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微微甜(单曦微谢景臣)

柠檬微微甜(单曦微谢景臣)

导读: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柠檬微微甜》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艾鱼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单羲衍那会儿才捕捉到不对劲儿,进而联想起以往的种种,蓦地看清了谢景臣的心意。

小说介绍

一样的***,不一样的精彩。《柠檬微微甜》是由当红网络作家艾鱼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单羲衍那会儿才捕捉到不对劲儿,进而联想起以往的种种,蓦地看清了谢景臣的心意。小编为您带来柠檬微微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单羲衍这几年来并不知道谢景臣对自己妹妹的心思,他之所以能察觉到端倪,还是因为昨天下午谢景臣约他吃饭时,他说晚上约了微微,谢景臣毫不犹豫就说可以一起,而且没头没尾的突然跟他说婚约解除了。
单羲衍那会儿才捕捉到不对劲儿,进而联想起以往的种种,蓦地看清了谢景臣的心意。

柠檬微微甜全文阅读

单羲衍这几年来并不知道谢景臣对自己妹妹的心思,他之所以能察觉到端倪,还是因为昨天下午谢景臣约他吃饭时,他说晚上约了微微,谢景臣毫不犹豫就说可以一起,而且没头没尾的突然跟他说婚约解除了。
单羲衍那会儿才捕捉到不对劲儿,进而联想起以往的种种,蓦地看清了谢景臣的心意。
因为谢景臣在电话里的语气……
那种急切感中夹杂着一丝紧张忐忑的情绪,暴露的太彻底了。
单羲衍很少见谢景臣这么外露情绪,上一次见他暴露情绪在外,还是六年前,谢景臣快出国的时候。
谢景臣说是喝酒,但没打算喝很多,一来是他的胃承受不住,二来……是想叙旧,他错过的那些事,从中了解一点是一点。
总之,喝酒是次要的。
不过他还是端了一杯一口干完,以表诚意。
单羲衍也没想真为难他,意思一下就过了。
但是谢景臣要追微微这件事,他还没打算让谢景臣这么容易就过他这一关。
他只有微微这么一个妹妹,这丫头被他从小宠到大,就是那年……没有照顾好她,让她在那段时间里承受了太多。
单羲衍本就因为那件事对单曦微心存愧疚,一直都想尽力弥补,这下事关微微的人生大事,他当然会更加慎重。
况且谢景臣曾经还有个未婚妻,要是微微跟他扯上关系,保不准会被他那前未婚妻暗地里使绊子。
单羲衍这个妹控可见不得自己的妹妹受委屈。
“你怎么知道的?”谢景臣眯眼问。
单羲衍冷哼了声:“但凡你回国后给我打那通电话时能藏深点,我也不会知道。”
“行啊你谢景臣,觊觎我妹妹这么多年,当初频频去我家玩是想见我妹妹是吧?这几年时不时的就给我打通电话也是因为微微对吧?”
谢景臣靠在沙发里,长腿随意交叠,包厢里的灯偏暗,镭射灯什么的都关了,只剩一簇橘***的暖光,将他的眉眼染上一抹温和,男人冷清的脸上浮出很淡的笑意,表情很放松,听到单羲衍的话后轻掀眼皮,唇角边漾开轻小的弧度。
“我现在否认,是不是很没说服力?”
单羲衍剜了谢景臣一眼,没好气道:“我说你这几年怎么每次专挑微微放了假出成绩的时候打来呢,要不就是微微生日那天联系我,你藏得可以啊,连我都瞒。”
谢景臣轻叹了口气,话语淡淡:“迫不得已。”
不然他当初也不会作死拒绝微微,等这么些年过去再找罪受费尽心思想把人追回来。
图什么啊。
说是叙旧,但单羲衍和谢景臣都没去触对方的雷区。
对单羲衍来说,当年那场打击是他的痛处,这些年鲜有人在他面前提及。
对谢景臣而言,那场荒唐可笑的婚约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不堪,他不想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微微。
单羲衍之所以知道,还是因为谢景臣那年因为这件事喝得酩酊大醉,不小心对最好的哥们吐露了。
但单羲衍答应过他,绝不会告诉任何人。
他信得过单羲衍。
“合着你今晚能放弃温柔乡跑出来见我,全是为了微微?”谢景臣半开玩笑:“搞得我还以为我成了打扰你好事的罪人。”
单羲衍垂下眼,冷哼:“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在我这里很重要?”
