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颜末邢陌言)

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颜末邢陌言)

导读:《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米粒小酒窝所编写的,讲述了颜末邢陌言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米粒小酒窝所编写的,讲述了颜末邢陌言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颜末是蝉联三届的全国散打冠军,是警中霸王花,一次出任务,带着自己一身装备,意外穿到古代,阴差阳错之下,被误认为男人,成了一名捕头。
为了保住铁饭碗,颜末只能拼命捂住自己的马甲,生怕暴露自己女人的身份。
本想安安稳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但在一次次命案中,为求***,缉拿真凶,颜末每次都会挺身而出,不惧危险。

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全文阅读

“那天晚上,柳萃应该和唐曼宁发生了一些矛盾,所以没有留下伺候唐曼宁,而是出去了。”颜末在唐曼宁和冯沙之间画上时间轴:“按照时间来看,第二个出现在唐曼宁房里的人,就是冯沙。”
陆鸿飞微微挑眉,眼里闪过讥讽,“那个戏班班主?”
颜末点头:“对,没错,就是他。”
“一个老男人,那么晚出现在唐曼宁房里,说他没点心思,我可不信。”相比于陆鸿飞的收敛,钟诚均则是毫不客气的嗤笑出声,表情不屑。
“冯沙出现在唐曼宁房里的时候,就见到了二皇子,而那个时候,唐曼宁已经死了。”颜末在板子上画了一个小火柴人,用以表示二皇子,然后看向邢陌言,“大人有调查出什么吗?”
邢陌言轻笑一声,锋利的眉梢微挑,语气漫不经心道:“邵安行说自己被人敲晕,醒来的时候,就趴在了死者唐曼宁身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之后想走的时候,就遇到了冯沙。”
颜末有些诧异,因为在这个阶级分明的古代,邢陌言竟然直呼了二皇子的名讳。
可真是奇怪。
不过现在也不是探究这个事情的时候。
颜末问道:“那二皇子去那里做什么?”
邢陌言嘴角嗪着一抹古怪的笑意:“当然是去放松心情,毕竟之前郭宾鸿那个案子,虽然看着和他没什么关系,但是姚琪......”
颜末懂了,这是受到了牵连。
姚琪虽然不是郭宾鸿案件的凶手,但是他在这起案子中的表现着实让人恼怒,皇上也发了那么大的火,想到和姚琪相关的姚家,还有二皇子,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二皇子邵安行想出来散心,找点乐子,这无可厚非。
但是这位二皇子的运气真的差,这次竟然亲自摊上事儿了。
想到这里,就连陆鸿飞的脸色都有些复杂难言,这也太倒霉了,还是说,最近有什么人想坑姚家,或者是二皇子和姚贵妃?他摇摇头,心想这也不是他该关心的事情。
心思回到案子上,听颜末继续分析,还挺有趣的。
“我觉得二皇子是凶手的可能性比柳萃还要小。”颜末点了点二皇子的小火柴人:“一来,二皇子说他是被人敲晕带去唐曼宁的房间,当然,这个的***性待考察,不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邢陌言挑起嘴角笑了笑。
“二来,不管二皇子本人是否和唐曼宁有过交谈,以他的身份,哪怕不***,哪怕唐曼宁不愿意,估计只要二皇子想,那么唐曼宁也会被人送到二皇子面前,何至于使出那种手段,当然,如果二皇子本身是个......咳,追求***的。”
“噗——”钟诚均直接不客气的笑了出来:“颜末,你可真敢说。”
颜末无辜道:“我说什么了?”
“这个情况基本可以排除。”邢陌言开口:“邵安行虽然张狂了点,但他不是***。”
颜末:“......”
