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梅宴沈鱼)

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梅宴沈鱼)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毓色瑾弦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毓色瑾弦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

梅宴沈鱼小说简介

开灵眼这个过程并不复杂,灵照真人手掌手轻轻放在他头顶,让他闭眼。很快,沈鱼感觉到轻微的麻痒从头顶百会穴传来。

一个豆子大的小光点,从头***入了他的身体,沉入丹田,滴溜溜地转起来。它就像一粒火种,一朵烛光,安静地旋转着,燃烧着。

“好了。”灵照松开手。

“这就好了?”沈鱼茫然睁眼。

灵照真人颔首,继续指导:“内审自身,集中精神,试着操控那一点点灵气。这只是一颗***,天地灵气从此进入你的身体,只要一直保持流转,就可以永远取之不尽。”

“我们所在的浮岛都是灵气浓郁之地,你什么都不做,也可以增长修为。但是之后你也要学习***,勤奋***,否则,这个***也只能保存几十年而已。”

——每次有新的外门***被点灵,这些基础知识,都会由专人负责教导,这也是灵山百闻阁的日常工作之一。外门***流动性极强,没有修行天赋的孩子会在几十年后老去、离开门派,回到凡人的世界。

而梅宴显得更加心急了:“赶紧测灵根,我好给他找***!”

“先让他缓一缓。”灵照示意稍安勿躁,慢悠悠地从旁边的柜子里拿了一摞东西,对沈鱼介绍道:“这是五行图,就是测试用的纸,不珍贵,别怕弄坏。”

这张纸只有巴掌大,正中间有个半透明的圆圈,就像被谁不小心掉上了好大一滴油。

“凝神冥想,让我刚才给你的灵气***转起来,你的灵脉里,就会有稀薄的灵气。然后,用指尖戳一下这里,就像这样。”

灵照真人伸出一根食指,在那个圆圈一点,淡淡的灵气波纹像水滴一样在纸上扩散。沈鱼看得有点紧张,不确信自己能否做到。

“别紧张,先认真冥想,找到灵种运转、灵脉充盈的感觉。”灵照真人十分和蔼,示意他在***上稳坐,不着急。

小孩都是活泼好动的,在这一关,刚开始注意力不容易集中,之后又会太过焦虑,所以不能给他太大压力!

通常,一批小***入门,会在这里耽误一个上午的时间,有悟性极差的,在动用灵力这一关就被卡住,从此一辈子都与***无缘。

沈鱼赶紧闭上眼。他没看见,刚才那张五行图的中心圆圈里,渐渐浮现了几个深深浅浅的色斑,这就是刚才那一点灵力的五行构成。灵照真人正举着一张新的纸,想要换掉它。

但是没想到,沈鱼只是闭目片刻,就飞速地抬手,在面前那张纸的圆圈上,又戳了一指头。

“!”灵照愣。

“?”梅宴茫然。

灵照真人内心咆哮:刚才这张被他戳过了啊!自己的金水双灵根是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但是孩子你要不要手这么快啊!

——不过,灵照真人不愧是标准的仙人,工作经验丰富,反应也很快。此时他虽然内心咆哮,但是依然能保持面不改色,把那张已经显色的纸拽了回来:“你已经看见了,这是我的灵根属性,金水双强。师侄,你再来一下。”

沈鱼知道自己太过性急,也脸红了。他看了一遍示范,就忍不住照着做了;在母亲的记忆里,调动灵力是像吃饭喝水一样顺手的动作,他怕表现不好,有样学样,尽全力模仿,一下子就把前辈给吓到了。

梅宴挥手:“再来。”五行图就是试纸而已,也不珍贵,我徒弟调动灵力这么快,好事!