谢景臣挑挑眉,他慢悠悠地抿了一口酒,闲散地揶揄:“怨念别这么重,杀·精。”
单羲衍:“……”
“谢景臣,老子不准你追我妹!”
谢景臣笑:“生气也杀。”
“滚滚滚!”单羲衍不甘示弱:“长时间没有性·生活才伤身,我看你才要小心一点。”
互相怼完,两个幼稚的老男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碰了下杯,将杯子里的酒水一饮而尽。
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谢景臣舒坦地呼了口气。
·
一夜无梦。
单曦微隔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何珊珊和钟晓都还在睡。
她穿好衣服下床,进了卫生间动作轻小地洗漱,随后就拿上手机出了门。
今天上午一没课,单曦微并不着急,慢吞吞地走在路上。
清晨的风透着些许微凉,吹过来轻拂到脸上,略有痒意。
朝阳正从天际缓缓上升,金色的光芒洒满了大地,明亮,却不灼热。
一天中最好的时候。
昨夜似乎又淅淅沥沥下了一场小雨,脚下的路比昨天湿一些,站马路旁边的砖铺路上走过,还能闻到一缕雨后泥土的气息。
“petrichor。”单曦微轻喃出这个单词,嘴角微微扬了下。
想起她家司令了。
司令就是那年暴雨天单曦微高烧被谢景臣送进诊所后的第二天,她在路边捡到的奄奄一息的小橘猫。
现在早就成了胖橘了。
这个周末……是司令的生日。
到时候回趟家吧,陪妈妈去逛街,也给司令过个生日。
单曦微计划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学校门口那家最火热的粥铺外面。
排了十多分钟的队,单曦微要了三份不同的粥,她自己的牛奶燕麦粥,何珊珊的皮蛋瘦肉粥,钟晓的小米南瓜粥。
随后又去旁边买了四个蟹黄包,三个茶叶蛋。
等单曦微再回到宿舍的时候,钟晓已经迷迷瞪瞪地下了床,正在喝水。
何姗姗还在睡。
“微微,你没再烧吧?”钟晓声音软软地关切道。
单曦微浅浅笑了下,小声回:“好啦。”
单曦微把早餐放到桌上,对钟晓说记得吃,她坐在书桌前把自己那份吃完,就拎上装了书本的帆布包出了门。
这会儿还早,单曦微先去了趟图书馆。
上午九点半,还有十分钟上第一节课的学生就要下课了,单曦微不喜欢等到他们下了课和那么多人一起在路上挤,提前收拾了东西就出了图书馆,朝公教楼走去。
结果却意外在路上接到一通电话。
单曦微在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讶异了瞬。
“喂?孟院长。”
“现在过去吗?”单曦微望了眼不远处的公教楼,轻声应下:“好,我这就过去。”
单曦微转身,朝这个公教楼相反方向的政教楼走去。
在路上她在微信群聊里发了条语音:“姗姗,小小,院长临时叫我,这节课我过不去了,要是老师点名就帮我请个假。”
何珊珊很快就回了过来,也是条语音:“院长找你?不会是让你代表学校参加什么全国竞赛去吧?”
这条路上人不多,单曦微改为打字,她低着头,手指轻点屏幕。
【Gatto:不知道(无奈)】
刚发出去,就在转弯处和一辆冲过来的共享单车磕碰到了一起。
梁修赶着去蹭课,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单曦微,还把人给撞倒了。
他连忙扔下车子,跑到单曦微旁边蹲下来,皱紧眉愧疚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然后又很心疼地问:“摔到哪里了?我带你去医务室吧。”
单曦微的手撑在地上,倒是没摔多疼,因为刚才是车把挂到了她的帆布包,连带着她被抻倒。
就是……在才下过雨的地上跌坐了下,衣服脏了。
单曦微站起来,拽着裙身往后扭头看了看,***那块儿沾了泥,有点脏。
梁修急忙把自己身上的白色外套脱下来给单曦微,自责道:“真的不好意思单曦微,你先……挡一下?”
单曦微别无选择,只能接过来,她一手拽着一只袖子从后面绕过来,系在腰间。
“谢谢,我先应急,过两天还给你可以吗?”
梁修巴不得和单曦微扯上点什么关系呢,闻言立刻点头答应,“好。”
“你这是要去哪儿?”梁修心里疑惑,下节课她应该有课的啊,怎么她却往教室相反的方向走呢?