这位才叫真敢说。
“好,不过二皇子究竟为什么会被人敲晕,被什么人敲晕,这些还需要调查。”颜末眯了眯眼睛:“我怀疑敲晕二皇子的那个人,应该和唐曼宁的死有直接关系。”
邢陌言往后靠了靠椅背,修长骨感的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开口:“按你这么说,如果根本没有敲晕邵安行的那个人,那么就是邵安行在说谎,他十有***就是凶手了。”
颜末看了眼邢陌言,没有说话。
邢陌言勾出一抹笑,“继续。”
“最后还有一个可疑的人。”颜末在一边写下黄娅的名字:“就是唐曼宁的干娘,虽然事发当晚,没人看到黄娅去找唐曼宁,但这个人也不能排除在嫌疑人范围中。”
陆鸿飞有些奇怪:“为什么?黄娅应该是他们当中最没有杀机的那个人。”
颜末摇摇头:“我觉得她的杀机最大。”
钟诚均的身体微微前倾,颇感兴趣道:“怎么她的杀机最大?黄娅是唐曼宁的干娘,几乎手把手将唐曼宁教出来,感情深厚,怎么可能去杀害唐曼宁?”
“因为她嫉妒,不甘心。”颜末微微垂下眼睛,“在我和黄娅的交谈中,能感受到她很怀念自己当花旦的那些时光,而且她对唐曼宁的死,其实并不见得有多伤心。”
陆鸿飞皱了皱眉:“可我看她哭的很难过。”
颜末反问:“女人哭,就一定是很难过?”
陆鸿飞:“呃......不是吗?”
呵,男人。
“我问你们,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钟诚均想到唐曼宁,试探的回答道:“贞洁?”
“不得不说,哪怕是女人,也认为女人最重要的是贞洁。”颜末冷笑一声:“可收敛尸体的时候,除了江月,你见黄娅看过唐曼宁一眼吗?更别说动手帮唐曼宁整理了。”
如果黄娅真的为唐曼宁的死难过悲痛,真的在乎唐曼宁,那怎么忍心见到唐曼宁那副样子。
江月和颜末不过是和唐曼宁有过一面之缘,都不忍心让唐曼宁死去之后也不体面。
先不说会不会破坏尸体上的线索,但至少黄娅连那样的表现都没有。
细想之下,着实令人心寒。
......
听到颜末这样说,陆鸿飞和钟诚均不由得怔楞,同时一丝冷意爬上心头。
回想黄娅当时的表现,也没有哭的肝肠寸断,之后更是平静下来,难道她就真的没想过帮唐曼宁整理的体面一些吗?还是她根本不想去,不在乎......
“黄娅已经三十多了,你怎么就觉得她还留恋当花旦的日子呢?”陆鸿飞疑惑道:“如果她还留恋,为什么还要教导唐曼宁,让唐曼宁代替她上台?”
“虽然容颜可以被妆容掩盖,但她嗓子的变化没办法掩盖。”颜末摇摇头,“尽管不想承认,但黄娅的嗓子的确不行了,她在走下坡路,如果戏班还想要挣钱,必须培养更年轻的花旦出来。”
黄娅之所以还能留在戏班,不是靠着和冯沙的交情,而是她能教导出新的花旦。
颜末还记得,在交谈中,黄娅感叹过一句话,她说:从曼宁上台的那一刻起,听到台下传来的欢呼声,我就知道那种荣光不再属于我,我亲手捧起的戏台子,必须拱手让人了。
......
案子还有很多疑点,虽然颜末说了女人也有可能是***凶手,但唐曼宁确实被...了,也就是说,哪怕凶手真的是女人,但一定也有一个男人是作为帮凶而存在。
“小月月,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这天,江月在大理寺检查唐曼宁的尸体,颜末光明正大找了过来。
江月抬起头:“什么忙?”
“咳,帮我看看唐曼宁身上有没有......”颜末凑到江月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江月的脸立即红了,“你...你还真是......”
“拜托了。”颜末双手合十,“这个很重要。”
“好,我知道了。”
......
