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三国搞点事(何瑾)

我在三国搞点事(何瑾)

导读:何瑾小说————我在三国搞点事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千里风云所著,讲述了汉末三国乱世,就不能弄炒菜、改良纸张、烧玻璃造肥皂,让人安安心心地搞点事?何瑾试了一下,结果发现……

小说介绍

何瑾小说————我在三国搞点事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千里风云所著,讲述了汉末三国乱世,就不能弄炒菜、改良纸张、烧玻璃造肥皂,让人安安心心地搞点事?何瑾试了一下,结果发现……

何瑾小说简介

京都雒阳八月,步广里坊中一座偌大的府邸。

一位十六岁的少年正倚着栏杆,静静地望着池塘。如此时节,池塘当中的荷花早已成残花败藕,不复映日别样红的风采。

然而,年轻人的目光却依旧深邃而悠远。仿佛,他望着的不是一个小小池塘,而是无垠的未来。

许久之后,似乎从那一汪池塘中看出了什么人生哲理,他自顾自地点头道:“嗯,人生的***配置,应该心满意足了。”

不错,他应该感到庆幸。因为来到这个世界,他有着几乎无以伦比的身份。

他的父亲,是这个王朝最高军政长官,大权独揽,声势如日中天。

他父亲的妹妹,也就是他的姑姑,是这个王朝至高无上的太后,后宫之主。

就连此时执掌着整个天下的那位天子,也是他父亲一手扶持上位的——这注定他父亲是实打实的从龙功臣,更是名副其实、手握实权的皇亲国戚,权倾天下。

因为这样,天下俊彦皆在他父亲幕府中效力。

就连这个时代天下间,最显赫家族的一位公子,都要在他父亲麾下悉心出谋划策,不敢惹他父亲生气。

一切看起来,人生似乎不该有什么遗憾了。

只是这当中,还有两个不太重要的小问题:一个就是他的父亲,前些时候......嗯,一不小心挂掉了。

这就有些尴尬了。

不过说句不太中听的话,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坏事。毕竟刚来这个世界没几天,突然多个爹,一时也不太容易接受。

另外一个小问题呢,就是......他的那位便宜老爹,名字叫何进,以前是在南阳杀猪的——不错,他的便宜老爸,就是汉末三国跟笑话一样的大将军何进!

“够了,还自我催眠个屁啊!”

一想到这个根本无法绕过的坎儿,何瑾当时就泪崩了:“我怎么就这么命苦,什么时代不能来,偏来了这个悲催的历史节点,还有了如此尴尬的身份!”

“何进诛杀宦官不成,反而中计身死,雒阳大乱,西北那个***魔王董卓趁乱而入。只要了解一点汉末三国历史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天下乱上加乱的开端。”

“之后的岁月苍穹碎裂、日月无光、黑暗笼罩大地,汉室山河倾圮,草木成灰,四海沸腾如汤!......”

想到这里,何瑾顿时一脸哭丧,再度强调抱怨:“我怎么就这么命苦!......”

就在他自怨自艾的时候,后厅门口站着一位身穿朴素***、却梳着东汉贵妇新兴髻的妇人,忧心忡忡地望着他的背影。

她右手很自然地护在微隆的小腹上,未过双十年华的面容娴静典雅。神色上的那一丝担忧,非但没令她失色,更多几分母性的光辉。

此时厅里又走来一位宽袍大袖、文质彬彬的青年,女子便微施一礼蹙眉言道:“夫君,瑾弟又开始发呆了,且此番已有一个时辰......”

男子闻言,面色同样忧愁起来,叹气道:“自从父亲枉死,瑾弟惊骇之后便得了脑疾之症,每每神思不属。”

“也难怪,往日父亲最宠瑾弟,他们父子情深......这些时日瑾弟身体虽好了些,却终究心病难除。”

刚感叹到这里,何咸忽然一抬头,就被吓了一跳。

原来何瑾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的身前,满脸郁闷地问道:“兄长,话说咱家里的钱财,真的全让你给败光了?”

这话一入耳,何咸眉头都竖了起来,一扫刚才的担忧之色,呵斥道:“瑾儿,为兄同你说过多次,礼不可废!以往你同为兄讲话,尚且知行礼,如今为何......”

