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

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

导读: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小说哪里可以看呢?《难道我曾渣过他?》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绿化一般,安保一般,位置一般,规划也有点不科学,甚至连个电梯都没有。没有电梯的屋子是人能住的吗?而且沙迁为什么非得在楼梯房买五楼这么高?已经有好几年没爬过这么高的李知新在陪着沙迁一层一层往上爬时终于忍不住少爷脾气开始吐槽:“阿迁,你这是不是苦日子过惯了,忆苦思甜呢?你现在的条件,选这种地方做什么?”

小说介绍

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小说哪里可以看呢?《难道我曾渣过他?》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分享给大家:绿化一般,安保一般,位置一般,规划也有点不科学,甚至连个电梯都没有。没有电梯的屋子是人能住的吗?而且沙迁为什么非得在楼梯房买五楼这么高?已经有好几年没爬过这么高的李知新在陪着沙迁一层一层往上爬时终于忍不住少爷脾气开始吐槽:“阿迁,你这是不是苦日子过惯了,忆苦思甜呢?你现在的条件,选这种地方做什么?”

白念沙迁内容介绍

李知新从一脚踏进沙迁新住处的小区开始就深深地皱起了眉。作为一个标准的富***,李知新只能用嫌弃来形容这个小区。
绿化一般,安保一般,位置一般,规划也有点不科学,甚至连个电梯都没有。没有电梯的屋子是人能住的吗?而且沙迁为什么非得在楼梯房买五楼这么高?
已经有好几年没爬过这么高的李知新在陪着沙迁一层一层往上爬时终于忍不住少爷脾气开始吐槽:“阿迁,你这是不是苦日子过惯了,忆苦思甜呢?你现在的条件,选这种地方做什么?”
走在前面的沙迁语气一如既往的平淡:“这里熟悉。”
“熟悉个锤子,骗谁呢?!你这不刚搬来两个月吗?要挑熟悉的你不知道继续跟我住市中心?”