在颜末和江月说话的时候,钟诚均全程抱着手臂在不远处看着。
“哎,陌言,你说颜末和月月在说什么?”钟诚均咬咬牙,“男女授受不亲,怎么我觉得月月和颜末有些亲密?他们两个才认识没几天,而且月月也不是那样的人啊......”
邢陌言看了钟诚均一眼,“颜末也没做什么吧。”
“他还没做什么?!”钟诚均瞪着眼睛,不满道:“他都凑到月月耳边了!”
“应该是有什么话不方便说。”邢陌言一边说着,一边见颜末走了回来,“你让江月帮了什么忙?”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
江月脸色凝重的走了出来,“我检查好了。”
颜末心急道:“怎么样?”
“她身上***,果然没有淤痕。”江月隔空比了比自己腰间的部位,“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在唐曼宁身上其他部位仔细检查了下,也没有任何淤痕。”
钟诚均奇怪道:“你们查唐曼宁身上有没有淤痕是为了什么?”
颜末开口道:“如果你要强迫一个女子......”
“哎哎,说什么呢!”钟诚均立即制止颜末,然后急忙跟江月证明自己的清白:“月月,我不会那样做的,你可要相信我。”
“我只是打个比方。”颜末无语道。
钟诚均给颜末拱手:“颜公子,这里还有其他人,你可以换一个打比方。”
邢陌言闻言,看过来。
颜末看向邢陌言。
......算了,她还是直接说好了。
“对唐曼宁不轨之人,想要行那事,必须要抓紧唐曼宁才行。”考虑到古人都很保守,颜末说的还算隐晦,“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唐曼宁那时候还活着,她必然要挣扎。”
江月红着脸补充:“唐曼宁没有中药迹象,所以她被......她那时候是清醒的状态。”
颜末点头:“可是我刚才让江月去检查了唐曼宁的身体,她应该被大力控制的地方,并未见淤痕,所以这说明了一个问题。”
邢陌言和钟诚均的脸色都冷了下来。
颜末叹了口气:“唐曼宁很可能是死后被人......也就是说,她是被先杀后奸。”
而先杀后奸,更可能是凶手的障眼法。
钟诚均皱眉:“那这么说,柳萃和黄娅的嫌疑......”
不等钟诚均说完,陆鸿飞快步走了过来,“柳萃来报案,说自己隐瞒了一些事实。”
几人对视一眼,同时往正厅走去。
......
柳萃跪在地上,脸色苍白胆怯,见颜末几人进来,连忙磕头,“几位大人们,小女迫不得已,隐瞒了一些事情,还请各位大人赎罪。”
邢陌言坐在中间的位置,神色肃穆,风光霁月的脸上一片冰冷,“你可知隐瞒与案件有关的线索,会有什么后果?”
“大人饶命!”柳萃仓皇慌乱的用头抵在地上,颤抖着身体道:“小女只是觉得那个事情不重要,而且......而且我要是说了出来,那我就完了......”
颜末皱眉:“到底你隐瞒了什么?”
柳萃抬起头,“其实我那晚离开她...***的房间后,想想觉得不妥,便又回去了,可是我才走到门口,就见到了......见到了冯班主。”
“冯沙?”颜末惊讶道:“你也见到了冯沙和二......和另一个男人......”
“不是。”柳萃摇头,“那个时候,***还没死,我看到冯班主在纠缠***,被***打了出来,然后冯班主就走了。”
这个消息,着实震惊了众人,照柳萃这么说,冯沙那天晚上,其实是去了两次唐曼宁的房间!
可是冯沙却隐瞒了第一次!

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免费阅读

颜末皱眉:“你现在为什么会说出来?当初我问你的时候,你怎么没说?”
柳萃胆怯的看了眼颜末,许是害怕颜末怪罪,又立刻低下头:“大人,小女还要在戏班里生存......”
