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梅宴沈鱼)

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梅宴沈鱼)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梅宴沈鱼,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大龄单身女大佬梅宴,养了一只小徒弟,却发现这只狼崽子一直想追自己。“小师弟,醋海无边,回头是岸!咱师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梅宴沈鱼,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大龄单身女大佬梅宴,养了一只小徒弟,却发现这只狼崽子一直想追自己。“小师弟,醋海无边,回头是岸!咱师

梅宴沈鱼内容介绍

梅宴仔细一瞧,发现自己认识她——密山派地字辈地如心,熙坤峰峰主,合体期修为!

跟玄凌不一样,她是老牌合体期强手,动起手还真的打不过。

密山派以天、地、玄、黄四大主峰排序,论起来,这个女修士的身份比玄凌还要高一些。

梅宴很无奈,面上却是笑道:“地母娘娘想多了,灵山派不比你们密山派,师父只有我们两个亲传***,我和师兄自然是更加亲密一些。”

地如心看她嬉皮笑脸,也对这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很无奈。

既然意思已经点到了,她也懒得逞口舌之快:“如今几句话也说完了,你适可而止吧。”

梅宴本就不是来惹事的,也顺势应声是,远远地对那金龙车拱手一礼,这才转身脚踏飞剑而去。

不过在她离开之后,玄凌迅速跳脚:沈宣身上的禁灵锁,竟然不知何时被尽数劈开了!

是刚才动手的时候吗?她什么时候出的剑?该死!

“梅宴!”玄凌仰天长嚎,跳着脚再拿出一个禁灵锁,被地如心不耐烦地阻止:“你别添乱了,快些办正事要紧!”

要不是为了给自家掌门撑面子,她才不愿意在台阶上磨磨蹭蹭。

沈宣的灵力禁锢被解开,步履也轻快了许多,他一边暗地里活动着手脚,一边用灵力给身边的小孩梳理经脉,缓解疲劳。等这一行人终于到了大殿,梅宴已经偷偷溜了回来,躲在大殿外面的柱子底下偷听。

简单地听了一会儿,她很快就清楚了,这次密山派一行人,是来兴师问罪的。

十几年前,灵山派云空上人首徒沈宣,与密山掌门之女天雨莲,不顾掌门反对私定终身,沈宣带着天雨莲逃离了门派。

灵山和密山两派皆派出人手寻找,十年来却是一无所获。

也不知他们躲到了哪里,直到前一段时间,沈宣突然出现在玄元峰,掌门亲自赶到将其围捕,才得到了天雨莲已经仙逝的消息!

大殿的主位上,坐着当今修真界唯一的大乘期修士:云空上人。

大乘之后才能称作“上人”,他这个真正的仙长,现在却像个儿女不肖的小老头,耷拉着胡子眉毛,无奈地听着自己大***闯出来的祸事。

而密山派掌门天目公,他乘坐的金龙车就已经暴露了他的品位——虽是个合体后期大***,却穿的像个凡世间的王公贵胄,浑身珠光宝气,坐在专门准备的金镶玉的座椅上,更显得金光耀眼,富贵逼人。

不过,他虽然看上去肤浅,实力却是深不可测,和云空上人只差一道大乘雷劫之关而已。密山派***众多、势大根深,在修仙界,天目公反倒比清修百年的云空上人更有影响力。

天目公等玄凌把事情说完,这才对主位上的云空上人拱手一礼。

“云空,我尊你一声上人,并不是因为打不过你,而是因为当初清剿魔渊,你是我道门统帅,我敬重你的德行和能力。”

“可如今,你的大***竟然做出此等龌龊事,今日,必须要给我、给密山派,给玄元峰一个交代!”

天目公一身正气地说着,声音轰隆隆地,连大殿屋瓦上的灰尘都要被抖下来了。

云空上人却如风吹巨石,不为所动,缓缓地道:“天目公,我明白你的心情。也须待我亲自问过小徒。”

天目公姬妾众多,儿孙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为了一个女儿来此兴师问罪,实在不正常。

云空上人拈着胡子,转向大殿正中地上跪着的沈宣,问道:“沈宣,当时你与那天雨莲两情相悦,为何不向密山派提亲求娶?”

以沈宣的身份和实力,配一个同为正道门派的掌门女儿,完全是绰绰有余,根本不必私奔的。

沈宣先叩拜了师父,才回答:“徒儿曾经去提亲,被天目公驳回,因为天雨莲和玄元峰峰主玄凌从小定有婚约。”

玄凌在旁边冷哼了一声。梅宴躲在柱子后面,忍不住偷笑:玄凌可真是惨,之前被她越一个境界欺负,现在又被自己师兄绿了,还要亲自******,把自己的旧伤疤再拿出来说一遍!

何苦呢?

“婚约之事,也要考虑儿女自己的意愿才是。”云空上人转向密山派掌门人,“天目公,何必如此为难小辈?”

天目公懂他意思,解释道:“只是婚约,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但是,雨莲和玄凌是娃娃亲,所以她从小供养着玄冰轮,在她元婴期之后,那已经是她的本命灵器了!”

