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气包的七零小日子(姜穗穗)

娇气包的七零小日子(姜穗穗)

导读:主角是姜穗穗的小说叫《娇气包的七零小日子》by林阿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她压低声音:“囡囡,这两块桃酥妈给你塞兜里了,你要是饿了就拿出来吃。上回进城买了两包,妈给了妞妞一包,还有一包妈藏着留给你吃呢。你别让你三嫂发现了,她那人就爱斤斤计较,要是知道了,指不定又要闹。”姜穗穗摸了桃酥一把,指尖沾到些碎末,送进嘴里轻-吮。

小说介绍

主角是姜穗穗的小说叫《娇气包的七零小日子》by林阿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她压低声音:“囡囡,这两块桃酥妈给你塞兜里了,你要是饿了就拿出来吃。上回进城买了两包,妈给了妞妞一包,还有一包妈藏着留给你吃呢。你别让你三嫂发现了,她那人就爱斤斤计较,要是知道了,指不定又要闹。”姜穗穗摸了桃酥一把,指尖沾到些碎末,送进嘴里轻-吮。

姜穗穗内容介绍

出门前方桂芝往姜穗穗口袋里塞了两块桃酥,是特地等家里人都***了才给的。
她压低声音:“囡囡,这两块桃酥妈给你塞兜里了,你要是饿了就拿出来吃。上回进城买了两包,妈给了妞妞一包,还有一包妈藏着留给你吃呢。你别让你三嫂发现了,她那人就爱斤斤计较,要是知道了,指不定又要闹。”
姜穗穗摸了桃酥一把,指尖沾到些碎末,送进嘴里轻-吮。
这时候的糖品种没有后世多,但却是真材实料,添加剂也少,吃起来格外的香。
姜穗穗嘴角一扬,桃花眼眯起:“谢谢妈。”