“那现在呢?”颜末无法说柳萃做的是对,还是不对,毕竟人都是自私的。
“冯班主要遣散戏班。”柳萃讷讷道:“我没地方可去......不,是我,我担心冯班主现在遣散戏班,是因为心中有鬼......”
陆鸿飞有些诧异:“他为什么突然要遣散戏班?”
柳萃的表情有些落寞:“***死了,还死的那样惨,现在外面有很多风言风语,戏班已经经营不下去了,出了这种事,谁还愿意来听戏。”
......
因为柳萃的供词,邢陌言立即叫人提审了冯沙。
冯沙没想到自己两次去唐曼宁的房间,竟然被人看见了,他一边惊怒的看着柳萃,一边惶恐的跪下来磕头,“大人,小人......小人的确还去找过曼宁,但我第一次......我第一次真的没做什么,而且也没待多久,我很快就走了。”
“是没做什么,还是没机会做?”钟诚均嗤笑一声,“大半夜去女儿家的房里,你还想做什么?而且竟然还去了两次。”
“我......”冯沙颤抖着身体将头嗑在地上,“大人饶命,小人也就是有那贼心,可没那贼胆,我可还指望她给我挣钱呢,曼宁不愿意,我自然是不敢强迫她,更别说杀她了。”
邢陌言突然笑了一声:“你有那贼心,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为什么偏偏那天化作了行动?”
颜末看了眼邢陌言,在心里给邢陌言赞了一声好。
让冯沙将想法化作行动,一定有一个契机,而这个契机背后,没准隐藏着某种动机。
“其实...其实那天晚上我去找曼宁,一开始只是想安慰安慰她。”冯沙微微抬头,回忆道:“那天曼宁不是将黄娅的宝贝花瓶摔了吗,我去找黄娅说情,啊,对,是黄娅让我去安慰曼宁的,所以我才......”
邢陌言眯起眼,“黄娅吗?”
冯沙点头应是。
......
“这个黄娅很可疑。”颜末圈出黄娅,“现在她被慢慢挖出来了。”
江月对颜末的小白板案情分析很感兴趣,所以也来跟着旁听,此时举手道:“但是听人说,那天晚上,黄娅很早就睡了。”
颜末摇头:“这个可以伪装,不是有力的不在场证明。”
“对了,***能圈定范围吗?”钟诚均突然偏头问江月。
“***是很硬的东西,大概一个巴掌大,钝器,应该是圆形。”江月皱眉,“我们排查了唐曼宁的房间,她的房间并未丢失过类似的东西,也就是说,***可能是凶手外带来的东西。”
颜末:“也可能不是。”
“怎么说?”江月好奇道。
“也可能是新买的东西。”颜末挑眉:“柳萃临走前,我问了她一个问题,我问她,那天唐曼宁是否有让她买过什么东西,她说有。”
几人立即竖起耳朵,钟诚均直接拍手:“可真有你的!”
“买的是什么?”陆鸿飞有些急迫的问道。
“砚台。”颜末扯了扯嘴角,神色有些复杂:“听柳萃说,是唐曼宁买来送给黄娅的道歉礼物,不过那个砚台,现在不见了,我想这个砚台十有***就是***。”
江月神色略有些激动:“如果没有意外,那就对的上了,基本符合***的一些特征。”
“邵安行那边也查出了点东西。”邢陌言开口,“那天晚上,他说看戏看的无聊,自己去后院转了一圈,路过花园的时候,被人敲晕,我派朱小谷仔细查了下邵安行被敲晕的地点,离唐曼宁住的地方很近,离杂役住的地方也很近。”
“杂役?”
......
这些天,瑞雅班的人都过的不怎么好,先是台柱子,他们的当家花旦唐曼宁无辜惨死,被当场抓住的男人,好像背景很大,以至于案子直接惊动了大理寺。
凶手还没抓住,班主就要遣散戏班,他们也不知能分到多少钱。
遣散戏班的事情还没落定,大理寺又叫了班主去审问,这一去,当天就没回来,只回来了一个面色苍白的柳萃。
问柳萃,柳萃什么话也不说,只默不作声的收拾行李,等着走。
难道冯沙是凶手?已经确定了?
