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袖天风(温澜叶青霄)

满袖天风(温澜叶青霄)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满袖天风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拉棉花糖的兔子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这日公事缠身,谢判官赶着结完案子回去共度良宵,眼看只剩下最后一卷,他揉了揉的后颈,手摸到案卷,忽觉不对,一看案卷侧边有朱砂痕迹,不由皱眉。下面吏员办事也太粗疏,案卷都脏污了。谢判官摇摇头,决定出门打井水洗把脸。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满袖天风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拉棉花糖的兔子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这日公事缠身,谢判官赶着结完案子回去共度良宵,眼看只剩下最后一卷,他揉了揉的后颈,手摸到案卷,忽觉不对,一看案卷侧边有朱砂痕迹,不由皱眉。下面吏员办事也太粗疏,案卷都脏污了。谢判官摇摇头,决定出门打井水洗把脸。

温澜叶青霄内容介绍

谢判官自娶了***后,自觉无一处不称心,公事上也倍加勤勉,期盼早日升职。至于偶然因接济妻家带来的小小不愉快,也不被他放在心上。如此青春正茂的美娇娘,岂不胜过他元配千百倍,万般皆是好。
这日公事缠身,谢判官赶着结完案子回去共度良宵,眼看只剩下最后一卷,他揉了揉的后颈,手摸到案卷,忽觉不对,一看案卷侧边有朱砂痕迹,不由皱眉。下面吏员办事也太粗疏,案卷都脏污了。
谢判官摇摇头,决定出门打井水洗把脸。
回来坐在案前,翻开案卷,只见里头竟有一张两指宽的条子,上书一行小字:乞公通融此案,赠钱万贯。
谢判官陡然一惊,***剧跳,随即连忙展开案卷一看。

