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是我的药(孙梨梨)

娘子是我的药(孙梨梨)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娘子是我的药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萌兔小七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娘子是我的药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萌兔小七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

孙梨梨内容介绍

梨梨不由得来到诸葛夫妇门前,敲了敲。只听刘氏嘟囔了一声:“难不成是硕儿起来了?”然后门便开了。

在看到梨梨的那一刹那,刘氏惊呆了。万万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娘,你怎么哭了?”梨梨看到刘氏红着眼睛,便问道,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个死丫头,怎么出去也不说一声!”刘氏压根没搭这茬,一想到梨梨悄悄上了后山便心里来气,扬手就要打下去。

梨梨吓得就急忙躲闪,匆匆跑到诸葛青这边来报告:“爹,我回来了!”

诸葛青看到梨梨回来了,喜出望外,连声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梨梨,梨梨,你回来了吗?”外头传来诸葛硕的声音,不一会儿就见诸葛硕披着外衣站在门边。估计是这边的动静将他惊醒了。

“硕哥哥,我回来了!”梨梨一看到诸葛硕便高兴的迎了过去。

诸葛硕也连忙蹲下来,拉着梨梨的手问道:“你去哪儿了?有没有受伤?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一边问,一边上下打量着梨梨。

这时候刘氏也将油灯点起来了,梨梨看到了诸葛硕满脸紧张的神色,心中不禁有些感动,明白他是真的为她担心。

“硕哥哥我没事!”梨梨笑着说道,末了,还转了个圈给他看。

见梨梨真的无事,诸葛硕开心的笑了,情不自禁的将她拥入怀中,久久不肯松开。嘴里念叨着:“太好了,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硕哥哥,你快放开我。我一身的泥巴,等下弄脏你的衣裳了。”对于诸葛硕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梨梨有些不适应,也有些不好意思。都老大不小的人了,被这么一个小帅哥紧紧搂着还真别扭,赶紧找了个借口想挣脱开来。

闻言诸葛硕松开手来,再仔细瞧瞧梨梨,确实全身都脏透了。上一刻还笑眯眯的脸这会儿竟然皱起了眉头:“梨梨,你干什么去了?怎么弄成这样,是不是摔跤了?”

“我没事,给你们看看我带什么回来了!”挣脱了诸葛硕的怀抱,梨梨赶紧跑到门边将那布袋提了进来。

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盯着那布袋,诸葛青看着隐隐有些激动,刘氏也满脸期待,唯有诸葛硕一头雾水。

梨梨打开布袋,将一整颗人参连株带根提了出来。走到诸葛硕床边,递给他。诸葛硕一把接过来,激动地说道:“老婆子,把油灯提过来!”

刘氏也好奇,连忙将油灯提了过去,一起瞧个仔细。

诸葛硕不明白爹娘为何这么激动,走到梨梨身旁轻声问道:“梨梨,这是什么?”

“这是人参,我今天挖的!”梨梨一边说一边将诸葛硕的衣服拢了拢,继续道:“你赶紧把衣服穿好,别着凉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

“我没事,现在好多了!你去哪儿挖的人参?”诸葛硕也依了梨梨,把衣服穿好,只是仍然抑制不住好奇,问道。

“我在后山挖的!”梨梨也不隐瞒,反正诸葛青他们都是知道的。

“后山?”诸葛硕惊讶得大叫,他可记得爹说过,后山有怪兽,是不能上去的。这会儿梨梨居然说在后山挖到了人参,怎能不惊讶!

“丫头,这真的是你在山上挖到的?”诸葛青夫妇终于研究好了那株人参,问道。

“嗯。”梨梨点了点头。

只见刘氏放下油灯便直奔那布袋,将里面的人参都拿了出来,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诸葛青虽有些高兴,但没显露出来。仍然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沉默片刻后还是问道:“你有没有遇到不寻常的事情?”

“不寻常的事情倒是有一件,我在半山腰看到一片很奇怪的花,花丛里好像有骨头。”梨梨如实说道,心里想着如果说没有,引得别人上了山丧了命可就是她得罪过了。

闻言诸葛青心中一惊,即便是没有亲眼所见,也想想得到那场面有多么骇人。刘氏听她这么一说,吓得手里的人参都掉了也没发觉。待她反应过来,急忙起身安抚惊得合不拢嘴的诸葛硕。

“你不怕?”诸葛青皱眉问道。

“我怕,可是我说好了要帮你们还债的,不能言而无信。”梨梨稚气的声音坚定的说道。

闻言诸葛青低下了头,叹了声气。

诸葛硕也走过来,搂着梨梨的肩膀,转身对刘氏质问道:“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要梨梨冒着生命危险帮我们还债?”

