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之盖世帝王(帝月)

大秦之盖世帝王(帝月)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帝月,大秦之盖世帝王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穿越到秦时的武侠世界,岁月啊!我曾经一眼望穿世界边缘,我曾经一剑破灭三千界。漫步万界,留下了多少的传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帝月,大秦之盖世帝王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穿越到秦时的武侠世界,岁月啊!我曾经一眼望穿世界边缘,我曾经一剑破灭三千界。漫步万界,留下了多少的传

帝月内容介绍

大秦之盖世帝王 第六话 天宗六大长老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诸子百家。
在这片神州浩土之上,长达数百年的战争结束了。
秦国,始皇帝嬴政一同天下。结束了神州大地的杀虐与战争。使得百姓不在受战乱之苦。但是在这看似平静的外表下,暗涌着波涛。
“喂喂,听说了嘛!道家天宗新任掌门接位了。”

帝月全文阅读

“听说了,这可是大事。怎么没有听说。我还听说,道家天宗掌门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人呢”
“怎么可能!那可是道家天宗啊。怎么会让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女人接任掌门之位。”
“是真的,我也听说了。”
“真的嘛,太不可思议了。”
一家客栈之中,江湖武人谈论这关于道家天宗的大事情。对于这些人来说,齐聚在客栈里面,聊聊天,是件有趣的事情。
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可不是聊天的。
喂喂,不会吧。道家天宗掌门真的是一个女娃娃?
一位中分短发,颜色棕黄,后头扎一个小辫,前头落下来两绺发束。身材纤瘦,着天青、月白两色对开的斜襟布衣,衣上纹理更精致,戴黑色护臂,腰前系带长而飘逸,小腿上绑有厚重、可拆卸的铜板,脚腕上的布结和一双暗***的船鞋的人说道。
小跖,道家天宗掌门。辈分极高,无论如何。在这里说这话,不好。一位褐色的散披长发,会随风飘起。一缕刘海挡面前。眉毛修长,收锋急而有力。桌前摆放着一柄长剑的人说道。
“嗨~~嗨~知道了。我只是奇怪,为什么道家天宗会让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女人接任掌门。”盗跖摸了摸脑袋说道。
高渐离听到盗跖的话后,没有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了旁边的一位。
“逍遥子前辈,道家天宗和你道家人宗渊源深厚,不知道前辈可知道这道家新任掌门的事情。”
坐在高渐离身边的,赫然就是道家人宗的掌门逍遥子。
逍遥子捋了捋长须,开口说道。“晓梦,人称晓梦大师。便是道家新任掌门。虽然年仅十八岁,但是在道家天宗的辈分极高。”
“只有十八岁小娃娃,怎么辈分高了?”盗跖疑惑的问道。
逍遥子目光略有深意的样子看了盗跖一眼。虽然道家分为天宗人宗。但是显然,逍遥子和晓梦同是道家的。
“啊,哈哈。逍遥子前辈,是我失礼了。”盗跖显然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听到盗跖的话,逍遥子摇了摇头。“无妨,你们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晓梦,之所以辈分极高。应为她是我师伯北冥子的关门***。而晓梦,和我同辈,是我的师妹。”
“北冥子的***?就是五十年不收徒的北冥子。十年前就有传言,北冥子收了一个天赋极佳的关门***。没有想到传言是真的。”高渐离感慨道。
“不,北冥子师伯十年前收的。不仅仅是晓梦师妹一个***。”逍遥子摇了摇头。
——————————
道家天宗
天宗,一座古朴的大殿换换的打开,阳光射入大殿之内。
只见大殿的两边,零零散散的坐着一个个老者,这些都是天宗的长老。