温澜叶青霄全文阅读

这是一桩命案,大名府一富家寡妇黄氏,招有接脚夫袁某,但黄氏亡夫族中并不认可,频频冲突,要将黄氏与接脚夫都赶出宅,收了所有家产。某日袁某被发现受重击身亡,疑为黄氏亡夫族兄蒋某所为。
此案已由军训院审问过,附有法曹检出的法条,又有验状等一应文书。案卷有些矛盾,人证悉数偏颇疑犯,然而有物证存在,证明了疑犯罪行。
谢判官自有计较,本朝判案重证佐,且物证高于人证,证人会说谎,证物却不会。例如此案,证人多是乡邻、族人,不足以为信。
谢判官呆坐案前,四周寂静,只听得到胸口心越跳越快的声音。
“当啷”一声响,把谢判官惊醒,原来是门外有人经过,掉了东西。
他心烦意乱,盯着案卷看了半晌,索性将纸条拿出来收好,暂不判此案,留待明日。
回去后谢判官仍是心不在焉,满脑子案情,命案是由军训院审理,左右军训院互相复审,而后法曹检断法条,再交到左右厅的判官、推官处。
往前,军训院经手之人多,又需复检,不好动手脚,往后,是通判、府尹,难以买通。反而到了他这里,有权命人再行勘检,又可初判。
此案中的物证是件碎花瓶,沾了血迹,从蒋某家附近挖出来,他家正少了一个花瓶。这个物证倒也不是铁证,如果是有流匪从他家偷盗出来,然后遇见袁某,为了脱身,将袁某砸死呢?
流匪,如何证明有流匪?这花瓶可以是一对,另一只被流匪卖到了当铺,让蒋家人找回来了,当铺伙计可以证明有个看起来就非良善之辈拿来典卖,还说另一只不小心砸碎了。
谢判官越想越入迷,只觉得其中大有可能。他判案数年,越判越明白,也越判越清楚里头的歪门邪道了。
“老爷,老爷你想什么呢?”谢夫人摇了谢判官好几下,他才猛然清醒,“我在思考公事,别闹。”
谢判官对她何曾这般不耐烦,谢夫人不悦地道:“都回家了还想什么公事,你听我说呀,我家弟弟想再开个脚店,你这做姐夫的,不得帮帮吗?”
“开个脚店?这可不是小事。”谢判官完全清醒了,“我一月俸禄才多少,开个脚店说得轻巧,你知道租赁铺子要多少吗?知道从正店进酒要多少钱吗?”
谢夫人扑进谢判官怀里,娇声道:“这个老爷来考量不就行了。”
“考量……”谢判官暗暗叹息,倘若,倘若他有一万贯……不,不,那么多人经手,要是被拆穿,下场可不妙。
……
忧心之下,谢判官到了半夜才入睡,第二日耷拉着眼皮去衙门。
一早上有人同谢判官打招呼他也心不在焉,待坐在安全,谢判官再次翻开袁某的案卷。只见案卷内竟赫然又夹着一张纸条,而昨日那张分明已被谢判官带走了。他拿起纸条细看,上面写着类似的文字:乞公通融此案,赠钱两万贯。
谢判官险些没坐稳,定了定神,又不住往外看,起身要去关门,走到一半先将手上的纸条放回去,再关了门。
两万贯,两万贯。
谢判官将纸条烧了,在室内踱步连连,盯着纸灰一咬牙,终下了决心。
……
……
“什么?谢判官被降官了?”徐菁愕然。
叶谦唏嘘道:“不错,谪到畿县去了,家小也都带去了。听说同他妻家大闹一场,因为罚了钱,想将原来赠予妻家的财物收回来,他妻家哪里会肯,一家人粗莽得很,将谢子清给打了,多亏那时有厢兵巡查,他还嚷着告妻家。不过就算真告了,这亲戚之间,堂官多半会劝以人伦之义。”
所以,从今日起,至少一轮磨堪的功夫是见不到谢判官和他夫人了?不用再看到谢夫人虽然令徐菁开心,但这么个下场还是叫她太过惊讶,“可这到底是为何啊?谢判官到底犯了什么事?”
“收受贿赂啊,下御史台按劾了,一下贬成小吏。唉,为官以清廉紧要,朝间,凡有贪赃枉法皆处以极刑,如今不过贬官免职,难怪……”叶谦说到一半,赶紧收声,心道在房里说几句,皇城司的察子应该不知道。
“咳,反正我听闻,谢子清临走前找人诉苦,喊屈,他在御史台受审时想起不大对,那案卷编号原本不是给他的,上头还有朱砂为印记,只是当时他被钱物蒙了眼,并未想到,定然是有人故意叫他审这案子。”
徐菁哑然失笑,若是谢子清自身行正,又怎么会怕这样的伎俩,“谁能特意准备两万巨资,只为了陷害一个推官。我看,他是太过不甘了。”
“这可未必,钱是凶手家中送的,无需自己准备,只要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叶谦分析着也觉得可笑,“谁人为了害谢子清,特意四处打探这样的人家,再买通人调换,使案卷到了谢子清手上,这未必太大费周章了。谢子清怎会得罪如此人物?”
徐菁跟着点头,忽而一个念头闪过,又不太敢相信。
待同扬波见面,徐菁将此事也转告给了扬波,感慨道:“没想到,谢夫人真消停了,但是以这样的方式。”
“只要结果是好的,便是好的。”温澜说道。
徐菁沉吟道:“不过,若真有人对谢子清出手,他是怎么断定,谢子清一定会上当?还是有其他引诱,在等着谢子清?”
温澜一笑道:“阿娘,人皆有弱处。此案若交付继父,他极为珍爱官声,定然不理会,他乃惜名的君子。但若交给谢子清,他就一定会接受。财能通小人,只要有人出得起价,从调换案卷起,谢子清已然倒霉了。”
徐菁听着温澜平淡的语调,不禁有点惊恐,“扬波,你……”