单曦微礼貌回答:“有点急事,抱歉,我先走了。”
单曦微抬脚继续往政教楼走,她身后的梁修扶起共享单车来,在亲眼看到她进了政教楼后调转方向,也不去蹭课了。
本来就是为了她过来蹭课的,现在她不去上课,梁修也就没过去的必要了。
单曦微乘坐电梯到了四楼,熟门熟路地拐到一扇门前,门上的铭牌上写有几个字——英语学院院长办公室。
她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声:“进。”
单曦微推开门走***,轻声开口:“院长,您找我?”
孟广义抬眼,面色温和地对单曦微说:“曦微啊,是这样的,往前就要到咱们学校六十周年大庆了,学校非常重视这次的庆典活动,要求每个学院都要拿出献礼的节目来,我和外交学院的院长商量了一下,想两个院合出一个节目,就由让你和他们院的柯杨一起表演一首曲子。”
单曦微有点懵,“啊?”
孟广义说:“就是你弹钢琴,柯杨拉小提琴,同台演出。曲目你们自己定。”
“我见过你在大一元旦晚会上弹钢琴,很优美很动听,这次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你,老师放心。”
单曦微沉默了片刻,刚想委婉拒绝,孟广义就又道:“我都和李院长定下来了,表格也已经交到了校长那里去,改不掉了,你接下来就抽出些时间来和柯杨磨合练习下吧。”
“表现好了学校有奖金。”
他这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单曦微瞬间就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只得答应下来。
从院长的办公室出来,单曦微叹了口气。
大一元旦晚会她之所以会上台弹琴,完全是因为本来要上台的钟晓手腕挫伤,无法表演,她临时救急。
她其实并不想碰钢琴。
因为会想起一些往事。
帆布包里的手机忽然不断震动起来,神思正在胡乱漂浮的单曦微把手机掏出来,看到是个本地的陌生号码,就接了起来。
谢景臣本以为她会挂自己的电话,谁知道她竟然很快就接了起来。
男人像是意外,又像是惊喜,轻声温柔地唤她:“微微。”
嗓音格外缱绻,含着几分旖旎。
还没从回忆里抽离的单曦微仿佛听到过去时空里的谢景臣喊了她一声。
她也回了她一句。
“景臣哥。”
“叮——”
电梯到了四楼。
单曦微猛的回神,目光茫然了一瞬后,她立刻就仓皇地挂掉了电话,而后进了电梯。
单曦微站在电梯里,完全分不清刚才那声“景臣哥”是来自回忆里十六岁的自己,还是她刚刚受回忆的影响口误真的喊了他。
为了避免尴尬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单曦微在出电梯之前就把这个号码给拉黑了。
谢景臣蓦地听到她在电话里喊了自己“景臣哥”,整个人都懵了,心情根本不足以用惊喜来形容。
女孩子的声音柔软轻细,仿佛还透着一丝委屈。
男人受宠若惊地怔忡住,胸腔里的心跳狂跳不止。
然而仅一秒不到,电话突然被掐断。
谢景臣慌忙给她打过去,却一直打不通。
等他再拨过去时,听筒里传来一道机械的女声:“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后面他又连续打了几次,全都是这个回答。
谢景臣轻抿了下唇,拿起车钥匙就出了公司。
微微。
别躲我了。

柠檬微微甜免费阅读

其实在院长办公室里出来后才刚刚上课而已,但是单曦微却不想***室。
长这么大,她第一次生出了想逃课的冲动。
然后就真的逃了两节课。
单曦微心情不好就爱吃糖,酸酸甜甜的柠檬糖化在嘴里,会让她的情绪渐渐缓和宁静下来。
她一边往宿舍走一边翻帆布包,没找到糖。
单曦微叹了口气,作罢。
到了宿舍后单曦微就把自己身上的半身长裙换了下来,放到盆里用水浸湿,然后将梁修借给她的外套放进洗衣机里清洗。
单曦微在洗裙子之前蹬着梯子***,在枕头旁边摸出一根柠檬味的棒棒糖来,撕***装含进嘴里。
比她之前吃的柠檬硬糖多了一股牛奶味,单曦微不是很喜欢现在吃的这种棒棒糖,但还是吃了好几年。
她从床上下来,刚要进卫生间去洗衣服,苏莺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被单曦微搁在书桌上的手机发出震动的响声,她拿起手机来,接通。
单曦微都没来得及说话,苏莺就调侃道:“怎么个情况啊?微微居然逃课了?稀奇啊。”
单曦微嘴里含着糖,声音有点含糊地“啊”了声,话语平静道:“不想去。”
说话间瞥眼看到桌子上还放着那盒柠檬硬糖,单曦微不由自主地想起刚才自己做的蠢事来,轻轻蹙了蹙眉。
她听着苏莺的揶揄,伸手拿起这盒糖来,毫不犹豫地丢进了垃圾篓里。
以后不准再犯蠢了。
有再一再二,不能有第三次。
“哎,微微,你这么聪明,不能不知道梁修对你是什么意思吧?”苏莺问道。
单曦微疑问着“嗯?”了声,又“嗯”了下。
苏莺有点八卦和期待,好奇地问:“那你是什么意思啊?有没有想法再进一步了解一下?”