大殿的里面,正***站着一个绝美的女子。一身水蓝色的长袍,一头如雪的白发。手持一柄长剑,长剑尾端浮尘飘飘。
“师兄,你当真将这掌门之位让与我么?”晓梦转头对着大殿的一角黑暗的角落望去。
晓梦说完之后,一个身影慢慢弄的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一位与晓梦差不多年纪的男子出现在眼帘。
样貌清秀,眉宇间淡淡的紫色印记。体态如女子的修长,黑色长发自然的下垂。脸上的表情平和。宛如纯真的邻家少年。淳朴的不能再淳朴一般。
“晓梦师妹,我是秦国公子。自然不好接任掌门,而且我也不想做掌门。”男子温和的开口说道。
“师兄,长老们说了。这和你秦国公子的身份没有关系。只要你愿意。”晓梦盯着男子开口说道。
“不,以后你就是道家天宗的掌门。我去找师傅了,想来师傅一个人挺无聊的。”男子摇了摇头说道。
说完,男子的身影慢慢的虚化,如同被阳光射穿一样。最后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师兄的道行,当真深厚。只怕是,已经超越师傅了。”晓梦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位置淡淡的开口说道。
“哦,对了。既然晓梦师妹接受了掌门的位置。那么雪霁是事情,也是晓梦师妹你的事情了。”
就在晓梦刚刚感叹完,刚刚消失的男子的声音传入了晓梦的耳朵之中。
听到声音,晓梦微微一叹。
“师兄,不知道你是真的清心寡欲呢。还是很懒啊。”
天宗的后山,禁地之内。
刚刚消失的少年,出现在了这里。少年手持一把折扇,慢慢的想着一个山洞之内走去。
虽然是山洞,但是洞内却不显得阴暗潮湿。
相反的,反而给人干净清爽的感觉。在洞内的深处,一个老子静静的坐着。
“师傅,帝月来给你请安了。”
“帝月,你不是来给我请安的。你是来向我道别的吧。”盘坐的老子缓缓的开口。
这位老者,便是现在道家辈分最高的人,北冥子。同时也是帝月和晓梦的师傅。已经隐居不问世事的道家高人。
“师傅慧眼,帝月确实是来像师傅道别的。”帝月对着自己的师傅北冥子点点头,微微的鞠躬说道。
北冥子看着帝月,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帝月也看着自己的师傅北冥子没有说话。
许久,北冥子一声叹息开口说道。“从你不愿意接受天宗掌门之位,我就知道你要离开了。”
“师傅,原谅***。”帝月平静的开口说道。
“无所谓了。你是我的***,道家本就随心。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师傅支持你。虽然天宗掌门不是你。是晓梦,但是我想晓梦也是会支持你的。”北冥子道。
“额。。。师傅慧眼。”帝月听到北冥子的话,略有有点尴尬。
“对了,虽然接任掌门的不是你。但是雪霁剑的事情,还是有你的一份。别全部推给晓梦。”北冥子准备闭上的双眼,好似想起什么的似得。从新睁开对着帝月说道。
“是,师傅。***明白。”帝月听到北冥子的话,点点头回答道。
见到帝月的回答,北冥子从新闭上了双眼,不在开口。帝月也转身走出了山洞。
“空山鸟语,绿色清幽。咦,尘世纷争,我帝月来了。”走出山洞的帝月,抬头看着这青山绿水轻声的说道。
帝月观赏了一会山水,便一身白衣,手持折扇一步一步的走下天宗的山门。宛如一个游山玩水的少年,而不是一个即将以天下为棋的强者。
“师兄这就要走了吗?都不和师妹道别一下。”
晓梦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就出现在了帝月要走的路前。只见晓梦手持长剑秋丽,望着帝月。
“晓梦师妹,啊,不。我还是叫你晓梦吧。这样亲切。晓梦,你不是应该在正在接受天宗的一些事物吗?怎么有空来送我啊。”帝月一脸温和淳朴的问道。
“师兄该不会以为天宗的事物很多,掌门天天没有时间吧。”晓梦微笑的看着帝月。
“难道不是这样吗?天宗十年没有掌门了,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吧。”帝月诧异的看着晓梦说道。
“师兄,不要紧张嘛。师妹我只是来送送你。在说,不就之后我们会从新见面的。”晓梦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帝月说道。
“额”
帝月看着晓梦的表情,有些不怎么自在。
“晓梦师妹说什么呢?我怎么紧张了,很快就再见面是什么意思?”