刘氏突然间被这么一问,惊得半天没说话,诸葛青也不知从何说起。

梨梨见状赶紧牵起诸葛硕的手,撒娇道:“硕哥哥,梨梨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咱们不说这个了,你帮我找几件衣服来好不好?我想换一身衣服,等下把被子都弄脏了。”

诸葛硕见爹娘不说话,也没别的办法,心里却有了些怨气。什么事都瞒着他,就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才更加难受。他也知道爹娘不想让他操心,可是他真的希望能为这个家分担一点,不然他总觉得自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人!

诸葛硕牵着梨梨回了房,在柜子地下找了一套他小时候的衣服给梨梨。

梨梨不好意思当面换衣服,准备拿出去再换。谁知诸葛硕看透了他的心思,说道:“你在屋里换吧,换好了叫我一声,我再进来。”

“嗯!”梨梨连连点头,没想到诸葛硕竟然这么心思细腻。

梨梨又灶房里打了些热水进来,关***,将脏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将全身擦拭了一下,便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之前爬山出了不少汗,全身粘乎乎的,现在浑身***多了,整个人清爽许多。

这衣服应该是诸葛硕小时候的,有些旧旧的,还有点大,不过系上腰带勉强能穿。梨梨也不计较这么多了,有干净的换就好,好不好看就顾不上了。

换好衣服梨梨开门招呼诸葛硕进屋来,自己则去把水倒了。待她再回来的时候,诸葛硕坐在桌旁心事重重的样子。

“硕哥哥,你怎么了?不开心吗?”梨梨也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托着腮望着诸葛硕。

“梨梨,你说如果一个人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做不了,是不是很悲哀?”诸葛硕淡淡道,那忧郁的神情看着都叫人悲伤。

“硕哥哥,你不要想太多,爹娘是为你好。”梨梨安慰道。

“我知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自己真的很没用,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去冒险,却什么也帮不上。”诸葛硕低头掩面自责不已。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一只郁郁寡欢。

“硕哥哥,这不是你的错。只要的你病快点好起来,我们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梨梨实在不知道如何安慰,跳下凳子走到诸葛硕身边,摸摸他的头安慰道。

感觉到梨梨的触碰,诸葛硕抬起头来。不知为何,梨梨那双明亮的眸子总是能给他一种莫名的勇气,让他在黑夜中也能找到方向。

诸葛硕看着梨梨的眼睛,期盼道:“那你答应我,以后再也不瞒着我做任何事了,好不好?你不知道,今天早上起来看不到你,我都快急疯了。”

看着诸葛硕满怀期许的眼神,梨梨实在是不忍拒绝。梨梨看得出他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是真的关切,亲人之间的那种。

“嗯,我答应你!”梨梨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硕哥哥,那你也相信我,我既然敢去,就一定不会出事的,你不要担心。”

诸葛硕看着梨梨半天没回答,他不想让她再去冒险。可是梨梨眼里总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自信,充满着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

梨梨见他久久不回答,看着他的眼睛,真诚的说道:“信任是相互的,你信我,我也信你!如果你不相信我,你让我怎么安心的把一切都告诉你?”

诸葛硕没料到梨梨会说出这一番话来,实在是超乎他的意料。有时候他觉得梨梨不像是八岁的,倒有些像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人甚至是长者。说出来的话条理清楚,句句在理。

“好,就这么定了。但梨梨你也不要逞强,凡是量力而行。”诸葛硕语重心长道。

“嗯,我会的。那我们拉勾勾!”梨梨开心的伸出小指勾。

诸葛硕也笑着伸出手来。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猪呵呵呵”

深夜谈话就这么愉快的结束了,两人各自***睡觉。

尽管睡得比较迟,第二天,梨梨还是早早的起床了。因为她没有忘记那三天的约定,虽然挖到了人参,但是也要拿去卖了才会有钱啊!

