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压住了我的棺材板(艾斯德)

是谁压住了我的棺材板(艾斯德)

导读:主角是艾斯德的小说叫《是谁压住了我的棺材板》by清雨夕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艾斯德的小说叫《是谁压住了我的棺材板》by清雨夕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

艾斯德小说简介

威尔斯回到警局时已是下午,他还有其他工作要处理,不仅仅是斯卡特夫妇的案件,在这座城市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犯罪,都需要他们警察来破案。

“威尔斯先生,你终于回来了!前段时间那批***的追踪,线人说已经可以确认头目,可以准备收网了。”

“威尔斯先生!这是今天刚到的调查报告,需要你签字。”

威尔斯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说道:“都放到我办公室里去吧。”

“威尔斯先生,请,请等一下。”叫住他的人,是上次和他一起去医院给莉莉娜做笔录的警员,威尔斯还有印象,记得对方还给自己递了根烟。

“怎么了?”

“是这样的,之前说处理斯卡特夫妇案件的人,下午的时候已经到了,局长本来打算让你去接机的,但是因为联系不上你,已经派人去了。”

“嗯,还有其他事吗?”威尔斯等着对方的下一句话。

小警员有些尴尬,腼着脸说道:“局长说,要你回来后去他办公室一趟.....”

威尔斯知道自己是躲不过去了,他用***想也知道局长会跟他说什么。当威尔斯来到局长室时,里面的胖局长已经是恭候多时了。

“哟,威尔斯,你还知道回来啊,放着大把的案件不去处理,偏偏要去管一个不归你管的事,你是闲自己的时间太多啊,还是已经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认为自己可以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胖局长坐在上好的皮质沙发上,像是审问犯人一样的看着威尔斯。

威尔斯神色不变,视线与胖局长对视,说道:“不敢,局长的吩咐我都会认真听进去的。”

“是啊,你是会认真听进去,但做不做就是两码事了!”胖局长怪着声音道,整个身子一起一伏像是个弹球,每次看到局长生气的样子,威尔斯都会觉得很有趣。

随后,胖局长耐下自己的脾气,语气缓和了许多:“听着威尔斯,我知道你不服气,我也不服气,上面二话不说从我们这里接手了案件的确做得很不地道,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毕竟官高一级压死人,我们都不容易。”

“局长,难道你对这案子一点想法都没有吗?”威尔斯忽然说道。

“你是指什么?”

“斯卡特夫妇的死因,局长不觉得太过离奇了?我们在木屋里面找到的线索,以及脚印,都能确认斯卡特先生不是被普通动物杀死的,尸检报告显示,杀死斯卡特先生的动物口齿***,想要一口从上到下吃掉人的半个身子,身高也至少在两米以上,并且我们在森林里发现的黑色***,化验结果有百分之六十的未知物质。同时,莉莉娜·斯卡特没有说实话,从森林里的足迹分析,她当时是被某种***的生物追逐,这或许还能用森林太黑,没看清楚来解释,但在被袭击后,莉莉娜明显有一段时间挣扎的痕迹,在这个过程中她肯定看清楚了那只追逐她的动物的全貌,可在笔录中她却坚持说自己是被狼袭击了。”威尔斯冷笑了一声,“那虽然是个原始森林,但我能肯定里面没有狼....”

“够了!”胖局长喝声道。

威尔斯连忙闭上嘴,他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多了。

“看来上次和你谈的话你没有听进去,我本来以为你不会再调查这个案件了!”

威尔斯听着局长的语气暗道不好,局长是真的生气了。

“我决定了,你最近干脆就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你的案件局里会交给其他人来处理,等过段时间,你那发热的脑子冷静之后,再让你回来工作!”

“可是局长!”威尔斯对于这个处罚难以接受。

“没什么可是的,把配枪和警徽放在这,你就在家里给我乖乖休假!”

就这样,威尔斯被停职了,失落的回到家中,而他的妻子贝娜已经准备好了晚餐,来犒劳一下自己在外辛苦一天的丈夫。可怜的贝娜,她还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最近就和一根跟踪狂一样去***着其他女人。

“哇哦,贝娜,今天是什么节日让你做这么多菜。”威尔斯一扫在外的晦气,没有将那些不好的情绪带进家里。

只不过,还不等他把一个火腿拿起来,便被妻子用手拍到了一边,贝娜道:“儿子还没回来你就这么着急动手了?”

威尔斯听后奇怪的问道:“那臭小子今天回来?”

贝娜白了他一眼,“我说你工作工作,连今天放假都不知道吗?”