单曦微无奈:“你是来当说客的?”
“说实话,”苏莺也不瞒单曦微,大大方方地说了自己的想法:“梁修是我熟悉的朋友,人还不错,他想让我找你探个底儿,说要是你也有那方面的有意思,就直接上,如果你不同意,他就再继续努力努力。”
“微微,我是觉得,趁还在学校,谈场校园恋爱才不会有遗憾。那个……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不会还想着好几年前拒绝你的那个人呢吧?”
苏莺其实并不知道全部,她只知道单曦微在青春年少时喜欢过一个人,鼓起勇气向对方告白,结果却被拒绝了,而且对方还急匆匆出了国。
单曦微的眼睫慌乱地颤了颤,她毫不犹豫地否认:“没有,早忘了。”
“那你和梁修试试?”苏莺劝说:“就先了解一下,可以出去吃顿饭啊看看电影逛逛街,没准发现意外能聊得来呢!”
单曦微想到刚刚在政教楼电梯口的无意识失态,也觉得自己该改变一下,至少要尝试着去改变。
不能总拘泥于过去,被那些糟糕的往事所影响,陷在里面打转。
单曦微听到自己轻“嗯”了声。
“你今天还有课吗?”苏莺激动地问。
单曦微回她:“就上午这节课,下午没有。怎么了,去找你玩?”
苏莺颇有种终于把闺女嫁出去了的老母亲语气,“别找我啊,择日不如撞日,你今天就和梁修出去玩一次吧!”
完全没准备的单曦微惊慌道:“别……太快了吧……”
苏莺笑嘻嘻地说:“晚啦,我已经跟他在微信上说了,你等他找你吧。”
“我,苏媒婆,功成身退,你俩好好玩啊!”苏莺语调带着俏皮的笑意:“拜拜~”
单曦微刚挂掉电话,梁修的微信好友添加请求就发了过来。
她点了通过验证,同时修改了备注。
【梁修:一会过去找你?】
单曦微抬手拢了下头发,这才慢吞吞地回:【去哪啊?】
【梁修:先去吃午饭吧,然后带你去看电影好不好?】
好不好……
单曦微轻轻抿唇,回了句:【嗯】
【Gatto:那学校门口见吧。】
梁修把要过来接她的话删掉,【好。】
结束聊天后单曦微就急忙把手机放到了书桌上,这才松了口气,刚才不自觉紧绷起来的身体渐渐松弛。
她躲进卫生间,在洗裙子的时候不断给自己做心里建设,让自己试着去接纳这份新的感情。
单曦微把洗干净的裙子晾起来,又从洗衣机里拿出梁修的外套来挂好。
为了表示尊重,她特意化了淡妆赴约,嘴唇上涂了适合这个季节的枫叶红口红。
薄涂一层,将她本就温柔的气质突显得更甚,也衬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更莹白光滑。
单曦微穿的是法式桔梗长裙,牛油果绿的长袖衬衫和无袖的米色格子长裙相搭,裙身上复古的格纹与小清新印花图案撞出清淡素雅的风格,让她本身那种淡淡的气质更明显。
一条卡其色的皮革腰带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束出来,玲珑有致的曲线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挎着鼠尾草绿色的包包踩着四公分的高跟鞋一出校门,梁修就迈着大步朝她走了过来。
男生的脸上挂着很灿烂的笑,手里举着绿色的冰淇淋。
梁修走到单曦微面前,把手里的冰淇淋递给她,男生说话的语调都是扬着的:“呐,给。”
单曦微来不及恍惚,连忙接过来,她的嘴角盈上了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两颗小梨涡也随之显露出来,怪好看的。
单曦微很客气地对梁修说:“谢谢。”
是她喜欢的抹茶味,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告诉梁修的。
这一幕全都落在了刚刚开车到这里的谢景臣的眼中。
他僵硬地坐在黑色的宾利车里,看着站在路边的女孩仰脸冲着对面的男生笑。
小梨涡晃眼,却不是对他。
