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捕头(萧义)

神仙捕头(萧义)

导读:萧义小说————神仙捕头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五维天阳所著,讲述了萧义穿越异世界,从捕头开始修真。“叮,无上道果系统激活!”“叮,召唤神兽成功!”“叮,囚天牢激活!”

小说介绍

萧义小说————神仙捕头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五维天阳所著,讲述了萧义穿越异世界,从捕头开始修真。“叮,无上道果系统激活!”“叮,召唤神兽成功!”“叮,囚天牢激活!”

萧义内容介绍

神遗历8140年,夏末。

东安城郊,晨曦学堂。

萧义赶到学堂时,已经到了正午。

他刚到学舍门口,就听得学舍内像炸了锅一般,说话声,惊呼声像是要把房顶掀翻。他迈步进学舍,抬眸一瞧。只见得,一个肥胖的身影,在学舍***,兴奋处地手舞足蹈,围观男女们在热烈讨论。

萧义微微摇头,从人缝中挤进了学舍。“这个金宝源……”

他信步到自己位置上,闭目养神。

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听着金宝源吹牛,并无人在意萧义。

金宝源呲牙咧嘴,道:“刚下蓝翼鸟,我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你们猜怎么着?”

“你们肯定猜不到!”

“本少发现,东安城的灵气水准,实在太低了。连仙阳城的一半都不到!”

金宝源话落,围观人群发出一阵惊呼。

他得意地咧了咧嘴,故意压低声音,道:“这次去仙阳城,本少爷淘到了一件,天大的宝贝!”

“谁让本少心善,就让你们这些,没出过城的乡巴佬,开开眼!”

金宝源从内衬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张,明晃晃的符纸。

围观的少年们,瞪大了眼珠,伸长了脖子,更有甚者,凑近闻了闻。

金宝源嫌弃地,怒骂道:“你们注意点!这可是,传说中的风行咒!弄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这时,学舍的角落里,传出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

声音干脆利落,“假货。”

众人纷纷回头,眼中带着看热闹的色彩。

金源宝气急败坏,鼓着眼珠四处张望。

“谁呀!谁说的!”

萧义眼睛都没睁开,淡然道:“我说你手上的,是张假货。”

金宝源鼻孔出气,讥讽道:“哟,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我们班的,吊车尾吗!”

萧义讪笑一声,闭目养神,没有理会。

“你也懂灵符?你个门门科,倒数第一的货!要笑死,本少爷吗……”金宝源还想继续叫嚣时,上课的钟声敲响。

所有学生,飞一般回到自己座位。

钟声响起的第九下,学舍外,渐渐传来脚步声。

只见,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大步迈进学舍。

老者姓吴,是东安城为数不多,教妖语科的先生,学生们都叫他吴学究。

众生起身,躬身行***礼。

“先生好,先生辛苦。”

吴学究,进门就看到,坐在角落的萧义。他笑呵呵,调侃道:“这不是,萧大捕头吗!您竟然,有空听老朽的课?小老儿,真是三生有幸啊。”

学舍内哄然大笑,金宝源带头起哄,“是啊,萧捕头可是我们东安的,大忙人!”

萧义俊黑的脸庞,微微发红一脸黑线,学渣太难了!

吴学究摆摆手,众生落座。

“这堂课,复习一下,妖族猴语。“

“这个妖语猴语,是你们秋闱中的必考项,诸生需认真听讲。”

“第一讲,猴语的日常应用。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人族有时候需要,从妖族的领地,采购一些重要物资,这时候语言沟通,就是关键。”

“诸生听题,假设一位秦海郡的药材商人,在寒潮季节,想要去花果山收购药材,猴族不欢迎他。”

讲台上,吴学究微笑地扫视四周:“请问,这个药材商人,该怎么和猴族交谈?”

