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南笙楼司夜小说(叶南笙楼司夜)

叶南笙楼司夜小说(叶南笙楼司夜)

导读:叶南笙楼司夜小说——《他说爱情没来过》已完结,本站提供叶南笙楼司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想到了楼司夜,那是叶南笙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坎,让她被最爱的人折磨致死,也许比简单的杀掉她更能让叶安宁感到***的痛快

小说介绍

叶南笙楼司夜小说——《他说爱情没来过》已完结,本站提供叶南笙楼司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想到了楼司夜,那是叶南笙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坎,让她被最爱的人折磨致死,也许比简单的杀掉她更能让叶安宁感到***的痛快。

叶南笙楼司夜小说简介

她结婚之后,一直被当做是一个***凶手来折磨。这件事情是关于她那个妹妹的,当初妹妹的身份被发现,原来她是叶家的私生女,然后就被带回了家,可是没过多久,她的妹妹就被她推下了楼梯,至今昏迷不醒,所有人都认为是她做的,只有父亲相信不是她。

叶南笙楼司夜小说全文阅读

贺临川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冲兰姨点头道:“有劳兰姨带路。”
在兰姨的带领下,贺临川穿过主卧,来到了客房。
虽然是客房,但房间很大很豪华。
当贺临川注意到沙发上给他备好的衣物时,兰姨已经退了出去。
贺临川刚脱掉上衣,便听见浴室有细微的水流声,他诧异,小心挪动着步子靠近。
可就在他准备拉开浴室门的时候,哐当一声,客房门被人从外面猛地踹开。
“贺临川。”门口的男人怒火滔天。
贺临川回头看到楼司夜的那一刻也十分诧异。
兰姨说楼司夜要二十分钟后才到,但现在不过只过了十分钟。
不等贺临川反应,一记重重的拳头便迎面揍来,“贺临川,你好大的胆子。”
贺临川擦过嘴角的血丝,压制住心底的怒火,回瞪道:“楼司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就在两个男人四目相对的时候,浴室的门突然打开。
“你们……”叶南笙出来的时候,看到卧室突然多出的两个男人,恍如惊雷。
两个男人齐头看去,只见叶南笙裹着一条白色浴巾,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腿,一张小脸被热气烘得红扑扑,正滴水的发丝随意散在两侧。
好一副生动的***芙蓉图。
贺临川看呆了。
然而,楼司夜心中的怒火却被烧得更旺。
此刻,他恨不得立马上前将眼前的女人裹成木乃伊。
叶南笙恍然意识到自己只裹了浴巾,赶紧抓了条裙子躲回了浴室。
再出来时,已经穿戴整齐。
往日里楼司夜看她的眼神,也总是带着怒气,所以叶南笙并没注意到此刻男人身上散发出的那丝不寻常的气息。
她的目光掠过楼司夜,直接看向了贺临川,问:“临川,你没走?”
贺临川脸一红,胡乱抓起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像犯错的孩子一样,不敢看叶南笙的眼睛。
屋子很大,加上浴室门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她在里面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
而贺临川进来的时候,也只是以为这是单纯的客房,却不想叶南笙被赶出了婚房,住到了这里。
楼司夜怒道:“想走,那也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叶南笙从楼司夜的震怒中,读到了一丝危险气息,立马解释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淋了雨所以才上来洗澡,而临川他,他……”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叶南笙转头,看向贺临川,想寻求***。
但他们的目光落在楼司夜眼里,却成了当着他的面眉目传情。
楼司夜顿时火冒三丈,眼眸黯淡冷寒,“编,接着编,我倒要看看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叶南笙,我以为你只是心肠歹毒一点,却不想你居然这么不知检点,简直比外面***柳巷的女人还要令我恶心。”
偷吃,还敢带回家里。
若不是兰姨打电话通知他,恐怕他永远都不会想到,这个女人竟胆大包天敢如此明目张胆给他戴绿帽子。
她不知检点?她恶心?
她不过是淋了雨,在自己的卧室里洗了个澡,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人扣了这么大一顶帽子。
叶南笙本就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中,听到楼司夜这么诋毁自己,心中悲凉一片。
她嗤笑一声,“怎么?就这么一点点小事,楼大总裁就沉不住气了?”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楼司夜顿足,他做梦都没想到一向顺从的叶南笙居然会用他的话来噎他。
男人眉色一沉,神情复杂道:“叶南笙,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承认什么?”
承认她不检点?
叶南笙眼中闪过一抹痛楚,无所谓道:“你在南城一手遮天,我承不承认又有什么关系,你说是,就是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你。”
叶南笙的不解释像根针一样,卡在楼司夜的咽喉里。
贺临川目光看向兰姨。
兰姨立即目光闪烁的看向了楼司夜,之后便心虚的离开了。
贺临川冷笑出声,语气轻蔑至极:“楼司夜,你真是刷新我的三观啊。我竟没想,你一个堂堂大总裁居然会玩出这么下三滥的把戏。”

