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学弟官宣了(秦霄肖弛)

我和学弟官宣了(秦霄肖弛)

导读:秦霄肖弛小说《我和学弟官宣了》是一部非常好看的校园爱情小说。身为射击队的颜值担当,肖弛一个人吸引了99%的女粉丝,却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拒人千里之外。众人都以为,肖弛不管对谁都是不假辞色。直到有一天,他拉着秦霄来到射击馆。。

小说介绍

秦霄肖弛小说《我和学弟官宣了》是一部非常好看的校园爱情小说。身为射击队的颜值担当,肖弛一个人吸引了99%的女粉丝,却从来都是独来独往、拒人千里之外。众人都以为,肖弛不管对谁都是不假辞色。直到有一天,他拉着秦霄来到射击馆,众人才发现,原来肖弛他不是性冷淡,他只对秦霄有反应而已!

小说简介

身为金牌电商掌舵人,秦霄在二十七岁生日那天,
谈婚论嫁的未婚夫劈腿,还撬走了她苦心经营多年的店铺。
失业又失恋的秦霄以为人生不可能再好了。
没想到的是,隔壁小五岁的学弟误打误撞闯入秦霄的世界。
二十一岁的大男生,一米八八、笑容灿烂、八块腹肌……
从此,秦霄的生活变得鸡(妙)飞(不)狗(可)跳(言)。
“姐姐,你再等我几个月,等我到了年纪,立马就去偷户口本!”
秦霄以为他在开玩笑,没想到肖弛却是说到做到,身体力行地告诉她,男生再小,也不能当小孩哄哦~
#八块腹肌的腹黑小狼狗伪装成呆萌萨摩耶捕获御姐女强人的故事#

