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眼星河(柯印戚陈涵心)

满眼星河(柯印戚陈涵心)

导读:柯印戚陈涵心小说《满眼星河》特别推荐,满眼星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穆熙曾经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都只是过眼云烟,可唯独郑韵之这个女人却一路单枪匹马闯进了他的心,打破了他所有的底线和原则后,远走高飞了。

小说介绍

柯印戚陈涵心小说《满眼星河》特别推荐,满眼星河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穆熙曾经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都只是过眼云烟,可唯独郑韵之这个女人却一路单枪匹马闯进了他的心,打破了他所有的底线和原则后,远走高飞了。

小说简介

星河璀璨如你,我满目壮丽星河。
控制狂少爷x傲娇公主病
在陈涵心二十多年的人生里,任何一处都充满了柯印戚这三个字,他是她的发小,众所周知的天才,多金帅气,举手投足都是A,可最重要的是,他让她成为了一个“夫管严”。
柯印戚:你这条裙子太短,不能穿出去。
陈涵心:我不!
柯印戚:那你别出门了。
腹黑二世祖x妖精蛇美人(强强)
穆熙曾经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都只是过眼云烟,可唯独郑韵之这个女人却一路单枪匹马闯进了他的心,打破了他所有的底线和原则后,远走高飞了。
郑韵之:天黑请闭眼,我走了哈
穆熙:?
三年后她回来又像从前那般撩拨他,他咬牙切齿又欲罢不能,只能用真心对她下套。