帝月再次露出纯真的笑容,同时用手摸了摸后脑勺。看上去有点傻气的样子,如同隔壁村的淳朴憨厚少年。
“师兄当真不明白吗?既然这样,师兄一路好走。师妹不日就来找师兄。”晓梦对着帝月微微一笑,然后身影便消失了。
见到晓梦的身影消失在了面前。帝月松了一口气。
“哎~~~”
帝月一声叹息,然后露出了一脸的苦笑。摇了摇头,帝月继续前行。
离开天宗的帝月,慢悠悠的漫步在山林之中。穿过山林,路过人群,走过小镇。最后终于到达了秦国的都城咸阳。
“恩,有十年没有见到咸阳城的样子了。越发的热闹的。”
帝月站在咸阳城外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络绎不绝的商旅。露出了笑容。
咸阳城,是没有城墙的。所以在城外也可以将城内的情况看的清楚。
要说咸阳城为什么没有城墙。
————
十三年前,秦国咸阳宫殿之中。
“父皇,咸阳是秦国的都城。”三岁的帝月看着千古一帝的秦始皇说道。
“你要说什么,帝月。”
“儿臣认为。咸阳,不需要城墙。”帝月对着秦始皇露出了笑容。
自那以后,咸阳就没有了城墙。自那以后,六国尽被秦国所灭。自那以后,神州不在有国战之殇。
——————
“父皇,大秦就由帝月来守护。”
帝月抬头看着咸阳城,轻声说道。然后就踏入了城内。
走入咸阳城,帝月就感受到了咸阳城的热闹。百姓笑容安居,商客不绝。熙熙攘攘,热闹的程度是春秋以来不曾有过的。
帝月也感受到了百姓的热闹。当然,帝月感觉到的不仅仅是百姓的热闹。
还有充斥在咸阳城的,数不清的暗探。以及对秦国怀有敌意的人。
帝月一路向着秦国的王宫走去。越是接近王宫,帝月感受到的探子之流就越是的多。
不过帝月没有在乎,依旧漫步着。一步步走向秦国的王宫。
“站住,什么人。前面是咸阳宫,任何人不得擅闯。不知道嘛,赶快离开。”一位士兵拦在了帝月的面前。
看着自己面前的秦国士兵,帝月没有生气,而是温和的说道。
“即刻去禀报。大秦帝国,第九公子。赢帝月归来。”
尽管,帝月的语气温和。但是除去前面的几个字,后面的“大秦帝国,第九公子。赢帝月归来”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咸阳城。帝月的声音,不仅仅传遍了王宫。还有整个咸阳城。
帝月说完之后,脸上露出了微笑。看着自己面前已经被惊呆的秦国士兵,帝月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很不错。叫什么名字?”帝月问道。
这位被帝月拍肩膀的秦国士兵,依旧一脸震惊的看着帝月。
“末将,钟离眛拜见九公子。还请公子恕罪。”许久,反映过来的秦国士兵对着帝月跪下说道。
听到钟离昧的回答,帝月脑袋一偏看着钟离昧。帝月也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这个守门的士兵居然是钟离昧。
“起来吧。听说你的射术很不错?”帝月对着钟离昧问道。
“回公子话,末将是有些射术。不知道公子从何处得知。”钟离昧起身对着帝月拱手行礼说道。
经过刚刚的震惊,钟离昧也反映过来了。虽然没有见过秦国的九公子。但是钟离昧不认为有人会这样假冒。
不仅仅出现在了秦国王宫的门前,还让整个咸阳城的人都听见。如果是假冒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傻子。
从帝月给钟离昧的感觉。钟离昧可不认为面前这个是傻子。那么久一定是秦国九公子了。
虽然钟离昧对于帝月的举动疑惑。但是不妨碍他确认身份。
帝月看着钟离昧。“恩,从何处得知。我不就告诉你了,不过你很不错。从今天起,你就跟在我的身边吧。”
“谢公子赏识。但是末将的职责是守护宫门。”钟离昧诧异的看着帝月,然后恭敬的说道。
听到钟离昧的话,帝月点点头。
对于钟离昧的回答,帝月并不意外。毕竟钟离昧是应该合格的军人。自然知道自己的职责是什么。
“没有关系,一会我会和父皇说的。以后你就跟着我了。”帝月对着钟离昧淡淡的说道。
说完,没有理会钟离昧。径直向着王宫走去。
