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裘(卫蘅)

千金裘(卫蘅)

导读:主角是卫蘅的小说叫《千金裘》by明月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再然后是卫萱,木老夫人道:“初一你跳的祈福舞我也看了,跳得好极了,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你师傅还跳得好。”卫萱的师傅就是女学教跳舞的玉山先生。女学开设了舞艺科,多是为了祭祀、祈福所献艺,端的是高雅,不同于青楼教坊的庸俗之用,两者好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谁也不敢亵渎女学的舞艺。她们的舞,同琴棋书画一般,都是极雅致的事情。

小说介绍

主角是卫蘅的小说叫《千金裘》by明月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再然后是卫萱,木老夫人道:“初一你跳的祈福舞我也看了,跳得好极了,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你师傅还跳得好。”卫萱的师傅就是女学教跳舞的玉山先生。女学开设了舞艺科,多是为了祭祀、祈福所献艺,端的是高雅,不同于青楼教坊的庸俗之用,两者好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谁也不敢亵渎女学的舞艺。她们的舞,同琴棋书画一般,都是极雅致的事情。

卫蘅内容介绍

到了齐国公府,卫蘅随着卫芳和卫萱上前给木老夫人问了安。老夫人瞧着卫蘅,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拉着卫芳说了几句话,夸她贞静。
再然后是卫萱,木老夫人道:“初一你跳的祈福舞我也看了,跳得好极了,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比你师傅还跳得好。”卫萱的师傅就是女学教跳舞的玉山先生。
女学开设了舞艺科,多是为了祭祀、祈福所献艺,端的是高雅,不同于青楼教坊的庸俗之用,两者好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谁也不敢亵渎女学的舞艺。她们的舞,同琴棋书画一般,都是极雅致的事情。
玉山先生是舞艺大家,曾经一舞动天下,先皇爱慕她,想纳她入宫,却被玉山婉转拒绝,先皇爱其才,不忍强迫,留下了一段佳话。不过,玉山也终生未嫁就是了。
卫萱温婉地笑道:“姨婆过奖了,萱儿还及不上师傅,不过萱儿会更努力的。”

千金裘全文阅读

“好孩子,胜而不骄,但愿我有你这么个孙女儿就好了。”木老夫人拉着卫萱的手叹道。
木老夫人的嫡孙女儿陆怡元在旁边闻言,嘴角微撇,但很快就恢复了笑容,“祖母这样喜欢萱姐姐,说了她做您的孙媳妇,不就成了你孙女儿了么?”
大夏朝的民风虽然比较开放,但陆怡元这样当众开卫萱的玩笑,却还是有些过了。
不过卫萱好修养,只诧异地看了陆怡元两眼而已,不过就这眼神,便已经将陆怡元的教养鄙视到天边去了。
陆怡元当即就涨红了脸。
木老夫人接着陆怡元的话道:“那我可求之不得,不过你表姨母还舍不得你萱妹妹,想多留两年哩。”
木老夫人一句话就将这件事揭过,既捧了卫萱,又替陆怡元圆了话。
这厢木老夫人又搂了卫蘅过去,口中对张老夫人道:“老姐姐,刚才蘅姐儿进来时,我简直不敢认了,哪里来的天仙一样的人儿,这女大十八变,蘅姐儿出落得也太水灵了。”
“快别夸她了,不过是比一般人长得整齐些。”卫家的张老夫人笑道。
“叫人恨不能天天能瞧着她。”木老夫人笑道,又问卫蘅道:“听说你去了杭州,我那妹妹身体还好么?”
卫蘅的外祖母木老太太和齐国公府的这位木老夫人是堂姐妹,不过相隔太远,有好些年没见了。
“外祖母身子挺好的,她还让我代为问候姨婆。”卫蘅笑道。
木老夫人又拉着卫蘅说了会儿话,这才让陆怡元陪了卫家三姐妹去后面花园,“去吧,听说你们今日的诗社又要开,我老婆子就不耽误你们了。”
今日春雪社是陆怡元做社主,正好借着齐国公府宴客,人到得齐,有楚夫人和陆湛来品评,随便得他们两人一句赞评,就能扬名。
陆怡元陪着卫蘅她们进了“万壑松风”,里面布置得极雅致,铺设着锦罽茵毡,摆放着珊瑚、玉石盆景。书几和笔墨都已经放好,就等着春雪社的众人挥毫。
万壑松风里已经坐了不少姑娘,由陆怡贞陪着,一见卫蘅几个进来,都拥了过来,围着卫萱。
不过卫蘅眼尖,已经明显看出春雪社分了两派,一派以长真县主和卫萱为首,另一派则以周月娥和陆怡元为核心。
卫蘅想了想,还是站入了卫萱那一堆,没有给自家姐妹塌台的道理,而中立的话只会被所有人排挤。
“蘅妹妹,你可总算是回来了,下个月的社主你再跑不掉了。”顾蓉对卫蘅道,大约是很满意她的识相。
卫蘅笑着点了点头,“到时候给大家发帖子。”
“元姐姐,这回还是请世子夫人和府里的三公子品评么?”说话的是户部尚书的女儿郭玉琼,她也是春雪社的一员。
木珍听了不由问道:“三公子回来了?”
陆怡元笑道:“三哥哥腊月二十九回来的。”
听闻陆湛回了国公府,屋子里的一众小姑娘,好多都打起了精神,互相打听起消息来。虽然陆湛顶着解元的名头,但是去年又没参加会试,反而开始四处游学,天南海北地跑,不过不仅没损他的名头,反而叫他在士林里的名声越来越大。都等着他一飞冲天的那一天。
说起来,卫蘅也是佩服这位前世的堂姐夫的。少年得志,却没有得意忘形,以他的才华,便是当年就下场试一试会试,估计也不会落出二甲,但是这样小的年纪进入官场,叫他的同年如何好意思与他并列。
陆湛甘愿沉寂了六年,后年才参加会试,由皇帝钦点为探花,从此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了。
这样传奇的人物,如何能不叫一众春、心萌动的小姑娘听了名字就心肝儿乱撞。