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并排走到公交车站,看着单曦微并没有和原来一样需要慢吞吞地用好久才会吃完冰淇淋,她吃得不算特别快,但能看出来她在努力让自己快点吃完。
等单曦微把冰淇淋消灭完,梁修就贴心地递给她一张湿巾,单曦微又浅笑着说了句谢谢。
“不用这么客气的。”梁修语调上扬,声音清朗道。
单曦微只是微微笑了笑,抬手拢了下头发,没说什么。
她在不自在。
谢景臣就坐在车里,直到亲眼看着他们结伴上了公交车,才驱车离开。
单曦微被梁修带去了一家川菜店。
她不动声色地坐在梁修对面,听他从容带笑地点菜。
“毛血旺,柠檬鱼,麻婆豆腐,酸菜魔芋,爽口笋丝……”
他还没说完,单曦微就打断:“差不多了,点太多吃不完。”
她的声音清淡柔软,让梁修拒绝不了。
“再加一个汤?”他也不自觉地放柔了嗓音,贴心地询问。
单曦微斟酌了一下,微微笑着说:“要果汁吧。”
这家店的菜偏贵,因为专门请了四川的厨师来掌勺,做出来的川菜比北方厨师更辣更香。
这也是为什么单曦微喜欢他家的菜。
单曦微不是多话的人,但梁修足够开朗,一顿饭下来倒也没怎么冷场。
“要是我早上一年学就好了,”梁修勾着唇说:“那样就能跟你在同一年毕业了。”
单曦微把嘴里的豆腐吃下去,然后才开口问:“你比我小吗?”
随即又补充:“我和莺莺同年的,22了。”
梁修坦然道:“嗯,我21。”
“你不喜欢比你小的男生吗?”他有点忐忑地问。
单曦微被他问住,安静地垂下眼,沉吟了片刻后才开口,话语很淡:“感情和年龄无关吧。”
像是在回答梁修,又像是在告诉自己。
梁修瞬间高兴起来,赞同道:“我也这么觉得!真的喜欢上一个人才不会在意年纪问题呢!”
直到这顿饭结束,单曦微都没再说话。
从饭店出来后,梁修和单曦微一起去了电影院,两个人选了一个高票房大制作的爱情片。
梁修买小吃的时候单曦微跟他说她要去一下卫生间,然后就去了消防通道那边。
单曦微本来想去楼梯间放松一会儿的,谁知道一推开门踏***,就像是中了邪似的又遇到了她最不想见的人。
谢景臣一身矜贵的黑色西装,姿态随性地靠着墙,指间还夹着没掐灭的***。
见她走进来,他才摁灭了烟。
单曦微脚步顿住,她目光淡然地望着早已等在这里的男人,心里已经了然一切,却根本没立场和资格说他跟踪自己,因为她是后进来的那一个。
烟雾在他们之间渐渐散去,谢景臣的轮廓也随之清晰起来。
他狭长的眸子轻挑,掀起眼皮期望过来,瞳孔深幽不见底,像两颗熠熠生辉的黑宝石。
单曦微神色如常地喊了他一声“谢大哥”,然后眼睛就无意识地往左侧瞟了眼,面容坦然地撒谎说:“我还要找人,就先走了……”
话音未落,男人就抬脚走了过来,他随手将掐灭的半支烟扔进墙角的垃圾桶里,一把抓住了单曦微的手腕。
单曦微都没反应过来,眨眼间她就被迫转了身,后被撞到了冰冷的墙上。
男人身上充斥着清凉的薄荷***味,他就堵在她面前,单曦微的周身也蔓延上了这种能让人愈发清醒的气味。
“找谁?”谢景臣的声音低哑,张口吐字时扑面而来都是薄荷味道,“梁修?”
“微微,”男人低沉的话语中染着笑意,他微低身子,凑近她,凝视着她清明漂亮的双眸,十分笃定道:“你不是来躲避放松的吗?”
单曦微顿时有种被看穿心思的尴尬,心生窘涩又觉得羞恼的她挣扎着着他的桎梏,同时冷淡地回道:“不是。”
“麻烦松开我。”
谢景臣当然没松,他轻声哄她,声音宠溺又温柔:“给我个说法我就松开。”
单曦微蹙眉,也不问他来讨什么说法儿,直接就说:“没有。”
谢景臣知道她懂,可既然她装无事发生,那他就要挑明。
“那声景臣哥,我听到了。”
“你别想耍赖,微微。”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柠檬微微甜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