众人不敢想,只觉得前路渺茫,更不知道该如何行事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人偷偷从房间里出来,灯都没点,腰间仿佛藏着东西,一路小跑,但还未等他跑到前厅,便突然被人制住了身体,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下一瞬,灯火大亮。
朱小谷哼了一声,使巧劲儿击打在男人腰间死死捂着的地方,男人闷哼一声,这才松开手。
一个染了血的砚台滚了出来。
“大人。”朱小谷将砚台呈上。
江月带着猪脬做的手套接过来——这是颜末建议做出来的,之前用的是麻布做出来的手套,不贴合手指,戴上不好操作,但如果不戴手套,会弄脏手,总之就是各种不方面。
将猪脬加工处理之后,做出来的手套非常薄,还贴合手指,不影响触感,当时颜末提出来后,孔鸿简直奉若珍宝,欣喜的研究了一个晚上,在此基础上还改良了很多。
看的颜末也是叹为观止,不得不佩服孔鸿的奇思妙想和创新精神。
江月比对了砚台的大小,以及其上的血迹,最终点点头:“这个砚台就是***。”
那男人听到江月这样说,还想挣扎逃跑,结果被朱小谷一脚踹翻在地。
“还想跑?!”
这时候,这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戏班众人的注意,渐渐有人汇聚过来。
“怎么回事啊?”
“天啊,这不是大理寺的几位大人吗?”
众人立即磕头下跪,同时面面相觑,仍旧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人眼尖的发现了朱小谷脚下的男人。
“王长?他怎么了?”
“对啊,这不是王长吗?他是哪里惹到几位大人了吗?”
众人窃窃私语,颜末看向王长,“是你自己交代,还是我们替你说?”
王长是个看上去很老实的男人,年约四十,面貌敦厚,身材高壮,据调查,他是戏班里打杂的,专门收整各种杂物,各种杂活也是他做,总之在戏班里,算是老好人的存在。
“大人,小人......小人认罪。”王长脸色灰白,认罪倒也干脆。
众人哗然,纷纷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王长,显然怎么也想不到王长是***凶手。
“凶手不是冯班主?”
“王长是凶手?天啊,怎么会是他?”
邢陌言扫视一圈众人,随即开口道:“说说吧,你是如何起的歹念,之后为什么要杀唐曼宁?”
王长沉默了半晌,才道:“没什么好说的,就是我见色起意,之后又怕唐曼宁告官,所以才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她杀了。”
“你在说谎。”颜末开口道。
“我没有说谎。”王长抬头看了眼颜末,“大人,事到如今,我说谎也没必要了。”
颜末笑了一下:“怎么没必要?你不还要保护你的恩人吗?”
王长脸色变了。
这会儿王长已经双手反绞到背后,被扣上了***,朱小谷在人群中,抓了黄娅过来,将黄娅压着跪在了王长身边。
黄娅脸色变了又变,等跪下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
颜末:“听人说,你是黄娅带进戏班的,如果没有黄娅,你恐怕会被追债的打死,对吧?”
王长看了眼人群,随即垂下眼:“这是戏班里都知道的事情,大人何必还问我。”
“是啊,所以黄娅让你做什么,哪怕让你去qiangjian一个尸体,恐怕你也是愿意的。”颜末叹息一声,看着两人变了的脸色:“先奸后杀,先杀后奸,你们以为大理寺查不出来这个顺序吗?”
戏班众人听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们惊疑不定的看着王长和黄娅,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的情况。
“大人,凡是要讲究证据。”黄娅咬着牙,“哪怕证明了王长说谎,但也不能证明他掩护的那个人就是我啊?曼宁是我一手带大的,我怎么忍心......”