梨梨起了床,诸葛硕也没有继续睡了,两人稍微洗漱了一番。梨梨告诉诸葛硕今天他准备去县城卖药,诸葛硕也没有反对,只是在一旁帮忙。两人检查了一下昨日晒的木笔花和金银花,都干了,可以卖了。那天挖的柴胡也干了,也可以一起卖了。梨梨和诸葛硕两人把这些要卖的都总在一起,大概有满满一背篓。怎么背到县城去成了一个大问题。

刘氏在灶房里忙活,诸葛青也起来了,只是坐在房里没出来。梨梨跑过去问诸葛青,这附近可有人家里有马车?

诸葛青想了想说道:“马车倒是没有,不过邻居刘才义有辆牛车。”

诸葛青本来也有些不相信梨梨的,之前计划着让弟弟诸葛云带着她一起去县城。可眼前出了这事情,就这几日的情况来看,那弟弟恐怕还没这丫头靠谱。

于是撑着拐杖,来到灶房里,让刘氏去刘才义家看看,今天他们要不要去县城,去的话就把丫头捎带过去。

那刘才义算起来还是诸葛硕的舅舅,这点忙应该还是会帮的。

趁着这点空闲诸葛青连忙给梨梨普及一下药材的***,譬如说金银花是七个铜板一斤、木笔花五个铜板一斤,柴胡的话就不太清楚了,但是肯定***要比金银花要贵,至于人参的话至少可以卖一两银子一颗。还不忘交代县城的百草堂的薛掌柜比较忠厚,不欺客,去那里比较好。

梨梨听了心里大概有了底,信心十足的说道:“爹,放心吧,我一定去卖个好价钱,绝不让人骗了!”

诸葛青也闷声应好,让梨梨去县城卖药也是无奈之举,全家的宝压在一个小孩子身上他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梨梨将昨日挖回来的人参挑了一株小的出来,放在布袋里装着,然后将其他三棵种在了一个装了泥巴的木桶里,提进房间藏起来。

诸葛硕对梨梨此举疑惑不已,一边在一旁帮手,一边问道:“梨梨,你这是做什么?不一起拿去卖吗?去县城一趟很麻烦的。”

“硕哥哥,你知道什么叫做物以稀为贵吗?我一口气拿这么多去卖的话,那掌柜肯定会压价的。”梨梨歪着头机灵的说道。

诸葛硕恍然大悟,连声夸梨梨聪明。然后继续帮忙清扫泥土,梨梨则跑到造房打了些水将手洗干净,准备出发。

诸葛青本来也搞不清梨梨到底要做什么,听梨梨这么一说,心中瞬间释然了,之前的疑虑也一扫而空,暗道这丫头绝非池中之物!

这时刘氏急匆匆的跑回来了,还没进门便急切说道:“快!他们准备出发了。”

梨梨赶紧背上布袋,刘氏也背起背篓奔了出去,梨梨连忙跟上。

只听见诸葛硕在身后呼喊着:“一路小心!”

梨梨回头,遥遥的挥挥手回应道:“我会的,等我回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前追赶上刘氏。

一路小跑终于赶到了那刘才义家里,那牛车比较简陋就是一块长长的木板装了两个轮子,木板的一端已经绑满了蔬菜。只有前边的一个角落里可以坐人了。

刘氏扶梨梨上去,然后将背篓放在一旁,交代梨梨扶着点。梨梨点头应好,然后调整了一下坐姿,确保坐稳了。一只手抓着牛车,一手扶背篓。

“丫头,快叫舅舅!”刘氏见一个矮矮瘦瘦的男子从屋里出来,忙提醒道。

“舅舅好!”梨梨甜甜的叫了一声,还附上一个迷死人的微笑。

“哟,小丫头真乖。你们家可算捡到宝了,娶回来个这么懂事的丫头。”刘才义走过来摸了摸梨梨的头,乐呵呵的对刘氏说道。

“小丫头还算是懂事,一路上就麻烦表哥你多多照顾了!”刘氏也赔着笑脸说道。

“不麻烦,没事!都是亲戚,别这么客气!”刘才义一边说一边坐上牛车,末了回头说道:“***,你放心,一会儿准帮你把人完完好好的带回来。”

“那多谢了!”刘氏笑着道谢,“丫头,到县城要听话,别给舅舅添麻烦,知道吗?”