就在帝月和钟离昧说话的时候。整个咸阳城宣起了一阵风。
百姓谈论着刚刚帝月说出的话,都奇怪着。怎么突然出现一个秦国九公子。
除了百姓,还有各个暗探们。也纷纷传递着情报,一时间,咸阳城热议声不绝,人影晃动。飞鸽无数。
于此同时,秦国的宫殿之中。
公子扶苏的府邸之中。扶苏一个人坐在案前。
“九弟回来了吗?十年前九弟突然消失在王宫,父皇下令不用寻找。没有想到九弟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扶苏轻声说道。
王宫的一处花园。
一位左眼金泊,右眼冰蓝,一脸天真烂漫的表情的少年在花园嘻嘻。正是秦国十八公子胡亥
“九公子,又是一位哥哥吗?”胡亥说道。
胡亥的不远处。一位看上去阴冷的,一身红袍,指甲细长,头戴高帽的男子。正是秦国中车府令,帝国权贵的赵高。
“公子,九公子。据闻十年前消失在咸阳王宫。无人知晓去了何处,当年是皇帝陛下亲自下令,不用寻找。本以为此人就此消失,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出现了。”赵高阴的语气有些尖锐。
“是嘛。看来我又有一个敌人了。”
胡亥的表情突然变得不那么天真了。反而如同赵高一样的,有些阴暗。
————
帝月一步步,走向咸阳宫殿中最大的殿。
没有人出现,阻止帝月前行。即便没有人见过这位帝国的九公子。但是刚刚的声音所有人都听见了。
想来,也是有人下令的。不然帝月也不会再王宫漫步了。
很快帝月走到了举行朝会的大殿。
“龇~~~~”
当帝月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大殿的门自然而然的打开了。
阳光照射如大殿,大殿的情况一览无余。
空旷的大殿两边无一人,只有一个个***的黑色龙柱支撑着。大殿的前方,有一个长方形的水池。
想来是用来调节大殿的温度的。
最后,大殿的高台,王座之上。一个人,坐在上面。平静的看着大殿门口的帝月。
毫无疑问的,此人便是千古一帝的秦皇。也是帝月这一世的父亲。
帝月抬起脚,跨入大殿之内。一步步的走到水池前面。
“儿臣,赢姓姒氏,赢帝月。拜见父皇。”帝月对着秦皇鞠躬说道。
千古一帝的秦皇,看着下面的帝月。许久才开口说道。
“十年,十年前你前往道家天宗。已经过了十年,朕都快忘记有你这个儿子了。”秦皇说道。
听到秦皇的话,帝月没有什么表情。依旧平静不起波澜。
“是儿臣的错,没有在父皇身边尽孝。”帝月平静的说道。
秦皇没有理会帝月的话,而是起身看着帝月。“听说道家天宗现在的掌门是你的师妹,晓梦。”
‘是的,父皇。晓梦师妹刚刚接任天宗掌门之位。’帝月回答道。
“我本以为接任天宗掌门的,会是你。若不然,十年前。我也不会同意你前往天宗。”
秦皇的眼睛,盯着帝月。等待着帝月的回答。
而帝月听到秦皇的问话,从容不变的帝月。身体微微的一顿。
“回父皇,晓梦师妹接任天宗掌门。无可厚非,儿臣只愿回国,帮助父皇。无心掌门之位。”帝月缓缓的回答道。
“帮朕吗?”
秦皇,听到帝月的话后眼睛微微一米。凝视着躬身的帝月。
感受到了秦皇的目光,帝月没有动弹。也没有回答秦皇的话,就那么平静的站在那里。好似没有听见秦皇的话一样。
“既然如此,你退下吧。你的宫殿依然在那里。”许久,秦皇开口说道。
“是,儿臣遵命。”
帝月慢慢的走出了大殿,大殿的门再次关闭。阳光也投射不到大殿之内。
“十年没见,父皇还真是一点没有变。”帝月自语了一句。
然后就慢慢的朝着记忆中的宫殿走去。虽然已经十年没有回到秦宫,但是对于秦宫的路。帝月依旧记得很清楚。
很快帝月就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帝月楼阁
一座以帝月名字命名的楼阁。也是秦宫中一个极其特殊的地方。
当帝月漫步走到自己的帝月楼阁时候。一位一身红袍,看上去阴深危险的人已经站在了帝月楼阁的前面。
“恩,我猜猜。你是赵高对不对?”帝月淳朴的微笑着。
“公子猜的不错。奴才正是赵高。赵高拜见九公子。”赵高对着帝月躬身行礼。
