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苏子期)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苏子期)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青冥衣冷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青冥衣冷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

苏子期小说简介

等苏子期挑完了水回到堂前,苏子期听路仲远呼吸渐粗,转头一看,路仲远竟已伏在桌上睡熟了。

他心下微微讶异,身体却禁不住那山间的透骨凉风,忍不住咳了好一阵子。

剧烈的咳嗽,使他苍白的脸都晕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红色。

那村女柔声道:“乡下人家,没待客的地方,只好委屈苏公子,胡乱在长凳上睡一宿啦!”

她自是说苏子期身体不适,休息不好,虽未曾说出口,苏子期却已能领会她的意思。

苏子期回答道:“冒昧打扰,本就多有不便,姑娘不用客气。”

听她“嗯”了一声,就走进了内室,轻轻将房门关上,却没听见落闩之声。苏子期神情平和,心中却想,一个贫弱姑娘,在山中孤身独居,让生人帮忙还可,竟还敢让两个男子汉在屋中留宿,胆子却是不小。

想来她该是有些倚仗的,他想这些也只是几个瞬间的事情。

很快,苏子期就想到了其他的事情,路仲远方才如此警惕,又怎么会不设防备就趴在桌上睡熟了?

想到这里,苏子期试探着,伸手轻推路仲远的肩膀,低声道:“路大哥,在长凳上休息,会更***些!”

谁知他不过是试探着轻轻一推,路仲远竟随手而倒,就要跌在地下。

苏子期忙伸手扶住,心头却是一惊,以路仲远的武功,就算睡熟,也该有所警觉,不该跌倒,探他脸上与脉搏,皆是着手火滚,竟是发着高烧。

苏子期看他正面,更是惊讶错愕,只见他满脸通红,宛似酒醉,口中鼻中更喷出阵阵极浓的酒气。

苏子期眉头紧蹙,“他不饮不食,严阵以待,又是旧历江湖的名侠,如何这一时之间,就能醉倒?”

又听他迷迷糊糊道:“我没醉,我怎么会醉!燕大哥,史兄弟,来来来,我们再喝几坛花雕!”跟着“豹子通杀”!”“四季发财!”,自顾自笛划拳赌斗起来。

苏子期心念一转,内息真气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但觉周身真气运转莫不舒适,也无甚怪异。但他知路仲远定是着了那村女的手段,但自己却不似中了什么手脚。

路仲远不饮不食,一滴水也没有喝过,什么也没有用过动过,那村女却不知道用了什么奇妙法门,弄得他大醉一场,苏子期心中念头百转,他当是要求村女救治,这是中毒,并非真的酒醉,未必就能自然清醒。

可村女不似要害人,为何又要让路仲远醉倒?他自己怎么又没有事,还是着了道而不自知呢?

正在此时,忽听远处传来一阵阵惨厉的野兽嗥叫之声,深夜听来,不由得令人寒毛直竖。

听声音似是狼嗥,苏子期神色微变,洞庭湖畔多是平原,纵有一二野狼,也多是夫妻同.居,即使在塞北,狼群也是冬季成群,应不致于这般成群结队。

这狼群有异,不知是不是人驱赶来的。

苏子期细细来听,那狼嗥之中,还夹着一二声山羊的咩咩声,狼群追羊而噬。

他神色却更加冷峻了,如今并非是冬季,山中食物丰富,几只山羊怎么能招惹散居的狼成群结队,穷追猛打?

此中必有蹊跷,说不得就是有人驱赶来的。

“呀”的一声,他回头见房门已推开,那村女手持烛台,走了出来,脸上略现惊惶之色,说道:“这是狼叫啊。”

见她几面,都是镇定自然,面对野兽厮杀,她却也会惊惶,可见她虽有些倚仗,但也是个姑娘。

苏子期点了点头,道:“姑娘,他——”一指路仲远。

这时,只听得那些马蹄声、羊咩声、狼嗥声吵成一片,皆是直奔茅屋而来。

苏子期面色如常,心中却道:敌人若是驱使狼群来攻,这茅屋自然形同虚设,路大哥不省人事也需要照顾,这村女不知是敌是友,身份不明。

他只听那村女大声叫道:“是孟家的人么?半夜三更到这里干什么?”

