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个老攻是憨憨(庾子稚)

嫁个老攻是憨憨(庾子稚)

导读:小编带着嫁个老攻是憨憨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庾子稚,庾子稚以未及冠之年,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因为被陷害追捕连夜出逃,竟被人贩子卖到了深山给人当劳力?

小说介绍

小编带着嫁个老攻是憨憨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庾子稚,庾子稚以未及冠之年,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人,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有这么一天,因为被陷害追捕连夜出逃,竟被人贩子卖到了深山给人当劳力?

庾子稚小说简介

庾子稚睡得并不安稳,也许是身后的温度太过热烈,让他感觉到了极为的不适应。
梦里,一片火光,整个丞相府的人四处奔走,还有子染被两个官兵拉扯着不知带到何处,青衣浑身是伤躺在地上的血泊之中,一双眼珠像是要从眼眶之中瞪出来,嘶喊着让他快点走。
可是他又能走到哪?

嫁个老攻是憨憨全文阅读

庾子稚睡得并不安稳,也许是身后的温度太过热烈,让他感觉到了极为的不适应。
梦里,一片火光,整个丞相府的人四处奔走,还有子染被两个官兵拉扯着不知带到何处,青衣浑身是伤躺在地上的血泊之中,一双眼珠像是要从眼眶之中瞪出来,嘶喊着让他快点走。
可是他又能走到哪?
庾子稚满脸茫然,忽然一道亮光闪过,耳畔也多了一抹温热,那是鲜血。
“不!放开子染!”
庾子稚猛地坐起身,豆滴大的汗珠顺着脸庞滑落,眨眨眼,好不容易从那梦魇之中挣脱出来,深吸了一口气,身边早已没有了憨子的身影,早晨的凉意浸染过来,让庾子稚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扣扣扣。”敲门声响起。
会是谁?
庾子稚起来,发现睡前裹着的兽皮衣已经不翼而飞,反而是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袭青衫,不是他来时穿的衣物,旁边还水壶,几碟菜色,他走过去摸了摸,水竟然还是温热的。
水有些甘甜,缓解了那苍凉无望的感伤,穿好衣物,才开口喊外面的人进来。
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了,冒出来一个小小的脑袋,看到坐在桌子前面的人,显然呆滞了一下,那眼里带着明显的仓皇和不敢置信,这倒是让庾子稚有了些计较,难不成这个人恰好认识自己?
可是他平时除了查看一些必要的案件或者是陛下召见,基本上不出府门,这人如何识得自己?
苏荷似乎也发现自己有些异样,连忙扬起一张笑脸,快速爬了上来,只是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腿脚一样,姿态格外好笑。
“呀!这屋里真暖和!”他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羡慕,别的负面情绪却无,快步走到了庾子稚身边坐下,看着桌子上在这里足以算得上精致的菜色,惊讶了,“你会做饭?”
庾子稚见他这鬼灵精的模样,抿唇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君子远庖厨。”
“哦!”苏荷敛下眼眸,眼内的伤感一闪而逝,再抬眸,又兴致冲冲的,挤眉弄眼看着庾子稚,“话说,你昨晚过的怎么样?”
想着那滔天的火舌,还能如何?
庾子稚无奈的摇摇头,周身的气压也冷凝了一些,摇了摇头,“不好。”
两人好歹也是共甘共苦一起被卖到这里的男子,而且他自打开始见到苏荷,就能感觉到苏荷与常人不同,他太过单纯了,看得出来被家里人保护的非常好,能做到这样的家族绝对不超过十,而且个个权势滔天。
如果真是如此,那他认识自己也不足为奇了,只是不知为何,一个名门子弟会选择来这样的地方。
今日一见,苏荷穿着合身的兽皮小衣,脸上是幸福满足的笑容,倒是更让庾子稚好奇了,毕竟在他看来,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要不要一起用膳?”
