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苏子期)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苏子期)

导读:苏子期的小说————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

小说介绍

苏子期的小说————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

苏子期内容介绍

程灵素一笑之后,又道:“你那位路大哥是喝醉了酒,不碍事的,好好睡一觉,到天明便醒了,血矮栗所遗之毒也全清了。现下,我要先去瞧几个人,你跟不跟我同去?”

苏子期早不将她当做是普通姑娘,这个小姑娘行事处处似有深意,三更半夜探访别人,定有其用意,说不得就与药王庄有关。

跟她走一遭又有何不可,当下道:“苏某与姑娘同去。”程灵素道:“你陪我去,咱们可得约法三章。第一,你今晚不许跟人说话,与我说话没有关系。第二,不能跟人动武,放暗器点穴,一概禁止。第三,你不能离开我三步之远。”

苏子期点头颌首,答应她并无不可,他不是拘泥不化之人,时局不同随机应变就是。

心中又想:莫非她是要带我去见毒手药王?她能解毒,应是会些医术,叫我不离开她三步之内,她可是要施以援手?

苏子期轻声说道:“那程姑娘预备何时动身?”

程灵素道:“得先带些东西,再动身呢。”

说着,走进自己房内,约过了一盏茶时分,挑了两只竹箩出来,箩上用盖盖着,不知里面放着些什么,看她的模样,挑得颇为吃力。

苏子期却知道了,虽然很浅很浅,但他却听到了。

一只竹萝里面是人,是昏迷的人,是昏迷之人的呼吸声。

可他却将扁担接了过来,放上肩头,约莫有一百二三十斤。

两只竹箩轻重悬殊,一只甚重,一只却是极轻,挑来颇不方便,极重的竹萝里面应该就是人,一个活着的人。

不知道程灵素做了什么手脚,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苏子期相信,既然他已经知道,就能有解决的法子。

他已把路仲远送回到屋子里面歇息,路仲远兀自伏在桌上,呼呼大睡,经过他身旁便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

程灵素将门带上,在前引路。

苏子期轻声道:“林姑娘,苏某有一事相询,不知能否解答?”

他的语气很轻,也很平静,神态沉着而淡漠。文雅又让人心生悸然。

虽然是体弱多病之身,身形有些单薄,但他看着却有使人心悦诚服的慑人,眼眸里也仿佛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幽深。

程灵素却没有看他,道:“就怕我答不上苏公子的问题。”

苏子期却是一笑,道:“你若说不上来,只怕天下也没有多少人能答出来了。那位路大哥堂堂南天大侠,旧历生死,不饮不食,行事亦然十分谨慎,片刻之间怎会醉成这个模样?”

程灵素亦是轻轻一笑,道:“就因他不饮不食处处小心,这才吃了亏呢。”

苏子期若有所思,道:“处处小心反而吃了亏,苏某素来体弱,行事也不如他小心,未想还在这里。”

他十分坦然,对这唯一的弱点,病痛之身,素日体弱尽皆不在意,也无惧别人的言辞议论。

程灵素道:“你这般才是对的,这些病细细调养,未必就治不好。怨天尤人,自怨自艾才是最难治的,他处处小心,反而着了我的道儿,是不是?处处小心提防便有用了吗?只有像你这般,才会太平无事。”

苏子期淡淡说道:“我这般也不是每一个都好的。”

程灵素这时却转头看着他笑道:“叫你挑粪便挑粪,叫你吃饭便吃饭。这般听话,人家怎能忍心害你?所以你这般才是好的。”

苏子期轻声道:“做人是要听话才好,可我却不是会听话的人。不过姑娘的手段的确巧妙,直击人心。”

程灵素嫣然道:“看来你已经猜到了,不过说话总是让人欢喜,其实也说不上什么巧妙。厅上有一盆小小的白花,瞧见了么?”

那盆小小的白花很不起眼,只像寻常的盆栽,苏子期这时回想,果然记得窗口一张半桌上放着一盆小朵儿的白花。

程灵素道:“这盆花叫做醍醐香,花香醉人,极是厉害,闻得稍久,便和饮了烈酒一般无异。我在饭菜里都放了解药。谁教他不吃不喝啊?”