威尔斯这才反应过来,讪讪一笑在餐桌前坐了下来,“以后不会了,我最近可能会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而贝娜则是回到了厨房,继续准备着还没拿上桌的饭菜,有一搭没有搭的和威尔斯聊着天。

“警局那边出什么事了吗?”贝娜随意的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胖子闲我管的有点多。”威尔斯挥了挥手,将心中的想法压下,显然,他还不打算停手调查那案件。

“我想,他也是担心你,怕你陷得太深....”贝娜想了想说道。“而且这案件可能很危险,你不是说死者的死状很凄惨吗?如果是你去调查的话,我有点不放心....”

贝娜手慢慢停下,担心的看着威尔斯。

威尔斯一愣,之前他一直把心思放在调查斯卡特夫妇的死因上,完全忘记顾忌妻子的感受,“贝娜,不要想太多,我能有什么事。”

气氛有些怪异,威尔斯连忙转移了话题,打算改变一下变得有些发沉的气氛,“对了,我们几天前刚刚抓获了一群贩毒团伙,你知道吗,在我们冲进去的时候,那一群大男人竟然群p,我虽然不是歧视同性恋,但那画面实在是让我有些吃不下饭,毕竟当时他们可就像人体蜈蚣一样....”

“是,这样啊....”贝娜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自然。

过了一会,她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开口道:“威尔斯,你听我说,我希望你不要再去管那件案子了。”

威尔斯沉默了一会,“你也不希望我去插手吗....”

“太危险了!”

“总有人需要承担风险。”威尔斯平静的说道。

“可承担风险的人不一定非要是你啊!”贝娜大声道。

“那也不一定非要是我的父亲!”

贝娜听到这句话后愣住了。

威尔斯将情绪发泄出来后立刻后悔了,他安慰贝娜道:“对不起贝娜,我不是有意的,你知道,父亲的死对我影响很大...”

“嗯。”贝娜轻轻回应了一声,没说什么,好像在这个话题上,他们总是聊不上多少。

这时,门口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走了进来,对着厨房的两人喊道:“爸妈,我回来了。”

与此同时,胖局长的办公室内,小警员看着胖局长桌子上的配枪和警徽,已经敏锐的明白了什么,他好奇的问道:“局长,为什么威尔斯警司对于这件案子这么认真?”

“你应该听说了威尔斯的父亲曾经在一次与歹徒的枪战中牺牲了吧。”

小警员点点头。

“威尔斯的父亲并不是被歹徒的子弹击中牺牲的,我和队友到达现场时,老威尔斯的半边的身体被撕下了一层皮,死状很诡异,....”话点到为止,胖局长没有再说什么,相信这个聪明的小警员已经明白了什么。

转而是对小警员问道:“人接到了吧?”

小警员利落的回答道:“已经接到宾馆了。”

“嗯,你回去吧。”

另一边,医院中,艾斯德坐在莉莉娜的病床边,友好的与米勒娃交谈着各种各样的事情,看他们的样子,就像是几年不见的老朋友。

“不得不说,香奈儿的香水真的很棒,虽然他们一开始不是卖香水的,但不管是外装设计还是内容都无可挑剔,我最喜欢他们的茉莉味,你知道茉莉花的花语吗,是忠贞朴质,还有***,不过要我说,莉莉娜更适合....”

艾斯德多半时间则是在一旁听着,不时微笑的说出一些自己知道的,不过这还是让他感觉一阵头大,哪怕两世为人,哦不是,这一世他不是人,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女士产品的了解甚微。

趟坐在病床上的莉莉娜一脸生无可恋,她不知道艾斯德是施了什么魔法把米勒娃变成这样的,但她知道,过不了多久艾斯德就会光明正大的住进她们家里来。

“对了,艾斯德,听说你刚从华夏回来...”

莉莉娜在心里疯狂吐槽道:你从哪听说的啊!

“我想你可以过来陪陪莉莉娜,帮忙开导一下她,你知道她的父母前不久才....”

“没问题,我很乐意。”

“太感谢了,我知道你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叔叔阿姨去世的时候....啊,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言语有些不妥的米勒娃连忙止住。

艾斯德挥了挥手表示不在意,“没什么,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放心吧,我会好好开导莉莉娜的。”

“....”米勒娃忽然沉默下来。

艾斯德眯起双眼,打量似的看了她一眼询问道:“怎么了?”