满眼星河免费阅读

第11章 计谋
那天之后,郑韵之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即便翁雨极力阻拦,她还是自己坚持在附近另外租了一套房子独自生活,每天生活作息极其健康规律,早上起来晨跑,完了去工作,晚上能不加班加点就准时回家,敷面膜做瑜伽洗澡睡觉。
期间她没有碰过一点酒精,没有去过一次酒吧***。
就这么过了两周下来,翁雨和她吃饭的时候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色,忍不住说了一句,“之之,你最近是吃了唐僧肉吗?”
此时餐厅里以他们为中心画一个圆圈,圆圈里所有的男人都在盯着郑韵之猛瞧。
她一边喝着果汁,一手撑着下巴,朝翁雨妩媚地笑了笑,“嗯,他被我吃之前还夸我这个妖精长得真好看。”
翁雨忍了忍,最终还是给了她一个“呸”。
眼看她的生活状态变得这么积极阳光,翁雨其实打心眼里是为她高兴的,但看着她在自己面前浅笑嫣嫣,又觉得她的笑容里好像少了点什么。
就感觉,好像她也并没有真的很开心。
眼看国际名模秀很快就要到来,郑韵之开始忙得愈加风生水起,但是在法国的时候她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其实倒也觉得没什么。
而且,也正好可以让她的脑子被工作塞满,不会有闲心去想些别的什么东西。
***邀请***在投资方和主办方三审过后是要经过她的手的,这天她拿到***的时候,同事过来给她逐一介绍上面的***,说着说着,就指了指其中一个名字:“话说这个Ivy是新加进来的,本来以她的咖位是根本上不了这个秀的,据说是因为在投资方里有后台,最后怼着主办方的脸硬给塞进来的。”
她心中已然有了一些自己的猜测,这时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谁家的姑娘这么厉害,有照片吗?”
同事说着就拿起另外一份文件翻开给她看:“诺,而且据说她的后台好像是……”
一看到那张照片,她的心就控制不住地钝痛了一下。
果然。
她的猜测被完美印证了。
这张和她长得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可不就是那天预热派对时穆熙带过来的那个小***?
“好像是Live的少董穆熙,”同事接着感慨道,“这年头,只要有后台,麻雀都能变成凤凰。”
她的目光在那张照片上一动不动地停留了几秒,终于别开眼,脸上的表情也彻底冷了下来:“可不是吗?”
-
***秀的当天。
郑韵之起了个大早,在后台一扎堆的人里忙进忙出,虽然她是所有负责人里最年轻的那个,但因为极高的天赋和能力早已在圈内具有一定的威望,这些走出去个个都是大咖、平常鼻孔朝天的名模,看到她态度都还算挺尊敬的,也都对她给出的建议很买单。
唯独Ivy是个例外。
这个小***一进来看到负责人是她,浑身的毛都炸了,眼睛里都冒着凶光,感觉下一秒就会挥起爪子往她的脸上拍过去。
郑韵之对她的敌意完全视若无睹,反而还分外热情地拍拍她的肩膀:“Ivy,第一次上大舞台不要太紧张,相信你自己,年轻就是积累经验的最佳时机。”
碍于旁边还有其他工作人员在,Ivy也不能对她这个总负责人怎么样,只能僵硬着脸,轻点了下头。
“你可真是太幸运了,有贵人相助可以给你这么好的机遇来参加国际名模秀,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啊,能在普通商演上混个出场就已经很开心了呢,”她冲着Ivy笑得娇柔妩媚,“祝你登台表演一切顺利噢。”
她这话明摆着就是在讽刺Ivy并不是靠自己的实力进行参加评比筛选,而是靠抱穆熙大腿才得到今天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出场表演机会,Ivy听得一张脸完全都皱了起来,终于不顾形象地***跺了一下脚。
旁边的工作人员看戏看得起劲,没人敢吭声,郑韵之这时转过头冲他们抬了抬下巴:“带她去换衣服化妆。”
***一声令下,哪有人敢抗命,眼看着Ivy咬牙切齿地被推进了***室,她终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面无表情地从后台往舞台的方向走。
到了舞台帘幕旁,她一眼就看到了台下坐在VVIP席位第一排靠左边的男人。
穆熙今天穿着深蓝色的衬衫和黑色金边休闲西装,随随便便往那一坐就又成为了人群的焦点,他这时正在和身边两个时尚界的大佬低声说话,俊逸的侧脸上带着他惯常客套又疏离的笑容。
呵。
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特意来捧自己养的小***的场,自己还穿得像只孔雀似的,请问还有谁能比您更***啊?
从看到Ivy的名字被列在***上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的窝火,直到现在看到他出现的这一刻被彻底点燃,她再也看不下去,扭头就回去换衣服去了。
临近中午,名模秀正式开场。
主持人做了暖场开场白后,郑韵之作为这次秀的总负责人兼嘉宾名模,带着几个大咖***上台走开场秀。
她身高一米七二,今天又穿了一条墨绿色和***相间的裙子,配上相应的妆容和头上繁复的配饰,走在最中间,直接艳压全场。