她口气严厉,不似作伪,看来她与来袭之人并非一路。

苏子期见她神色,心中放松稍慰,却还是将路仲远带上,立时纵身抢出后院,跃上一株大柳树,将路仲远安放好,极目远眺,看那处的情景。

星河高悬,月光之下,只见一个灰衣汉子骑在马上,已冲到了茅屋之前,马后尘土飞扬,叫声大作,跟着十几头饿狼。

瞧这情势,似乎那人途中遇到饿狼袭击,纵马奔逃,但再一看,只见马后拖着白白的一团东西,原来是只活羊。

“来者不善,这个季节,区区一只没有流血的活羊还不足以在南边引来狼群。”

那人纵马驰入花圃,直奔到东首,圈转马头,又向西驰来,一群饿狼在后追叫,这么一来一去,登时将花圃践踏得不成模样。

这汉子的坐骑甚是骏良,他骑术又精,来回冲了几次,饿狼始终咬不到活羊。

苏子期心道:“原来是为毁坏蓝花而来,看来这人与药王庄有点关系,我却不能放任他毁了蓝花。”

当下足下一点,跃到了茅屋顶上,忽听那人“哎哟!”一声叫,纵马向北疾驰而去,***羊却留在花圃之中。群狼扑上去抢咬撕夺,更将花圃糟蹋得狼藉不堪。

几头恶狼的脑壳迸裂开来,苏子期使了劈空掌力,一股奇异气体猛地击来,将恶狼的头骨打碎,登时脑浆迸裂,尸横就地。

群狼吃了苦头,却不知道哪里来的掌力,只嗷嗷大叫,气势汹汹,张牙舞爪,四处游走。

他身上还有些暗器,袍袖微动,几道寒光闪烁,银针就刺进了几头恶狼的要害,连“呜咽”也没有一声,立时就横尸当地。

趁着群狼暴躁慌乱,另有一头大狼咬了白羊逃走。片刻之间,叫声越去越远。

苏子期跃下屋顶,走到花圃边上,可花圃中的蓝花已被践踏得七零八落,只能叹息一声。

他想,那村女每日辛勤除草种花,开垦花圃,只可惜,顷刻之间毁于一旦,她也不免要动怒失落。

哪知村女对蓝花被毁一事只字不提,只笑吟吟地道:“多谢苏公子援手。”

苏子期摇头,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只怪苏某出手时机太晚,不然,这片花卉或许还可保全。”

那村女微微一笑,道:“蓝花就算不给恶狼踏坏,过几天也会自行萎谢。只不过迟早之间,那也算不了什么。”

苏子期不由看她一眼,心道:“这位姑娘不但胆子不小,吐属亦然不凡,实在不太像是普通女子,若是武功再好些,也该是江湖上出彩的女侠了。”

他道:“苏某在府上打扰已久,还未请教主人家的尊姓。”

那村女微一沉吟,道:“我姓程,不过,在旁人跟前,你莫要提起我的姓氏。”

她这几句话说得甚是亲切,似乎已是把苏子期当作是自己人看待。

苏子期微微点头,道:“那我该如何称呼姑娘?”

那村女道:“我看你这人很好,就索性连名字也跟你说吧。我叫程灵素,‘灵枢’的‘灵’,‘素问’的‘素’。”

《灵枢》与《素问》是最早的两部医经,苏子期家学渊源,早就是知道的。

这样名字,不像乡下女子该有的名字。

十分雅致,与医道有些渊源。

苏子期道:“那苏某便唤你灵姑娘吧,只道姑娘是姓双木林,不叫旁人得知姑娘的名讳。”

程灵素嫣然一笑,道:“每次听你说话,虽然都是有礼有节,我却总是十分欢喜。”

她相貌虽然并不甚美,但这么一言一笑,却自有一股妩媚的风致,就是打趣的语调也灵巧俏皮,那般生动,让人旧历生死,深沉冷傲的心也微微动了一下。

其实苏子期虽然做事落落大方,有礼有节,但也总有一股子威慑力,文雅又令人心悸。

这样的公子,就连他的未婚妻,人间九秀中最出色的一位,据说也把握不住,从而对其敬而远之,冷淡对待,没想到程灵素竟能这般自然得打趣他。

小编推荐理由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