苏子期不由高看她一眼,心中暗暗赞她心思,寻常人用毒,总免不了防备吃食,她却懂得反其道而行之,这已不是在用毒,她想用得是人心。

他喜欢聪明的女人,无关容色才能,聪明的女人心里,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安静,知道什么时候和你说话,既大方也有分寸,能让你明白意思,也不会说太多的意思。

这个瘦弱少女已足够聪明,足够体贴人心,让人喜欢了。

程灵素道:“待会回去,我便给他解药,你不用担心。”

苏子期闻言,心中一动:“这位姑娘擅用药物,心智胆色也远超常人,不是毒手药王的子侄***,也是个人物,与之交好并无坏处。”

他祖父的好友,树大夫年迈,已回家乡安享晚年。

金风细雨楼到今日,虽然不缺大夫,也不是没有名医。

活死人肉白骨的圣手却已然没有了。

父亲组建了无发无天,招募了杨无邪等元老,与二十四气惊神指“想飞之心,永远不死”的白愁飞,自在门***,象鼻塔龙头老大王小石结拜。

他父亲把金风细雨楼与妻儿的安全托付给王小石,这位王叔叔却不是个有野心的人,也不是适合扩张势力的人。

如果王叔叔不知道苏子期的存在,他定不会勉强自己执掌十多年。

可能十多年前王小石就把金风细雨楼传给九现神龙戚少商了。

这位王叔叔从来没有洗刷过他父亲留在金风细雨楼的痕迹,加上杨叔叔等老人也还留在金风细雨楼。

苏子期从海外归来,四年时间,就成为第三任名正言顺,掌控局面的苏楼主,不只是靠立功的本事,还有外界的因素。

和先父一样,苏子期也是个爱才之人,求贤若渴,行走天下,为金风细雨楼招揽人才,总能把看中的人变成自己的人。

苏子期问道:“林姑娘,你知道什么让人生病,又不下药的法子吗?”程灵素道:“难说,要见了人才知道。”只见她脚步轻盈,在前不疾不徐地走着,虽不是施展轻功,但没过多少时光已走了六七里路,瞧方向是走向正东,不是去药王庄的道路。

看来她另有用意,并非是要带我去见药王,苏子期想道。

见此,他却又想起一事,道,“我还有一事不明白,既然你已给了我解毒之物,适才又为什么要我与路大哥走西北方向,南辕北辙。”

程灵素道:“因为,那时我并不是要你去药王庄,白天我要你浇花,一来是试试你,二来是要你耽搁些时光,后来再叫你绕道多走二十几里,也是为了要你多耗时刻,这样便能在天黑之后再到药王庄外。只因药王庄外所种的血矮栗,一到天黑,毒性便小,我给你的蓝花才克得它住。”

原来如此,如果不是这样,苏子期也未必会信她,虽然心中颇为欣赏她心细聪慧,用药之妙。

但他却是不适合说出来的,苏子期与程灵素还算不上很熟悉,看现在的情景,以他心思之深,绝不会随意流露***想法。

又走了五六里路,进了一座黑黝黝的树林。程灵素低声道:“到了。他们还没来,咱们在这树林子中等候,你把这只竹箩放在那株树下。”

说着向一株大树一指。他提了那只份量甚重的竹箩过去放好。程灵素走到离大树***丈处的一丛长草之旁,道:“这一只竹箩给我提过来。”随即拨开长草,钻进了草丛之中。

他点点头,什么也不问,提了另一只竹箩,也钻进草丛,挨在她的身旁。仰头向天,只见月轮西斜,已过夜半。树林中虫声此起彼伏,偶然也听到一二声枭鸣。

程灵素递给他一粒药丸,低声道:“含在口里,别吞下!”

苏子期接回去,看了一眼,慢慢含在口中,这药丸味道极苦。

两人静***着,默不作声,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

各人心思各人心,神色却都是平静。

苏子期心中也有深深的牵挂,他想到金风细雨楼,想到自己亲自招募的四神,想到了自己的授业恩师,也想到最最复杂的韩相。

***梦回,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能梦见那个美丽的身影。

落花无言,人淡如菊。清高孤傲,孤芳自赏。令人魂牵梦萦。

苏子期还记得慕容九(1),那个清秀脱俗的姑娘,漾着淡淡忧郁,虽然不是绝色,气质如菊花般的幽香,令人沉醉,惹人怜爱。

他怎能不记得她,那是母亲为他定下的约定,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慕容九还没有出生时,就已经与他命运相连。

苏子期静静想着,但一切的一切,最后又归于平静,他身边是别的姑娘,不是他的未婚妻,而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姑娘。

他一直默默倾听着远方的声音,慢慢传来了脚步声。

从声音来源看去,只见远处一盏灯笼,正在渐渐移近。本来灯笼的火光必是暗红之色,但这盏灯笼发出的却是碧油油的绿光。

灯笼来得甚快,不多时已到身前十余丈外,灯下瞧得明白,提灯的是个驼背女子,走起路来左高右低,看来右脚是跛的。

她身后紧随着一个汉子,身材魁梧,腰间插着明晃晃的一把尖刀。

------题外话------

求评论!求收藏!文中若见()部分,是引用原著内容。

(1)男主指腹为婚的未婚妻,《绝代双骄》的女配,已魔改。然而并不是本书第一女主,第一女主是个XYJ。

小编推荐理由

病弱大佬的霸主日常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