“娘,你放心,我会听话的。”梨梨乖巧道。

牛车缓缓启程了,山路有些颠簸,梨梨便只顾着坐好扶稳了,并没有注意到刘氏在路口站了好久才回头往家走。

山间田边的路并不太好走,牛车也摇晃的厉害。梨梨两只手都扶着竹篓才能保证它不掉下去,双脚也得死命的蹬着,不然恐怕自己都坐不稳了。可这个***实在是有些累,若是一直这样下去,估计到了县城手脚都僵***。

“舅舅,从这里到县城要多久啊?”梨梨问道。

“大概要一个时辰!”刘才义想了想说道,回头看着梨梨勉强的表情有些忍俊不禁,说道:“丫头,累了吧?”

“没事,我还好!”梨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嘴硬的坚强道。

刘才义也是过来人,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便安慰道:“这段山路快走完了,到了大马路上就好了。”

“嗯。”见被拆穿了,梨梨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暗道这具身体太小了,经不起折腾,偏偏家里穷,营养跟不上,想快点长个子也没办法。

果然山路没走多久便到了大马路上,路上明显平整许多。梨梨总算可以解放手脚,活动活动筋骨了。竹篓稍微注意些便行了,也不用时时刻刻扶着。

因为年龄相隔太多,没有共同话题,两人基本上一路无话。到了县城,刘才义才说道:“百草堂就在前面了,一会儿你在那里下车,我去菜市卖菜,卖完菜我再来百草堂接你!”

“嗯,好!”梨梨乖巧的点点头。

到了百草堂,刘才义帮梨梨把竹篓拿下来,放在门口便赶往菜市场了。梨梨便把竹篓半拖半提的挪进了百草堂,那百草堂的掌柜正在柜台上拨打着算盘,见一个小孩子提了一篓子东西进来了,不禁停下来,问道:“小姑娘,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

“掌柜叔叔,我爹采了一些药,让我拿到您这儿来卖。你过来看看吧?”梨梨用甜甜的声音说道。

“哦,你这是背的药材?”梨梨甜甜糯糯的声音甚是讨这掌柜喜欢,笑着走了出来。这掌柜叫做薛德胜,倒也算是个和善的人。

梨梨见他走出来了,连忙将篓子里一袋一袋装好的药材拿出来。麻利的打开布袋,好让掌柜瞧瞧。

薛掌柜走过来,伸手抓了一把木笔花看了看,又抓了一把金银花敲了敲。梨梨看薛掌柜的始终面带微笑,便知自家的药材还算是入得了他的眼。再说诸葛青常年以采药为生,自然知道一些药材收采的常识,那木笔花和金银花都是含苞待放时采下的,成色自然没得说。

薛掌柜再拿着柴胡掂了掂,继而微微颔首。“小丫头,你这药准备卖个什么价?”

“我爹说了木笔花六个铜钱一斤,金银花八个铜钱一斤,柴胡十五个铜钱一斤,一个铜板都不能少!”梨梨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串,然后期盼地看着薛掌柜,表情萌萌哒。

她在诸葛青给的价钱上都加了一个铜板,不知道薛掌柜会怎么说,心中隐隐有些忐忑。

“丫头,你的柴胡要卖十五个铜板一斤?这也太贵了些吧?”那掌柜也是个见多识广的人,梨梨的几个卖萌杀也没把他哄晕头,仍不忘砍价杀价,不愧是个生意人。

见薛掌柜的对其他两个的***没有异议,梨梨松了口气,继而神情淡定的说道:“掌柜叔叔,我们家的柴胡跟别人家的可不一样,别人家的柴胡都是要等到春末夏初的时候才挖回来,我们家的刚刚初春冒出两片嫩叶子就采收了,药效自然不一样,您拿在手里也感觉沉甸甸的。不是吗?一看掌柜叔叔就是个识货的人,定不会欺负我一个小孩子的。”梨梨有条有理的说道。

不是她吹嘘,她家的柴胡比别人家的额柴胡真的要好,等春末夏初的时候柴胡都长了一丛叶子了,根的营养自然就流失了,药效肯定不好。可一般的人家根本认不出早期的柴胡,她可是个个例!

何况薛掌柜刚刚流露出的神情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不要价高一些才显得不合理了呢!

