌芽掐灭摁死,还能给他灌输两人是父女决不可胡来的观念,那原书里她被虐身虐心的剧情就肯定不会发生了~
突然喜当爹的蔺沉渊:“……”
他再次停下脚步,转过身去,幽幽道:“***事师,敬同于父,习其道也,学其言语。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其意是指学子对待老师要向对待父亲一样敬重,而非是你拜我为师便是我女儿了。师父是传授你学业的老师,不是生你养你的亲爹,莫要胡言乱语。”说着顿一顿,语调严厉几分又道:“怎么,我看起来很老吗,你竟会觉得我像你爹?”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免费阅读

蔺沉渊的语调一严厉,卖弄小聪明的锦悦瞬间怂了,低着头弱弱道:“***错了,***只是不希望师父拿***当外人,所以才乱用比喻……”
实力悬殊,为了不惹恼蔺沉渊,她还是先苟着吧,待日后变强或是找到靠山了,再和他闹掰。
“师父一点都不老,是***为了套近乎想和师父拉近关系才说出那样的话来,我真的知道错了,师父你别生气……”
蔺沉渊:“……”
低头认错的小徒弟没发现,她的尾巴露出来了,长长一条蓬松雪白,毛茸茸的,在她身后摇来摇去,像是小狗在摇尾巴讨好主人。
他的手颤抖了一下,熟悉的渴求和奇痒在体内出现,张牙舞爪狰狞丑陋地叫嚣着要触碰眼前的少女。
蔺沉渊屏住呼吸勒令自己冷静,藏在宽大袖子中的手紧紧攥住,他脚下往后退了一步,然下一瞬便被剧烈的疼痛定在原地。周遭的风雪在刹那间变强,寒风吹刮到脸上如刀子一般,巨树上的冰棱相互碰撞发出清脆如铃铛般的声响。
“师父,好大的风啊!”
锦悦被风吹得差点摔倒,便本能地伸手抱住了面前的蔺沉渊,把脑袋埋在他怀里,以此躲避寒风的侵袭。
衣摆被寒风吹得猎猎作响,体内一波又一波的不适令蔺沉渊几乎走火入魔,就在这时,锦悦抱了过来,娇小的身子靠在他怀中,与他几乎没有缝隙地相贴。
肆虐的风雪瞬间凝固,晶莹的雪花在半空中停住。
蔺沉渊终于能重新呼吸,在他吸入第一口空气时,悬浮在半空中的风雪消失了。
觉察到风雪消失的锦悦抬起头来,黑亮水润的眼珠子转动几下,“雪停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突然刮那么大风,天上的雪也变大许多。
突然,她发现自己正抱着蔺沉渊的腰,他身上好暖,抱着像个大暖炉,和他清冷的性子一点都不像……不不不不对!这可是将来会毁天灭地的大反派,她怎么敢抱他还心生绮念!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未来的大反派脸色阴沉沉,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
“师父我错了!”
这种时候当然是认错保命。
锦悦忙往后退开,再“扑通”一下跪到地上:“***不该对师父无礼,***知错了,师父你千万别生气……”
她发誓,真不是故意去抱他的,是刚才的风太大,周围能让她稳住身形的只有他,所以才……
惨了惨了,男女之间肢体接触是大忌,最容易生出暧昧的情愫来,她这会子主动投怀送抱,他该不会觉得她对他有什么想法吧?还是很反感她的行为,要一剑杀了她?

小编推荐理由

师父今天黑化了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情节紧凑,人物性格饱满,文笔清新,值得收藏拜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