颜末厉声喝道:“你怎么不忍心?!事到如今,你还狡辩?黄娅,我就问你,这砚台,是唐曼宁买给你的,你知道吗?你碰过没有?”
“我不知道。”黄娅磕头,“大人明鉴,我见都没见过这个砚台,更别说碰这个砚台了。”
颜末冷笑一声,蹲下身体,平视黄娅,“你知道国子监学生被分尸的那个案子吗?”
黄娅不明所以的点头,“知道。”
“那你知道,我是怎么找出凶手的吗?”颜末面容平静的看着黄娅:“那个凶手也说没碰过***,但我们在***上找到了凶手的指纹,要知道除了死者,凶手是另一个接触***的人,你说你没碰过这个砚台,那如果我在砚台上找到你的指纹......”
黄娅一瞬间就白了脸色。
颜末摇摇头,站起来,“***永远不可能被掩盖,你以为自己做的有多天衣无缝?实则漏洞百出,单单是你对唐曼宁的冷漠行为,哪怕说一万次心疼唐曼宁,我都有理由怀疑你。”
“这么久以来,你有真正看过唐曼宁的尸体一眼吗?”江月冷声问道。
黄娅大概终于知道自己哪里做的惹人怀疑了,她仿佛想起了唐曼宁的死状,浑身颤抖起来。
谎言一戳就破,证据摆在眼前,不可能再撒谎了。
黄娅没有死撑,很快就承认了自己***的事实。
颜末脸色复杂:“你为什么要杀唐曼宁?这么多年相处,怎么说也有一点感情吧。”
“是有。”黄娅神情衰败,她凄惨一笑:“我对曼宁当然有感情,可当我每次看她站在台上的时候,那些感情就全被嫉妒压了下去,我嫉妒她,不,我嫉恨她,这是我亲手教导出来的人,为什么要比我还优秀?为什么她能在台上发光发彩,而我只能退居幕后?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黄娅捂着脸痛哭起来,谁也不知道,每当唐曼宁在台上受人追捧的时候,她的心被嫉妒啃食的有多痛苦,唐曼宁每次下台冲着她笑,她都觉得对方是在嘲笑她,嘲笑她老了,嗓子不行了,只能在台下看着她唐曼宁风光无限。
打碎的花瓶,让黄娅觉得唐曼宁在看不起她,所以冯沙来找她的时候,她才突然心生歹念,她知道冯沙一直对唐曼宁有意,所以才引导冯沙去安慰唐曼宁。
可她也知道冯沙有贼心没贼胆,因此不放心,想偷偷去听一下,看看冯沙有没有真的毁了唐曼宁,可她失望了,冯沙被唐曼宁赶走了。
那个柳萃就在旁边看着,她看见了,等冯沙走了,柳萃也走了,她却心有不甘,仍旧没动弹。
唐曼宁看到她了,欣喜的邀请她***房里说话,和她委屈诉苦,说冯沙***扰她,若不是她现在是瑞雅班的台柱子,不可或缺,恐怕就危险了。
这让黄娅觉得,唐曼宁又在炫耀。
瑞雅班的台柱子本来是她,是她一手将唐曼宁捧起来的,她不该炫耀。
唐曼宁拿出了砚台,说是补偿,黄娅看着那砚台,心里止不住冷笑,她附庸风雅,无非是排遣无法上台的***,谁不知道她不过是表面功夫罢了。
唐曼宁拿出这么好的砚台,是什么意思?
黄娅想的很多,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拿着砚台在砸唐曼宁的头了。
她一手掐着唐曼宁的脖子,一手***砸了好多下,唐曼宁根本来不及叫喊,已经被砸的神志不清。
看着唐曼宁的脸,如今被血液浸染,黄娅就想,看,这张如花似玉的娇俏脸蛋,如今也不干净了,哈哈,上不了台了。
于是,她没有停手,就那样继续砸了下去。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霸王花的古代探案生活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