苏荷摇摇头,“不了,我吃了东西,阿达还是对我很好的。”
他看了一眼门口,忽然问道:“你想离开这里吗?”
庾子稚眼中神色毫无波动,脸上依然带着那若有似无的微笑,起身从床边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一个苹果,给了苏荷。
“怎么突然这样问呢?你呢?你喜欢这里吗?”
苏荷毫不犹豫的点头,当真心无城府。
“我喜欢这里!我还喜欢阿达!”说起阿达,他脸上情不自禁带上了一片红晕,“其实我觉得这里比外面好多了,我之前来的时候就听别人说,这里允许男子相恋在一起,甚至结契,所以我就来这里了!”
他眼眸闪烁,格外的认真,只是怀揣着一颗赤子心,因为一个根本说不清楚缘由的话,就跟着陌生的人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远离家人。
“你太莽撞了,你走之后,你的家人如何?”许是苏荷那毫不避讳的单纯言语,庾子稚也忍不住多说了一些。
闻言,正在***啃苹果的苏荷忍不住难过的低下头,眼圈红红的:“家里所有人都不喜欢我,他们喜欢哥哥,也不需要我,不过现在好了!我有阿达了,他很喜欢我,我可以照顾他了!”
说起这个,苏荷像是终于到了喜欢的玩具的小孩,笑的开心而满足。
“对了!我还可以帮你!阿达告诉了我很多!”
庾子稚一愣,就听到苏荷口若悬河的讲述。
原来,这里是处在半山腰上的一个村落,叫山阳村。
这里不管哪个季节都要比别处的气温低许多,尤其入冬之后,那寒冷刺骨的冰霜甚至可以轻易的绞杀一个蜷缩在屋内的妇女亦或者是瘦弱的男子。
这里没有耕田一说,所谓靠山吃山,强壮的男子隔三差五就会***深山打猎,而隐藏在深山里的野兽凶猛无比,常常会给他们来带致命的伤害。
每年在大雪封山之前的一个月,村子里会有派一些人出去采买过冬的必需品,除此之外,任何时间,任何人,都不能出去山阳村。
听着苏荷的讲述,庾子稚几不可查的皱眉,不对!憨子他就可以肆意出入,不然昨晚他的食物是从哪里来的。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出去吗?”庾子稚试探着问道。
苏荷坚定的点头,“确定没有,阿达告诉我,去年就有一群人准备逃离这里,但是在半路上,全都死了,无一例外,而且这里对待背叛者格外不留情面,任何有泄漏这里***的人,都会被清理掉。”
他神色格外的严肃,庾子稚蠢蠢欲动的内心也被强制压了下去,垂眸沉思。
“不过,也有例外。”过了一会儿,苏荷又吞吞吐吐的开口了,他看了庾子稚一眼,快速的低下了头,“阿达悄悄和我说过,如果真的有人可以进出这里,那么就只有一个人。”
“憨子。”庾子稚肯定道。
苏荷点点头,“阿达说,这个人的实力他至今都摸不清楚,但肯定是这里最强的一个。”
“扣扣扣。”
又是一阵敲门声,但是那***的声音像是要把整个门给卸下来,清楚地让人知道门外之人内心的暴躁。
“谁?”
门毫无征兆的打开,阿达臭着脸走了进来,看到庾子稚的瞬间,眼里也划过一道惊艳,转瞬即逝,他朝着庾子稚点头问好,大步走到了苏荷身边,一把捞起来抱在怀里,丝毫没有顾及还在一旁的庾子稚当即就吻了上去。
苏荷面色通红,眼睛水润润的一片,任由阿达索求,庾子稚看着阿达的面容,忽然觉得有些眼熟。
“你还敢乱跑!小心什么时候被狼叼走了都没地方哭去!”阿达板着脸,眼神定定的看着苏荷,大手在苏荷***上拍了一下,苏荷委屈屈的喊了一声“疼”,阿达冷哼一声,没有再追究。
“打扰了,我就先带着小荷回去了。”
庾子稚紧绷着唇,点点头,“没事。”
阿达准备出门,忽然想到了什么,冷声道:“在这里还是不要乱跑的好,不然后果你根本承担不起。”
说完直接从上面一跃而下,半***抓着一旁的梯子减缓下落速度,再一个跳跃完美落地。
屋里再次变得冷清起来,庾子稚吃完饭菜就在屋子里转了起来。
衣袖撞到一旁的箱子,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庾子稚想到了什么,伸手去摸索,果然看到了那个眼熟的瓷瓶和那个精致的小人,只是这小人已经被修好,完全看不出当时损坏的痕迹。
走过门口,忽然想到当初那一根粗壮的藤条苏荷是怎么爬上来的?
低头一看,原本的藤条已经换成了藤条编制的梯子,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峰,内心快速跳动了起来,庾子稚毫不犹豫爬了下去。
