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偏爱(苏韵叶黎城)

独家偏爱(苏韵叶黎城)

导读:苏韵叶黎城小说《独家偏爱》特别推荐,作者是 顾西东,独家偏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婚后两年,前男友许辰荣耀归来,站在叶***前礼貌请他跟苏韵离婚。“你们的婚姻名存实亡,何不放手?”

小说介绍

苏韵叶黎城小说《独家偏爱》特别推荐,作者是 顾西东,独家偏爱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婚后两年,前男友许辰荣耀归来,站在叶***前礼貌请他跟苏韵离婚。“你们的婚姻名存实亡,何不放手?”

小说简介

被迫跟前男友分手后,苏韵接受了家族联姻,嫁给了叶氏集团二公子叶黎城。
叶黎城斯文君子,禁欲清高,从没跟苏韵一起出席过任何场合。
人人都道二人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婚后两年,前男友许辰荣耀归来,站在叶***前礼貌请他跟苏韵离婚。
“你们的婚姻名存实亡,何不放手?”
叶黎城极为淡漠地扫了这位新晋爱豆一眼,看着身后的小***:“名存实亡?”
苏韵上前一步亲昵地握住他的手:“不是,我们很恩爱。”
叶黎城眸子里沁出一点笑意,顺手将她揽在怀里:“乖。”
许辰:……