帝月看着认真行礼的赵高,心里没有什么想法。虽然根据记忆,历史上的赵高是秦国灭亡的最会祸首之一。
“赵高。恩~想来是父皇有旨意让你宣。我才从朝殿走到这里,你就在这里了。赵大人办事效率好快啊。”帝月对着赵高说道。
听到帝月的话,赵高慢慢的抬起了自己头。然后认真的大量起了这个消失十年的秦国九公子。
“回九公子的话,赵高身为奴才。自然的想要办好皇帝陛下交代的事情。”
“那么,你说吧,我听着。”帝月依旧露着淳朴的笑容。
“皇帝陛下口诏,秦国九公子归来。依旧入住帝月楼阁。另,诏。从明日起,九公子赢帝月上朝参政。”
赵高说完,慢慢的从自己的袖口中抽出了一卷长布交给帝月。
在秦国,即便是皇帝的口诏。也要写成文字,加盖玉玺然的。帝月身为秦国九公子,自然是知道的。
“那么,九公子。赵高先行退下了。”帝月结果长布之后,赵高再次行礼道。
帝月点点头,然后从赵高的身边走过。完全不准备在多和这个大秦的权贵中车府令多聊聊了。
赵高也自然的谦卑的行礼,让帝月通过。
跨入帝月楼阁的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屏风。屏风上面映画着一副山河图。
当然,不仅仅是山河图。还是极其特别的山河图。这幅山河图映画的是一个夜晚的山河,其中一轮明月高悬。
越过屏风,便是帝月楼阁的大厅。大厅***摆放着一排案坐,最里面主人的位置则摆放着一个近两米的可以让然躺下的案椅台。
除了这些座椅,剩下的,便是两边数不尽的竹卷以及锦布。
帝月没有在这里停留,而是慢慢的走上了角落的楼梯。
帝月楼阁一共有七层,虽然七层这个数字和帝月记忆中七八十层数百层的高楼大厦相比,要差的太多。
但是,毫无疑问的。在这辉煌,巍峨的秦宫建筑之中。帝月楼阁是最高的建筑之一。另外一个便是秦皇的寝宫。
帝月一步一步走到楼阁的最***。
“秦宫,永远都那么的威严肃静。与后世的紫荆城相比要壮观太多了。”
帝月站立在帝月楼阁的楼顶。这里可以将整个秦宫映入眼帘。黄昏的宏光在天际成一线,晃晃的光芒落在宫殿群。
帝月相信,虽然现在已经是黄昏。可是有很多人,或许没有时间吃晚饭了。更有的人,或许今夜难眠。
走入秦宫之前,一声大秦九公子,赢帝月归来。
这不仅仅是对钟离昧说的。还是对咸阳城许多人说的,更是对天下人说的。
欣赏了一会大秦宫的巍峨,帝月从新走到了一楼。不知道何时,已经有一排侍女站立在了厅堂之中。
“奴婢拜见公子。”
“恩,都起来吧。麻烦诸位了,帮我这帝月楼阁好生打扫打扫。”帝月对着侍女们说道。
侍女们听从帝月吩咐一个个人真的打扫这已经十年没有人住的楼阁。虽然已经十年没有人住了,但是楼阁却并不怎么又灰尘。
“公子,可否用膳?”一位身穿青色衣服,十六七岁的侍女对着帝月轻声问道。同时这位婢女,还时不时的偷偷的打量帝月。想来,对于帝月也是极其的好奇。
帝月看着偷偷打量自己的侍女,温和的笑容,依旧一贯的淳朴。

帝月免费阅读

无论是什么人,帝月好像都是这幅表情。笑容,淳朴,纯真的样子。极少是别的表情。
不过,怎么说呢。帝月无论露出什么样的表情。给人的感觉都是那么的淳朴。
“恩,你叫什么名字?”
“回公子,奴婢芈轻衣”侍女对着帝月况况礼道。
听到侍女的回答,帝月有些诧异的看了侍女一眼。芈这个姓,帝月是知道的。曾经的七国姓氏都是很特殊的。
“你是曾经的楚国王室吗?”帝月依旧温和的表情。并没有应为侍女的姓而做出改变。
侍女芈轻衣听到帝月的话,身子微微的一颤。
“回公子,轻衣原本是楚国楚威王的玄孙女。现在是秦国的宫女。”芈轻衣的声音有些颤抖。
“楚威王?
(收藏,你收。我收,鲜花朵朵。)
果然如此么。
帝月转身看过去。不出意外的话,这个面前左眼金珀,右眼冰蓝的少年就是自己的十八弟,秦国的十八公子。
胡亥
事实上,从昨晚知晓今日自己要上朝的时候。帝月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今天一定会在这个时候遇到扶苏和胡亥的。
并且一定是先遇到扶苏,然后才是遇到胡亥。
要说原因?
