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填房日常(刘玉真陈世文)

穿越之填房日常(刘玉真陈世文)

导读:穿越之填房日常刘玉真陈世文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穿越之填房日常刘玉真陈世文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张氏一看后头丫鬟捧着的一叠颜色各异的衣裳,顿时惊讶道:“哎呦这么多衣裳啊,做这么多小孩子长得快没两年就都不能穿了。”刘玉真小时候从来没穿过隔年的衣裳,就是珍贵的毛皮第二年那也是要换个面料子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

小说介绍

穿越之填房日常刘玉真陈世文全文阅读是一部爱情小说。小编分享穿越之填房日常刘玉真陈世文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张氏一看后头丫鬟捧着的一叠颜色各异的衣裳,顿时惊讶道:“哎呦这么多衣裳啊,做这么多小孩子长得快没两年就都不能穿了。”刘玉真小时候从来没穿过隔年的衣裳,就是珍贵的毛皮第二年那也是要换个面料子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

刘玉真陈世文内容介绍

刘玉真脸上的笑意不变,和四姑娘打了个招呼才回道:“儿媳把箱笼收拾好了,找到几件给慧姐儿和康哥儿的衣裳,是在家里时做的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便拿了来瞧瞧,若不合身我回头再改。”
张氏一看后头丫鬟捧着的一叠颜色各异的衣裳,顿时惊讶道:“哎呦这么多衣裳啊,做这么多小孩子长得快没两年就都不能穿了。”
刘玉真小时候从来没穿过隔年的衣裳,就是珍贵的毛皮第二年那也是要换个面料子的,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
索性张氏也没有在意,她笑眯眯地冲着几个孩子喊道:“康哥儿慧姐儿你们两个快过来,你娘给你们做了新衣裳,和你们前两天穿的那套一样好,快过来看看,哎呀都是上好的料子让你破费了。”
刘玉真笑道:“娘您说的是哪儿的话,一家子人哪儿来的破费呢,小孩子也费不了几匹料子,这是我的心意,穿出去也体面。”

