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家有女成亲三月(杜云萝穆连潇)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杜云萝穆连潇)

导读:杜云萝穆连潇小说《杜家有女成亲三月》是由作者玖拾陆倾心打造的一部重生小说,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杜云萝老死之后重生回到了过去,如今的她还非常年轻,她深爱的穆连潇也还活在世上。

小说介绍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杜家有女成亲三月》是由作者玖拾陆倾心打造的一部重生小说,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杜云萝老死之后重生回到了过去,如今的她还非常年轻,她深爱的穆连潇也还活在世上,上辈子只有她一个人孤独终老,这辈子她要一世一双人。

杜云萝穆连潇小说简介

她一身赭色如意襟盘扣袄子,配了一条同色的马面裙,回字暗纹底的料子绣了松鹤,半黑半银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用青松石抹额固定了,显得沉稳又富态。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全文阅读

夏老太太盘腿坐在罗汉床上。
她一身赭色如意襟盘扣袄子,配了一条同色的马面裙,回字暗纹底的料子绣了松鹤,半黑半银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用青松石抹额固定了,显得沉稳又富态。
夏老太太抬手轻轻拍了拍杜云萝的腰,袖口露出一只清透的青玉镯子来。
“我听底下人说,你前些日子魇着了?”夏老太太仔细盯着杜云萝的眼睛看,见她眼下没有明显的黑色,稍稍放心一些。
杜云萝答道:“做噩梦嘛,一年总会有这么一两次,不碍事的。”
“话是这么说,”夏老太太笑得慈祥,“昨儿个夜里打雷,可歇好了?”
祖孙两人细细说着些生活上的琐事。
屋里动静不大,她们也没有特地压住声音,这一问一答都落到了周围人的耳朵里。
杜云瑛手上动作一顿,没有抬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苗氏的心越发沉了。
不多时,杜云瑛面前的小碗里堆起了核桃肉。
夏老太太瞧见了,不疾不徐道:“云瑛,差不多了,就一只鸟儿,一口气能吃多少。就这些吧,你送到书房里去。”
杜云瑛应了一声,掏出帕子擦了擦手,仔细捧着小碗出去了。
夏老太太又道:“怀平媳妇,你那里事多,自顾自忙去吧,等得空了再过来。”
怀平媳妇指的就是苗氏。
怀字辈四个媳妇,大媳妇杨氏随着丈夫赴任,夏老太太就把中馈交到了苗氏手中。
这事体繁琐辛苦,但体面又有油水,苗氏甘之如饴。
甄氏身子骨偏弱又不爱出风头,苗氏不怕她争权,反倒是四太太廖氏,明里暗里地想分一杯羹。
平日里,夏老太太抛出这么一句话来,苗氏定是要和一只高傲的孔雀一般在廖氏跟前转了圈,喜滋滋地去听婆子娘子们回禀的,可今日……
苗氏咬紧了牙根。
这是有话要与三房的人说,趁机打发她们母女吧。
苗氏没说话,偷偷睨了廖氏一眼,见后者笑得没心没肺的,不由暗戳戳骂了一句“傻子”!
夏老太太打发了二房,难道还会留着四房在这里听?等她一走,指不定又有什么理由冒出来让廖氏和杜云诺走人呢。
苗氏吸了一口气,堆了笑容:“老太太,我那儿……”
话才出了口,就叫夏老太太打断了。
