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的驸马疯了(魏华儿齐献枝)

本宫的驸马疯了(魏华儿齐献枝)

导读:主角是魏华儿齐献枝的小说叫做《本宫的驸马疯了》,魏华儿齐献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颜辞镜与我说过了。”翊安不是傻子,听他主动提,凤眼一扫道:“你还是觉得,跟氿仙阁脱不了关系?”齐棪摇头,默声将她带到书案前,把他方才细看的一叠纸拿出来,“棠婳十多岁时家境中落,是个识字的姑娘,平日里最喜誊抄诗词歌赋。那张岸鹤讨她所好,两人书信往来颇多。”

小说介绍

主角是魏华儿齐献枝的小说叫做《本宫的驸马疯了》,魏华儿齐献枝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颜辞镜与我说过了。”翊安不是傻子,听他主动提,凤眼一扫道:“你还是觉得,跟氿仙阁脱不了关系?”齐棪摇头,默声将她带到书案前,把他方才细看的一叠纸拿出来,“棠婳十多岁时家境中落,是个识字的姑娘,平日里最喜誊抄诗词歌赋。那张岸鹤讨她所好,两人书信往来颇多。”

魏华儿齐献枝小说简介

闲话说完,齐棪忽道:“棠婳的事,殿下已经知道了?”
“颜辞镜与我说过了。”翊安不是傻子,听他主动提,凤眼一扫道:“你还是觉得,跟氿仙阁脱不了关系?”
齐棪摇头,默声将她带到书案前,把他方才细看的一叠纸拿出来,“棠婳十多岁时家境中落,是个识字的姑娘,平日里最喜誊抄诗词歌赋。那张岸鹤讨她所好,两人书信往来颇多。”
看得出来棠婳对这些诗词极为上心,所用纸笺皆是上品,翊安夸道:“她的字很不错。”
秀丽而不失风骨,比一些自称大家闺秀的人写的都好。

本宫的驸马疯了魏华儿齐献枝全文阅读

“她房中有书案,长期习字,闲来除了练歌舞,便是拿笔。”
说到这里,齐棪颇为欣赏地对翊安说:“氿仙阁的人很聪明,棠婳死后,房间里一切陈设都没有乱动过。这些书信收纳在木盒中,诗词还摆在书架上。”
翊安耐着性子细细看了一遍,算是笼统了解到前因后果。
那张岸鹤对棠婳一见钟情,从一帮纨绔之中脱颖而出,得了美人芳心。但他有人命官司在身,不能随意出门,两人只好时常通信。
写的都是些风花雪月的情话,棠婳有时会说自己这些时日练了什么歌舞,听了哪些趣事,而那张岸鹤便只写思念之情。
不难想象,他是在被人保护着,亦或是监视着,很多事情不能随意说与人知。
最后一封信里,张岸鹤跟棠婳约好时间,并说三日内若自己没去赴约,一切就当没发生过。
看来他也知道,刺杀齐棪无论有没有得手,他都未必能全然脱身。
从棠婳誊抄的诗词里得知,她最喜欢前朝诗人百里琛的诗,抄了近百来首。
翊安分析道:“至于词,她没有特别喜欢的词人,倒是对‘阮郎归’情有独钟,这个词牌名有什么深意吗?”
“查过,没有头绪。”齐棪坐在太师椅中,“这是目前全部的线索,如若确无要紧,那棠婳便是一个简简单单的风尘女子。张岸鹤躲躲藏藏,心里压抑已久,碰巧喜欢上这个姑娘,想脱身带她远走高飞。”
翊安看着他的眼睛,了然一笑:“前提是,氿仙阁没有做手脚,这些东西不是筛选后的。”
“殿下英明。”齐棪诚挚地笑道。
*
长公主殿下破天荒地留在王府吃饭,厨房自是好酒好菜全端上来。
翊安看了眼满桌的大鱼大肉,痛心疾首:“真没想到,境宁王平日躲在府里,一顿饭奢靡至此。这要让司马甄和御史台那群老头知道,一定上书参死你。”
齐棪正色道:“我一人用,几碟菜便是多的。今日招待贵客,情有可原。”
“巧舌如簧!”翊安学着司马甄痛心疾首的口气,先把自己给逗笑了。
前几日宫里的事有了了结,原来是两个小内侍素日结下私怨,一时糊涂下药害人。
皇帝下旨将那下药的内侍腰斩,以儆效尤,又赏赐抚慰了那些被牵连的宫人。
御史台传来口信,替宫人内侍们和江山社稷来谢翊安。司马甄另附言说君子言出必行,但请她好自为之,一年内莫要无端放肆。
听听这混账话,哪像个臣子,老头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齐棪听到这结果,意味深长道:“扔个替罪羊当真敷衍人。”
翊安叹气:“意料之中。”
*
齐棪一夜浅眠,方起身便听人报:“连副指挥使到了,正等您呢。”
齐棪心知为何事,捏着眉心道:“问他吃过早膳没有,没吃直接来膳厅见我。”
连舜钦在家吃过才出的门,只好坐等齐棪吃完,满脸急躁,细看还带着不耐烦。
他查了几日,自觉浪费太多时间,语气不善地讽刺:“氿仙阁的嫌疑基本排清,只能说通缉犯跟婊……风尘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齐棪问:“所以你已然十分肯定,棠婳仅是为情而死,而张岸鹤只是胆子大才顶风花天酒地?”
“不是属下肯不肯定的事,听竹卫办事看证据,证据就是如此。”连舜钦不以为然地回,又冷厉道:“王爷放心,氿仙阁这么个下贱地方,若真敢为非作歹,管他那里多少妖男狐女,多少贵人捧,我一夜给他扫平。”
齐棪慢条斯理地擦净嘴,起身拍拍他的肩,往厅外走:“舜钦,有话好好说。”
“是。”连舜倾收敛情绪,跟上他的步子:“王爷您想,棠婳若是没死,那些信件拿出来,她再随口解释几句,这事跟氿仙阁就没关系了。可棠婳偏偏死了,她一死,任谁都想得到氿仙阁***灭口。这是引火烧身,他们蠢啊!”
齐棪笑笑:“有理。”
“所以我认为,咱们不该再浪费时间查棠婳跟氿仙阁,还是得从张岸鹤着手。”
“张岸鹤死了,如何着手?”
这话不光是问连舜倾,也在问他自己。前世查到张岸鹤后,便失去了线索,再没能查下去。这辈子虽有所不同,居然也毫无收获。
连舜钦不服气:“王爷再给我一点时间,凡事总有破绽。”
齐棪哑然,想起前世他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后来几个月没查出结果,生生砸了听竹卫的招牌。
虽说凡是有破绽,可有些破绽,即时并不能出现,你越找它藏得越隐蔽。
“我还有一事觉得纳闷。”
“何事?”齐棪在庭中将封浅浅送来的三辰花浇了一遍水,那碧蓝色的花瓣瞬间丰润起来。