四处是那熟悉的树林,高耸入云,让人分不清楚方向,然而荆棘旁边却是有一条小路,通向远处。
庾子稚只觉得走了许久,才走出荆棘,眼前忽然一阵敞亮,这里是一个小小的村落,被包围在一片荆棘之中,都是一些土房子,房子前一条小溪蜿蜒而过,看起来格外朴素。
看规划来说房屋不超过三十,人口也绝不会超过五十,一些妇女裹着笨重的兽皮衣坐在外面的河边洗着东西,还有一些或是三两个聚在一起不知道说着什么,看上去充满了生机。
庾子稚快走两步,想要询问一下,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这个忽然出现的人,妇女面露警惕怀疑,越来越多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猜忌,贪婪,觊觎。
这些让他忍不住僵***身子。
有人动了,那是原本坐在一个妇女身边的壮硕男子,走了过来,眼神热切毫不掩饰的上下打量。
“你是谁家的?”
庾子稚皱眉,没有说话。
“要不然你跟我如何?我绝对可以养活的了你,哈哈哈!瞧瞧这小脸多滑啊!”那人眼神贪婪,说着忍不住伸手朝着庾子稚脸上摸来,远处那妇女看着他眼神不善,庾子稚几乎要忍不住内心恶心的感觉。
“啪!”
果断的打开了眼前那只手,庾子稚转身就想离开。
“哎哟!还会打人!不过这小手多打我两下我也喜欢,***嘿!”
旁边又走来几个男子,凑在一起商量着什么,庾子稚感觉不好,转身想要离开,但是胳膊却被一把抓住,那强硬的力道根本不是他能挣脱的,心下一紧,他大意了。
“快看看这胳膊!这手!”
男子像是抓到了宝贝一眼满眼惊喜,***之色越发浓重,兽皮下的变化也格外的明显,“这么好的货肯定是不小心来了这里的,既然是无主的那兄弟几个就享受一下放走吧,反正看这细皮***的娇贵模样也养不活,******!”
闻言,又有几个男子走了过来,目的显而易见。
“你们做什么!放开我!”
壮汉轻巧的把庾子稚抱在怀里,迫不及待的朝着屋子走去,“悄悄!还害羞了呢。”
周围是毫不掩饰的哄笑。
“你们放开他!”
声音格外稚嫩熟悉,竟然是去而复返的苏荷!
趁着几人回头的瞬间,庾子稚快速离开,退了好几步远,看着苏荷眼神担忧。
苏荷对上许多人的目光,显然也吓了一跳,“你,你们不能伤害他!”
“小子,你是阿达家的我们不会动你,但是如果你实在不懂规矩的话,阿达可是不会留下你这样的人的。”男子冷笑一声,说着就要再去拉庾子稚。
苏荷看着心里一急,慌忙的跑了过去,抓着男子的手臂一口***的咬了上去。
“嘶!”
推开苏荷,胳膊上显而易见的几个牙印,鲜红的血液流出,男子也怒了,“给我抓住他!还敢咬我,不过说来,当时听着你那声音可真的是销魂,老子听得都***起来了,看你这欲求不满的小样子,怎么,阿达***你就让兄弟几个来吧!”
显然苏荷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面无血色,咬着下唇:“阿达不会放过你们的!”
“***!什么放过不放过的,别把自己想的多重要,反正下个月还会有商贩子来,到时候再赔给他几个就是了。”
庾子稚眼睛一眯,轻声道:“欺负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有种冲着我来啊!”
那疑似领头的男子不屑的嗤笑,让两人压着苏荷自己朝着庾子稚走了过来,两指捏着庾子稚那小巧的下巴靠近:“这不是舍不得么?最美味的食物当然是要留在最后享用了。”
庾子稚一偏头,那恶心的触感就留在了脸侧。
借着宽大袖袍的遮挡,庾子稚像是妥协一样的抚上男子的后背,男子笑了:“这不就对了,一会儿会让你***的,保证你这辈子都忘不了。”
“不要!你们不能这样!你们凭什么这么对待他!”苏荷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胸前兽皮衣被扯开了一***。
他怎么样不要紧,但是那个人......
“唔!”
就在庾子稚想要下手的瞬间,眼前之人忽然闷哼一声,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毫无动静。
憨子满身怒火仿佛是燃烧整个深山,眼里没有那丝温柔宠溺的时候,他整个人身上都带着那凌厉的煞气,看上去危险异常。
他大手一伸,把眼前还有些呆愣的人抱在怀里,笑了,靠在庾子稚耳边,轻轻道:“你不要我,却答应他?”
耳边那温热缠绵的呼吸姿态仿若亲密的恋人,然而听到憨子所言,庾子稚瞬间仿佛置身冰窖。