戳,沈鱼的动作还是那么麻利,他发现自己丹田里那个小***,被使用了了一丢丢,但是随着它的自动旋转,马上恢复了原状。

灵照拿过这一张五行图,仔细等着它显象。不一会儿,他皱起眉头,拿在手里远看近看,却是反手又拍出一张,示意:“再来一次。”

沈鱼照做,就看见这位师叔拿着这两张纸,甚至还举起来对着光,翻来覆去地看。

“什么情况?”梅宴戳他,让他不要故弄玄虚。

灵照真人的脸色郑重起来,开始斟酌用词:“有点复杂。”

梅宴催促:“复杂就快说啊!这样子怪吓人的你。”

沈鱼越发慌乱起来,却还得尽力装成什么都不懂,老老实实地听这位师叔从灵力运用的基本原理讲起。

“大多数人的灵根都是五行混杂的,只是比例不同,才会有所针对地修习特定属性的道术。很多复杂的法术,都需要至少两种属性相合,结合相生相克之道,威力才能强大。”

“不过,偏偏有些人的灵根过于纯粹,天生缺乏某种五行。比如完全没有水灵根的人,祥云都不会驾驭,这种灵根叫做‘天残’。”

灵照往旁边瞥了一眼,梅宴摸摸自己的鼻子尖,“你说这个干嘛?一般人又没这个烦恼。”

她知道天雨莲是天残灵根。但是沈宣的灵根五行中,金火土三种属性都是上佳,沈鱼怎么都不会那么倒霉吧!

灵照无奈地摇头:“灵根的属性混杂是常态,混合比例通常是随缘的。除了天残之外,还会出现另一种极端情况就是——五行完全均匀,就像一样粗细的五根绳子拧在一起,完全不存在哪种属性突出。”

“什么意思?”梅宴一脸茫然,她对术法原理一窍不通,揣着双手,陪着小心问:“这样的灵根,是好,还是不好?”

“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灵照突然觉醒了学者之魂,他得给这两个术法盲,普及一下这种情况的稀有程度。

“打比方:一袋子五谷杂粮,你随便抓一把出来,里面什么都有,或许其中某种谷子多些;这就是大多数人的灵根。”

“天残灵根,就是随便抓一把,偏偏就缺少了某种谷子——这种情况也不少见,天残灵根虽然资质不算好,门中却也有一些。有些五行缺一门,也不大影响日常***。”

“但是你想象:你随便抓一把谷子,数里面的谷子粒,却发现,每一种的数目竟然都是完全相同的!”灵照说着,也有点小激动了起来,拿着那两张纸给他们看。

“完全相同,找不到任何的偏斜——师姐,这太稀有了,我只在典籍上见过啊!”

灵照激动地拍起了大腿:“这种灵根,在任何属性上都没有短板,他可以毫不浪费地吸收五行灵气!这是修习术法最好的苗子!”

认真听着的师徒俩这才如梦初醒。就像刚刚放榜的考生一样,他俩一人拿了一张五行图,这东西现在就是光彩熠熠的成绩单啊!

沈鱼虽然看不懂,却也学着灵照样子对着光端详,那张纸的中心,印着五个一模一样的圆点,除了颜色之外全无差异,就像一朵盛开的五瓣梅花,还怪好看的。

梅宴也是做过灵根测试的,这时候一把抓过刚才被灵照点过的五行图——这一张上面,是深浅不一的几个圆斑,只有金***和蓝色的两点颜色格外浓郁。

她又拽过来一张空白图,往中间一戳,片刻就见那上面只有一个金色的圆点。这下次她才彻底满意了,这纸没问题,沈鱼的灵根就是这么稀有。

灵照激动得坐不住,他牵着梅宴的手使劲摇晃:“师姐,你把他给我吧!百闻阁里任何一种法术,他都能学,我会为他设计新的术法,百闻阁所有的新术法他都可以尝试——师姐,他不能跟着你当剑修啊师姐!”

梅宴本来还被这欣喜弄得恍如梦中,闻言一愣,当时翻脸:“你想跟我抢徒弟?给我死了这条心!”

“但是他真的……”灵照很着急,然后又拽过沈鱼:“师姐明鉴,你看他的骨骼,根本不适合学剑啊!”作为百闻阁阁主,看人的眼光他还是有的。

“我当然知道,你是剑修还是我是剑修?”梅宴横眉立目,不过,很快还是藏不住心里的欢喜。

“我本来也没打算让他学剑。既然天赋这么好,那更得好好培养。话说回来,这样的灵根,练什么***最好呢?”梅宴突然感受到了一种甜蜜的烦恼。

现在普遍的***,都是针对各个属性的灵力,她已经在思考哪种灵力以后发展最好了。

但是灵照却不满足于这样,他向梅宴保证:“师姐你别急,这几天我再找些资料,一定要找出最适合他的***!”五行全佳的灵根,若只增强其中几种,让人怎么能甘心?!

