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名著]无限穿书(婳儿邵宗林)

[综名著]无限穿书(婳儿邵宗林)

导读:主角是婳儿邵宗林的小说叫做《[综名著]无限穿书》,婳儿邵宗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阿伦抱着她,一边拍着一边哄着,“宝贝儿,别哭,我会平安回来陪你过下一个圣诞的。”“君子一诺,千金不换。”婳儿抽噎道:“我会一直等你回来。”

小说介绍

主角是婳儿邵宗林的小说叫做《[综名著]无限穿书》,婳儿邵宗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阿伦抱着她,一边拍着一边哄着,“宝贝儿,别哭,我会平安回来陪你过下一个圣诞的。”“君子一诺,千金不换。”婳儿抽噎道:“我会一直等你回来。”

婳儿邵宗林内容介绍

婳儿看着收拾好的箱子,眼泪一股脑地涌了出来。
阿伦抱着她,一边拍着一边哄着,“宝贝儿,别哭,我会平安回来陪你过下一个圣诞的。”
“君子一诺,千金不换。”婳儿抽噎道:“我会一直等你回来。”
阿伦怜爱不已,一啄一啄地亲着小宝贝儿的眼泪,“我放了200金元在那个书架第二排后面的暗格里,家用紧张就从里面拿。当然,你得留下一些到紧要关头用。”
“我不要。”婳儿挣开他的怀抱,把书一本本拿出来。

[综名著]无限穿书全文阅读

阿伦过来阻止,“宝贝儿,一个淑女怎么可以拒绝一个绅士的良苦用心呢?”
婳儿拍开他的手,阿伦纹丝不动,没有一点通融的余地。
“你这样还不如让我去死好了。我在家里日日高床软枕,顿顿珍馐佳肴,你还给我留这么些钱。你在前线呢?吃不好、穿不好、风里来雨里去。你是要我惭愧死吗?”
婳儿气得都忘了哭了,赌气道:“如果你想我郁郁而终,就把这钱留下。如果你想我过得快活一点,就把这钱拿走。而且,而且我一个女人在家,家里这么多钱,被人知道了……”
她不说,哪有什么人知道。这傻姑娘,处处为他着想,还绞尽脑汁往自个儿身上扯。能娶她为妻,何其幸运!
阿伦哄她道:“宝贝儿,你不是说要给百利嬷嬷他们发工资嘛,没钱怎么发?”
“我出门的时候,母亲给了我1000美元,能发好几个月呢。”实际上,是她把那两万花得只剩一千零几块了。
“宝贝儿,万一不够呢?你就当是为了我安心,留下这笔钱。”
“我不要。”婳儿使劲抽手,“好疼,你还不放开我。”
话一出口,阿伦只得放手,任小心肝抽书、打开暗格、***、拿钱,然后藏在行李箱里。
阿伦无法,只得把钱收下。他***地亲了一口小宝贝儿,不舍道:“你不要下来送我。宝贝儿,我不想当逃兵。”
婳儿怕他把钱再拿出来,一定要送他下楼,“我保证不哭了”。
“撒谎!”阿伦便替她擦泪便劝道:“眼睛这么红,要被人看到,又要不好意思了。”
“我才不会。我就不信媚兰没哭。卡琳肯定哭过,为布伦特嘛!皮蒂姑妈也会哭,反正她就是喜欢哭。大家都哭,我才不怕人笑话。”
阿伦无奈地摇了摇头,只能答应。
明明相处没有多久,阿伦走后,婳儿心里空落落的,身上也懒懒的,做什么都觉得没意思,饭吃不香,觉睡不稳,一个人待着闷,跟皮蒂媚兰卡琳她们呆在一起又觉得烦。好像阿伦一走,她的人生就失去了意义。
在婳儿恍恍惚惚第三次把咖啡倒出来后,杰拉尔德把她训了一顿,然后就带着卡琳和威尔克斯姐妹回了塔拉。
在这之后不久,亨利叔叔也带着皮蒂姑妈和媚兰走了。
偌大的月牙湾,除了仆人,就剩婳儿一个人,日子真是无聊透顶。
“苏伦***,你该好好打理月牙湾,就像夫人打理塔拉一样。你不能让百利嬷嬷做了月牙湾的主人。”在苏伦无精打采魂不守舍了一个月后,在一个大地回春的日子里,丁娜这样劝苏伦。
婳儿无所谓地耸耸肩,挥手让她下去,“行了,我知道了。我这么个样子,你也很没威风吧?行了,你的体面日子就要来了。”
当天,婳儿就宣布了发工资的事,时间就从她嫁过来那个算起,补发了一个月的工资。
趁热打铁,她又将每个岗位的具体职责明确一遍,再订了一个每天傍晚给她汇报工作情况条例,最后的吩咐厨娘给所有人做顿好吃的就散会了。
每一个人都很高兴、很激动,嘴里却说着些言不由衷的话,比如这不合规矩,夫人这样不好什么的。
这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付出了劳动就应当得到报酬,可他们得到的太少了,只有一个栖身之所和一份可以填报肚子的饭食。
婳儿有些心酸,有些愧疚。其实,她的吃穿用度都是无底线压榨他们得来的。
“索亚,杀只羊吧。你会做烤全羊吗?咱们来场篝火晚宴。”
婳儿想,她不该每日里伤春悲秋的。她应该多想些办法,让月牙湾更富裕,让家里的人过得更好。
婳儿从嫁妆箱里拿出此前搜集的香料,叫大家行动起来。
放牧的捉羊,厨下的烧水,管家政的搬桌椅,壮工们搬柴火,婳儿带着百利嬷嬷和丁娜磨香料。
百利嬷嬷死皱着眉头问:“苏伦***,阿伦先生知道这件事么?”
“是工资的事吗?知道的。要不是他假期短,事情又多,就是他宣布这件事了。阿伦是您看着长大的,他的心地有多么柔软,您是知道的呀!”
“老爷夫人不会赞成这件事的。”百利嬷嬷沉重地说道。
不赞成也做了,走一步看一步呗。
“苏伦***,咱们老爷夫人也不会赞成的。这样不好,我可怎么跟嬷嬷交代。”丁娜又高兴又心烦。高兴是因为有薪资了,心烦是害怕嬷嬷……
婳儿一点都不怕。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梅肯离塔拉那么远,爱伦不可能从塔拉跑过来训她吧?杰拉尔德那么忙,也不可能再过来。