娇气包的七零小日子姜穗穗全文阅读

这种被偏爱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感动。
方桂芝听了,笑道:“这孩子,跟自己妈还谢来谢去的呢?妈跟大队长都说好了,给你个轻省的活干,咱们家劳动力多,***又在运输队工作,每个月都有工资,不缺你这点工分。”
姜穗穗心想,既然不缺我这点工分,那干脆别让***活,直接在家里休息得了呗。
可这话也就是想想罢了,一大家子人都去上工了,她一个人不去也说不过去。既然方桂芝都说了,会给她安排个轻省一点的活,那应该也没那么累人吧?
姜穗穗稍微安了心,将兜里的那管美白霜拿出来,在手背上挤了一些,然后往方桂芝脸上擦了点:“妈,你真好。”
方桂芝忙问:“囡囡,你在妈脸上擦的啥呀?”
姜穗穗笑了笑,扬了扬手中的美白霜:“保护皮肤的,擦了之后会变白一点。”
方桂芝点点头:“哦,就是雪花膏吧。这么精贵的东西妈不用,囡囡用就成了!”
“没事儿,我这还有呢,不要紧的。”姜穗穗不顾方桂芝反对,在她脸上擦了个遍。反正哪怕用完了,到时候系统也还会再给的。
毕竟——
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
到了地头,大队长分好了活之后,方桂芝跟一群妇女被分去去干别的了,至于姜穗穗,被大队长叫去浇粪。
大队上干活都是分工合作的,这时候正是种油菜的时候,有垦地撒***的,有挑粪的,还有干别的的,姜穗穗实在没想到,方桂芝跟她说的‘轻省’的活,竟然是浇粪……
是,浇粪的确不累,就站在边上拿着粪勺往洒了***的地里浇就行了。
可是这活臭啊!
姜穗穗离得远远地看着粪桶里的粪,里面甚至还有蛆在蠕动着……她打了个哆嗦,差点吐出来。
她赶紧将自己的汗巾子拿出来,从头围到了鼻子那里,将鼻子堵上。
但这实在太臭了,姜穗穗没法干。她觉得自己要是再在粪桶边上多待一会儿,都能被熏晕过去。
她跑到大队长边上,问道:“大队长伯伯,我不想浇粪,你能不能给我换个活?随便什么活都行,就是别让我浇粪了,太臭了。”
大队长看她一眼,早知道老姜家的小闺女娇气,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娇气。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又不是那些从城里来的知青,咋比知青还娇气,还嫌粪臭呢?
“你真要换?这可是***让我给你安排的轻省活,我安排了你不要,要是***问起……”大队长说道。
说起这事,还得从姜穗穗她爸姜得胜在运输厂干活开始说。
因为工作性质,常常能去大城市,所以也常帮着大家伙带点东西。上回大队长媳妇就托姜得胜带了不少东西,方桂芝也顺势跟大队长提了这么一句,让给姜穗穗安排点轻省的活。
姜穗穗格外上道的顺着大队长的话接下来:“您放心,我妈要是问起来,我自己会跟我妈说清楚的。”
“那就成。”大队长点点头,“正好那边垦地的人手不够,你确定要去的话,那你就去吧。”
“确定确定,百分百确定。”姜穗穗点头如捣蒜,只要不让她浇粪,让她干什么都成!
于是,她跟在大队长身后,朝垦地的地方去了。
刚走到地头,姜穗穗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的高大背影,手里拿着垦地的锄头,一锄头一锄头的恳着地。
姜穗穗一下就认出来了,这人是宋时清。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就听见大队长朝那背影叫了一声:“小宋,我给你找了个帮手。”
宋时清停下挥舞锄头的动作,转过头来,看向站在大队长身边的姜穗穗。
姜穗穗今天穿了件素色的衬衫,那头乌黑的头发被扎成两条麻花辫,垂在胸前,胸口鼓鼓囊囊的,是傲人的玲珑曲线。勾人夺魄的桃花眼,也注视着宋时清,四目相对,姜穗穗朝他笑了笑。
殷红的嘴唇上扬,美不胜收。
宋时清见到姜穗穗,不免想起昨天在小河边的事情。
冷了脸,抿唇朝大队长说道:“大队长,我不用人帮我,我一个人能干完。”
大队长沉了脸:“你这小伙子咋这么不上道?你一个人干是那点工分,多个人帮你干也是那点工分,你是打着光棍,有力气没处使,喜欢白费力气是吧?别说那么多了,姜穗穗就在这儿给你帮忙。”
乡下人说话,嘴里也没个把门的。
姜穗穗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大队长话里的意思,没忍住偷眼在宋时清的胸膛、紧实的胳膊上扫来扫去。像宋时清这个年纪的男人,血气方刚的,又没娶媳妇儿,说不定还真像大队长说的那样,有劲儿没处使呢。
姜穗穗想到此处,抿唇笑了笑,洁白如瓷的脸上因为脑中带了点儿颜料的想法,而飞上淡淡红霞。
这样最好了,那她跟宋时清一块儿干活,岂不就可以偷懒了?
她赶紧小跑着走到宋时清身边,仰起那张不施粉黛,却明艳动人的小脸,乖甜地说道:“宋知青,你放心吧,我肯定好好干活,不会给你添乱的。”
大队长点头:“那就这样,我给你们分一下任务,姜穗穗是姑娘家,力气小,这一小半就姜穗穗来垦,剩下的都归你了。男同志要多照顾女同志,你没话说吧?”
大队长给姜穗穗分的那块地,大概有十分之四大小,宋时清则是垦剩下的十分之六。
宋时清不说话,姜穗穗赶紧应下了:“没问题没问题,大队长你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完成任务的!”
大队长点点头,把锄头留下,人放心地走了。
宋时清扫了姜穗穗一眼,看的姜穗穗心惊胆战,她吐吐舌头,说道:“宋知青,你好,我是姜穗穗,我……”