听了这一长串说辞,薛掌柜惊讶不已,这丫头这么说得他都不好意思再砍价了,好像他再还价便是欺负了她一般。

“这也是爹教你说的?”薛掌柜有些狐疑,这么小一个孩子,定然是想不出这种说辞的。

“谁教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都是事实!掌柜叔叔,你一个大老板,肯定不会跟我计较这些小钱,是吧?”梨梨抬头望着薛掌柜,始终面带微笑。

薛掌柜的也是在是无语,柴胡的市价才十二个铜板一斤,她要价十五也不算太离谱,可这样他就赚得少了,眼下也显得有些左右为难。

“掌柜叔叔,你若是收了我这些货,我还有个好东西要卖给你!”梨梨见他仍然在犹豫,便引诱道。

“哦?你还有什么好东西?”薛掌柜的一听有好东西,果真提了几分精神,只是从一个小孩子口里说出来的,有些半信半疑。

“人参你这儿收不收?”梨梨并未急着将人参拿出来,先套薛掌柜的话。,毕竟人参卖的钱才是大头。

“当然收啦!你有么?”薛掌柜挑眉问道,暗道小丫头这不是白问么,现在哪个药房不收人参,只是收不到而已。

“当然有啊,就怕掌柜叔叔你出不起价钱咯。”梨梨颇有些得意道,激将法也使上了。

“只要你能拿得出来,最差的也能卖到一两银子一颗。”被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看轻了,掌柜还有颇些不服气。

“如果是上好的野山参呢?”

“那也得看年份,如果是百年老山参,那可就是天价了!”掌柜故意卖弄到,料定梨梨没有百年老参。

“百年老参我没有,不过三年生的山参我倒是有一颗。就看掌柜你要不要了?”

“哦?那你倒是拿出来给我瞧瞧。”那薛掌柜还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梨梨从布袋里将那颗小人参拿了出来,不过并未交到薛掌柜手上,万一到了他手里他不承认,就有理也说不清了。倒不是梨梨觉得这薛掌柜是这种小人,不过人心隔肚皮,总得防着点。

梨梨将一整株人参拿在手里,薛掌柜要看也只是自己拿着给他鉴别了一下,一直都不曾松开手。

薛掌柜瞧着那人参并不大,拇指般大小,不过倒也确实是颗三年生的野山参。

“三两银子,卖不卖?”掌柜打量了一会儿之后果断给了个价。倒不是薛掌柜真的大方,而是心中早就有了打算,这人参卖出去***怕是要翻一番了。

乍一听到这个***,梨梨愣了一下,本来自己还只准备叫价二两银子的,没想到这薛掌柜突然这么大方的出了个高价。既然这样,岂有不卖之理。

“卖!那我的柴胡”梨梨一口答应,而后又瞟了一眼地上的另外几样说道。

“那几样就按你说的***,可好?”薛掌柜笑着说道。

“嗯,嗯!”梨梨连连点头,虽不知这掌柜怎么对这人参这么舍得出钱,但也没想那么多,心里还是高兴的。

薛掌柜的赶紧叫来小二将药材都称了称,然后一一报数:木笔花五斤、金银花三斤、柴胡八斤。梨梨飞快的在心里算了一下,说道:“这些药材加上人参,一起是三两银子又一百七十四个铜钱。”

薛掌柜的那边也刚刚算好,没料小丫头算的竟然比他没差,暗叹后生可畏啊!

薛掌柜的也爽快的一起将钱给了梨梨。拿到钱,梨梨才将那人参递给他。数了数铜钱,没错,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将银两放进贴身的***兜兜里。然后调整了一下一衣服,让它看起来不那么鼓囔囔的,又将布袋跨上,背在身前遮了遮。

薛掌柜将梨梨的一系列动作都看在眼里,笑道真是个谨慎的小丫头。梨梨笑了笑,向他打听了一下菜市场该怎么走,掌柜的告诉他直走左拐就到了。

梨梨这才背上背篓告了辞,临走前还不忘将装药材的布袋子要了回来,惹得薛掌柜忍俊不禁。

梨梨按照掌柜的指示,出了门一路直走,然后在不远处就看到左边有一条巷子,全部都摆着卖菜的摊子。

梨梨走了进去,双手假意抱紧胸前的袋子,实则是护着兜里的银子。一边走一边寻找着刘才义的身影,走到市场的尽头,才发现刘才义愁眉苦脸的蹲在那儿,面前的一堆白菜没卖出去几颗。

小编推荐理由

娘子是我的药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