独家偏爱免费阅读

叶黎城静静地呼吸着,仿佛没听见她的问话。
苏韵又问了一遍,这次声音大了许多:“你不回你房里睡吗?”
叶黎城仍旧没有回应。
苏韵忍不住伸手推了他了一下:“喂,你不——”
叶黎城蓦地重重按住她瘦弱的手腕,语气冷中带凶:“闭嘴。”
完全没了刚才沉***.欲的样子。
苏韵在虚空中踢了他一脚,懒得跟他计较,很快也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时,她身旁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难道他昨晚后来又回自己房里睡了?
苏韵伸手摸了摸床单,还残余着温热——那就是刚起身不久。
叶黎城正好穿着睡衣进来,刚好看见她这个动作。
她这是——在留恋自己的体温?
苏韵生怕他误会,吓得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黎城语气似乎没往常那么冷:“出来吃饭了。”
苏韵吃饭时拿起手机随手翻了下微信,看到师玲发来一条微信语音。
她习惯性地顺手点开:“任务完成没有啊,祖宗!”
她吓得赶紧把手机静音,又去看叶黎城脸色,谁知叶黎城仿佛没听到似的,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专心致志地吃饭。
苏韵掩饰住略微慌乱的内心,也低头吃饭。
二人默默用完早餐,叶黎城再度回到苏韵卧室。
经过***上的消化,苏韵已经无所谓他睡哪儿了,看他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梳妆镜前的羊脂白玉镯,她问:“你要去修?”
“不然?”
苏韵语气不由带了一点欣喜:“能修好?”
叶黎城肯定道:“修不好。”
苏韵:“……”
那你还去修?
仿佛明白她的疑问,向来惜字如金、不喜欢解释的叶黎城难得解释了下:“我只能尽量弥补。”
苏韵惊诧:“你修?”
这回叶黎城没这么好的耐心,留下一个“废话”的眼神,转身走了。
想起“任务”,苏韵立刻追了出去,有点尴尬地解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节目编导跟我说希望我能带件贵重的藏品过去,我看这镯子最好看,所以才拿出来。”
当然好看,这是结婚前叶黎城特意用自己收藏好几年的羊脂白玉料请人高价打磨的。
这句话总算取悦了他。
叶***色稍稍缓和。
苏韵叫住他:“还有——”
她有些犹豫,不知为什么请他帮忙的话忽然说不出口。
她还从没求过他。
也许是因为昨晚的温存,叶黎城此刻态度竟还算有耐心:“有事直说。”
苏韵鼓起勇气:“我、我在争取一个角色……”
叶黎城扬眉,示意他在听。
“是赵晋导演的,听说他有个东西想请你帮忙看看,你能不能帮忙去一趟?顺便帮我说句话?”
叶黎城注视着她的目光逐渐变得尖锐。
他语气霎时变得比往常更冷“原来这就是你的任务。”
苏韵一怔,有种被戳穿的尴尬。
叶黎城目光里的寒意似乎能结冰:“你为什么要当演员?”
因为那个人是演员?这句话却终究是没问出口。
苏韵稍稍愣住,片刻后才说:“喜欢就当了,哪有那么多原因?”
叶黎城拿着玉镯往外走。
苏韵穿着白色真丝睡裙追出去,娇声喊:“你答不答应啊?”
叶黎城头也不回,只留下一句:“你做梦。”
苏韵一路跟着他,语气也冷下来:“你什么意思?”
叶黎城猛地转头,讥讽道:“我什么意思都听不懂,这种语文水平还想当演员?”