走到舞台最前方的时候,她妩媚一笑,自然地冲台下抛了一个Wink,全场观众的热情瞬间被点燃,掌声雷动之中,她收回手,微微垂了垂眸,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台下的穆熙。
只见他微微仰着头,目光正沉沉地落在自己的身上,在灯光的照射下,根本看不出深浅。
四目相对。
她忍下了嘴角嘲弄的冷笑,转身就带着其他***退场。
-
和柯印戚重归于好后,陈涵心又恢复了往日神气活现的模样。
早上到了学校,柯少爷一下车,就立刻掐着点去学校食堂排队帮她买她最爱吃的糯米糕,让她先去教室等自己,她哼着小曲拎着包进了阶梯教室,迎面看到正在和一个女孩子搂在一块儿卿卿我我的俞奕伦。
俞奕伦见到她,脸上的笑容忽然就凝固了,然后他猛地松开了那个女孩子,拔腿就跑。
陈涵心和那个女孩子都一脸懵逼。
“俞奕伦,”眼看俞奕伦就要从后门跑出阶梯教室,她直接跑到后门把他给堵了,“我身上有病毒?”
俞奕伦被她堵得一脸尴尬:“哈哈哈……”
“哈你妹,”她直接抬手抓住俞奕伦的领子把他扯到了拐角,“你看到我跑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你有事儿,捉奸你在床。”
“不不不,”一听到她说“有事儿”,他立刻就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我和你一清二白,比白板还白。”
她眯了眯眼,松开了手:“那你到底抽的什么风?”
“嗐,”他挠了挠头,压低声音道,“我***不是知道了我不该知道的事儿了吗?”
她完全没听懂。
“我怕我再像以前那样没轻没重地和你走很近,会被柯神一枪崩了,”他一脸心有余悸,“我以前老觉得柯神有时候看我的眼神充满着杀气,但我一直都没弄明白是为什么……”
陈涵心这下听明白了,微微红了脸,有些不自然地撇了撇嘴:“……你不用想太多。”
“我怎么能不想太多,”俞奕伦抚着自己的心口,“你那天说漏嘴之后,我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来消化这个惊天大***,我也不能去和别人探讨这件事,我只能自己憋着,你能明白吗?你得赔我心理和身体双重损失费,我想得都快要不举了……”
她“噗嗤”笑出了声:“为了姑娘们免遭毒手,我看你还是永远别举了。”
“我以前真是有眼无珠,总觉得不能玷污发小这样纯洁的感情,可想想人柯神都那样对你了,那不是真爱还能是什么?”他叹了口气,“你倒好,这么多年不给人家名分,纯***白嫖……”
话还没说完,就被陈涵心一巴掌拍在头上,打得他嗷嗷直叫唤。
“俞奕伦,这件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一定当场崩了你的脑袋,”她用纤细的手指指着他的鼻子,“听明白了吗?”
他朝她鞠了个躬:“小的明白。”
“行了,退下吧。”她朝他摆了摆手,刚转过身,脸色忽然一僵。
只见柯印戚手里拎着给她买的点心,被一个女孩子堵在了阶梯教室的门口。
这种情况其实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应该说发生过非常多次,就算他平时高冷得一匹,完全不跟除了她之外的任何人多说话,还是会有女孩子跑上来递纸条送情书和奶茶,甚至还有附近其他学校慕名而来的女孩子,争相围在教学楼楼下等他。
虽然几乎每一次她人都在现场,总能亲眼目睹他冲人家面无表情地摇摇头,然后什么东西都不收扭头就走,还是会有层出不穷的人上赶着来挑战这朵F大的高岭之花。
当然,碍于柯印戚在场,那些对她这个发小充满憧憬和些许嫉妒的女孩子,往往也不敢从她这儿下手,最后全都不了了之、打了退堂鼓。
她以为这次的剧情展开也会和之前那么多次一样。
即便这个女孩子身材特别好,而且侧脸看着也相当精致,是个很有气质的漂亮女孩子。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他根本不会给那个女生接近他的机会。
她站在原地,看着柯印戚听那个女孩子说了几句话,然后抬起头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末了,他竟然垂下眸,对那个女孩子勾了下嘴角,点了点头,回了一句话。
陈涵心惊了。
原本要准备开溜的俞奕伦也惊了,刚刚迈开的腿又给收回来,张大着嘴巴道:“……那个啥,刚刚柯神是对那个女孩子笑了?”
她心里一下子就升腾起了一股不太***的情绪,咬了下牙,没好气地对俞奕伦说:“不需要你替我翻译他的行为。”
俞奕伦看她脸色不怎么好,想试图帮柯印戚圆一下:“没事没事啦,柯神只是应付应付她而已的……”
话音刚落,就看到那边的柯印戚竟然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打开微信二维码,给那个女孩子扫了自己的微信。
俞奕伦看向身边陈涵心一下子变得天寒地冻的脸,吓得浑身一激灵,直接从后门溜***室了。
她站在原地,努力地深呼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没忍住,抬步走了过去。
那个女孩子看到她走过来,冲她笑了笑,脸上还有两个漂亮的小酒窝:“涵心学姐。”
她牵着嘴角冲那个女孩子点了下头,转头就对柯印戚说:“马上就要上课了。”
和她亲近的人都能品得出来她这句话的语气已经不太好了,柯印戚怎么会听不明白,只见他眼底精光一闪,淡声道:“嗯,我马上来,你先***吧。”