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全文阅读

两人正说着话,隔壁的门开了。
从屋里出来的温故穿着睡衣,拎着一袋垃圾走出来。她没想到门口会有人,迈出屋子时差点撞上站她门口的李知新。
李知新和温故两个人静默地对视了一会儿。
安静的楼道里传来温故吃惊的呼声。
“李知新?!!!”温故的惊呼中带着几分不难听出来的咬牙切齿。
李知新一见温故,戒备地往后跳了一步,指着温故就嚎叫:“温故!!!你怎么在这里?”
“要你管。”温故毫不客气地冲李知新翻了个白眼,拎着垃圾袋往楼道的垃圾桶走去。
李知新龇牙盯着温故的背影,一副要把牙齿咬碎的模样。
沙迁掏出钥匙开门,这时,几步之外的阶梯下传来了白念讲话的声音。
“都说不用送上楼啦,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吧。”听起来是拒绝的话语,可白念的声音里却不难听出几分羞涩和喜悦。
徐长夏温和的声音随之而来:“看你进门我就走。”
白念轻笑的声音传来:“那你回去也注意安全。”
徐长夏笑笑:“好。”
沙迁开门的手滞了一下,没有回头。
“诶,阿迁,等等我呀!”本还想跟温故说两句话的李知新见沙迁进屋就要关门的样子,连连跟着进了屋。
“啪”的一声,沙迁家的大门关上了。
————————————————
白念和温故回家后,温故双手抱臂,一副调查的口吻:“和好了?”
白念的唇边抿着止不住的笑,语气中几分是不好意思,几分是雀跃:“哪有那么快。就……遇到了,闲聊了些近况,互加了联系方式。”
温故翻了个白眼,坐到沙发上:“成,就你这出息,估计也是栽徐长夏手里,我真是一点都不意外。”
白念心情好得很,一点不在意好友的调侃。她放下包,松开扎起来的头发,缓步往自己房间走去:“我去换个睡衣。”
她乐呵呵地进屋,关门,才往屋里走一步,***突然传来一阵不太明显的绞痛,呼吸也变得不顺畅。
白念步伐不稳地走了两步,快速扶住墙以避免自己跌下去。
怎么会突然身体不***?
她迈着发虚的步子走到床边,整个人直接倒在床单上。
手不自觉地放在心口,她张大嘴巴大口大口地呼吸,疼痛感说强不强,说弱不弱,令她觉得难受。吃疼的汗水爬上额头,又布满后背,全身使不上一点力气。
好像越来越痛……
她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是不是应该让温故赶紧送她去医院?
白念的气力已经不够隔着一扇门去叫外面开着很大音量看偶像剧的温故。她勉强掏出手机,想给温故发条信息。但她还没翻出温故的对话框,脑内的电子音又突然出声。
——去医院也没用。——
白念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靠攥紧被子缓解着疼痛:“为什么?”
——你痛是因为跨越时空的副作用,医院治不好。——
白念本就疼得在床上轻微发抖,这***让她更是莫明来气。就说世界上果然没有白掉下来的馅饼,突然得到这种可以反复重来的机会,她还以为自己走了什么好运,原来竟要伴着这种吃力的代价。
她有气无力地半睁开眼:“我早就想问了,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脑内的电子音依然平静、机械。
——我是时空系统,可以根据宿主的意愿定位任何过去的时间点,今天你体验过了。——
“不能穿未来?”
——不能——
好废物的时空系统。
系统无语地停顿了一下。
——就算你不说话,我这个废物系统也是能听到你心声的。——
白念捂着发痛的心口,努力咬紧牙关抵御一阵阵袭来的疼痛:“那现在这状况,我会不会疼出什么病来?”
——不会。疼只是因为你的身体在融入你本来不属于的时空,等完全融入新时空后就不会痛了,身体健康也不会受影响。——
听到这个***,白念松了口气:“所以要这样痛多久?”
——根据你穿越的时间跨度和次数而定。你今天连续穿了两次,好在跨越时间也不长,症状应该不会超过5分钟。——
如脑内的声音所言,几分钟之后,***的绞痛渐渐减退,最后如同消失一样抽离了白念的身体。
仿佛终于活了过来,白念喘着气,调整呼吸地坐了起来:“所以我穿越的时间越远,这种副作用会越强?”
——是。如果你穿越到十几年前,可能会直接痛死。——
白念无奈地看了眼天花板,她才没那么无聊,没事穿去条件艰苦又没智能手机的时代干嘛?
“说起来,我穿越过来,那原来这个时间点的我去哪里了?”
——时空有修复的能力,你穿越过来,这个时间点的你会自动消失。——
——另外提醒你一点,你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你体内有我,一旦被发现,我就会解除绑定,离开你体内。——
白念叹了口气,此时她觉得这种要命的系统越快离开她越好。
手机忽的“叮”了一声,白念打开屏幕,是徐长夏发来的短信。
【念念,明天晚上有空吗?】
因为疼痛而发白的脸色又开始染上红晕,白念咧着满脸的笑开始按屏幕按键。
注意不能表现得太兴奋,当然,也不能表现得太冷淡。
【有的。】
微信表情不能太夸张,也不能没有表情。
那就发一个默认的笑脸好了。
正沉醉在重逢的喜悦中,白念端着手机等徐长夏的回复,可还没等到徐长夏的回复,却等到总经理秘书发来一份几百页的材料。
【白念,谢总说这个非常急,你这周必须加班搞出来,看完写个报告给他。】
白念有掀桌子的冲动。
她刚跟徐长夏说有空就来了这种工作???
认命地长叹一口气,白念只能掏出手机,极不情愿地又给徐长夏复了条信息。
【长夏,不好意思,刚刚突然通知,明天要加班……】