苏韵咬牙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怎么能这样残忍戳她的软肋。
她高中才回国,语文水平的确比普通人差一点,但她已经请了台词老师努力练习了。
不久前被人恶意剪辑了一波片场数次NG拍摄视频,跟风的营销号差点把她黑上热搜,就算叶黎城不知道,助理也一定会提醒他。
如今这样轻而易举地说出来讥讽她,不过是从没把她放在眼里罢了。
苏韵看了他良久,情绪渐渐平静下来。
她简直是傻,才会怀疑他对她有那么一丝感情。
她轻柔一笑:“你不帮我说话也是应当,毕竟我不是沈雅。”
叶黎城皱眉:“这跟沈雅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苏韵笑了一声,将意味深长的语调拉长,“你从不跟我出席任何公开场合,录综艺时你跟她比跟我还亲密,她想演你们叶家的戏触手可得,我想让你帮我说句话都这么难。我看当初***爸怎么瞎了眼让你来跟我联姻?真是拆散了你们这对鸳鸯——”
叶黎城淡淡扫她一眼:“沈雅要不是你妹妹,跟我有半点关系?”
苏韵一怔。
叶黎城转身进了家里的工作室,“砰”地一声关上房门,单方面结束了这场吵架。
他的工作室里都是些重要文物,平时出差都锁着,宝贝的很,从不让人随意***,怕磕碰到。
苏韵对他的文物毫无兴趣,扭头回了卧室。
叶黎城在灯光下看着碎了一条细缝的羊脂玉镯半晌,心情逐渐平和,不免觉得自己方才似乎有些反应过度。
他向来冷静,却总是在苏韵的事上无法控制情绪。
她想当演员,未必就一定跟那个人有关。
她想要一个角色而已,他是她丈夫,何必把她想的那么不堪。
而且即便没有那个角色,他们也不是没有过***。
这样边想边琢磨,忽然觉得玉镯缝隙蜿蜒出几支梅花似乎会是不错的选择,于是便开始在纸上画图样。
图样草稿初步画完时,已经快中午12点了。
手机微信里赵子旭发来一条消息,想请他吃顿便饭,务必赏脸云云。
叶黎城想了想,回过去:【不必麻烦,我今天下午去赵导家里拜访,不知道方不方便?】
回完短信出了工作室,从小带她的阿姨胡姨问他什么时候吃午饭。
他问:“太太呢?”
“太太去了公司说是有事要谈。”
叶黎城蹙眉:“什么时候回来?”
胡姨:“她没说,我这就问。”
“不用。”叶黎城打电话让助理钱前留意情况,一面说,“开饭吧。”
*
“是真品。宋代汝窑无误。”叶黎城轻轻地将玻璃冰纹青瓷瓶放置于桌面,“瓷质精良,色泽淡雅,这样的气韵不是能仿出来的。”
赵老爷子用粗糙的手推了下眼镜,长舒一口气:“叶老师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毕竟挺贵的东西,不看看不放心。”
叶黎城阅文物无数,此刻也忍不住赞上一句:“的确是好东西,您从哪儿淘来的?什么时候想出货,可要先想着我才行。”
赵老爷子脸上的皱纹舒彻底展开。
外界都传言叶黎城清冷孤傲,不好相处,如今看起来一点不像嘛。
他哪里知道,叶黎城甚少跟人这样打交道,如今为了苏韵才不免多说了几句。
赵老爷子拉着叶黎城热情道:“叶老师太客气了,您那么多好东西会稀罕我这件?一定要在家里吃顿饭再走——”
叶黎城委婉拒绝:“饭就不必用了,不过……”
他目光一扫,停留在一旁桌上散乱的文件和照片上。
“赵导有新戏?”
赵老爷子将照片递到他手里:“对,几个女演员的资料,我还没来得及看。”
赵晋在圈里多年,又想到叶黎城的婚姻传闻,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于是道:“对哪位感兴趣?我帮你牵牵线?”
男人嘛,就那么点儿心思。而且他也有自己的私心,希望开戏准备道具的时候,叶黎城能稍微指点一番。