温澜叶青霄免费阅读

温澜:“怎么了,阿娘?”
半晌,徐菁也并未将话问出来,她实在不敢相信,一定是她多虑了这巧合,“……没什么,只是听扬波说得十分透彻。”
时至七月,乞巧节将至,叶家上下也忙碌了起来。
依照老夫人的想法,明年青霂便要出阁,这是作为姑娘在家过的最后一个乞巧节,应当大办起来,到时在庭中搭个二层的乞巧楼,将青霂的闺中好友、邻里女儿都请来热闹一番,青霂为了准备出阁,许久未如此聚过了。
“哦,还有,这也是扬波在家里过的第一个乞巧节。”老夫人想起来道,扬波年纪也不小了,在叶家待不了多久。
温澜还未说话,叶诞父子已大大反对,“我们也不是什么豪富之家,前些日子京畿才遭灾,谷价高涨,怎可高结彩楼,扬波是明事理的姑娘,想必也能理解这一点?”
青霂一脸木然,我呢,我不明事理还是我不是你家姑娘?
温澜一扫叶青霄的神色,心中了然,暗笑道:“大伯父说得是。”
叶诞松了口气,这过节铺张,虽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可点点滴滴加起来,若被温扬波报上去,谁知道陛下如何想。他在盐铁副使这个位置上,与钱财打交道的时候太多了。
“如此,今年搭个棚子便罢了,也别浪费太多丝绸彩锦,简朴为重。”
老夫人握了握青霂的手,以作安慰。她虽然不大愿意,可大儿子说得似乎也在理,只好答应,至于叶诞为何话中没有提及青霂,无论是她其他人,只以为叶诞、青霂一家人,可能早便说过了,或是没那样在意。
……
到了乞巧节那日,一大早虹玉就迫不及待地问温澜,“姑娘,您的绣件呢?”
今晚乞巧要拿自己的绣品出来,早些日子姑娘就在做绣活了,只是她说虹玉嘴快,叫她看见,全家人都知道了,做绣活时都不叫她伺候。
此时姑娘将绣件捧出来,虹玉眼睛都看直了,这是个精巧的双面绣独扇插屏,竹制的座架,绣面是马上封侯的样子,针脚细密,用色不同时下之人喜爱的淡雅,极为浓艳,但毫不艳俗,反而富丽堂皇,与寓意相得益彰。
“姑娘的针黹真是没得说!”虹玉捧着插屏夸了半晌。
移玉从房内出来,看到虹玉对着光不住欣赏,尚带着困意揉了揉眼睛,说道:“虹玉,仔细别把插屏弄污了。”
“我才不会呢。”虹玉哼道,“你怎么无精打采的,昨晚偷油去了么?”
“行了,少拌嘴。”温澜将插屏拿过来放在桌上看了看,“绣得可真好。”
虹玉和移玉都抿嘴笑,“哪有自己夸自己的,姑娘。”
温澜也笑。
“姑娘,咱们去采些花回来插瓶吧。”虹玉看到外头天气甚好,遂问道。
这也是应该的,今日过节,温澜点头道:“多采些,插好了你给我娘送去。”
到了外头,竟遇到叶青霄抱着一大把双头莲回来,想必是刚买来的。
叶青霄一看到温澜就叫苦,又不得不停下来和她打招呼。
温澜看到他那抱双头莲里,大多是用彩绳将两朵花苞固定在一处,唯独有一枝,是一茎上生了两朵背靠着的莲花,一朵还是花苞,另一朵已半开半放了。每到七夕时,家家户户买双头莲,但是天生双头莲哪有那样多,抢都抢不及。
叶青霄见她看自己的花,心里觉得有些不妙。
温澜盯着莲花,“好看。”
叶青霄勉强拿了一支,“呵呵,送扬波妹妹一支吧……”
温澜微微抬了抬下巴,瞥过那朵天然的双头莲。
叶青霄:“……”
叶青霄缓慢地把手移到了天然的双头莲上,抽出来递给温澜,“扬波妹妹,来,送你。”
“多谢四哥,我送给阿娘去。”温澜软语道。
叶青霄一听她这么说话就想哭,再听内容,只得又抽了一朵出来,“没事,不值几个钱,再给你一支吧。”
温澜捧着两支双头莲,其中有一株还是天然双头莲,轻快地走开。尚能听到她身旁的婢女在夸赞:“四公子真好,主动送姑娘莲花……”
“……”叶青霄抱紧剩下的莲花,温澜那和明抢有什么区别?
小编推荐理由

满袖天风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