何瑾一听这个,脸色顿时更幽怨了:没错,东汉时节人们对礼数可是很讲究的。尤其对于他们这种贵族公子来说,更有着‘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说法。

这句话的意思,不是说士大夫,就可以不受刑了。

而是说士大夫因为身份尊贵,可免除一些受辱的刑罚,却也要承担相应的义务,例如遵礼就是其中的一种。

尹氏见两兄弟说话就开呛,赶紧打圆腔道:“夫君,小叔惊骇之症尚未痊愈,切莫太过苛责。”说着,又看向何瑾使眼色道:“还不快向你兄长施礼?”

何瑾就一边施礼,一边更加郁闷,道:“***,你还是称呼我瑾弟吧。要不小叔子也成,只有小叔没有子,总感觉我是你的叔父一样......”

“胡言乱语......”尹氏闻言,亲昵地嗔怒一声,忍不住就想笑。

毕竟才十九岁的年纪,纵然自幼深受礼数的教导,可年轻人的性情也不会完全磨灭。但又一想起何进的丧期未过,也只能强忍着,不笑出来。

何咸在一旁看了,似乎就有些吃味,不悦道:“夫人,长嫂如母,你太惯着瑾弟了。你听他刚才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我把家产全败光了?”

说到这里,何咸的神色就凝重了起来,指点何瑾一样言道:“瑾弟,如今父亲枉死,朝局动荡不安。”

“我等何家之前权势滔天,如今却一落千丈,风雨飘摇。倘若还家产盈室,无异于匹夫怀璧,为兄散尽家财,也乃避害保命之举......”

听到这些,何瑾就更更郁闷了:何咸说的没错,他们这一家子,是沾了姑姑何太后的光,才由外戚身份爬到高位的。

何进当上大将军后,只安排了长子在朝中当了个议郎的闲职,就是给国家提提建议什么的。至于他这个次子,更是还没来得及安排,就蹬腿儿挂掉了。

这一下,家里的顶梁柱便算塌了——何家其实就属于那种暴发户,没什么世家大族的底蕴,也是被那些真正世家大族瞧不上的。

“可兄长真以为,散尽家财就能躲避掉这场大劫吗?”

何咸的做法,表面上看似挺睿智,有些高人避世的意思。可在何瑾这两世为人的眼中,不过掩耳盗铃罢了。

滚滚历史早就用无数血泪证明,一位新上台的权势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上一位权势者清算,以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始。

历史上的董卓,也正是这样做的。

只是说完这句话,他觉得好像缺了些什么,恍然一下后又向何咸施了一礼。

沉思中的何咸见状,顿时脸色就有些扭曲,哭笑不得地道:“瑾弟,行一次礼就够了,说一句就行一次礼,你不嫌累吗?”

“哦哦......”何瑾连忙点头称是,又回头望向大门处来了一句:“多行一遍礼倒没啥,我就怕自己是乌鸦嘴。”

话音未落,就听前院忽然骚动了起来。喊打惨叫声传来,凄厉尖亢,两兄弟闻声,当即神色紧张起来。

“自己可真是乌鸦嘴!......兄长,快护着***回屋!”

事发仓促,两世为人的何瑾,瞬间收起玩世不恭的神色,向何咸吩咐了一声,大步向前院冲去。

看着他那飞速的身影,何咸这才反应过来,神色很是着急:“瑾弟,为兄才乃何家长子,怎能让你来护着为兄!”

说着,又急声吩咐那些赶来的婢女,将尹氏带入屋中。然后撩起袍服的下裳,也焦急地向前院跑去。

此时何瑾刚跑到中堂,抬眼便看到一队精悍的铁骑,正在前院奔骤驰突。

府中的苍头赶来阻挡,皆被他们用娴熟的骑术狠命撞开,再来回纵马狂笑,戏谑嚣张无比。

一位老仆看起来正要跑来向后院儿报信,见到何瑾后急声呼道:“二公子,那些***的西凉铁骑来了!”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身穿皮裘护铠,长着一副鹰钩鼻的骑士。闻听这老奴称呼何瑾为公子,双目中当即闪出一抹阴冷嗜血的光!

那种眼神,让何瑾想起了曾经电视里纪录片中的狼。

下一瞬,骑士摘下得胜钩上的铁矟。猛然伏低了身子,右臂后屈,一副随时准备骤然发力的动作——他要当着何瑾的面,杀死那位老仆!

马蹄奔踏,铁矟顺势猛然刺出!

也就是一瞬间,何瑾的瞳仁骤然放大,全身的血液都开始躁动起来,双目都因充血而变得赤红!

小编推荐理由

我在三国搞点事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