娇气包的七零小日子姜穗穗免费阅读

“我知道。”不等姜穗穗把话说完,宋时清就说道。
宋时清是五年前跟着爷爷、奶奶被下放到月亮湾的,虽不是月亮湾土生土长的人,但五年来,对月亮湾也早就熟悉了,自然也是认识姜穗穗的,只不过从前没有接触过罢了。
知青也分可以教育的子女和教育不了的子女,像正常追随国家政策,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就是可以教育的知青子女,至于宋时清这种家里犯了事,被下放的知青,待遇跟别的知青远远不同。
也有人叫他黑五类子女,因为宋时清的爷爷对当时国家屡次搞运动的做法不认同,多说了几句话,被有心人举报之后,宋老爷子就被打成了右-派分子,连带着宋时清一道被下放至此。
没有再理会姜穗穗,宋时清当她不存在,继续拿着锄头垦地。
他的那双臂膀结实有力,拿着锄头,不知疲惫一般,一下接着一下的挥舞着。
姜穗穗学着他的样子,拿住手中的锄头,心想不就是锄地嘛,有什么难的啊,看起来很简单的嘛。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
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举起锄头都费劲,更别说是锄地了。她甚至因为***不当,整个人差点扑进地里。
姜穗穗:“……”
看来农民伯伯真的不容易啊,垦地也是一门大学问。
宋时清听见动静,扭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地没垦一锄头,人却差点摔了,不免有些嗤之以鼻,转过身去。
大队长还说给他找个帮手,就这样,也是来帮忙的?不添乱就算不错了。
姜穗穗接收到宋时清的眼神,皱了皱鼻子,知道他心中肯定对自己不屑。她哼了一声,心想自己也是有骨气的,宋时清看不起她,她就要努力给他看!
想罢,她攒劲,重新舞起锄头,一锄头锄了下去。
这回做好了心理准备,倒是比第一次像模像样多了。
这对姜穗穗来说,无疑是一中鼓舞,她朝背对着她的宋时清努了努嘴,说道:“你少看不起人了,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娇气呢,我也会锄地的,你看我锄地了,你快看呀。”
殷红的嘴唇噘起,妩媚当中透着可爱。
然而宋时清根本不理会她。
姜穗穗觉得没意思,也闷头继续干活了。
姜穗穗的皮肤很嫩,拿了会儿锄头之后,就有些发红。她每锄几下地,就休息一会儿。但也不敢休息太久,宋时清干活实在是太快了,分给他的那块地他都快锄完了,自己这块地还没动多少呢。
她有些心急了,可是越急就越干不好,挥舞锄头的时候一个***,铁片都给甩掉了 。
姜穗穗气的不行,差点把手里的锄头都给扔了。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二十年以来最大的挫败,她太难了。
将铁片捡回来,她坐在石头上吁声叹气,琢磨着该怎么把铁片给安上去。
就在她琢磨的时候,宋时清早就把自己那块地给锄完了。可是他没有休息,像是没有看到大队长之前划的那道三八线一般,面无表情的继续锄着属于姜穗穗的那块地。
姜穗穗跟锄头杠上了,闷头修锄头,发誓一定要修好,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活已经被宋时清给干了。
然而,当宋时清将整块地都锄完了,姜穗穗也没把锄头修好。她看着这简简单单的一把锄头,却觉得头大。
一只修长的胳膊伸了过来,将她手中的锄头拿走,再把铁片和另一个木头塞子一起安进去,往石头上敲了敲,塞紧了保证铁片不会再那么容易飞出来之后,就算是好了。
宋时清面无表情的把锄头还回去,坐在地头上休息。
他早就注意到她了,修把锄头用了这么久小时,也是月亮湾第一人。
尽管这才四月份,可是干了活之后,身上流了不少的汗,要是平时只有他一个人在这儿,他或许会把衬衫脱下来,只穿着里面的背心,好好凉快凉快。但是今天姜穗穗在场,他忍住了。
姜穗穗诧异地看着宋时清,眼中写满了佩服。
这简直太厉害了,就这么几下,就把锄头给修好啦?枉她一个后世大学生,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她接过锄头,正打算赶紧去锄地呢,却发现自己的那块地竟然已经被锄好了。
不用了,除了宋时清,还能是谁帮的她呀。她原本还以为宋时清会因为她昨天踹了他一脚的事情而感到生气呢,没想到他这样好。
连忙道谢:“谢谢你呀,宋知青,你真好!”
她想起自己兜里有两块桃酥,赶紧拿出来,递给宋时清一块:“宋知青,给,桃酥,吃点吧。”
宋时清的视线落在那双柔嫩无骨的手上,原本白净的手掌,此时红了好几块,看样子是真的吃力了。
既然这么娇气,做什么要让大队长把她派到这里来,自讨苦吃。
月亮湾公社,谁不知道他宋时清干的活是公社里最累最苦的,翻完了地之后,还得种油菜,肯定得忙到天黑才能干完,就她还傻傻的往他跟前凑。
将视线重新移到姜穗穗的脸上,她正眨着星星眼看着他,眼中满是期待。
宋时清赶紧将目光移开,轻咳了一声,说道:“我不吃。”
姜穗穗长到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被人拒绝。她撇撇嘴,将两块桃酥各咬了一口,不吃算了,她自己吃。
******地吃着桃酥,山风清凉,吹起来还是挺***的。
正享受着呢,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小编推荐理由

娇气包的七零小日子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