叶黎城倒也没拒绝,盯着一张照片许久,却没说话。
他没见过这样的苏韵。
似乎是跳舞期间的抓拍,大红色的长百褶裙在她身下开出了花。她脸上笑容明媚灿烂,活力四射,跟以往的文静典雅全然不同。
他看得有些出神,赵晋不觉心中暗道糟糕,出声提醒:“这位的确漂亮,不过听说背后有人的。”
叶黎城语气淡淡:“那又如何?”
赵晋微微一愣:“这……”
叶黎城适时递出一张名片:“赵导的东西,以后都可以找我看。”
赵晋立刻欣喜地将名片接过来:“那以后可就麻烦叶老师了。不过配角我还可以做主,主角的话我也要看投资方那边的意思。”
叶黎城问:“最大的投资方是不是沈家?”
赵晋明白过来,他这是要去说服丈人。
没想到叶黎城会有这个本事丝毫不避讳女方那边,也就是女方可能知道他在外面的事?
赵晋不觉高看他一眼:“投资方若是没问题,我自然也没问题。”
叶黎城将那张照片收到衬衫口袋里:“早听闻赵导调.教演员是一绝,想必这回也不例外。”
赵晋:“都是圈里朋友们客气。”
不知想到什么,叶黎城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容,语气却还是平平:“那到时就麻烦赵导了。”
*
“说了想别的办法。”会议室里,苏韵声音干脆,“赵导再油盐不进,连个面试的机会都争不到吗?我就不信了——”
她这样说,师玲哪里还不明白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登时也不敢多说:“我们尽力争取,不过沈雅也在争这个角色……”
“她争不到,你放心。”
“那就好,还有那个需要我们救急的舞蹈综艺,下周就开始录了,时间可能会比较长。你先生毕竟回来了,你时间可以吗?”
苏韵拿起矿泉水瓶喝了一口:“可以的很,你不知道我日常在守活寡吗?”
师玲:“祖宗你这话也就在我耳边说说算了,可千万别出去乱说。”
苏韵给她一个“我有病吗”的眼神。
两人定了接下来的行程,苏韵再次提出要演网剧女主的想法,再次被否决。
“都说了网剧咖位低跟你身份不符,沈总不会让你接的。”师玲指着电脑里的几个电影角色,“这里头一个感兴趣的都没有吗?”
苏韵兴致寥寥:“左右剪出来不到三分钟,有什么意思?”
她以联姻的代价让父亲同意她进娱乐圈,家里投资的影视剧她可以随意挑选,但本着对股东负责的目的,她不能挑主角,遇上大腕导演也还要看导演的意思。
她一直想演一个女主角,而且有的网剧角色质量还不错。
师玲劝她:“你这样的身份,玩玩票算了,还真想当一个好演员啊?”
苏韵这回真生气了:“我怎么就不能当一个好演员了?”
师玲知道在这事儿上她向来认真,一时暗自怪自己口不择言,忙道:“好好好,当我没说。那我们从配角开始磨炼演技也可是不错的嘛。”
“磨炼什么?一部戏就那么几句台词,读的好不好导演都给过然后再让人来配音,怎么磨炼?”
二人争论一通,谁也没说服说,于是下部戏也就没选好。
这时师玲手机忽然响了,她接起来,语气欣喜:“真的?”
苏韵以为是赵导的戏有了眉目,不禁有些期待地看着她,等她挂掉电话才问:“是不是赵导愿意让我去面试了?”
“那倒不是。”
苏韵瞬间没了兴趣。
师玲:“但也是大好事,一直黑你的那个营销号你居然给告赢了!”
苏韵:“?我没告她啊?”
“你还跟我装起来了——”师玲把手机放她跟前,“这不是你的代理律师告的吗?”
“我真没告,当时你不是说取证困难……”苏韵定睛一看,云市星泉律师事务所几个字映入眼帘。
这是叶家常用的律师事务所。
她想起来,她结婚后基本资料也给了叶家一份。
这难道是……叶黎城帮她告的?