穿越之填房日常刘玉真陈世文全文阅读

“对对对,”张氏笑了,“你当家的也是这么说,这次从省城回来都给我们带了料子,不过那些绸缎料子我手粗可做不来,我和你爹这两天穿的衣裳还是四丫头做的呢,那笨丫头一天到晚就知道摆弄针线,也不知像了谁。”
刘玉真看了眼腼腆地站在一边的四姑娘,也跟着笑道:“四妹妹这是像了娘呢,村里婶娘们都说四妹妹能干,正巧我找了几匹料子出来要给夫君做两件以上,想把四妹妹讨了来帮衬,就是不知道娘舍不舍得。”
陈荷花打这新三嫂一进门便被她的风度气派镇住了,觉得她那那都好看,无论是头上的金步摇玉簪子还是这两天身上穿的红色锦缎衣裳都耀得她睁不开眼,不敢近前。
这会儿听她这么一说再看看她衣裳上的精美的刺绣顿时心动了,偷偷地在扯着张氏身后的衣裳,小声道:“娘……”
张氏刚想答应,但想着先头大刘氏的做派顿时犹豫道:“这,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刘玉真对着陈荷花笑了笑,道:“怎么会呢,娘身上穿的这衣裳针脚细密,瞧着便知道很是下了一番苦功夫的,这个帮手儿媳喜欢都来不及呢,不但是妹妹就是慧姐儿我也想着一起领了去,她这年纪也该学着打络子了。”
慧姐儿倒罢了,但四丫头可是自己亲生的,这小刘氏昨日孝敬的针线看过的人都说好,当家的还说要留着冬至时穿,这让四丫头过去帮忙做衣裳肯定能学个一点半点的,那她后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张氏瞧了瞧这小刘氏,不像是不情愿的,而且这是她亲口说的呢,张氏定下心顿时眉开眼笑道:“她呀就是个木讷的,唯一还算拿得出手的就是这针线了,四丫头还不谢谢你三嫂,去了不要惹你三嫂生气知不知道?!”
陈荷花也是喜出望外,连忙道:“谢谢三嫂!”
“快别多礼。”和陈荷花说完了,刘玉真对着角落里的手拉手的两个孩子招手道:“慧姐儿康哥儿快过来瞧瞧新衣裳。”
“这两孩子怎么还躲呢,”张氏皱眉,走过去提着慧姐儿的胳膊喊道:“慧姐儿你忘了昨晚上你爹和你说什么了?还不快领着弟弟过去?!不听话等下不给你饭吃!”
慧姐儿撇撇嘴,拉着康哥儿跟在张氏后面走上前来,停在了三步远,康哥儿想要上前被她使劲一拉顿时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慧姐儿脸上一白,惊慌地望着在场的大人。
刘玉真有些心疼,但这并不是她说话的好时候,便装作没看见走上前去半蹲着身子拿了几件衣裳在他们身上比划,这些衣裳做的时候都往大了做的,如今一比果然都有些大了,遂收了起来,道:“大了些,回头我改改。”
张氏一直瞧着她比划,对这衣裳的料子、绣工和针线都看在眼里,知道是用了心的。这脸上的笑容越发大了,听她这么说便安慰道:“衣裳要做大了好,小娃娃见风长,做大了明年后年还能穿!”
理是这个理,但刘玉真并不准备让两个孩子穿不合身的衣裳,她脸面还要呢,遂笑道:“娘说得对,我回去改改多留几寸明年再放出来也合身。”
“对对对,是这个理!”张氏见她听从顿时笑得合不拢嘴。
刘玉真进来前他们是在围着桌子剥毛豆,这会儿正事说完了几个人便坐回了凳子上,桌子上圆滚滚的青豆装了一大碗,慧姐儿一边剥一边看她,康哥儿则剥着剥着就塞一个到嘴里,张氏也不阻拦。
刘玉真也动手剥了几颗,问道:“娘您这剥的豆子是准备晚上吃吗?这点活计您吩咐顾厨娘做便是了,有下人在哪能让您这个做太太的动手呢?”
“不碍事,这是我刚去后边地里摘的,这么点豆子一会儿就剥完了,”张氏边埋头剥着青豆子,边说道:“我看厨房有猪头肉,这青豆子炖猪头肉得来的汤清甜得很,老三爱吃呢,有了这个菜老三和这几个皮猴都能多吃两碗饭,咱们家的豆子种得晚这会儿还没全黄,再过些日子就吃不上了。”
猪头肉炖汤……
刘玉真别说吃过,在府里十几年听都没听过,估计是顾厨娘买来煮给下人吃的,没想到被张氏看中了。
她缓慢剥着青色的豆荚,将一个个滚圆的绿色豆子放入碗中,末了转头望向耐心剥着豆子的慧姐儿和一边剥一边玩耍的康哥儿,柔声道:“夫君爱吃青豆子炖汤,那慧姐儿和康哥儿也和爹爹一样爱吃吗?”
慧姐儿有些迟疑,但是康哥儿大声答道:“喜欢,甜甜的!”说完又抓了两颗到嘴里,欢快地嚼着。
刘玉真担心他吃太多坏了肚子,忙问道:“康哥儿喜欢甜甜的东西,母亲那还有芝麻糖,让桂枝去取了给康哥儿吃好不好?”
康哥儿眼前一亮,大声答道:“好——”
刘玉真赞了句“真乖”,然后转头去问慧姐儿,“慧姐儿喜不喜欢吃芝麻糖?”
慧姐儿嘴唇动了动,不吭声。
康哥儿却是等不及了,把豆子一扔冲着桂枝就喊,“我要吃糖,你快去拿,快去快去!”