难道我曾渣过他?免费阅读

【没事,后天呢?】
【后天……也要加班。】
【那……你看看这周什么时候有空?我都可以。】
【这周……可能都没空。】
————————————————
手机另一头,坐在电脑桌前的徐长夏拎起手机,他拧着眉,不禁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
明明刚刚都答应他要出来,怎么立刻又拒绝了?
每一天都没空……
她是不想见他?还是什么原因?
徐长夏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
他努力让自己的回复也平淡一点,不要过于显山露水:【好。那你有空再跟我说。】
————————————————
收到消息的白念不禁皱起了眉,以她对徐长夏的了解,徐长夏这绝对不是高兴的表现。
想想也是,重逢后第一次邀约,她都答应了又立刻反悔,还说每天都没空这种话。要是换做她是徐长夏,她肯定也要不高兴。
不要……
才刚刚建立起新的联系,她这两年已经受够了失去的苦,绝对不能再把事情搞砸了。可是……总不可能不写报告吧?
纠结间,电子音又响了起来。
——宿主白念,不能告诉其他人这件事,你听清楚了吗?——
白念回神,忽的想起自己身上还有个系统。
她答非所问地抛出一个问题:“我穿越时能携带东西吗?比如U盘什么的?”
——可以。你身上所有衣服、配饰以及衣服口袋里的东西都可以一起穿过去。——
白念的眼睛不禁微微发亮。
那她完全可以现在花几天时间看材料写报告,然后揣着写好报告的U盘穿回去,先跟徐长夏去约会,再把U盘里的报告扔去交差。
系统打断了她的思想。
——不是刚刚还在嫌弃穿越会疼?——
好了伤疤忘了疼是白念的优良品质,而且回头想想,那疼痛程度跟她姨妈疼得最狠时差不多,又不伤身体,五分钟而已嘛,划算。
系统有些无语。
白念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她跟徐长夏还没有稳定,目前这种可以重来的能力对她而言实在很重要。想想今天要是没有这个能力,她早就错过徐长夏了。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我体内有系统。”
虽然白念认为,就算她说出去,估计也不会有人信。
白念不疼了,精神瞬间便好了起来,人也活跃了。想着既然今后要跟体内的系统长期相处,多交谈交谈似乎很有必要:“我还有什么要注意的吗?”
——注意保护好自己。——
听上去……有点像废话。
——你一直是现在这具身体实施穿越,如果受到伤害也不能逆转。——
白念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其中的意思:“意思就是说,假如我现在中枪,就算我穿越到中枪以前的时间点,也是拖着中枪的身体穿越过去的,这具身体不会跟着回溯到中枪前的健康状态是吧?”
——正确。——
白念又无奈地看了眼天花板来表示郁闷。
真是好废物的一个系统,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规矩。
——那个……就算你不说话,我这个废物系统也是能听到你心声的。——
————————————————
白念所在的公司是一家投资理财公司,公司人员不多,但因为起步发展得早,效益还算不错。
这天,白念吃完午饭准备回办公桌趴一会儿,经过总经理办公室时,看见有几个同事凑成一团,在探究地往屋里面偷看什么。
白念莫名道:“怎么了?”
红姐作了个“禁声”的手势,压低声音指了指屋内:“总经理挖了小半年,***请了好几次的那个金融顾问在里面。”
白念也探头往里面看了眼。
屋里坐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她的角度只能看见男人的背影。男人的谈吐谦和有礼,只是言辞间全是客套的拒绝。
“谢总好意心领了,但跳槽的事就免了。”
几个同事失望地瞥了瞥嘴,无奈地摇头,哎,看来还是成不了。
白念听其他同事提起过里面的人,说是投资理财这行里,那个人这两年算得上很有名声,尤其是证券这一块。近两年股市动荡萧条,风险大,收益低,可这个人却在这种恶劣的环境里创造了一个在牛市都很难出现的收益率。
按总经理的话说,要是能把这个人请来公司,公司的业绩能飙出一个大幅度的历史新高。可这小半年,总经理都把薪酬翻了三倍,那个人还是眼睛都不眨地拒绝。
这时,总经理秘书从另一头跑来,停到白念跟前。
“白念,看到你太好了!拜托帮我把茶送进去一下。刚刚保安说我给总经理停车的时候好像没停好,现在车上有刮痕,我要赶紧下去看下。”说完,张雅将手里端着的茶水递给白念,连说了好几次感谢,匆匆忙忙地下了楼。
白念端着茶水,敲了下门,进到总经理办公室。
与此同时,坐在沙发上穿西装的男人下意识侧过脸来。
沙迁和白念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两个人的瞳孔都微微放大。
白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对沙迁的印象就是阴冷、暴戾,想着沙迁拽徐长夏时的动作,她怎么看都觉得他更像是街上的小混混,但沙迁竟然是总经理一直最想挖的金融顾问?
白念的认知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眼前穿着一身高定西服的男人怎么看都是个斯文人,他架着一副金边眼镜,整个人都是文质彬彬,十分有修养的模样。
白念好半天才意外道:“沙迁?”
镜片下,男人狭长的双目出现了一些缺口,他怔怔地看着白念。
白念这才想起自己是来送茶水的,赶紧迈步进去,将茶水摆好在桌上。
伸出放茶水的手忽的被沙迁拽住,白念迎上了男人神色极其复杂的目光。
沙迁不可置信地盯着白念看:“你认识我?”

小编推荐理由

难道我曾渣过他?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故事情节紧凑,人物性格饱满,文笔清新,值得收藏拜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