独家偏爱全文阅读

苏韵接过手机,看到代理律师薄宏扬三个字时,确认是叶黎城的手笔。因为薄宏扬是叶家专用律师,跟叶黎城是好友,他们的婚前协议也是他经手的。
而且从内容来看,这官司已经打了半年多了。
也就是说半年前叶黎城就开始托人帮她打这个名誉官司了?但她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叶黎城怎么会这么好心帮她打官司呢?
难道是因为觉得她给他丢脸了?
想起今早叶黎城那句讥讽她“语文水平”的话,苏韵越发肯定了叶黎城的想法。
简直是奇耻大辱!
她宁愿一直被那个营销号无脑黑,也不愿意这样被帮忙。
耳边传来师玲的感慨:“还是你们沈家有钱有势有时间啊,看以后谁还敢黑你,在微博置顶道歉一个月哈哈哈,丢死他的脸!”
苏韵点开黑她的微博账号,主页果然置顶了一条微博,声泪俱下地承认错误并向苏韵***诚恳道歉。
底下微博留言炸了。
“我去这也能告赢?苏韵台词就是很差啊实话也不让人说了吗?”
“她要是没金主***能有那么多大制作电影***?她可一出道就是电影***咖,这待遇没谁了吧?”
“没办法人家后台大,博主怎么可能有证据证明她有金主呢?”
……
苏韵没再往下看,懒懒地退出微博。
叶黎城的电话忽然打进来。
苏韵原本缓和的神色又变得冷凝,果断摁掉他的电话。
叶黎城无奈按了按额头,正要再给苏韵打回去,接到好友薄宏扬电话:“你老婆那个名誉权官司***打赢了,按照你的要求来的。”
叶黎城:“知道了,接着打。”
薄宏扬忍不住感叹:“狠,你实在太狠了,以后我可万万不能得罪你。对了,资料我寄你家里了。”
叶黎城“嗯”了一声,挂断电话,给苏韵再度拨去。
又被无情挂断。
叶黎城没再打,就在她公司楼下等。
没过多久她果然跟单彤从门口出来,叶黎城手里拿了件棕色大衣,下车朝她走去。
他身形高大,步履从容潇洒,苏韵一眼就看到他,不觉有些惊诧。
他怎么来了?
他来接她下班?太阳不会是打西边出来了吧?
叶黎城淡淡说了一句“下班了”,然后把手里那件平整的毛呢棕色外套递了过去。
总不好在外人面前吵架,苏韵:“我不冷。”
叶黎城扫了单彤一眼,单彤连忙将外套接过来给苏韵披上。
苏韵:“……”
你到底是谁助理?
“我们先走了。”苏韵对师玲点点头。
叶黎城走在苏韵前头,难得绅士殷勤地替她打开车门。
两人的背影看着十分般配,只是不像夫妻。
叶黎城虽说是来接,却没有一点亲密动作,倒是有种礼貌的疏远,难怪苏韵总说他们***名存实亡。
师玲摇头微叹一口气,目送那辆黑色的迈***疾驰而去。
师玲的身影在车镜里一点点缩小,最后变成一个点。
车里气氛压抑,叶黎城拿起ipad似乎在认真看着什么,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苏韵身后。
苏韵很少跟他离这么近,有些别扭,***纤细的小腿,不咸不淡地问,“你来有事吗?”
叶黎城没反应,沉浸在ipad里,等了好几秒,才抬起他尊贵的目光。
“来接你。”语气不咸不淡。
苏韵连续露出“你可能有病”“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该不会是有什么诡计想害我”等表情。
叶黎城难得将目光转向她多解释了一句:“***让我们过去吃饭。”
苏韵紧张的心情瞬间放松。
她就说,若非有目的,这位叶二公子怎么可能纡尊降贵过来接她。
叶黎城的目光迟迟没有转开,盯着她的脖子好一会儿,微微蹙眉。
苏韵低头看了看她白皙而空空如也的脖子。
怎么了?
她什么也没戴啊?
哪里碍到这位贵公子的眼了?
叶黎城伸手一指:“你脖子里有跟头发。”
苏韵再次低头,却没看见。
叶黎城忽然伸手过来,苏韵下意识躲开他的触碰:“不用。”
反正她也感觉不到。
叶黎城跃跃欲试的手放下,把手里的ipad递给她。
苏韵:“???”
“官司打赢了。”
叶黎城语气很淡。
苏韵却从他语气里听出来“这次官司打赢了但你以后别给我惹祸丢脸”的意思。
苏韵皮笑肉不笑:“真是对不起,丢您的脸了?”
叶黎城看了她一会儿,似乎是呛了他一句:“知道我们关系的人少,不算丢我的脸。”
???
合着是说她丢她自己的脸呗?
那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干嘛要多管闲事替她打这个官司?
等等……
苏韵微微愣住。
对啊,他为什么要替她打官司呢?
如果不是嫌她丢脸,难道是在……示好?
她有些诧异瞟了叶黎城一眼,把这个想法瞬间从自己脑海里踢走。
不可能,他会示好就怪了。
可能只是顺手吧。
苏韵觉得这才是最合理的解释。
叶黎城盯着她脖子,有点难受:“剩下的黑你的营销号官司也快打完了。”
剩下?
苏韵好奇问:“你告了几个营销号?”
叶黎城轻描淡写:“一百多个吧。”
“一百多个?”苏韵惊了,“黑我的营销号居然有这么多吗?”
叶黎城默了片刻,说:“这是从三百多个营销号里挑的,剩下的证据不足,告不倒。”
苏韵:“……”
原来不是一百多个,居然是三百多个吗?