穿越之填房日常免费阅读

一巴掌的豆子洒得到处都是,张氏急道:“哎呦乖孙,这洒了就不能吃了,慧姐儿快捡起来!”
慧姐儿蹲下身子,默不吭声地捡起了豆粒,很快就捡好了放回碗内,继续默不吭声地剥豆子。
刘玉真一时有些愣住了,旁边的康哥儿跳下了凳子,冲到桂枝挥舞着小手,喊道:“我要吃糖,我要吃糖!”
桂枝瞧了眼刘玉真,见她点头便道:“康哥儿不用急,我这就去拿。”说完便端着东西出去了,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康哥儿豆子也不剥了,蹲坐在门槛上,待看到桂枝的身影顿时欢呼着跳下来:“糖!快拿给我吃!”
桂枝端着个托盘,上面的一碟子里累放着堆成尖的芝麻糖块,凑近了都能闻到阵阵浓香,见康哥儿扑上来连忙把托盘上举,空出只手搂住他的身子,道:“康哥儿莫急,这就给您拿。”
康哥儿拿到之后立马塞到嘴里,笑眯起眼睛,又拿了一块跑过去递给张氏,“好吃,甜甜的,祖母也吃!”
“诶祖母的乖孙,”张氏笑呵呵地接过了康哥儿手上的糖块,只一眼便看出了不同。
他们村没人种芝麻,想要就得去粮铺买,所以村里人做的芝麻糖向来都是粉多芝麻少,不像这上头几乎全是芝麻,只这样拿着便能闻到一股浓郁的香气,这么多的芝麻定是***不菲。
顿时有些心疼道:“这么多的芝麻要不少银钱吧?货郎卖的饴糖两块才一文,给他们吃那些就成了,你这一块就要好几文吧?”
虽然才短短的相处了两天,但刘玉真对这个婆母还是有几分了解的,当下解释道:“娘您这可想错了,做这个糖的糖块是买来的,但里头的芝麻是我那陪嫁庄子上种的,一斤糖能做好些芝麻糖呢,费不了几个钱且常吃芝麻养身子。”
在张氏的概念里自家有的东西那就不算***,听这么一说顿时放心地把芝麻糖放进嘴里,糖块的清甜与芝麻的醇香,只一嚼便让她乐开了花。
刘玉真招呼着陈荷花也吃,取了一块凑进慧姐儿的嘴边,柔声问道:“慧姐儿也尝尝好不好?这是上好的芝麻做的糖,很好吃的。”
慧姐儿犹豫再三,终究还是伸手接过了。
几个人分吃了一碟子的芝麻糖,边吃边说话,手上也不停,等糖吃完不但豆子剥完了,几人也是有说有笑。
张氏起身去内室取了个匣子给她,里头是一大串钥匙和一本册子,拍着她的手道:“这是你大姐库房里的钥匙和她的嫁妆单子,家具都在屋子里,老三说给慧姐儿和康哥儿使,其他的都收起来安置在县城她那宅子里,如今这钥匙就交给你收着吧。”
刘玉真吃了一惊,“这,这怎么使得?”
“使得使得,”张氏松了口气的模样,“这一年多都是亲家也就是你二婶婶照料着,往后你和老三商量着办,我一个乡下老婆子哪懂得看顾这些个,你好好保管了将来给慧姐儿和康哥儿成亲使。”
刘玉真这才点头,“媳妇明白了,定会好好保管的。”
刘玉珠的嫁妆有很多,她出嫁的时候老太爷尚在人世,又是嫡长孙女亲娘还掌管中馈所以嫁妆丰厚且实在,总金额虽然没有刘玉真多但是她手里有来钱的酒楼和当铺,每年能得活钱一千多两,几乎是刘玉真的两倍。
除此之外还有压箱银一千两,怪不得养得起那么多下人。
不过从她死后另撰写的剩余嫁妆单子来看,她嫁到陈家之后还按着刘家的那一套来生活,所以她每年的进项都花光了,不仅如此压箱银也用去不少,如今还剩下三百多两不知道在哪里。
陈家这里就剩下一些旧衣裳和几屋子家具旧物,其余的古玩摆设、绸缎布匹皮草、珠宝首饰都没有,不仅她的没有,两个孩子的也没有,全部东西都被收在了她的陪嫁宅子里,由刘二太太打理。
除此之外,她去后陪嫁的下人都被陈世文送回去了,刘二太太或发卖或安置,如今这单子上就是一些种田的庄仆、管事、守门看宅的一共二十五人,贴身伺候的一个都没有。
晚间刘玉真和陈世文说起了这件事,陈世文沉默半响,摇头道:“不用管,人不用管、钱不用管、物件也不用管,当年乱糟糟的,你二婶婶也没说佃租铺子等进项如何处置,总之若送来你便收着将来给孩子们,若不送便当是替玉珠孝敬他们二老。”
“我此番中举,各处皆给了贺仪,官府也有赏赐,给了你后约剩下三百两,另外待我出门时祖父和爹娘也会再给些,俭省着上京是够了的。”说着说着他笑了,“至于以后,此科不成我便找个做馆的营生,不会饿着你们的。”
看他心情好转,刘玉真也有了几分说笑的心思,道:“那往后可就全靠夫君了,妾身不挑,有碗稀粥就成。”
陈世文失笑,望着她的目光柔和而明亮,“你呀……”

小编推荐理由

穿越之填房日常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