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

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

导读:主角是白念沙迁的小说叫做《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她现在只想闭着眼睛,蜷缩着咬牙撑过这段发作的时间。但系统很快提醒她。

小说介绍

主角是白念沙迁的小说叫做《难道我曾渣过他?》。白念沙迁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她现在只想闭着眼睛,蜷缩着咬牙撑过这段发作的时间。但系统很快提醒她。

白念沙迁小说简介

白念浑身都在痛,她实在抽不出力气去跟沙迁强调自己不用去医院了。
她现在只想闭着眼睛,蜷缩着咬牙撑过这段发作的时间。
但系统很快提醒她。
——宿主白念,不能让他送你去医院。——
(为什么?)

难道我曾渣过他?全文阅读

——去医院要是检测不出病因,你会暴露我。——
白念疼得哼了一声,她想,要蒙混过去还不容易?到时候她随便吐槽一两句医院烂,检查不出病因就行了。毕竟比起穿越副作用,谁都会觉得医院烂这个理由更切合实际吧?
——我说过了,他很危险,你不要以为随便撒个谎就能瞒过他。——
——不要给他任何怀疑你的机会。——
白念也意识到系统的戒备。她体内这系统向来不多话,不到真有事要说,它从不跟她闲聊。会值得系统一再跑出来强调危险程度的沙迁,似乎确实不能轻视。
那么……不能让沙迁送她去医院。
白念强忍着痛,勉强睁开眼睛,使出要命的力气从沙迁身上挣脱下来:“我不去医院!”
沙迁伸手扶住落地的白念,以避免她摔下去。
“为什么?”
假笑一声,白念决定随便撒个谎蒙混过去:“这毛病是我从小就有的,用不着次次发病都去医院。你赶快把我送回我屋子就好了,我家里有药,吃了就会好很多的。”
听了这话的沙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送白念回去的意思。
白念不禁疑惑地看向面前的人。
沙迁的脸色似乎比刚刚沉了几分,他审视地打量着她,清冷低沉的语气里透露出明显的不悦:“你是不是觉得随便编个谎话我就会信?”
刚刚确实这么想的白念脚下一软。要不是她此刻已经疼得没力气,她想她一定尖叫一声飞快逃离沙迁身边了。
这人真的让她有种被窥探内心的不***的感觉,搞得她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清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所以你要说实话吗?为什么不肯去医院?”
白念在心里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说实话?
她还没把徐长夏给追到手,她绝对不能被发现,就算打死也不能跟系统解绑!
可不说实话就能瞒过沙迁吗?
正纠结时,心口突然又传来一阵撕裂的痛感。
扩大的痛感让白念这次支撑不住,整个人都往下栽去。但她最终没摔到地上,双脚再次离地,被沙迁抱了起来。
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容抗拒的意味:“现在去医院。”
见沙迁要往外走,白念吓得立刻高度戒备起来:“不行!我不去医院!”
一时之间也顾不上其他了,白念只能胡乱扑腾着想从沙迁身上下来。手臂乱挥时突然打到了什么,白念转头一看,是自己的拳头乱挥到了沙迁脸上。
被乱拳殃及的沙迁被打到脸往旁边一偏,偏过去的半张侧脸此刻带着微微被揍红的痕迹。
沙迁就维持着这个被打偏的角度长呼了一口气,白念从他起伏的胸口不难分辨出他临近忍无可忍的边缘,正努力抑制着暴怒。
白念不敢动了。
她可是见过沙迁拽徐长夏衣领的狠劲的,那力道,那眼神,想想都觉得这人不好惹,她却不小心把这样的沙迁给打了,她打心底里犯怂。
白念缩成一团,声音越来越小:“不去医院。”
耳边传来沙迁无奈的叹息声,出乎白念意料的是,几秒后,清冷的声音竟妥协了:“知道了,不去。”
等白念反应过来,抱着她的男人已经步入屋内,将她放到了客厅的长沙发上。
白念终于能休息了,她倒在软软的沙发垫里。
身体的疼痛还在扩散,这次明显比上次要严重。本来就疼得要命,没太多力气,刚刚她还为了不去医院拼命挣扎一番,现在更没力气了。得了沙迁不去医院的承诺,此刻她不想动,不想说话,只想躺着,蜷缩着,赶紧把副作用的时间给撑过去。
——你反应这么大地表示不去医院,也会招他怀疑的。——
(你就不要挑剔了。)
白念此刻想哭的心都有了。
去医院不行,不去医院也不行,她还能怎么样?
——起来,别呆他屋子里,危险。——
(我要是还有力气爬起来,我怎么可能呆他屋子里?)
白念欲哭无泪,对着系统便是一通抱怨。
(这次也太疼了吧?为什么这次比上次疼那么多?!)
——之前你穿的两次加起来才50分钟,但这次你穿越的跨度有整整五天,当然强烈很多。——
就穿个五天而已都要死要活的,她怎么这么命苦?
平时她看穿越剧,那些主角们穿几千年都活蹦乱跳的。
——那些都是假的。穿越本身就是在对抗自然规律,别说穿五天,就算只穿一秒也是在跟自然法则作对。作为宇宙产生至今,全世界唯一一个具有穿越功能的系统,我必须提醒你做好心理准备,只要你还决定要穿,那么逆转时间就必定要付出代价。——
白念可不想听一个系统打嘴炮。
(所以我这次会疼多久?)
——五个小时左右。——
(什么?!五个小时?你不如杀了我算了!)
白念一句自然法则都听不进去。她又不是要拯救世界,她只是想去约个会而已呀!要是早知道会把自己折腾这么惨,她根本不会穿。
——很好,看来你终于产生了慎用能力的意识。——
(我以后想滥用也不敢了吧。)
——确实不能滥用。不光你,一下子穿五天,我的消耗也很大,我等下需要休眠一段时间,恢复一下。——
(穿个五天你就消耗大到要休眠了?!)
白念越想越无语。
她到底是捡到了多废物的穿越系统?
——那个,就算你不说话,我这个废物系统也能听到的。——
谈话间,疼痛感又加剧了。
白念捂住胸口,疼得整个人越来越不清醒,最终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正在倒水的沙迁注意到白念突然不动了,立刻几步并作一步地走到沙发前面。
“白念?”他探身轻轻摇了下在沙发上的人。
白念似乎意识不太清醒,白皙的手指死死捂住心口,闭着的眼睛边角处挂着疼出来的眼泪,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仿佛呼吸困难。
沙迁的表情变了变,眸子又沉下去几分。
安静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沙迁弯腰去探白念的额头。
朦朦胧胧中,白念感觉到一双大手附在她的额头上。
宽厚的手掌轻轻的,小心翼翼的。