我和学弟官宣了全文阅读

秦霄并不知道,她脸上变幻的表情,全都尽入肖弛眼中。他并不着急吃面,只是微笑地看着视频里的她。
“今天还是老时间,好吗?”肖弛开口,似乎学校的事,会比他预料的结束的更早。既然这样,他也就不必推迟一小时给她上课了。
能够早一分钟见到她,也是好的。
“行吧。”视频那头,秦霄心不甘情不愿地点头。
“你跟谁老时间呢?!”
肖弛正想说话,就听到耳边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
肖弛抬头,便看到一道壮硕的身影坐到了自己对面,是他昔日射击队的队友,张力凡。这家面馆,就是当初张力凡介绍他来的。
张力凡的脸上写满了八卦,探过头想看肖弛的手机屏幕。肖弛手指一伸,利索地挂断视频,张力凡只来得及看到漆黑的屏幕。
“这么神秘?”张力凡心有不甘,一边招手让老板娘来一份加大牛肉面,一边***笑着看着肖弛,“跟谁约好了?女朋友吗?”
肖弛收起手机,将面条端到面前,答非所问:“你报道好了?”
张力凡一边拿纸巾擦着筷子,一边问肖弛:“刚报道好。好你个小子啊,一整个暑假都没在群里冒泡,你去哪里潇洒了?”
肖弛只笑不语。
这个暑假,算是肖弛人生中过得最开心的一个暑假了。
一切都是因为学姐。
看着肖弛脸上的笑容,张力凡如同见了鬼一样。
妈耶,肖弛也会笑得这么甜蜜吗??
张力凡瞪大了眼睛,又把话题转了回来:“不会真的谈恋爱了吧?那咱们学校的女生可要哭死了。”
张力凡有些羡慕地看着肖弛,坐在这样简陋的面馆里,他照旧帅气逼人。再看看他那碗里的牛肉,张力凡就更心酸了,老板娘明明是他老乡,结果每次都给肖弛加肉!
肖弛敛起笑容,避而不答。
还是这个样子比较习惯。
张力凡也早已习惯了他沉默寡言的样子,见他不愿回答,索性就不再问了,不过张力凡心里却是偷偷留了心眼,哎呀回去得跟队友们八卦一下,肖弛刚刚不知道是在跟谁视频,笑得特别温柔!
肖弛安静地吃面,张力凡却并不打算闭嘴。他是粗矿的西北汉子,有话就问,直接得很。
“你啥时候回队里训练啊?”张力凡夹了一块牛肉,嚼了两下后就吞了下去。
肖弛沉默地咽下嘴里的面条,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后,才淡淡地回复:“不回了。”
说着,肖弛起身,对张力凡说了一句‘回头见’,便转身离开。
张力凡看着肖弛的背影,忽然也没了吃面的心情。肖弛曾经是他们队里最有潜力的射击手,但是大半年前,他出了车祸,之后就再也没有回队里。
有人说,肖弛因为受伤,再也拿不起枪了。张力凡却不愿相信,也许……也许肖弛只是没有准备好。好不容易逮到肖弛,张力凡决定亲自问一问。
可是肖弛的反应,却让张力凡的心沉沉地下坠。
他说,不回了。
是暂时不回去训练,还是永远不回去训练?张力凡不敢继续问下去。
***
老时间,秦霄背着健身包来到健身房。秦霄不习惯在健身房洗澡,所以每次都是换好了衣服来的。
反正回去就走路五分钟,等健身结束,走路回家正好可以散去一身汗水,到家再洗澡,完美。
秦霄到的时候,肖弛早已经在了。今天是开学日,店里格外冷清,除了坐在前台打瞌睡的几位教练外,就剩下秦霄和肖弛了。
想起中午偷吃的那顿炸鸡,秦霄这次训练格外认真。可是肖弛却明显心不在焉。
秦霄坐在小凳子是,双手握着三角柄,***往后拉着。
完成一组动作,秦霄早已头晕眼花,她踉踉跄跄地准备起身,谁知身后的肖弛一时走神,没有及时避开,秦霄站起来的时候直接撞到肖弛的下巴。
“哎呦……”秦霄一声惊呼,身子往一边倒去,那里摆着一长排的哑铃,摔下去可不得了。
肖弛回神,飞快地拉住秦霄,哪知扯住的是她的袖子,‘撕啦’一下,秦霄身上的健身服发出清脆的声音,号称特殊材料的健身服竟然脱了线,从咯吱窝直接脱线到了腰间。
秦霄感觉到身上一凉,心里忍不住骂娘。这特么哪家的劣质货啊?!