萧义低头,认真翻看起,猴语教科书。

众生都在积极的举手,吴学究点了下金源宝。

金源宝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朗声道:“报告先生。这位商人,应该这么说:吱唧唧,吱唧唧吱吱,唧吱唧唧……”

“善!”吴学究点头称赞,摇头晃脑地继续讲解。

萧义低着头,听着天书一样的猴语,陷入了深思。

今天是,第一千二百天了。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三年有余。

他本来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蓝星人。从小父母双亡,是孤儿院把他养大。

长大后,为了回报***,惩恶扬善,他当上了侦探。在一次救猫的过程中,他在高楼踩空了,再次睁眼就来到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修士和读书人并存。

读书人治国,修士平天下。

被魂穿的这个家伙,也叫萧义。是个修士,但***天赋极差。

每个修士,都有一个叫灵根的***天赋,灵根从高到低,分为五大等:甲乙丙丁戊。

他的灵根是,戊。

天赋差都好说,最让他崩溃的是,这个世界的修士,居然要学习,劳什子的猴语!

萧义暗自肺腑,猴语我是真学不会,学猫叫我倒是可以试试。

他天赋差,妖语学不会。在修士一途上,被人极尽冷嘲热讽。

为了找回点自信,他干起了,前世的老本行。

三年的课余时间中,帮县衙,破获了无数起案子。但,萧义一直并没有,正当的身份,帮县衙做事。于是,三天前,县令暗中聘萧义,为县衙编外捕头,给了萧义一个破案的正规身份。谁曾想,事情本来是暗中宣布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只用了不到一天,萧义当捕头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东安城。

萧家掌门人,萧义的爷爷,气的三天没吃下饭。萧家的长辈们,更是要对萧义喊打喊杀。(在这个世界,衙役属于贱行。修士和读书人,才是正经行当。)

吓得萧义,这两天都没敢回家,在城中晃荡。

他在城中闲逛时,碰到了一名老道,老道神经兮兮地说他是天才,要收他为徒。

就在萧义魂游天外时,吴学究一双小眼睛,早就盯上了他。

吴学究清了清嗓子,不动声色道:“下面,我问一道最简单的题。”

“问:猴语中的,您好,怎么说?”

“萧义,你来回答。”

萧义,一脸懵地站起身来,双唇蠕动。

“唧……唧,唧唧复唧唧?”

吴学究:“没啦?”

萧义:“唧唧唧唧?”

吴学面沉似水,头顶冒出,点点红色的火焰。

全学舍都愣住了,都在疯狂憋笑。吴学究怒不可遏,点了下金宝源。

“你来说!”

金宝源神气十足地站起身来,恭敬地行礼,“先生。”鄙夷地扫了萧义一眼,接着朗声道:“唧唧,唧唧吱吱吱……”

金宝源像掐住了嗓子的,公鸡一样,放声大叫。

“善!”

“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秋闱就要开始了。”

“秋闱,是你们修士生涯,第一道门槛。希望你们勤奋学习,不要学某人,自误前程!”

所有人,都回头注视着萧义。

“咚——咚——”

“下课。”吴学究瞟了一眼萧义,转身离开学舍。

“萧义太逗了。”

“你们看到吴学究的脸色了吗,黑的像锅底一样!”

“哈哈哈!”

……

先生一走,学舍里就炸开了锅。

所有人都看向萧义,像看一个笑话。

金宝源带着一行人,堵在萧义桌前,脸上挂满了嘲讽。

金宝源一张胖脸,笑成了一朵菊花,趾高气扬:“我说萧义呀,你妖语这么差,秋闱可怎么办呀?看在同窗的份上,本少爷可以亲自辅导你。就收你五十两银子,如何?”

萧义个头高大,比金宝源高了足足一头。他低着头,微微一笑:“没钱。”

“你们萧家,怎么说,在东安也算有头有脸,差这点银子?”

“再者说了,你们这行,每天打着办案的由头,要收刮不少民脂民膏吧。”金宝源和跟班们,充满玩味看着萧义。

萧义立马收起笑脸,一字一句:“我办案,没有收过一分钱!”