“晓得你忙,让你去就去吧。你的孝心我知道,这儿伺候的人多,你不用记挂。”夏老太太陈恳道。
苗氏憋在胸口的火差点窜出来。
往日里,莲福苑里的几个婆子没少嚼舌根,说苗氏不懂伺候婆母,每日里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连请安都是来报道一般,露了脸就走了。
苗氏听闻时气得几乎背过去,她日日忙得脚不沾地,却说得好似她躲懒一般。
偏偏那都是莲福苑里的下人,苗氏再不满意也轻易动不得,只能生闷气。
话又说回来,不是夏老太太动了嘴皮子,底下人敢这么说话?
苗氏藏在衣袖里的手攥得紧紧的,这个前提下,她还能冒出一句“我不忙”来?
平素里,要不是怕廖氏分权,她恨不能日日都跟夏老太太说她有多辛苦多忙碌。
苗氏脸上挤出笑容来:“老太太体贴,媳妇却不能不懂规矩。”
夏老太太哈哈笑了两声:“去吧,等得了空了,再来陪老婆子说话。”
说到了这个份上,苗氏也没法再留着了,起身告了罪,退了出去。
廖氏是个晓事的,见此,主动提了告退。
杜云诺想留,脑袋瓜子转得飞快,想要寻出个由头来。
“四姐姐,”杜云萝突然出声,见杜云诺茫然抬头,道,“前几日姐姐教我的络子,我打不好,姐姐再指点指点我吧。”
夏老太太满意颔首:“姑娘家,就该凑在一块打打络子、绣绣花,去吧,西梢间那儿光线好,不伤眼睛。”
杜云诺张了张嘴,没法拒绝,只能叫杜云萝拖着走了。
等入了西梢间里,杜云诺甩开了杜云萝的手:“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三伯娘要和祖母说你的婚事呢,这个当口不盯着些,还避出来?”
杜云萝垂眸,低声道:“我知道呀。”
“知道还……”杜云诺无奈了,“我们都在那儿,你多说几句软话,我和大姐也帮着劝劝,指不定这事儿就揭过去了……”
杜云萝嘲讽一般地扯了一下唇角。
甄氏面对夏老太太,多少是会吐露真言的,而这些真言,杜云萝根本不想让杜云诺知道。
她前两日特地误导了杜云诺,当然不希望甄氏几句话就泄了她的老底,干脆支开杜云诺。
况且,杜云诺煽风点火的本事不差,那几句劝言一出,事情只会更加难看了。
“我晓得你为我好,但你想啊,祖母是个看重规矩脸面的,要是她本就存了拒绝的心思,我母亲说上几句倒也无碍,若祖母是想答应的,我们一个两个唱反调,祖母下不来台面,岂不是更加生气?到时候,咬死了要我嫁过去,你说,我怎么办?”杜云萝压着声,附耳与杜云诺道。
杜云诺细细一琢磨,道理是这个道理,可与她的本意不合。
她一来要看戏,二来要点火,现在左右都够不着了,实在是不甘心。
“你说,祖母会不会听了三伯娘的劝,直接拒绝了?”杜云诺急切问着。
杜云萝摇了摇头:“祖母心中自有一杆秤,无论我母亲说什么,祖母都要和祖父商议过后再回复石夫人的。”
杜云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锦灵送了打络子的彩线来,杜云萝在窗边坐下,手上灵巧做事。
杜云诺的心思都在东稍间里,可惜那边动静小,即便她竖起了耳朵也听不到一言半语的,来回踱了几步,只好依着杜云萝坐下。
“母亲会尽力帮我的,心急也无用。”杜云萝柔声道。
杜云诺支吾应了,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心中道:杜云瑛送个核桃肉怎么耽搁了这么久?若是快些回来,她们说不定还能到东稍间里去听一听呢。
等了一盏茶的工夫,眼瞅着一个鹅黄窈窕身影从院外进来,杜云诺眼睛一亮:“三姐姐回来了!”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免费阅读