或许是为了表现兄弟和睦什么的吧。不过,帝月觉得这或许没有什么用。秦皇公子二十几位,但是来早朝的,却仅仅只有三个人。
“大哥早啊。咦,这位应该就是九哥哥吧?”胡亥一脸天真的打量帝月。
帝月看着胡亥的样子。虽然胡亥的演技很不错,但是帝月可不认为自己面前的十八弟真的就天真无邪了。
就像帝月在天宗的时候,始终是一脸淳朴少年一样。
“恩,十八弟。这位就是九弟。”扶苏对着胡亥回答道。
“九哥哥好,我是胡亥。”
胡亥不仅仅表情到位,就连那语气也那么的天真烂漫。如果仅仅从外表看的话,倒是和帝月有那么点一样的感觉。
一个淳朴,温文尔雅。一个天真烂漫,似乎无邪。
相比较帝月和胡亥,倒是扶苏在温文尔雅中显得有些秦皇的威严。
“恩,十八弟。”
帝月对着胡亥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当帝月三人到达大殿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大殿之内的两边已经跪做着一排排的人。一个个的严肃以待。
左右两边分别都有两列人跪坐。一列文臣,一列武将。
帝月跟着扶苏走进了大殿,站到了左边的最前方。
扶苏第一个,帝月第二个,胡亥第三个,然后依次才是武将。
帝月明显的感觉到了,整个大殿的人都在偷偷的打量着自己。想来,他们也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是谁了。
“陛下到~~~~”赵高尖锐的声音响起。
千古一帝的秦皇腰挂第一名剑,天问。头戴圣冠,从侧面出现。大步流星走上王座。
“儿臣,参加父皇。”
“臣等,参加皇帝陛下。”
帝月抬头看着今日的秦皇。相比较昨日见到秦皇的时候,今日的秦皇明显的更加威严。
不愧是千古一帝,万世始皇。
帝月突然觉得自己的父皇能够成为千古一帝,是必然的事情。
秦国六世之力,一同天下。
但是,今日此刻。帝月觉得,不是时代选择或者帮助了父皇。而是父皇选着了这个时代来完成自己的伟业。
“李斯”秦皇站立在王座之前开口。
帝月看着秦皇,突然发现。好像秦皇在朝会的时候,从来没有坐在王座之上过。
“臣在。”一位面容严峻的中年人从帝月的身后一列站了出来。
按理说,这个时候。帝月没有出列,是不能转头的。但是在李斯走出来之后,帝月就自然而然的转头看了过去。
“追捕盖聂,围剿墨家叛逆份子的事情如何了。”
秦皇虽然在询问李斯,但是秦皇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是看着前方。望向大殿之外的地方。
“启禀陛下,叛贼盖聂和墨家叛逆份子已经在墨家机关城聚集。”
“流沙,阴阳家,以及蒙恬将军已经帅军围剿。这个时候的墨家已经是困兽之流了。”李斯语气恭敬而又有力。
帝月看着李斯,无论从什么地方看。帝月都觉得,李斯无愧是法家的传人。当然,如果李斯没有因为韩非的才能而嫉妒过的话,帝月就更加的欣赏李斯。
“哦,这样吗?”秦皇的语气好似有些怀疑。
“帝月,你你认为呢?。”
就在帝月打量李斯的时候,突然听到秦皇的对自己询问。秦皇的这一开口,群臣纷纷的打量起了帝月。
帝月,再次感受到群臣的目光。露出了淳朴的微笑,然后慢慢的走到***。
“启禀父皇。儿臣以为,盖聂的死活先不谈。倒是墨家一定会被帝国剿灭大部分的实力。”
“当然,儿臣认为。墨家虽然会被破灭。但是墨家毕竟是当世两大显学之一。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即便是墨家破灭了,依然会有几个残党逃出生天的。”
帝月平静淡然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就静静的等待着秦皇和群臣的反映。
不过,显然。对于刚刚回归秦国的帝月。没有人第一个出来交谈交谈,所以帝月能等的只有秦皇一个人的反映而已。
“既然如此。帝月,这群残党就有你去处理。”
“儿臣领命。”
帝月回到自己的位置,然后就静静的等待着朝会的结束。
朝会结束,帝月没有在去和自己的大哥扶苏说话,也没有去找自己的十八弟胡亥。而两个人好像也没有要和帝月叙旧的意思。
仿佛朝会之前的热情,好像不存在一样。
“李丞相,请留步。”下朝之后,帝月便拦住了准备离开的李斯。
“李斯见过公子。不知道公子有何吩咐。”李斯疑惑的看下帝月。
帝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折扇从新拿在了手里,淳朴的笑容看着李斯。
“李斯大人,听说你最近新娶了一个十七岁的姑娘。”
“收藏,你收,我收。鲜花朵朵,谢谢了。”
《大秦天帝》章节:[上传新章节]
分卷:注:在这里选择本小说章节所属的分卷
标题:
第八章田言
注:在这里填写小说的章节题目
内容:
“公子,末将没有想到公子的武艺如此高绝。”追上帝月的钟离昧说道。
“呵呵,是的。一直以来师傅都说我很有天赋。”
帝月平静的点点头。对于钟离昧对自己的恭维欣然的接受了。毕竟这是一个不可争议的事实而已。
十年前自己的晓梦师妹击败了天宗六大长老,而自己击败了晓梦。并且也仅仅只用了一招而已。
钟离昧在感慨帝月武艺高绝的同时。还有另外一个想法。
不仅仅是钟离昧,芈轻衣也对帝月有了一个想法。
那就是。帝月或许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么的淳朴。虽然帝月刚刚那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说的那么的平淡。
但是无论钟离昧也好,芈轻衣也好。听着帝月的这句话,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
当然帝月不知道两人的想法。就算知道的话,也会觉得很正常。
帝月在天宗十年,修习道法。加上身为始皇之子的身份和血脉。自然有些言出法行的意境在里面。
相比较于钟离昧,芈轻衣还有一种感觉。
“到底是秦过的王室,都是如此的弑杀。即便外表看起来那么的淳朴。”芈轻衣内心暗想着。
.........