“还有,多说一句,你手上的那张符是假货。”

金宝源的眯着眼,仰视着萧义,恶***道:“信口雌黄!”

“无凭无据,说我的灵符是假的。你们衙门,都是这么办案的吗?”

“你到是说说,我这灵符,哪里假了!”

金宝源身后的跟班,一左一右虎视眈眈盯着萧义。

萧义晒然一笑:“我说可以,如果是我对了,你要向我道歉。”

金宝源一脸不屑,道:“没问题。”

萧义神情立马严肃,“那你就给我,听好喽!”

“符咒虽然可以存储很久,但符纸内的灵气,会随着时间缓缓流逝,最终消耗殆尽。你说你这张符,是在仙阳城买到的,没错吧?”

“是又怎样!”金宝源梗着脖子。

萧义继续讲解,淡然道:“第一点,你从仙阳城坐蓝翼鸟回东安城,需要经过三座城市,跨过一郡。我们大秦,每座城市的距离都是相当的,以蓝翼鸟的速度,从仙阳回东安,最快也需要十八天。最近,北边乌鸦王犯境,帝东这条飞行线,必然受到影响。”

“时间上绝不可能,比十八天这个速度更快。”

“第二,灵符师总工会,在8100年发行的《新灵符大全》上,统计记录出,品质最佳的风行咒,灵气储存的时间为,十五天。这张极品的风行咒,是八品灵符师,天业道人制作。假设,你购买的是,天业道人的灵符,可以保存十五天。”

“那么你这张符,也应该在回来途中,就化成了一张废纸。”

“而你手头上的这张符,我能感受到明显的灵气波动,而且灵气非常不纯粹。”

萧义以指为剑,斜指金宝源,“这些便能证明,你买的是张假符!”

金宝源满头大汗,他从仙阳回来那天,北边军在清理战场,行程耽误了一点时间。他们那趟蓝翼鸟,回东安用了十八天半!

他连忙狡辩,赶忙道:“等等!这都是你瞎猜的!你都没碰到灵符,怎么能判断符上有灵气!”

“四儿,你感应下。”他掏出风行符,递给身旁一名瘦瘦高高的少年。

少年名叫金季,和金宝源为堂兄弟。他的灵根为,丁等风灵根。

金季接过灵符,感应了一会,诚恳道:“的确还有灵气。”

众生目瞪口呆,片刻后掌声雷鸣,称赞声不绝于耳。

“这推理能力,厉害!”

“这灵气感应力,服了”

“漂亮,我就知道金胖子买的是假货!”

……

萧义抚摸着下巴:“你这张假符,符纸灵气过于浓郁了,而且分布的并不均匀,多半是用灵气裹着一些灵石粉,强些灌进符纸制成的。这种假符,说白了就是张华丽的废纸。”

金宝源一把扯开符纸,里面果然有一点点细碎的灵石粉末。

萧义嘴角轻轻上扬,“这种骗外行的造假把戏,灵气基础书早就提过。在《灵气基础》第三册,第五卷,第二章。”

“看来金少,尽学猴叫去了,灵气基础没打好啊!”

众生纷纷翻箱倒柜,找《灵气基础》,紧接着又是一片惊呼。

金宝源回想起来,怪不得当时买符的时候,卖符的人神神秘秘的,还不让他碰,原来这是假的!

他一张胖脸,涨的通红,气急败坏骂道:“你个垃圾灵根,垃圾吊车尾!要本少爷向你道歉,你做梦!我综合成绩排名第一!我……”

突然,学舍外传来急切的呼喊声,萧义没有理会金宝源,立即走出学舍,金宝源则叫的更凶了。

“你别跑啊!垃圾,我要你教我!我妖语能拿甲,你个萧唧唧……”

此时,学堂路的大街上,一名长着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在四处张望。

中年人是萧家的管家,萧云。

萧义走出学舍,一眼就看到了萧云,两人四目相对。

“少爷!不好了,家里出大事了!”

小编推荐理由

神仙捕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