白念沙迁免费阅读

她似乎被什么人搂在怀里,扶到坐了起来。
“张嘴。”
低沉的声音之后,一个杯子抵到唇边,她被喂了些喝的。
杯子被放回到桌面上,但搂着她的人没有立刻松开她。
一只手温柔地擦拭走她额头上的冷汗,修长的手指将她凌乱的头发别到耳后。
“白念……”
朦朦胧胧中,这一声跟以往白念听到的呼唤都不同。深情的,压抑的,仿佛藏着一万种无法得到回应的感情。
莫名的,白念感觉到体内的疼痛大幅度减弱。
她的意识终于开始清醒,呼吸不滞的症状也几乎消失。
白念睁开眼睛,沙迁刚好松开她,准备放她躺回去。
两双眼睛***地对视了一会儿,是沙迁先说话。
“醒了?”
白念扶着沙发又坐了起来,她擦了擦眼睛:“嗯。几点了?”
“快十二点。”
白念不禁一愣。
十二点不到?
她茫然地抬了抬自己的手臂,又用手抵了下***。
才二十多分钟她就不疼了???
不对吧?
系统不是说要五个小时???废物系统难不成这都要算错?
——我不会算错。穿五天就是会疼五个小时左右。——
白念越加莫名其妙,她再一次用手抵了抵自己的心口,确认自己真的不怎么疼了。
(那我为什么不疼了?照你说的,我不是还得再疼四个半小时?)
——因为你惹上***烦了。——
(哈?什么意思?谁是***烦?)
——除了他还有谁?——
(沙迁?)
——是。——
(我不疼跟他有关?)
——是。——
白念陷入更深层次的迷茫。
她不疼,为什么跟沙迁有关?她就是被沙迁照顾了一小会儿而已,她就不疼了???
沙迁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呀?
就搂着她叫了下她的名字。
她就不疼了吗???
这也太难理解了点吧?
——我得休眠了,晚点再说。——
(你能不能把话说完?我惹上什么麻烦了?)
——滴,系统修复,进入休眠。——
(喂!喂!喂?!!你倒是先回答我呀?)
但系统没了反应。
这气得白念直接吼出了声:“倒是先告诉我不疼的原因呀!!!”
“要不——我告诉你?”冰凉的男声忽的传来。
白念愣了愣,僵硬地转过视线。
沙迁半倚在单人沙发上,修长的腿随意地交叠着,他的脸色不太好,阴阴沉沉的,锐利的眸子居高临下地注视着白念。
白念心里不禁有点发毛。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沙迁过往每次疑似“读心”的事件快速晃过脑海。
她不会又被他“读”到了什么吧?
装傻,白念勉强咧出一抹假笑:“我说梦话呢。”
沙迁嗤笑一声:“是吗?看来你也没那么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痛。”
白念完全不敢轻举妄动了。
她想,她不能告诉沙迁她体内有个系统。
眼前的男人却盯着他,仿佛又听到了她的心声。
“不打算跟我承认……你体内有个系统?”
如果说以前沙迁种种“疑似”能听到她心里想法的事情叫做猜测的话,那现今白念觉得,这不是猜测,是实锤了。
“什么系统?我怎么听不懂?”
除了抵死不认,白念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沙迁的声音依然冰凉:“抵死不认有用吗?”
白念哑口无言。
是啊,面对一个完全能听到她心里怎么想的男人,她说谎有什么用?
沙迁又问她:“所以是个什么样的系统?”
白念心里莫名来气,她预感这次系统解绑解定了。
都怪眼前的人,她都还没追到徐长夏呢!就要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叫沙迁的搞砸了?越想越气。
“你不是什么都能猜到吗?你自己猜啊。”白念语气不善,她倒是想知道,要是自己只在心里回答是个时空系统,沙迁是不是真的能听到。
沙迁盯着她,视线仿佛能穿透她一般。
短暂的安静后,他一字一句问道:“是个时空系统?”

小编推荐理由

难道我曾渣过他?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为您分享,小说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风趣幽默,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