“什么人,擅闯烈山堂。”
就在芈轻衣暗暗想着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一头红发,手持弯刀,***黑靴。一脸霸气的样子。
“你是农家的梅三娘么?”帝月问道。
“正是老娘我,你是们是何人。怎么没有经过通报就进来了。”梅三娘将弯刀对着帝月大声喝到。
“恩?通报?为什么要通报?这里不是秦王宫,也不是丞相府。为什么要通报。”
帝月天真淳朴的表情,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正常。完全没有是在嘲讽或者反问的样子。而是确确实实是的疑问和不解。
就如同帝月和李斯曾经说过,自己的话就是表面的意思,没有深意一样。
“真是好胆子,居然敢来烈山堂***。看我不.......”
“住口!”
梅三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只见梅三年的后面出现了四个人。
这四个人就是烈山堂的堂主田猛,看上去富有智慧的大***田言,傻傻的二公子田赐,以及驼背的哑奴了。
“梅三娘,退下。”田猛再次开口对着梅三年说道。
“可是,堂主...”
“我说退下。”
在田猛的眼神之下,梅三娘只好乖乖的退下去了。
梅三娘退下之后,田猛转头看着帝月三人。准确的是说是看了芈轻衣和钟离昧一眼之后就看着帝月,毕竟帝月是领头人。
“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秦国九公子。”田猛对着帝月说道。
帝月扫视了一下田猛身边的几人,然后看着田猛。
“恩~~农家的***真的好厉害。这么快就把我的画像传递到了这里。不愧是号称十万***的农家。”帝月淳朴认真的说道。
“公子过誉,田猛惶恐。不知道公子为何突然来我农家。”田猛对着帝月拱手说道。
然而,田猛的文话直接的就被帝月给无视了。只见帝月继续向前走,从田猛以及田言的身边就那么走了过去。
这不仅仅把田猛几人给愣住了,就连钟离昧和芈轻衣也都楞了。
好一会,田猛几人才反应过来。表情最明显的就是梅三娘,脸上带着怒气,想要发作的样子。不过被田猛和田言制止了。
所有人都跟在帝月的后面慢慢的走。
田猛几人是想看看帝月想要做什么。而钟离昧和芈轻衣对自家公子的行为也感觉到了一点无语。
经过短暂的相处,两人也大概的了解了自家公子的性格了。
最后众人跟着帝月走到了烈山堂的大厅。
帝月就那么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大厅,然后坐到了主人的位置上面。
此时,烈山堂的大厅外面已经站满了烈山堂的***。
毕竟刚刚的举动太引人注目了,帝月一人在前。烈山堂堂主一行人跟在后面,怎么能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不知,公子现在可否说明,来我农家有何事?”田猛见到帝月坐在堂上,开口说道。
听到田猛的话后,帝月沉默了一下。
“田猛堂主,为什么说是我来了你农家呢?”帝月纯真的疑问道。
“公子这是何意,世人都知道这里是我农家烈山堂的驻地。”田言窈窕款款的走上前开口说道。
帝月看着自己面前的,号称是农家第一智囊的女子。
从外貌上,帝月觉得这个女人不怎么样。智商上面讲的话,帝月倒是还没有什么感觉。
虽然外面都传言田言是农家第一智囊。不过,对于帝月来说,传言是完全不可信的。帝月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我怎么不记得父皇何时将此地分封与你农家了。”帝月淳朴的看着田言问道。
“。。。。。”
农家第一智囊田言无语的看着帝月。到现在,田言已经不知道帝月是真的如此淳朴的如同邻家少年,还是心机深厚,还是厚颜***了。
不过,本着秦国公子没有傻子的理念。田言还是开口说道。“公子,不知道农家何事让帝国不满意了。要找农家的麻烦。”
听到田言的话,帝月诧异的看了一眼田言。
“公子,末将没有想到公子的武艺如此高绝。”追上帝月的钟离昧说道。
“呵呵,是的。一直以来师傅都说我很有天赋。”
帝月平静的点点头。对于钟离昧对自己的恭维欣然的接受了。毕竟这是一个不可争议的事实而已。
十年前自己的晓梦师妹击败了天宗六大长老,而自己击败了晓梦。并且也仅仅只用了一招而已。
钟离昧在感慨帝月武艺高绝的同时。还有另外一个想法。
不仅仅是钟离昧,芈轻衣也对帝月有了一个想法。
那就是。帝月或许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么的淳朴。虽然帝月刚刚那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说的那么的平淡。
但是无论钟离昧也好,芈轻衣也好。听着帝月的这句话,都有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
当然帝月不知道两人的想法。就算知道的话,也会觉得很正常。
帝月在天宗十年,修习道法。加上身为始皇之子的身份和血脉。自然有些言出法行的意境在里面。
相比较于钟离昧,芈轻衣还有一种感觉。
“到底是秦过的王室,都是如此的弑杀。即便外表看起来那么的淳朴。”芈轻衣内心暗想着。
.........