[综名著]无限穿书婳儿邵宗林免费阅读

就是阿伦的父母,也管不到月牙湾来。当然,不排除伯尔夫人看她不顺眼,要来找茬。
很意外地是他们并没有说她什么,就连伯尔夫人,也在外面对她回护一二。
那是一场贵妇人的***,主题是商量成立看护会、缝纫会和卷绷带委员会(效仿亚特兰大的)。
伯尔家是梅肯名列前茅的财主,连带着她这个不大不小的农场主妻子也有幸参加这种聚会。
婳儿对这个会那个会的,真的是没兴趣。
想当初,婳儿妈就想让她当医生,说收入高越老越吃香。
婳儿宁死不屈,说:医院细菌无数,空气里都是消毒水的味儿,病人又多是一张苦瓜脸,待久了非得得抑郁症不可。”
婳儿对这个“看护会”是相当不感兴趣。至于缝纫和卷绷带,家里仆人做的时候,她也跟着弄了,机械得要死,一点意思都没有。
婳儿找了个角落,静静地当壁花。
本来,她一个不被伯尔家待见的媳妇儿,也没会留意她。
就她这个大姑子琼斯·伯尔呀,真是脑子瓦特了,好死不死地提她,“我哥哥的妻子是个特别仁厚的人,对家里的黑奴都很好,还给他们发工资呢。她这么仁慈,一定会参加看护会的,我去跟她说。”
“给黑人发工资?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赞成蓄奴?”
“她是赞成那位乡巴佬总统的废奴主义喽?”
“她是南方的叛徒!”
在婳儿尚不知情的时候,她已经成了这个聚会的话题中心,直到有人来质问她。
那是一个蓝眼美人,虽然鼻子上有几点雀斑,但完全不影响她的美貌。她微微鞠躬,笑着问道:“请问你是苏伦***吗?”
“是的。请问你是?”
“薇尔·德。苏伦***,冒昧地问一句,你对我们的主义有何意见?”
“很荣幸回答这个问题,薇尔***。”婳儿微微一笑,用调皮而愉悦的语调说:“不过,薇尔***,在此之前能不能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可以。”薇尔轻轻拨开母亲的手,自信道:“你问吧!”
“真是位善解人意的***,那么我问了。薇尔***,请问‘废奴主义’有何不妥?人人生而平等是不是一张空头支票?”
薇尔脸色一变,避重就轻道:“在我看来,‘废奴主义’本身并没有任何不妥,只是***了南方诸州的自由。”
“如果你所指的自由里禁锢了他人的自由,那这自由有何意义?当然,抛开对错,如何看待这自由是你的自由,我并无任何异议。只是我想确认,你是想干涉我如何对待自家仆人的自由吗?在座的诸位想要干涉我在家如何行事吗?那你们跟你们憎恨的北方佬有何不同?你们还要问我对我们的主义有何意见吗?”
婳儿起身,对着众人鞠躬,表情严肃地说道:“我想,只要没有***他人的生命、财产、自由、意志,每个人都有自由行事的权利。我们的主义是否公平公正,是否值得支持,在座的诸位都不是小孩。我要战,只为关税而战。”
说完,婳儿再鞠一躬,步履优雅地走了出去。其实,她手心都是汗,激动的。真的,比辩论赛还***。
等她走出去,安静的人群渐渐有了声音。
“伯尔太太,你和伯尔先生也是这么看的吗?”
“德太太,我想,苏伦还没法干涉我和艾伯特的想法,是吗?当然,我看她那样子,也是不屑干涉他人想法的人。”尽管伯尔太太语气温和,说出的话却咄咄逼人。还有,她脸上的那一份得意,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看见。
这事是乔蒂后来告诉婳儿的,她说:“母亲应该很为你骄傲,尽管她不赞同你的做法。”
婳儿夜深人静的时候换位思考。如果她的儿子娶了一位她并不怎么看得上的人家的姑娘,还为此分门别户,恐怕也要不高兴,也不会给那姑娘好脸色。如此一想,也就能理解伯尔夫人。当然,对于伯尔夫人的回护,她也没有一点要表示的意思,反正也算给伯尔家长脸了。
她想着想着就有些睡不着,索性爬起来给阿伦写信。
她先是把自己在聚会上的表现吹了一番,再是把今晚领悟的心得一一告之,最后说了一些热辣辣的情话,并附以“吻你万千”结尾。
写完,她才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小编推荐理由

[综名著]无限穿书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