陈涵心整个人都不好了,轻轻皱了皱眉头:“你说什么?”
他还是那副不慌不忙的模样,俊逸的脸庞上带着股平时对着她不太会有的漫不经心:“你先***,我还有几句话要和学妹说。”
她听完这句话,心里的火“唰”地一下子就窜到了头顶。
好一个学妹。
好一个你先***。
柯印戚,你可以啊。
陈涵心咬了咬牙,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从牙缝里蹦出来了几个字:“好,那你们慢慢说。”

满眼星河全文阅读

第12章 劈腿
名模秀。
郑韵之回到后台之后,心情变得更糟糕了。
她努力把刚刚台下穆熙的那张脸挥去脑后,绷着脸戴上耳麦,全神贯注地开始把控整场秀的节奏,眼看着***们一个接一个地上台,她一边盯着每个***的装束和顺序,一边仔细地掐着时间点。
好在每位名模都很专业,没有人出现过一次纰漏,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着整场秀马上就要临近尾声。
工作人员这时跑过来,小声对她耳语了几句,按照之前彩排过的,她和另外两位名模将会身穿由几个***大牌联名的、最新一季还未公布的服装一起献上整场秀的压轴演出,现在差不多得回去换衣服了。
郑韵之点了下头,将耳麦交给工作人员,回到了自己的***室里。
打开衣柜后,她愣住了。
只见她下午才刚刚检查过的,由专人熨烫得平整无痕、光彩夺目,并用专门的保护袋套好的新款服装,此时竟然皱巴巴地暴露在空气中。
套衣服的袋子被揉乱扔在了衣柜的角落里,她眯了眯眼,把这条裙子拿下来仔细一看,发现裙子还被人用剪刀给剪坏了。
她对着这条已经完全没眼看的裙子看了几分钟,大步走过去打开门。
门口有两个安保人员,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冷着脸道:“不好意思,两位先生,我想问问我离开之后有其他人进过我的房间吗?”
两个安保人员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想了想,说:“啊,好像半个小时之前,有一个小姑娘急匆匆地跑过来说你要她帮忙给你取东西,我们看她有工作证就让她***了。”
她沉默了一秒:“这姑娘是不是长得和我有点像?”
安保大叔愣了一下,盯着她看了几秒:“……啊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郑韵之闭了闭眼,差点都给气笑了。
她在心里努力地对自己说,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暴走,她马上就要上台表演压轴秀,时间根本耽误不起,而且现在她面临的情况也不是光靠发火暴走就能够解决的。
无论她要怎么找对方算账,都得等到整场秀结束之后。
“好,谢谢。”她咬了咬牙,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关门回了房间。
等她换好衣服和配饰去后台候场的时候,两位名模和其他工作人员看到她身上的这条裙子都惊呆了:“Tiffany,你这条裙子是怎么回事啊?”
她勾了勾嘴角:“有人想让我上台更惊艳一点呗。”
“你这个样子上去,品牌方会不高兴的吧,”另外两位***和她的关系都不错,此时面露担忧地道,“你要不赶紧找他们再去拿一件?”
“压轴秀的样衣就只有我们身上这三件,因为本来就是还没有公布的款,也没有别的衣服可以替代,”她揉了揉太阳***,“我稍微修补了一下应该能撑得住,走吧,没时间了。”
随着上一批***返回后台,她们三个也掀开帘幕走了出去,聚光灯立刻就追在了她的身上,将全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她是非常资深专业的***,即便现在身上的裙子实在有点儿不太体面,但她的动作和步伐还是非常到位,下面的人也都跟着以为这个衣服的褶皱是故意而为之,还是给予了她热烈的欢呼声。
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
刚刚破损的那道口子她在***室其实已经用针线紧急缝补了一下,照理来说应该撑得住这个走秀的时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裙子下摆地方的开口突然就崩了,而且开始越拉越大。
下面有些观众也发现了异样,开始小声地讨论了起来,她一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步伐和动作,一边在心里拼命地想着办法。
因为这条裙子很紧,紧到她根本就穿不了打***,所以要是再这么崩下去,她的***就会直接暴露出来。
郑韵之的脸上虽然维持着笑容,但后背上已经开始冒冷汗。
等走到最前方的时候,裙子终于“撕拉”一声崩到了她的大腿处。
台下的议论声渐渐大了起来,她觉得自己的手和脚都是泛着冰凉的。
怎么办?
即便在时尚圈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这也是她头一次碰到这样的紧急情况。
在舞台前方停顿的那前几秒钟的时间里,她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可是下一秒,她就看到VVIP席位第一排里有一个人站了起来。
那个熟悉的身影直接在众目睽睽之下,旁若无人地穿过了前场,他无视了安保、栏杆、音响、电线……一路走到了舞台的最前方。
然后他优雅地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那件黑色金边休闲西装外套,轻轻地放到了她的脚尖前。
她的整颗心都抖了一下。
穆熙从下仰着头望着她。
他的目光平静而又炙热。
-
F大。
柯印戚踩着上课***进了教室。
陈涵心坐在他们俩一直坐着的那个位置,一张脸臭得根本没眼看,俞奕伦出于人道主义冲柯印戚挤了两下眼睛示意他小心点,他尽收眼底,脸上还是八风不动地走到她身边坐下来。
他把给她买的点心和水轻轻地放到了她的桌角,然后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说完了?”
她微微转过头看向他,生硬地扯着嘴角道:“和小学妹。”
她每一个字都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柯印戚却听得眉头一动不动,低低地“嗯”了一声:“喝点水,课间把点心吃了。”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目视前方专心听老师讲课。
一副完全没有要和她解释一下自己刚刚的行为和自己谈话内容的样子。
陈涵心觉得自己原本在头顶上的火已经直接窜到了天花板。
但是碍于现在是在一百多个人的大教室里,还有老师在上课,她不可能在这种公众场合做出什么失态的举动,她回过头,用指甲拼命地掐着自己的手心,努力地让自己先专注于老师的讲课。
可是她发现自己竟然一个字都听不***,脑子里不断地在回放着刚刚他在教室外头和学妹说话的模样,还有他让自己先进教室的那句话。
这在他们这么多年的相处历史中从未发生过。
有她在的场合,他的眼睛根本就不可能看向第二个人。
结果整节课她一个字都没听***,就这么硬生生地挨到了下课。
下课***打响,老师一走,同学们也立刻都作鸟兽散,教室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变得空荡荡的,只留下了零星的几个同学在边说话边整理笔记,还有个俞奕伦在椅子上正襟危坐,眼睛却不断地在往后排他们俩的方向瞥。
柯印戚从椅子上站起来,在走道边等她。
陈涵心收拾完自己的东西,把他给自己买的那袋点心留在桌上,拿起包从椅子上起身,像没看见他似的,直接就越过他往下面走。
步子快得跟飞一样。
柯印戚眼睛一眯,伸手拿过那袋点心紧跟着她大步往下走,在她身后淡声道:“你点心没拿。”
她人都快走出教室了,这时一下子顿住了步子。
然后,她猛地转过了身,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他。
一旁的俞奕伦看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立刻抱紧了自己的胳膊。
“我可受不起你的点心,”她轻飘飘地冷笑了一声,“你要不拿去送给你的小学妹吃吧?”
柯印戚再次没接她的话茬,只是轻轻地勾了一下嘴角,低声说道:“吃醋了?”
她看着他这幅轻描淡写的模样,一下子变得怒不可遏:“我为什么要吃醋?你算我什么人我要吃你的醋?你可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以为哪个女孩子都得追在你***后面跑。”
“确实。”
他沉默了两秒,冷静地抬了抬眼皮:“毕竟像你一直说的那样,我只是你的发小而已。”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下一秒,她上前几步,一把拽过了他手里的那袋点心,二话不说直接就往他身上怼了过去。
一个个精致的糕点都从袋子里飞了出来,大部分都粘在了他的衣服和鞋子上,还有一些分别掉落在地上、黑板上和椅子上……现场简直是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身后包括俞奕伦在内剩下的那几个同学都在座位上懵逼了,俞奕伦实在是不敢去看柯印戚此时此刻脸上的表情,干脆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其中一个胆子大一点的男同学过了几秒,竟然哆哆嗦嗦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悄悄地拍下了这一幕。
陈涵心此刻根本没心思再去关心这个教室里现在还有其他观众,她眼眶通红地看着对面柯印戚那张表情变幻莫测的俊脸,指着他的鼻子,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柯印戚,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再给我买一样东西,再跟我说一句话,你爱跟谁说就跟谁说,爱跟谁走在一起就跟谁走在一起,我不需要你。”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就出了教室。
教室里依旧还处于静止的状态,柯印戚在原地静静地目送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转角,他看上去好像也没有很生气,只是低下头去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乱七八糟的点心残渣。
然后他轻蹙了一下眉头,去一旁拿了纸巾,把自己身上和散落一地的点心都收拾干净,也大步离开了教室。
等他离开后,那个拍了照的男同学二话不说,转头就把刚刚拍的照片上传到了F大的贴吧。