“什么人,擅闯烈山堂。”
就在芈轻衣暗暗想着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一头红发,手持弯刀,***黑靴。一脸霸气的样子。
“你是农家的梅三娘么?”帝月问道。
“正是老娘我,你是们是何人。怎么没有经过通报就进来了。”梅三娘将弯刀对着帝月大声喝到。
“恩?通报?为什么要通报?这里不是秦王宫,也不是丞相府。为什么要通报。”
帝月天真淳朴的表情,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正常。完全没有是在嘲讽或者反问的样子。而是确确实实是的疑问和不解。
就如同帝月和李斯曾经说过,自己的话就是表面的意思,没有深意一样。
“真是好胆子,居然敢来烈山堂***。看我不.......”
“住口!”
梅三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只见梅三年的后面出现了四个人。
这四个人就是烈山堂的堂主田猛,看上去富有智慧的大***田言,傻傻的二公子田赐,以及驼背的哑奴了。
“梅三娘,退下。”田猛再次开口对着梅三年说道。
“可是,堂主...”
“我说退下。”
在田猛的眼神之下,梅三娘只好乖乖的退下去了。
梅三娘退下之后,田猛转头看着帝月三人。准确的是说是看了芈轻衣和钟离昧一眼之后就看着帝月,毕竟帝月是领头人。
“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秦国九公子。”田猛对着帝月说道。
帝月扫视了一下田猛身边的几人,然后看着田猛。
“恩~~农家的***真的好厉害。这么快就把我的画像传递到了这里。不愧是号称十万***的农家。”帝月淳朴认真的说道。
“公子过誉,田猛惶恐。不知道公子为何突然来我农家。”田猛对着帝月拱手说道。
然而,田猛的文话直接的就被帝月给无视了。只见帝月继续向前走,从田猛以及田言的身边就那么走了过去。
这不仅仅把田猛几人给愣住了,就连钟离昧和芈轻衣也都楞了。
好一会,田猛几人才反应过来。表情最明显的就是梅三娘,脸上带着怒气,想要发作的样子。不过被田猛和田言制止了。
所有人都跟在帝月的后面慢慢的走。
田猛几人是想看看帝月想要做什么。而钟离昧和芈轻衣对自家公子的行为也感觉到了一点无语。
经过短暂的相处,两人也大概的了解了自家公子的性格了。
最后众人跟着帝月走到了烈山堂的大厅。
帝月就那么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大厅,然后坐到了主人的位置上面。
此时,烈山堂的大厅外面已经站满了烈山堂的***。
毕竟刚刚的举动太引人注目了,帝月一人在前。烈山堂堂主一行人跟在后面,怎么能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不知,公子现在可否说明,来我农家有何事?”田猛见到帝月坐在堂上,开口说道。
听到田猛的话后,帝月沉默了一下。
“田猛堂主,为什么说是我来了你农家呢?”帝月纯真的疑问道。
“公子这是何意,世人都知道这里是我农家烈山堂的驻地。”田言窈窕款款的走上前开口说道。
帝月看着自己面前的,号称是农家第一智囊的女子。
从外貌上,帝月觉得这个女人不怎么样。智商上面讲的话,帝月倒是还没有什么感觉。
虽然外面都传言田言是农家第一智囊。不过,对于帝月来说,传言是完全不可信的。帝月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觉。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难道不是这个道理吗?我怎么不记得父皇何时将此地分封与你农家了。”帝月淳朴的看着田言问道。
“。。。。。”
农家第一智囊田言无语的看着帝月。到现在,田言已经不知道帝月是真的如此淳朴的如同邻家少年,还是心机深厚,还是厚颜***了。
不过,本着秦国公子没有傻子的理念。田言还是开口说道。“公子,不知道农家何事让帝国不满意了。要找农家的麻烦。”
听到田言的话,帝月诧异的看了一眼田言。
(。作者这一生,好像拥有超能力。嘻嘻,告诉大家。昨晚我做梦,梦见我娶了陈乔恩。)

小编推荐理由

大秦之盖世帝王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