叶南笙楼司夜小说免费阅读

其实,将整件事情联系起来,便不难猜出这是一出被人设计好的戏码。
让兰姨带他到房间,再贼喊捉贼。
无疑,这出好戏是出自楼司夜的手笔。
叶南笙恍然,不可置信的看着楼司夜,眼神里裹挟着怎么化也化不开的痛楚。
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为了毁掉她,竟然到了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
她的心房骤然被***撞击,猝不及防地疼。
她重重的闭上了眼睛,一滴眼泪悄然滑过叶南笙的眼角。
觊觎他的女人,还反过来诬陷他?
楼司夜怒极,嘴角扯出一抹狠厉的笑,喝道:“贺临川,我楼司夜不要的东西,就算是扔大街上,你也不配捡。更不屑花心思来设计你们。”
不要的东西?
扔大街上?
虽然叶南笙知道他不爱自己,但当对方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她的心口还是猝不及防的疼到无法呼吸。
眼框的眼泪越积越多,她怒极反笑,道:“楼司夜,我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爱上你。”
“我也有我的骄傲、我的自尊。我也是人,也会痛,明明知道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我不会爱我,可我却做了!甚至麻痹自己的感官。我真傻……真傻。”
叶南笙笑着笑着,却突然放声痛哭起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太爱你……比生欢乐,却也比死更痛苦。”
她看着楼司夜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很***:“爱不起,就不爱了,再也不爱了……欠你的,你拿去,是我的,也请你还给我。”
如果爱和这对眼***注定是枷锁,那她通通还给他。
她突然很怀恋自己看不见的那段日子,至少比现在快乐。
叶南笙说完冲出别墅,消失在了雨里。
贺临川抬脚要去追,却被一群保镖团团围住。
楼司夜警告道:“贺临川,如果再让我发现你私下和我太太来往,我一定让你整个贺家跟着陪葬。”
话落,楼司夜一扬手,保镖立即将贺临川轰出了别墅。
而刚逃出别墅大门的叶南笙此时正被一群保镖“护拥”着往回走。
大雨里,贺临川凄然的看着无可奈何的叶南笙心如刀割。
他一定要带她离开这个地方,如炼狱般的地方。
那天后,叶南笙被禁足在家,哪里也去不了。
而楼司夜则专注于搞垮贺临川的公司。
两人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事情层出不穷,一时间在南城闹得沸沸扬扬。
贺临川知道,楼司夜这是在***他,可他哪怕倾家荡产,也绝不打算输给楼司夜。
更何况,他的总部在国外,就算再损伤也很难动其根基。
可他却低估了楼司夜的实力,和扳倒他的决心。
两人对峙一个月后,皆元气大伤,尤其是贺临川,损伤严重。
——
三月的天气很好。
叶南笙居住的房间刚好对着别墅外的花园,微风袭进窗子阵阵花香,扑在脸上十分惬意。
倚在窗前的女人穿着宽松的裙子,双眼蒙纱。
听见菲佣进来的脚步,轻笑问道:“玛利亚,外面一定很美吧?”
玛利亚是别墅的菲佣,平时负责照顾叶南笙的饮食起居。
玛利亚将饭菜放在桌上,小心搀扶叶南笙来到桌前,叹息道:“太太,你把眼***还出去又是何苦啊,现在你比安宁***更需要这对眼***啊!”
这段时间楼司夜一直忙于公司的事情,白天基本在别墅里见不到人。
上个星期,叶南笙借生病的由头找来医生,却不想悄悄做了眼***移植手术。
她到底还是把眼***还给了叶安宁。
叶南笙摸着微微***的肚子,神色轻松道:“欠的,终归是要还的。”
玛利亚担心道:“可您还怀着身孕,以后怎么办?而且先生要是知道了,恐怕……哎。”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叶南笙楼司夜小说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