陈涵心一路跑到学校的人工湖边。
这个点大家都在上课,人工湖旁边没什么人,她憋了一节课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地夺眶而出,拿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想了想翁雨在飞国际航班,郑韵之最近又因为名模秀忙得四脚朝天,她一划通讯录,转头就把电话拨给了单叶。
电话的嘟声响了几秒,接起来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对面传来一句响亮又中气十足的女声:“操!戴宗儒你别给老子动手动脚!”
她愣了一下,差点都要破涕为笑。
然后过了几秒,那头的单叶才对着电话道:“……心心?”
“嗯,”她的声音里还带着哭腔,听着还挺明显的,“豆丁,你方便说话吗?”
单叶愣住了:“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不对,谁敢欺负你啊?柯印戚那个罗刹鬼呢?”
她咬了咬牙:“……他劈腿了。”
陈涵心说完这句话,就在那儿捏着手机默默地抹眼泪。
电话那头的单叶足足沉默了十秒钟。
然后,单叶深吸了一口气:“我不信。”
“是真的。”她吸了吸鼻子。
“你亲眼抓奸在床了?”
“……那倒也不是,”她咬了咬唇,“反正,他肯定是劈腿了。”
“心心,我觉得啊,就算戴宗儒***,柯印戚都不可能劈腿,”单叶紧接着说,“他对你的那种爱基本等同于被人下了降头,这辈子都解不开的那种,你能明白吗?”
还没等陈涵心说话,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低沉又有磁性的男声:“你说谁会***?”
“戴宗儒你给我闭嘴!”下一秒,单叶又暴起了。
眼看这对白衣天使夫妇三句不和又要掐起来了,陈涵心头痛地揉了揉太阳***:“你们几点离开医院?我来你们家详谈吧。”
“行,”单叶在那头气喘吁吁地说,“我先去处理一下家庭内部矛盾,六点我家见。”

小编推荐

小说《满眼星河》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小说,满眼星河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