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帝止戈(陈青枢)

神帝止戈(陈青枢)

导读:陈青枢小说————神帝止戈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宁落叶所著,讲述了一本魔道典籍,毁一身修行,灭半生造化,沦为十等***。一本魔道典籍,可再临世间,代价,却是尸山血海,死

小说介绍

陈青枢小说————神帝止戈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宁落叶所著,讲述了一本魔道典籍,毁一身修行,灭半生造化,沦为十等***。一本魔道典籍,可再临世间,代价,却是尸山血海,死

陈青枢小说简介

太安九年。

二月初一。

上武国朝廷发下一纸诏书,公布了尘武宗首徒陈子陵欺师灭祖、屠戮同门、勾结邪道等十三条大罪,并废黜其一切爵位,贬为十等***。

一时间,激起举国热议。

一方酒馆中,有几人正好谈及此事。

“人分九等,下***还在九等之下,是第十等,连一个人字都配不上,只许用一个奴字。当初是上武国年轻一辈第一人,怎么落得这般田地。”

“暗害宗主,还打伤师尊,杀得尘武宗内血流漂杵。这等大罪,挫骨扬灰都是应该的。”

“要不是他师尊仁善,他的小命早没了。”

“你们可曾听闻,在那***,连宗主之女江漓,都被这畜生给玷污了!”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尘武宗主之女江漓,红颜美人榜上,排名第三,那是何等的美人坯子?说是倾国之容也毫不过分。

竟然被这么一个德行败坏禽兽玷污了?

“后来呢,江漓死了没?”

“听说是疯了。还不如死了呢。”

唏嘘短叹此起彼伏,父亲被杀,自己还被仇人玷污。这般痛苦,死了倒是一了百了。

“江宗主拿这畜生,当少宗主来培养。以后,肯定会将女儿许配给他,何必急于一时。”

“听说是修习了***魔功,狂性大发,不辨善恶是非。连亲外甥都杀了。”

“唉。想他陈子陵,年仅二十岁,就聚十二重武顶,冲破了紫府元境。上武国三十年来,第一的天才人物,何等的意气风发,就这么毁了。”

“当初是人上人,如今却是下***。这么大的反差,这位豪门陈府的少爷,不知心里作何感想。”

“活该。”

……

……

古良城,陈府。

“轰隆——”

陈青枢刚走出陈府正堂,天上,就落下一道紫龙般的闪电,将昏暗的天空照亮,震得他耳膜‘嗡嗡’直响。

他抬眼一望。只见那密布的阴云之中,月亮,逐渐被一缕缕邪异的黑气萦绕,看上去污浊不堪,让天穹,都显得有些阴暗幽冷。

雨夜紫雷,污龙浊月。

这是大凶之相。

陈青枢眼眸一缩,相当惊诧。如此凶相,怎么会发生在今日?是煞星驾临岚武大地,还是大灾来临前的预兆?

恐怕,不会是什么好事。

“许是那陈子陵要回府,连老天都不高兴了,才降下如此凶相。真的晦气啊!”

陈青枢摇了摇头,收回了目光,在瓢泼大雨中,并非撑伞,径直穿过一进进院门,朝着陈府大门而去。

陈府门外,是一条宽阔的青砖大道,足够十辆大车并排驶过。

上百陈家***,都矗立在府门前方,手持青油纸伞。

他们看到陈青枢出来,纷纷对着陈青枢行礼。

“见过家主。”

雨水倾盆,已然没过脚踝,陈青枢直接踩入了雨水之中。

“他们回来了没?”陈青枢问。

“还没。”有人回道。

陈青枢瞥了一眼远处,扔出一个字。

“等。”

古良陈氏,本是一方豪门,受人敬仰,这几日,却因为陈子陵的事情,饱受争议。

几日前,陈子陵的母亲林洬,已经带上了一个老仆,前往了尘武宗所在的谪灵山,去接陈子陵了。

他们昨日刚进了古良郡内,算算时间,就快到了。

没过多久。

一架马车匆促驶来,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驾车的,是一个身穿灰布***的老人。

看到马车出现,陈青枢对着众人,使了一个眼色。

十余个身穿淡蓝长袍的陈家***,立刻上前,手持黑铁长棍将马车拦住。

看到这般变故,***老者立即勒马,“大家主,您这是做什么?”