嫁个老攻是憨憨免费阅读

“你***了?”一旁的老章看着憨子面色古怪,却丝毫没有想要为头领***的意思,反而眼中有丝看好戏的神情,“我记得你买他花了十两银子,这样吧,我给你五十两,你把他让给我如何?”
那人打着商量,但看着庾子稚的眼神势在必得。
憨子转身看着他,眼睛微眯:“你想和他一样的下场吗?他是我的人。”
庾子稚恍然回过神,把已经捏在手心的***又塞回腰间,垂下眸子,看着地上那死不瞑目的尸体,他倒是不怎么害怕,这些年来为了巩固丞相府势力,间接死在他手下的人也不在少数,不过直面这样的死亡,还是第一次。
是憨子,替他动了手。
“那这样,我给你钱,你借我玩几次,我再还给你就是了,这样够划算了吧?”老章肆意笑着,眼角一道狰狞的疤痕看上去格外恐怖。
憨子横跨一步挡住了他看庾子稚的视线,周身的气氛又冷凝了一些,“不可能。”
“呵!那就比斗吧!我要的也不多,只要你输了,他就归我。”
还不等憨子回答,老章直接摸出自己的长刀朝着憨子就砍了过来,呼啸的风声听着让人胆战心惊。
憨子现在正好在气头上,那人竟然敢触碰自己的阿栖!简直是不可饶恕!可是他又不能对着自家媳妇发火,这人来的正好,闪身躲过那来势汹汹的长刀,长刀直接劈落在地上,在地上砍出深深的一道痕迹。
阿达是跟着憨子一起过来了,抱着解救出来的苏荷站在一旁看着,一言不发。
苏荷有些焦急,扯扯他的胳膊:“阿达,他会不会有事?你去帮帮他好不好?”
“他不需要你管。”阿达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冷漠,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快速交手的两人,许是注意到了苏荷的失落茫然,又安慰了一句:“没事,老章不会是他的对手,憨子没有一气之下把老章直接杀了已经很不错了。”
比斗是这里最为常见的景象,在这古老的村子里,只有强者才可以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甚至可以去掠夺别人的,适者生存。
周围的男女也聚拢了过来,在旁边喝彩,脸上激动洋溢,嘶吼着欢呼着,“打!”仿若看着不是生死比斗,而单单只是一场闲暇时的活动而已。
他们巧妙地避开了庾子稚,导致庾子稚站着的那里周围空着一***,他自然知晓这是为何,因为他就是比斗的缘由,胜利者的彩头,当然,这个想法并没有让他多么开心就是了。
场内,憨子快速的反击了起来,他手无寸铁,但是那粗糙的大手就仿佛是有无穷的力气,直接捏住了再次攻击过来的长刀,掰成了两端,仍在脚下:“你不配得到他。”
说完,憨子一拳朝着老章的眼睛打了上去,只听一声闷哼,老章脸上出现了一只浓重的熊猫眼,只是被拳头擦到的鼻梁骨也断了,鼻血蜿蜒而下。
憨子依旧不罢休,像是毫无章法的对着老章拳打脚踢,可也就是那小孩子玩闹一样的攻击,落在老章身上却疼痛难忍,像是被长刀砍了一刀又一刀。
再这么下去他会死的!老章丝毫顾忌不上自己的形象,两只无力扭曲的胳膊向外面爬着,“我认输!我认输!我的财产都归你!”
“切!没意思,老章你这也太熊了吧!”
“就是,还以为你能把那个人给教训一顿呢,啧!”
憨子停了手,转身把庾子稚捞在怀里,脑袋凑在他脖颈间深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压抑着没有完全宣泄的怒火。