夜半。
闷闷一声雷,杜云萝一惊,睁开了眼睛。
入耳的是Chun雨声。
守夜的锦蕊也醒了,手脚麻利地披了外衣,趿了鞋子,把微启着的窗关上了。
杜云萝从幔帐中探出头去,问道:“什么时辰了?”
锦蕊闻声,赶忙过来,笑道:“姑娘,奴婢也是听着落雨了才起来关窗,现在还迷迷糊糊的不知时辰,不过,刚刚看到西厢那儿还亮着灯,估摸着还未到四更。”
******间屋子,有一间是给锦蕊、锦灵住的。
“那也迟了,明儿个记得给锦灵说要早些休息,没得熬坏了身体。”杜云萝老过,知道养生不易,见不得底下人日夜不分。
“姑娘是仔细人,才这般体贴锦灵。”锦蕊拢了拢长发,垂眸笑道,“奴婢会与她说的。”
杜云萝颔首,就着锦蕊的手躺回去:“我知她家中困难,平日里帮着府中做些针线补贴家用,可什么也没身子要紧,她弟弟病着,她那娘眼睛又不好,连锦灵都熬坏了,日子岂不是更没倚仗?我若是明里暗里地补她银子,且不说她拧脾气不肯多拿,我也担心别人说她闲话。”
锦蕊手上动作一顿,夜色之中,倒也瞧不出她的神色,她替杜云萝掖了掖被角,低声道:“姑娘要赏谁罚谁,又有哪个会有闲话。”
杜云萝低低笑了一声。
锦蕊只觉得那笑声意味非常,心里突突多跳了两下,她与锦灵明里暗里较劲,是不是已经让姑娘瞧出来了?
锦蕊不敢问,只咬着唇转了话题:“说起来,姑娘夜里打发沈妈妈去清晖园里送东西,沈妈妈回来与奴婢说,太太那儿,水月姑娘正拢香薰衣呢,奴婢琢磨着,明日里太太怕是要出院门了。”
杜云萝眨了眨眼睛。
自石夫人过府又过了两日了,甄氏身子好得差不多了,杜云萝也在猜测甄氏什么时候会去莲福苑。
听了锦蕊这话,看来甄氏打算明日去夏老太太跟前请安了。
杜云萝数了数日子,离安冉县主的及笄礼还有四日,必须要稳住了甄氏和夏老太太,莫要让她们做了一锤子买卖。
“母亲去莲福苑,我也不能起晚了。我歇了,你也睡吧。”杜云萝道。
锦蕊应了一声,整了幔帐,退出去了。
杜云萝翻了个身,思忖着明日要如何做,只是倦意袭来,脑子混沌一片,不知不觉间也就睡熟了。
翌日一早,锦蕊便来唤杜云萝。
杜云萝不磨蹭,净面后坐在梳妆台前,锦蕊拿着牛骨梳子细细替她理顺了长发。
“姑娘,梳个双丫髻如何?别看落了一夜的雨,眼瞅着也要放晴了,等日头出来,双丫髻凉快些。”锦蕊柔声问。
杜云萝不讲究这些,颔首道:“你说什么便是什么。”
锦蕊笑弯了眼,见锦灵正好进来,道:“把水盆端出去吧。外间里早饭可摆好了?”
锦灵朝杜云萝行礼:“早饭已经送来了,姑娘梳了头就能用了。”
两个丫鬟各做各的,锦蕊手巧,很快便梳好了双丫髻,又从首饰盒子里挑出了一对蝴蝶钗子,在杜云萝的发髻上比了比,这才插好。
“锦灵,姑娘这样好看吗?”锦蕊捧着镜子,嘴上问道。
锦灵回转过头来,莞尔道:“姑娘天生丽质,又怎么会不好看。”
锦蕊咯咯直笑:“嘴儿这么甜,让姑娘赏你块糖吃。”
杜云萝看在眼里,眸子一转,多少有些明白,这是锦蕊对于昨夜里她说的话的回应。
锦蕊急于表忠心表姿态,却是忘了,越是慎重便越是刻意。
杜云萝并不点破,起身到东稍间里用了早饭。
西洋钟滴答滴答走。
眼瞅着时辰差不多了,杜云萝便往莲福苑去,只是雨后路滑,小心翼翼地不敢走快。
等到了时,已经晚了一些了。
夏老太太跟前,凑了几个媳妇孙女说话,杜云萝笑盈盈***,一一问安。
二太太苗氏朝她招了招手:“头上戴个蝴蝶,人也像只蝴蝶。”
杜云瑛手中一根掐丝镶珠的银签儿剔着核桃肉,闻言抬头睨了她一眼,笑了:“可不就是一只花蝴蝶,收拾得最好看,来得又最迟。”
这话叫杜云瑛说得半嗔怪半打趣的,惹了众人一阵笑。
杜云萝凑到杜云瑛跟前,捏起一粒核桃肉含进嘴里:“我是蝴蝶,姐姐就是勤快的蜜蜂了。”
“要死!”杜云瑛放下银签,在杜云萝手上一拍:“这都是给芽儿的。”
芽儿,就是杜公甫养的那只画眉。
杜云萝进来时没有在檐下瞧见笼子,想来是随着杜公甫去书房了。
“只有一粒,祖父才不会生气呢。”杜云萝说道。
“吃完了再剔就是了,”夏老太太笑着让杜云萝在她身边坐下,“就是些核桃嘛。”
杜云瑛笑而不语。
苗氏嘴上应了两句,心中忿忿。
同样是嫡嫡亲的孙女,夏老太太真是偏心得没边儿了。
苗氏自己都没吃过几次杜云瑛剔好的核桃仁,倒不是女儿偷懒,而是这等事情,苗氏舍不得让杜云瑛动手,底下这么多丫鬟,哪个不能做这事体?
到了莲福苑里,杜云瑛却要动手讨好杜公甫,剔了核桃仁给只鸟吃。
这也就罢了,全当是彩衣娱亲,可杜云萝一来,夏老太太嘴里却崩出这种话来,好像杜云瑛天生就是丫鬟命一样。
苗氏气归气,面子上却不能表露,只是深深望了与杜云茹说话的甄氏一眼。
杜云诺把这些都看在眼中,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刚刚众人都在笑,她这个表情丝毫不突兀。
还有四天,等她把定远侯府的意思透露给安冉县主,这莲福苑里的戏,定然是越发精彩的。
杜云诺微微抬起新染了豆蔻的小指,朝杜云萝摇了摇,目光却时不时瞟向甄氏。
她定不肯让甄氏说服夏老太太,若杜云萝和穆连潇的婚事吹了,她还怎么去安冉县主跟前卖好?
对于苗氏和杜云诺的打量,甄氏心里通透,却一副全然不知模样,只压着声与杜云茹说事体。
她今日是为了杜云萝的事体来的,可那毕竟是私密事,没有当着这么多人讲的道理。
再者,若是说了,还不晓得要在背后被指指点点成什么模样呢。
这些人,都是看云萝囡囡得宠,眼睛冒红光的。

小编点评

杜家有女成亲三月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文文笔很好,情节流畅,伏笔铺垫非常好,角色塑造非常棒,个性鲜明,值得一看,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