“你一个仆人,还没资格问我。请嫂嫂出来说话。”陈青枢的视线,朝着马车之内看去。

马车的帘布被掀开。

一个身穿紫烨长裙女子走出。

她腰佩长剑,双眸青蓝似水,带着一抹谈谈的冰冷,秀美之中透着一股英气,如一位英姿飒爽的女中豪杰。

陈子陵的母亲,林洬。

林洬黛眉一皱,朱唇微动:“五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青枢对着林洬微一拱手,道:“四嫂,您嫁入陈府二十多年了,陈府的规矩懂得不比我少。下贱之奴是不能入府的。你让马车里的那个下***离开,我就撤人,让您进府。”

这话所指,自然就是陈子陵。

下***。

都是些大奸大恶、罪孽滔天之人,虽留下了命,却只配活在阴暗之中,永不可抬头,受尽千夫所指,尝尽生不如死的滋味。

任何一个有门面的家族,都不会允许下***踏足府门,免得惹来晦气。

“车里的人,是你的亲侄儿,从小他与你感情就好。你怎么说得出这种话?!”

“朝廷有旨,废黜陈子陵一切身份。陈府也已经决定,除去他的族籍,他不再是陈氏之人,更不是我的侄儿。这么一个罪人,流于荒野自生自灭,才是最好的选择。我劝四嫂一句,不要和这种人走得太近,免得,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我要见爹,你没资格做出这样的决定。”

“四嫂或许是忘了,我才是陈府家主!”

陈青枢的语气,异常决绝,没有给林洬留下一点情面。

雨,淅淅沥沥的落在林洬身上。

她心中透着一分冰寒,万万没有想到,往日,最是和颜悦色的陈青枢,翻脸也是最快的。

人心,竟是这般的靠不住。

林洬想出言辩驳,马车的帘布,却被再次掀开。

“算了母亲,不必和陈家主多说。”

一个脚戴镣铐的囚衣青年,在***老者搀扶下,走下了马车。

他气息萎靡,身形憔悴,额头上,刻着一个醒目的‘奴’字。

他就是陈子陵。

见到陈子陵出来,上百的陈家***,神情漠然,有些眼角泛着血丝,似乎是忍不住要动手。

“下贱之奴,看了晦气,还不赶紧滚!”

“玷污陈府门风,我劝你还是***了事,还能给自己留一份颜面。”

这些天,不少陈家***,因为陈子陵,受到许多非议,饱受歧视。

有不少人,被他们所在的宗门,给赶了回来。

甚至还有一部分人,他们的亲人,在谪灵山上,被陈子陵所杀,他们与陈子陵之间,有不可化解的血仇。

看到陈子陵,都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

“够了。不必和这种人多说。”

陈青枢抬手,示意他们,不要多言。

“古良陈府,许久不来了,想不到却这般威风。”

陈子陵身体虚弱,用手扶着马车才站稳脚步,他看向陈青枢那张伪善的面孔,嘴角,泛起一道嘲弄的笑意。

他在笑自己。

原来这二十多年来,错看了这么多人。

“多谢青枢家主,今日让我明白许多道理。以免玷污陈家家风,子陵今后,不会踏足陈府半步。”

陈子陵目视陈青枢,眸中,仿佛是蕴含着不屈的意志,虽是一身囚服,奴字当头,但此刻在陈子陵的身上,却有一种别样的威严。

林洬看了一眼陈子陵,心隐隐的痛。

子陵自幼在陈府长大,对陈府有怎样的感情,她最清楚,做出这样的决定,该有多难受,她也最清楚。

“林洬嫁入陈家二十七年。今日往后,不会再和陈家,有任何来往,留在陈府内的东西,亦不带走。”林洬看向陈青枢,决然开口。

“走吧母亲。”

陈子陵与林洬,正欲回到马车之内,陈青枢的声音,却再次传来。

“慢着!我陈青枢不是绝情之人。你虽然大奸大恶,却终究是我的侄儿。只要你肯去禅北山,在陈家列祖墓前,跪拜七日七夜忏悔折罪。我就给你找一处偏安地,让你度过余生,还会给你一些银两,让你衣食无忧,安心过完下半辈子。”

陈青枢背着双手,看着陈子陵,犹如施舍。

“哈哈哈哈哈。”

陈子陵闻言,不禁放声大笑,状若疯癫。

“你是同意了?”陈青枢浓眉一锁,不解陈子陵为何发笑。

“我头顶天,脚踏地,岚武大地疆土之阔十万里,何须你陈青枢,赐下苟存之地!”陈子陵双眸如剑,字字掷地有声。

可杀。

不可辱!

言毕,陈子陵转身,登上了马车。

林洬也没有丝毫的留念,绝情之地,不必留下。

(新书启航,有百万字完本,请各位放心收藏。)

小编推荐理由

神帝止戈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