庾子稚垂眸,感觉到脖子间那熟悉的热度,缓缓松开了紧捏着的手。
阿达轻哼一声,不顾苏荷的挣扎,扛着苏荷就离开了,还不忘记吹了个口哨。
有熟悉的人上前调侃着抬起老章准备送回家,反正在这里,他们受伤已经是家常便饭,再加上憨子根本没怎么下重手,老章修养上十天半个月也就能下床走走了。
“跟我回去。”憨子回过神,轻巧的把庾子稚整个人抱在怀里,转身就走。
憨子确实很生气,但是依然没有忘记用自己的臂膀圈着庾子稚,帮他遮挡吹来的冷风,遮挡旁边凸出来的荆棘。
这一次,庾子稚乖巧的窝在憨子怀里,没有反抗,也许是因为刚才那过于***他神经的场景,也许是眼前这个为了保护他甚至下杀手的大憨子,他能感觉得到眼前之人的紧张愤怒,却不知该如何劝慰,已经是多少年,他没有站在被保护者这个位置上了。
“喂!憨子!你记得去村长那里登记啊!”身后有***喊着,憨子置若未闻。
他走的很快,三两下上了树屋,关***。
庾子稚不知怎地忽然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又不自觉想到了刚才憨子说的话,后退了两步,总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可惜晚了,憨子转身直接把庾子稚摁在地上开始剥,从外衫到亵衣,庾子稚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光溜溜的躺在地上。
黑色的毛皮亮丽,映衬着那白玉一般的皮肤更是吸引人,憨子呼吸粗重了几分,大手抚了上去,像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庾子稚不自在的瑟缩着,却被憨子拉起来抱在怀里揉捏。
“嗯......”
一声轻哼从唇边溢出,两人都僵住了。
庾子稚快速的清醒过来,忍不住瞪了憨子一眼,只是那眼角一抹红晕,眼内春意荡漾,没有丝毫威慑力,勾起的眼尾反而像是能把人心从胸膛活生生勾出去一样。
憨子终于忍不住,霸道的吻落下,像是释放了多年的野兽,凶猛无比。
“够了!你给我滚开!”庾子稚强行拉着自己脑内那根名为理智的神经,把凑在胸膛前的狗头推开,剧烈***着。
憨子抬起头,眼神有些委屈有些疑惑。
“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吗?”庾子稚仓促***,断断续续说完了一句话。
憨子很想当做自己聋了什么都没听见,但是显然不能,两***眼瞪小眼,看了许久,憨子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伸手在庾子稚挺翘的***上捏了一把,把他捞起来放在床边坐着,声音嘶哑:“是你勾引我的,我只是想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你那模样像是给我看看有没有受伤的?”庾子稚一口气又憋在胸口,他现在还记得那奇异的酥麻感觉,要说眼前这憨子没多想,他庾子稚以后都被人压!
注意到自己想了什么,庾子稚忽然僵硬,甩甩脑袋,真的是被这人气糊涂了。
憨子蹲在床边,咽了口口水,声音格外清晰。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嫁个老攻是憨憨庾子稚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