本宫的驸马疯了免费阅读

连舜钦还记得魏思荣的原话,凝重道:“棠婳的尸首仵作验过,没有身孕。”
齐棪动作一停,皱眉问:“可是堕过胎?”
“也不曾。”
“那就怪了,拿这样一件事,来骗魏思荣有什么好处?”齐棪趁着浇花想了片刻,放下喷壶道:“再过两日,把魏思荣跟姜易放了。年关将近,已给足教训,日后他们那帮纨绔必会老实些。”
“是。”连舜钦正有此意,那两个纨绔一天到晚哭丧,又不能直接弄死,烦透了。
齐棪语气微微透着期待,“张岸鹤的事急不得,先放放吧。过几日我要陪长公主去宫里住些时日,年后方回。左司上下指着你,别全盯着这事。对了,右司的案子办完了吗?”
连舜钦幸灾乐祸:“还早,花指挥使那里近日门庭若市,他都快住在听竹卫里了。”
“这些人趁着岁末敛财,手脚不规矩,花燃自然要他们吐干净。”齐棪对花燃的手段极为了解。
连舜钦点点头,“王爷若没事吩咐,我就先回了,您好好在府养伤吧。”
“舜钦——”他刚走出几步,齐棪出声喊住他。
连舜钦以为他还有事没交代,忙凝神听,“您说。”
“下回见着公主,”齐棪斟酌了下,算是劝他道:“行礼后,看她眼讨个示意再走,否则她心里不舒坦。”
“……”连舜钦:“这是哪门子规矩?”
“翊安长公主的规矩。”齐棪佯装好心地说:“连我也要遵守,特给你提个醒。”
连舜钦诧异地看齐棪一眼,忍了忍,语气冷硬道:“记着了。”
说罢转身就走,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旁人或许不晓得,连舜钦清楚,王爷长公主已貌合神离了两年。
长公主爱往氿仙阁跑,必是养了那里的小白脸做面首。大祁风气开放,她又是金枝玉叶的身份,本没什么,连舜钦却见不得水性杨花的女人;
王爷更好不到哪里去,表面正人君子,对公主体贴温柔。其实另置了宅子养外室,花了不少心力在那边照拂。
那女人喜欢种花种草,王爷便让他暗中托人,帮那封姑娘在上京城传出个名气。现在不少高门的夫人***,都常订她培植的花,封浅浅三字也算小有名气。
比如王爷庭院里的三辰花,连舜钦自家夫人也买了两盆,价值不菲。
怎么今***倒看不懂王爷了。
连舜钦冷冷地想,估计又在做戏,过几日要入宫,想是打算提前找好感觉。
真是贵人之间一出荒谬的烂戏。
本以为“下次见到长公主”还早着,谁曾想,连舜钦王府的门还没出,便碰见那位规矩怪异的主了。
从前一年也见不到一回,现在每回来都遇上。果然好运半生难求,而霉运向来连连。
翊安见他冷着脸,毫不介意地扬声打招呼道:“连副指挥使。”
连舜钦上前定定站住,恭敬行了一礼,“臣见过长公主。”
说完抬起头漠然地看着翊安,眼白多于瞳色。
翊安笑容僵凝,她本是随口打个招呼,这丧星现在不走了是怎么回事?
“连大人有事吗?”她保持微笑问了一句。
连舜钦微微弯腰,头往前伸,冷言问:“您有事吗?”
那个“您”字被他加重,听着格外刺耳。
翊安茫然,想了一下:“我没事。”
“告辞!”连舜钦干净利落,半刻不多留地走开。
翊安:“……”什么情况,又一位吃错药的?
她去问齐棪,“我今天哪里不妥吗?”
齐棪上下看她一遍,看得想入非非,“经臣细看,无。”
“那连舜钦刚刚盯着我做什么?”她心有余悸,揣测抱怨道:“我定是哪里得罪过他,他忍无可忍,才变本加厉。你说这种人多讨厌啊,生气也不说个明白。”
“……”齐棪选择沉默。

小编推荐理由

本宫的驸马疯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