沈鱼看他们两人乐不可支,悬着的心这才安稳下来,自己终于没让师父失望。

梅宴高兴地揽过他,蹭蹭他的小脸:“太好了,你什么都能学,比我强——比你师父强一百倍!”

看梅宴的架势,若不是坐着,她肯定要把他提起来在地上转圈圈。这师徒俩谢过灵照真人,披着暮色回到梅山浮岛的时候,梅宴还忍不住笑意。

沈鱼心里又升起了新的忐忑。既然是这样的好天赋,那他就更要努力,否则就辜负师父的期待了!

这女人几百年辛苦,才是个元婴修为,真是让人担心她老了会不会挨欺负。

而梅宴根本没想什么以后,也并不知道徒弟心里的忐忑,她就是单纯地为了眼下的好运气而开心。沈鱼只能在心里暗暗腹诽:他的师父啊,简直比他更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人逢喜事,当以吃喝相庆,更何况梅宴是个俗人,她的徒弟也需要按时吃饭。她挽起了袖子,重新启用了小木楼里面好久没用过的厨房,亲自给沈鱼弄吃的——材料都是回来时候顺便在浮岛旁边的林子里找的。

沾了这个浮岛的地脉灵气,附近这片山林的物产极其丰富,她今天下了狠手,山珍野味弄了一大堆。其实厨艺并不怎么样,好在沈鱼不挑剔,二人热热闹闹地折腾完,已经是月出东山。

念着沈鱼今天累了,梅宴早早地打发他去睡觉;可她自己却还是心情激动。在浮岛的林间转了转,最后她还是拿了一壶酒温了,然后在木楼前池塘的湖心亭里,摆了一只木头躺椅坐下。

虽然是她一个人,面前的小桌子上,却斟满了三只杯子。

晚风微凉,湖景默然,朗月稀星,银光泻地。这种静谧的气氛,也让梅宴的心情微微地舒展开来。她轻轻叹气,看着桌子上,仿佛在自嘲自己的荒唐;然后,拿起一杯酒,举杯对月。

“天雨莲,听说你死了,但是你儿子不错,我收下了。他灵根极好,以后前途无量,我不会耽误他,你放心去吧。”

说完,她一翻手,这杯酒就倒在地上,琥珀色的醇酒无声地融入泥土;五指再轻轻一搓,那杯子也化成了粉末,随着晚风飘荡着,好像烟雾一样,绕了一个圈才终于散去。

然后她再举起一杯,目光更加温柔。

“……寒微,我终于给你收了个师弟,长得很好看,像女孩子一样。这孩子脾气有点别扭,不过,你要是在,他一定很听你的话。”

她不舍地看着这一杯酒,仿佛在杯中月影里,依稀又见故人。然后她闭上眼,把这一杯也倒在地上,指间剑气飒飒,如风云搅动,恰似当初那个青年的意气风发。

她闭目好一会儿,才抄起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

咽下那火热的辛辣,她举着空杯子,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往事迷离,依然还是心意难平,仿佛想趁着这一杯就醉生梦死,不再醒来。

她躺倒在椅子上,用酒杯挡住了刺眼的月光,过了好一会儿才拿开。

如梦境一般,酒杯后面的月亮上,出现了一个仙子的剪影——轻纱似水,长发如瀑,端庄地踩着祥云,等在梅山浮岛的结界外面。

“地母娘娘驾到,有失远迎。”梅宴说着场面话,却连起身都懒得,只是随手丢了个小竹片过去。

这人竟然是那个密山派的女修士,地如心!

------题外话------

因为这章有世界观,所以字数多一点。

忽然觉得,师父的小伙伴一个个的都可爱!

小编推荐理由

我家师父凭实力单身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