“玄冰轮?”云空上人哑然,“没记错的话,那是玄元峰浮岛的钥匙,也是维持灵脉的重要灵器。”

“上人好记性。”玄凌是这一代的玄元峰峰主,这时候接过话头。

他对云空上人行了个礼,痛心疾首道:“天雨莲意外身故,玄冰轮没有传承给下一个主人,彻底沦为一件凡物;作为密山派第三大浮岛,玄元浮岛上的灵脉也会在几十年内枯竭。云空前辈,这笔账,您觉得应该怎么算呢?!”

云空上人这才明白,为什么天目公说的是给玄元峰一个交代。仙山福地,最重要的就是灵脉,毁人灵脉无异于刨人祖坟!沈宣不是故意闯出祸事,但是这事情的后果也未免太过沉重。

天目公这时候悠悠地道:“密山四大主峰,每一座都是灵气充沛的大型浮岛,灵脉一旦枯竭,只能借助魔丹和阵法来恢复。但是,距离魔渊下次开启,还有至少一百年。”

云空上人沉吟,谨慎地回答:“取自魔尊的魔丹,我这里还有一些。”他拿不准密山派这次来是要什么;但是这些高等级的魔丹,都是他自己的收藏,不是门派的***。

既然是因为沈宣的儿女私情惹的祸,自然不能让门派买单——灵山和密山不一样,宗门并不是掌门或者宗主的财产,所以***也更加团结,具有归属感。

天目公却慢悠悠地说:“只有魔丹怎么够?恢复灵脉的大阵,至少还需要威力强大的阵眼,至少是一件有器灵的魔器。还是那句话,魔渊不开,这让我们到哪里去找呢?”

云空上人发觉天目公意有所指,直接问道:“天目公心中,是否已经有所决断?”

天目公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向后靠着椅背,故作高深:“我哪有什么决断?还是要云空上人你来拿主意的。毕竟,沈宣是你们灵山派的人。”

沈宣个人是付不出足够的代价的,只有扯上灵山派,才能拿到他们想要的补偿!

灵山派好歹是名门大派,若真是不为此事负责,名声尽毁不说,可能还会引起密山派的仇恨,甚至引发门派大战。

话说到此处,沈宣突然向云空上人跪倒,五体投地:“师父明鉴!此乃罪徒一人之过,不敢连累门派!求师父成全,沈宣愿一死以谢天下!”

玄凌其实不太懂两位掌门打什么哑谜,但他一听到沈宣此话,就忍不住***踢了他一脚!

“你还真看得起自己,你一条贱命,如何能抵我灵脉?我看你根本就是刻意去勾引雨莲师妹,想借她的手夺取玄元峰!”

玄凌说着,也跪在了天目公面前:“掌门,请为玄元峰做主,此人狼子野心,其罪当诛!”

天目公挥手让他安静,他也是看不上沈宣这条命的,否则就不会带着他来这里,而是抓到的时候就让他灰飞烟灭了。他是来谋求补偿的,归根结底,最重要的是利益!

这大殿中两人突然一跪,只剩下沈宣带来的小孩站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看那孩子茫然无措,梅宴贴着大殿的墙溜进去,偷偷地在大殿角落里向他***势,让他也跪下。

玄凌这样的凭空指责,让云空上人脸色也有些不悦,故意问:“沈宣,你可曾觊觎玄元峰浮岛?”

沈宣跪着,却还是不卑不亢地回答:“灵山浮岛有七座,徒弟本为正一宗宗主,可以拥有两座浮岛,何必夺取他人之物?”

玄凌没想到沈宣还要反击,也一时不知怎么反驳——事实上,如果不是出了这事,以沈宣的实力,甚至可能接任灵山派掌门之位。

玄凌也自知刚才的指控太草率,心中大急,把自己憋得脖子都红了。

天目公不想再纠缠此事,一拂袖道:“云空上人,现在就看你要如何决断。若是你不要灵山派的脸面,我就抽了沈宣一条神魂拿去炼了,也能勉强将就,补上玄元浮岛这几年的灵气消耗!”

他的语气云淡风轻,这话却透出一股森然。

同为道门,密山派的术法有很多都是颇为阴损的。像这种抽魂炼魂之术,虽伤天和,但这次沈宣过错在先,对方用出任何手段,云空上人都无法阻止!

天目公是密山派掌门,他既然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梅宴听着呼吸都急促了,她终于忍不住,赶忙从大殿墙角的阴影里走出来。

“师父,***有解决之道。”她向自家师父行礼,之后也跪在沈宣旁边。

身上挂剑披袍,***不类,但这矮小的身影挡在前面,却没来由地让人感到一阵安心。

云空上人不说话,天目公矜持地笑着,话语之间都礼貌了很多:“梅宗主请说。”

梅宴深吸一口气——就算之前没想到,她现在也该想到了,天目公此行的目的,竟然是自己。

她拽了拽披着的宗主礼服,抬起头:“恢复灵脉,固然需要魔器作为阵眼;但若是以饮血十万以上的***来代替,牺牲法器的灵性,也足够支撑几百年。”

天目公听她说完,颔首:“不错。”

梅宴洒然一笑,“而当今世上,饮血十万的***,应该只有我的‘诛风’和‘兰亭’了。”

云空上人看着她,不回答,而天目公仍旧是矜持地似笑非笑,一副“正合我意”的表情。

玄凌此时终于明白了掌门的意思,拍手叫好:“确实如此,上次魔渊之战,折在你那两把剑下的魔人性命,就算没有十万,也有九万九!”

“所谓人间***,除了诛风和兰亭,还能再有哪个?!”

小编推荐理由

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