苏韵向来不将这些营销号放在眼里,也觉得清者自清没必要解释,但没想到黑她的队伍已经壮大到这种程度了吗?
以后是不是要应对一下?
她正沉迷思考以后的宣传计划,就看到叶黎城忽然伸手拿走她雪白脖子上那根黑色长发,打开车窗一条缝扔了出去。
结束后,还似乎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苏韵:“……”
她想起来,当初结婚分房睡的一个重要原因:叶黎城不许房间里的床上有一根头发。
开玩笑,女生的床上怎么可能没有头发?!
苏韵当时就忍不住怼了一句“我还没怪你睡太晚打扰我休息呢,干脆分房睡算了。”
不到两分钟,叶黎城就让人把他的床铺挪走了。
这要命的强迫症。
苏韵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
很快到了沈家别墅。
下车后,叶黎城弯起手臂,示意苏韵挽上去。
苏韵懒得跟上上演夫妻情深的戏码,只当没看见。
叶黎城蹙眉:“你想让***觉得我们***不和?”
苏韵别扭了一会儿,叶黎城可能是等的不耐烦,直接拉着她的手挽住自己胳膊。
一进门,沈氏现如今的当家女主人柳佩玲便虚情假意地迎上来:“阿韵带着黎城回来啦,快进来坐,你们一路辛苦了。”还冲楼上喊,“小雅,你姐姐姐夫来了,你还不快下来!”
苏韵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印象,出于礼貌喊了一句“柳姨”。
司机将各色礼物拎进来,柳佩玲佯怒道:“你这孩子,回自己家里还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叶黎城语气谦和:“她是不让我带,但我很久没过来了,也不好空着手,一点小玩意罢了。”
叶黎城口中的小玩意可都是值钱的东西,柳氏最是财迷,眉开眼笑:“你们有心了。”
苏韵看到沈父穿着棕色衬衫从二楼下来,连忙踩着高跟鞋小跑过去扶住他胳膊撒娇:“爸,你最近血压稳定吗?有没有按时吃药?”
沈父一脸头疼道:“你别再给我闹出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我的血压就很稳定。”
苏韵声音娇软:“我什么时候闹出乱七八糟的事了,都说了是那些报道瞎写。”
沈父拉下脸:“当初不让你进娱乐圈你非进……”
说话间父女俩已下了楼,沈父没再说下去,因为叶黎城正好走过来。
“爸。”
沈父冲他点点头,又对一旁的管家道:“开饭吧。”
一家人在饭桌上坐定,沈雅才穿着一身翠绿色的斜肩长裙从楼上飘下来:“对不起,爸妈姐姐姐夫,我刚才忽然有个电话,所以来晚了。”
她像是捏着嗓子说出来的这句话,声音充满了矫揉造作。
苏韵瞟了她一眼,悠然坐下。
沈父坐在主位,右手边是苏韵和叶黎城,左手边是柳佩玲。
沈雅施施然坐在柳佩玲身旁,冲着对面的叶黎城歉然一笑。
苏韵看着她脸上毫无瑕疵的妆容,想着她方才在楼上房间里不知精心装扮了多久,不免觉得好笑。
沈雅对叶黎城有意思这件事她结婚前就看出来了,不过她根本没在意。
如今观察了她几次,沈雅像是不在乎叶黎城是不是结了婚,是想从她手里把人抢走吗?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沈雅的妈妈抢走了她们母女的爸爸,如今她还想来抢她的丈夫?
她倒要看看,沈雅能玩出什么花来。
饭桌上沈父随口问了叶黎城家人几句近况,然后忽然转开话题:“你们俩打算什么时候要小孩?”
苏韵嘴里的西蓝花差点喷出来。
叶黎城适时把水杯递给她,不疾不徐地说:“我跟阿韵商量过,已经开始准备了。”
苏韵刚喝的一口水又差点呛出来——他什么时候跟她商量过了?
叶黎城像是没看到她惊诧的表情,接着说:“这事怪我,之前是我工作太忙,出差又太频繁,您别给阿韵压力。”
沈父本来还想点拨他几句,毕竟结婚两年出差加起来有一年半,像什么样子?
听他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也比较满意,有看两人关系比半年前见到时缓和了不少,于是笑道:“好,爸爸等你们好消息。”
苏韵心惊胆战地咽下刚喝的那口水,用帕子擦了擦嘴角。
沈雅突然笑起来:“爸爸,看你把姐姐吓成什么样了?”她起身夹了一块肋排就要递给苏韵,“姐姐你身体向来柔弱,快吃点肉多补补。”
苏韵抬起眼皮。
沈雅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将筷子停在半空:“哎呀,我忘了姐姐不吃排骨,那——给姐夫吧。”
沈雅说着,将排骨笑盈盈地放到叶黎城盘子里:“我记得姐夫很喜欢吃。”
苏韵目光蓦地直直射向她:什么意思?当着她的面这么明目张胆勾引她老公?

小编推荐

小说《独家偏爱》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小说,独家偏爱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