还好,里面穿了运动背心,不至于***。
秦霄站定了身子,幽怨地看着肖弛。如果目光可以化为实体,只怕肖弛此刻已经被秦霄的目光给削了个干净。
肖弛脸上闪过可疑的红晕,现在完全没心思走神了,看着她腰间隐约的白皙,肖弛当机立断,脱掉身上的运动T恤,对着秦霄吩咐:“抬手。”
肖弛难得流露出强势的一面,秦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竟然就这么乖乖地伸出胳膊,任由肖弛替她穿上了衣服。
秦霄170的个子,穿着肖弛的短袖,略显宽松。
“那……你……怎么办啊?”秦霄看着肖弛赤·裸的的上半身,故作淡定地问。
大白天的,看的更清楚了。
1、2、3、4、5、6、7、8,整整八块。
肖弛还没来得及回答,便听到身后传来大块头店长的惊呼:“我去!你们俩干嘛了!”
战况这么***?
大块头店长的眼睛不大,但是秦霄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满满的控诉:你们两个怎么可以酱紫!
秦霄想解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可是看看现场情况,他们两个在店里最偏僻的器械区,她穿着肖弛的衣服,肖弛光着上半身。店长会相信她是因为衣服脱线才不得***肖弛衣服这个理由吗?
也许她这样解释后,店长还会问,为什么你的衣服撕裂了?秦霄觉得,这个问题似乎更容易引人遐想。
还是算了吧。
秦霄放弃了,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最终,因为这让人难以启齿的意外,秦霄逃掉了最后一组训练。秦霄和肖弛两人顶着大块头店长‘绝不可以有下一次’的警告眼神,灰溜溜地离开健身房。
“师姐,对不起……”肖弛红着耳朵,很不好意思地向余心苒道歉。他现在身上穿的是留在健身房的工作T恤,教练同款工作服。
秦霄摆了摆手,这事真要怪也怪不到肖弛头上,是她起身的时候没有注意看情况。不过,肖弛似乎也真的有点情况,他还是第一次在训练中走神。
“是在学校里遇到什么事了吗?”秦霄理所当然地认为是肖弛在学校里遇到事了,毕竟他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
秦霄一个全身沾满铜臭味的生意人,第一反应就是跟钱有关。难道是学费问题?
健身房新开也没多久,说不定还没发工资,要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的话,秦霄倒是不介意帮上一把。
但是肖弛并不打算接受秦霄的好心,他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想让秦霄安心的笑:“我没事。”
可是他这幅样子实在没什么说服力,连额前精神奕奕的刘海都萎靡了,秦霄更不放心了好吗!
肖弛不想说,秦霄也不能撬开他的嘴硬逼着人家说,两人一路沉默地到了家门口。
秦霄看着肖弛,想跟他说,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但是转念一想,她这么说,他大概也不会求助的。
哎,小小少年,还没经历过***的毒打,最是要面子的时候。秦霄只能咽下到嘴边的话,随意摆了摆手,朝自己家走去。
到了屋里,秦霄照例是先开空调再洗澡。脱下身上那件肖弛的衣外套时,秦霄特地看了一下衣服上的尺码,190。哦豁,真是让人忍不住心跳加快的身高啊。
秦霄回想了一下肖弛辅助自己训练时候的场景,以她的个头,恰好到他下巴的地方。出生时足足有八斤的秦霄,从小到大就不知道小鸟依人为何物。结果在这个一个小屁孩面前,她却成了被人俯视的小矮子。
秦霄忍不住皱了皱鼻子:哼,现在的小朋友,营养也太好了一点!!!