“...不,我只是在想艾斯德还是和以前一样啊。”米勒娃好似感叹的说道。

艾斯德笑了笑,没有回答。

米勒娃看时间不早了,起身准备出去买点饭菜回来,她先是对莉莉娜问道:“莉莉娜,晚上想吃什么,我去买点回来。”

“我无所谓。”莉莉娜摇了摇头。

“好吧,你给了我一个困难的***,那艾斯德呢,你想吃什么。”她转身询问艾斯德。

艾斯德想了想,回答道:“和莉莉娜一样吧”

“你们两个是串通好的吧。”米勒娃装作生气的样子,双手插在腰上,不得不说,米勒娃的长得很漂亮,充满了青春活力,而且性格开朗活泼,这样的女生很容易和男孩子打成一片,想必在学校里有不少的追求者。

“好吧好吧,那我就去随便买些吃的,要是买回来你们不喜欢,可不要怨我哦。”说完米勒娃提起自己的肩包出去了。

待米勒娃出去后,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莉莉娜才终于开口:“你对米勒娃做了什么?”

“没什么,小小在她脑子里添了一段我编制的记忆,虽然不是我擅长的领域,但看样子效果还不错。”艾斯德说道。

不等莉莉娜继续说什么,艾斯德便说道:“还想问什么一并问了吧,正好这会儿你冷静了一些。”

莉莉娜沉默了一会儿,明知故问道:“你是什么?”

“吸血鬼。”艾斯德平静的回答道。“虽然那些贵族们一直称呼自己为血族。”

其实在莉莉娜心里早已经有了***,她不是傻子,自己身体发生的变化有怎么可能感觉不到,想要喝血,对阳光***,这不就是和传说中的吸血鬼没什么两样,只是,她却没法接受自己变成了一个怪物,一个吸血的怪物,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种生理上的转变实在太过***神经了,更别说还是在这样一个***的时间。

“这么说的话,我也是。”莉莉娜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错,我把自己的血给了你,而你变成了吸血鬼,也可以说是我的眷属。”

“那我妈妈....”

“你的母亲在六月的月圆之夜化身狼人,很显然,他们知道知道狼人存在,并且将你带到那做小屋子里,很明智的选择,不然新闻上可能就不是斯卡特夫妇意外死亡,而是怪兽大闹城市了。”艾斯德看了莉莉娜一眼,继续说道:“不过可惜,他们低估了赛德巴莱混血种的力量,铁链可不足以绑住一只发狂的赛德巴莱种。”

“我之前说过,你的母亲并不是天生的狼人,不如说,赛德巴莱种就没有天生的,他们通常是被感染成狼人的。不过你的母亲显然不是被其他狼人感染的,她是因为这个吊坠的诅咒。”艾斯德手指着莉莉娜脖子上的吊坠说道。

“女妖的祝福,哪怕我活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很少有人能在女妖的诅咒转化完成之后死去,它的祝福是守护指定人不受邪魔的伤害,显然,你的父母想要保护你。”

“为什么爸妈会觉得我会被邪魔伤害?”

“不是觉得,而是一定会。”艾斯德咬定道。随后继续说道:“你的父亲或母亲与魔女签下了契约,自古以来魔女都是为恶魔服务的,虽然我搞不懂为什么现在魔女变成了***的代名词,搞得我在谷歌上搜魔女两个字都是一堆小黄图,总之与魔女签下契约就等于把灵魂卖给了恶魔。”

艾斯德清了清嗓子润了润喉,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丝恶趣味的笑容,他继续说道:“不过显然,斯卡特夫妇并没有选择把自己的灵魂卖给恶魔,不然他们不可能还活的那么像人。取而代之的,你觉得他们把谁的灵魂许诺给了恶魔呢?”

“....我的。”

莉莉娜低着头唇齿颤抖着,她的手将床被抓皱,这一刻她显得无比脆弱,像是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莉莉娜感觉自己的脑子很凌乱,艾斯德告诉她的***,无疑在诉说着一件事——她的父母将她的灵魂卖给了恶魔。

这怎么可能!

她不愿意相信!

看到莉莉娜的表情,艾斯德感到很有趣,不过想想也觉得差不多了,要是在这样下去,自己的小狗说不定就被玩坏了。

他继续说道:“不过最后,斯卡特夫妇显然爱你爱过他们自身,他们决定保护你,用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来保护你的灵魂,也因此你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和我说话,所以,感谢你的父母吧,他们并没有抛弃你。”艾斯德说道。

“是...这样吗。”听到这句话,莉莉娜的表情才平复下来,忽然,一滴水滴在了床单上。

当艾斯德将一切都告诉莉莉娜后,莉莉娜绷紧的神经才终于舒缓了下来,她知道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世界上原来是真的存在吸血鬼,存在狼人这些神奇的生物,而使她得以了解到这个世界***的代价,则是父母的死亡。

在米勒娃买完饭菜回来后,这个疲惫的小女孩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就和婴儿一样,红红的眼眶似乎暗示了什么,米勒娃没有去打扰她,艾斯德坐在莉莉娜的床边,似乎在守护着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一幕的米勒娃,感觉很安心。

小编推荐理由

是谁压住了我的棺材板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