千金裘卫蘅免费阅读

卫蘅却是对这位上辈子她堂姐卫萱用过的人不感兴趣。何况,怎么算,这京里头最般配的也就这两位了。
这一社因是陆怡元的社主,便由她出题,咏的是“水仙”,各选一韵。
品评出来的结果大同小异,唯有卫蘅的进步是最大的,居然压过万年老二周月娥而名列第二。
“两年不见,当刮目相看啊。”木珍同卫蘅比较熟,说话也随便些。
卫蘅笑道:“珍姐姐又来笑我,大家让着我而已。”
“虚伪。”木瑾低声道,“作得好就作得好,楚夫人和陆三公子评出来的,难道还能有假。”
时隔两年,木瑾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卫蘅笑道:“好吧,是我虚伪,瑾姐姐自然是没有让我的。”
卫蘅这话将木瑾堵得再没话说,木瑾只能恨恨地瞪了卫蘅一眼。
其实木瑾这样讨厌卫蘅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明明以前和她一般水平的卫蘅,突然就变得样样都比自己好了,木瑾如何能不生气。
就拿木瑾最出色的容貌来说,她原本以为自己是最出色的,哪知卫蘅一回来,就完全抢了她的风头。
今日卫蘅不过着了件缥色素银镶边的袄子,下面一条樱草色双襕裙子,头发简单挽了一个纂儿,斜插一支珍珠簪,十分素雅。不过那珍珠却是粉珠,有龙眼大小,木瑾这两年眼力也高了不少,一下就看出那珍珠簪的不菲来。
不过珍珠再漂亮,也及不上卫蘅周身那股意韵,像是镀了一层银光般,谁往她身边一站,都显得村。也就卫萱能同她比上一比,可是要让木瑾真心说,她还是得承认,人群里,一眼望去,看到的第一人绝对是卫蘅,她身上就像放着光一样耀眼。
可惜就有人仿佛瞎子一般,看不到光芒,譬如范用。
过得几日靖宁侯府宴客,范家来得较早,范用又是自家子侄,自然要到老太太张母跟前问安。
卫蘅正大光明地瞄了范用几眼。范用长得像他母亲,十分的俊雅,略显文弱,嘴角微微带笑,是最标准的京城贵族子弟的模样。今年也十五岁了,生得高高瘦瘦,笑起来能迷倒一片丫头。
范用向卫蘅瞧了过来,微微愣了愣,这位表妹实在是漂亮得太精致了些。尽管如此,范用的眼神还是很快就又重新凝在了卫萱身上。
老太太瞧了暗自皱眉,这姑娘大了,心思难免开始复杂起来。但是卫家万万不能出现姊妹争夫的事情。
范用也算是老太太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是个好孩子,老太太也有心同范家结亲。不过如今看起来,范用的心思只怕全在萱姐儿身上,但珠珠儿对他仿佛又有那么点儿念想。
老太太一时难以拿定主意,便只得暂时放在一边,反正两个姑娘娘年纪都还小,过两年才会说亲,只瞧着不要闹出丑事就行了。不过老太太对自己这两个孙女儿的品行还是敢保证的。
“萱表妹,初一你生辰,没能过来给你庆生,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套管问先生制的笔么,好容易寻得了,你瞧瞧,可喜欢。”范用将手里的盒子递到卫萱面前。
卫萱没有拿手去接,反而问道:“馨表妹可得了,她也是极喜欢管问先生的笔的。”
范用顿了顿,有些尴尬,管问先生早已经歇手不再制笔,如今能得一支都极不容易,也不知范用费了多少心力才寻得一套,送给范馨岂不是浪费。
“表哥的心意,我领了,这笔还是送给馨表妹吧。”卫萱的态度很坚决,怎么也不肯收。
范用的脸色变得有些灰白,显然卫萱是不中意他的,否则不会拒绝这套笔。
卫蘅在一旁见范用一副死了老婆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在她心底还没转过弯来,还当范用是自己相公一般在看待,这会儿只觉得他的样子蠢极了。
“表哥,那我过生的生辰礼,你带来没有啊?”卫蘅插话问道。
小编推荐理由

千金裘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