我和学弟官宣了免费阅读

洗完澡走出浴室,房间里已经沁凉一片。秦霄穿着纯棉睡裙,坐到了电脑前。
刚刚在洗澡的时候,秦霄明明告诉自己,别管那小子的事了,可是一出来,她还是忍不住担心。
秦霄给自己找了个相当说不过去的理由:她这是关心学弟。
秦霄双腿盘在椅子上,打开了滨海大学的官网。
过去了这么多年,官网上照旧是那些陈词滥调的官方新闻,秦霄正打算关掉网页时,忽然一张跳出来的照片吸引了秦霄的注意力。
照片上,肖驰站在一群人之间,笑容清浅地捧着奖杯,他身边的人和他穿着一样的队服,眉开眼笑地簇拥着他。
显然,他们是一个团队。
秦霄点击了一下照片,跳出了相应的新闻网页。秦霄扫了一眼标题,脸上露出意外的表情:“赛训:滨海大学射击队在2019年全国射击锦标赛取得优异成绩。”
秦霄留意了一下时间,是一月份的新闻,距离现在过去大半年了。她一目十行地看着新闻内容,一眼就扫到了肖弛的名字:“我校经管学院肖弛同学夺得男子10米气手*枪个人赛冠军。”
原来他竟然是滨海大学射击队的吗?秦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之前,肖弛似乎是提过自己曾是学校训练队的一员,但是秦霄并未想到他是射击队的。毕竟,学校里还有那么多大众的运动项目,秦霄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是球类或者田径类运动员。
说到底,射击这项运动,直到现在也算不上大众。寻常人压根就不会往这里想。
不过,滨海大学的射击队却是真的很出名。滨海大学的射击队历史悠久,秦霄在校时,射击队就已经是滨海大学的王牌团队,每年都会参加大大小小的国内外赛事。
想要成为滨海大学射击队的一员,需要通过严格的选拔赛,并且文化考试成绩必须达到学校的录取标准。
有金牌加持,文化课上那丁点的逊色,也就不足为道了。滨海大学射击队,一直以来就是学校的骄傲。而稳重内敛的射击队队友们,自然也受到众多女生追捧。
秦霄在校期间,她的室友之一就曾是射击队的迷妹,每次有比赛,都会赶过去加油。
秦霄也曾被室友拉去看过比赛,赛场上,面对紧张的战况和未知的挑战,射击运动员们依旧沉着冷静,这份不慌不乱的气度,就给他们添了不少光环。
而比赛场下,射击运动员们需要面对的是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没有十足的耐心,是坚持不下去的。
秦霄看着新闻照片上的肖弛,他是毫无疑问的C位,按道理来说,他这样的选手,会是射击队重点培养的对象,为何肖弛却从不提及射击队呢?
而且,秦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肖弛提及自己的训练队,说的‘以前是学校运动队的’。
这个过去式的表述,让秦霄本能地感觉到了异常。发生了什么事,才让肖弛退出射击队的?今天他的异常,会不会和这有关?
不过,这些都只是她的胡猜乱想罢了。她又不是他的谁,管那么多干嘛呢?秦霄若有所思地关掉网页,决定不多管闲事了。
否则,他还以为自己有多在意他呢。
秦霄想,我得避嫌啊。
这个理由,大概只有秦霄能够用来骗过自己了。
***
“花期”歇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秦霄一边调整自己的状态,一边也在思考下一步的转型计划。但是现在女装市场几乎已经到达饱和状态,秦霄一时也没想好到底要怎么调整接下去的发展方向。
秦霄为此感到很是苦恼。
恰好,宋清歌正巧在附近帮人拍照,秦霄看到她的朋友圈定位后,给她发了消息。
“今天有时间吗?来我家呗,帮我想一想方案。”
“收到!下班了就来!”宋清歌很是爽快地答应了。
两个小时候,宋清歌背着自己吃饭的家伙就来了。
“师姐,快快快,我需要冰可乐救我狗命!”宋清歌一进屋,相机往桌上一放,整个人就瘫倒在地板上,呼哧呼哧地喘气。
九月的太阳,差不多可以把她晒成咸鱼,还是乌漆嘛黑的那种。
秦霄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可乐,丢给宋清歌,宋清歌接过,开了瓶盖痛快地喝了两口后,才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最近工作很忙吗?”秦霄问。
宋清歌抹了一把脸,耸了耸肩:“也就那样吧。约了几单生意,偶尔么,跑跑机场。实在太热了,其他地方不高兴跑了。”
秦霄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宋清歌又喝了两口可乐,缓过气来,贼兮兮地看着秦霄:“师姐,你最近怎么样啊?我给你找的教练,敬不敬业呀***嘿?”
秦霄:……
秦霄想把她踢出去。
“宋清歌,我再一次郑重申明,我和那家伙,就是纯洁的……”秦霄一下卡壳,纯洁的什么?纯洁的师姐弟关系?还是纯洁的房东与房客的关系?又或者是纯洁的教练与学员的关系?
这三道关系,单看每一道,似乎都还挺纯洁的,可是拧在一块看,就让人忍不住想多了。尤其是,她还真对人家做出过不太纯洁的事……
秦霄按下心中的心虚,卡顿了一下后,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说下去:“我们就是纯洁的……关系……”
宋清歌翻个白眼,行吧,学姐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可是一转头,宋清歌便瞥见阳台上晾着一件不太秦霄风格的短袖。
秦霄的工作装是各种各样的裙子,一年四季都光着一双大长腿,哪怕她最近不用上班,在家穿得休闲一点,她也不会买这么大的T恤吧?
那款式、那尺码,分明就是男人的!
宋清歌的眼睛一下就亮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板上跃了起来,赤着脚哒哒哒地跑向阳台,都顾不上被室外阳台晒得滚烫的地板,蹦跶着取下了晾着的那件男款T恤。
哈?190?
宋清歌用自己烫得不行的脚指头来想,都猜得到这是谁的衣服!
“师姐,这就是你说的纯洁关系啊?纯洁的学弟,一不小心,把衣服落在纯洁的学姐家里啊?”
秦霄的脸黑了又红,红了又黑,最终定格在一个格外憋屈的表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我们真的……很纯洁!
宋清歌却显然不信她的话。她比划着肖弛的短袖,哇塞她这小短腿都可以当裙子穿了哎:“学姐,你放心,我相信你们是纯洁的关系。”
如果她的表情,不那么揶揄的话,秦霄可能会相信一点!
“真的不是你想得那样……”秦霄憋闷地上前想要拿回肖弛的衣服,“只是我的衣服裂了,所以他借我而已……”
秦霄一出口,就觉得自己还不如不解释呢!
宋清歌露出一个‘***这么***吗!’的吃瓜表情,秦霄莫名地在学妹可爱的脸蛋上看到了大块头店长的影子。
秦霄:……

小编点评

我和学弟官宣了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