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简安陆薄言小说(苏简安陆薄言)

苏简安陆薄言小说(苏简安陆薄言)

导读:抖音热推小说《苏简安陆薄言小说》,目前已完结,是网文作家倾情所著,讲述了苏简安陆薄言之间的爱恨情仇,推荐苏简安陆薄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简安偶尔还愿意回这个家,是因为她还能在母亲生前住过的房间里。

小说介绍

抖音热推小说《苏简安陆薄言小说》,目前已完结,是网文作家倾情所著,讲述了苏简安陆薄言之间的爱恨情仇,推荐苏简安陆薄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简安偶尔还愿意回这个家,是因为她还能在母亲生前住过的房间里,找到母亲生活过的痕迹。

小说介绍

苏简安偶尔还愿意回这个家,是因为她还能在母亲生前住过的房间里,找到母亲生活过的痕迹。

苏简安陆薄言小说全文阅读

苏简安偶尔还愿意回这个家,是因为她还能在母亲生前住过的房间里,找到母亲生活过的痕迹。
但也只能在这个房间里找到了,九年前蒋雪丽一进门就换了家具和母亲购置的每一样装饰品,十五岁的苏简安倔强地守着这间房,不让任何人动这里的任何东西,被蒋雪丽扇了一个耳光,她也毫不客气地把蒋雪丽的手臂咬淤青了。
最终,苏洪远妥协了,和蒋雪丽住到了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被保留了下来。
回到这个房间,苏简安就感觉母亲还在身边,似乎只要她伸出手,就会被母亲柔软温暖的手牵住。
但落灰的家具却残忍地告诉她,她已经失去母亲很久很久了。
苏简安挽起袖子,打来了一盆清水,仔细地清扫了这个房间。
不知不觉已经时近中午,落满灰尘的房间在苏简安的整理下,也变得窗明几净,纤尘不染。
苏简安心情好了不少,走出房间,恰好看见苏媛媛从房门前飞奔过去,停在了刚刚上楼的陆薄言面前。
“姐夫!”精致的裸妆和打理到位的栗色梨花头让苏媛媛看起来格外的***动人,“你送的项链我很喜欢,谢谢你哦!”
她抚着脖子上昂贵的项链,那股喜悦几乎要从笑容里溢出来。
陆薄言淡淡道:“不客气。”
“你上来干什么呢?二楼没什么好看的。”苏媛媛自然而然的挽住了陆薄言的手,“一起下去吧,让爸爸和妈妈也看看你送我的项链!”
陆薄言蹙了蹙眉就想挣开苏媛媛的手,苏媛媛却突然“哎呀”一声靠到了他身上,神色有些痛苦。
“姐夫,麻烦你扶我一下。我的脚前阵子扭伤了,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跑得太急,现在好痛。”
说完苏媛媛就弯下身要去看脚上的情况,也因为这个动作,她裙子的吊带不小心滑了下去,眼看着肩膀以下的春|光就要乍泄——
“伤筋动骨一百天。”苏简安突然走过来,轻飘飘地把苏媛媛的吊带拉了上去,笑着说,“媛媛,你还是不要好好呆着不要乱跑比较好一点,我叫刘婶上来扶你下去。”
趁着刘婶上楼的空当,苏简安笑吟吟的看着陆薄言:“老公,问你一个问题哦。”
她一双动人的桃花眸亮晶晶的,那个亲昵的称呼毫无预兆的从她粉色的唇瓣中跃出来,陆薄言的心尖仿佛被猫爪挠了一下,却只是若无其事的“嗯”了一声。
“我记得你说过……你只喜欢纯天然的***哦?”
说完她看了苏媛媛一眼,若有所指,就在这一瞬间,苏媛媛的脸色全都变了。
陆薄言的唇角浮出了一抹浅笑。
“嗯。”他亲昵地把苏简安脸颊边的长发温柔地撩到耳后,“就像老婆你这样的。”
他叫她老婆?
Duang~~~苏简安凌乱了,诧异地看着陆薄言,却觉得他唇角似玩味也似愉悦的笑意好像要漾进她的脑海里去一样。
她忽然觉得脑袋空白,只依稀记得陆薄言的手指拂过她脸颊时的温度和触感……
陆薄言的手绕到了苏简安的腰间,***地把她搂紧,示意她该回神了,不然“秀恩爱”的戏码就该穿帮了。
腰上感觉痒痒的,是陆薄言带来的感觉,好像……并不讨厌。
苏简安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和陆薄言太过于亲昵了,下意识的就想躲开,却被陆薄言抱得更紧了。
她朝着陆薄言挤出一抹迷人却也暗藏警告的笑。
陆薄言完全无动于衷,很享受似的揽着苏简安,刘婶也终于上楼了。
苏简安无奈之下只能吩咐刘婶:“媛媛的脚不***,扶她下去。”
刘婶照做,扶着心不甘情不愿又心有余悸的苏媛媛下去了。
苏简安才卸下了脸上僵硬的笑,看了陆薄言一眼:“你还打算占多久便宜?”那家伙的手还在她的腰上呢!
陆薄言皱了皱眉,语气中竟然有几分委屈:“我想不到你是这种人。”他指了指苏简安的挽着他的手,“明明是你占我便宜比较久。”
见鬼了!苏简安迅速把手抽回来,陆薄言也几乎在同一时间松开了她。
苏简安的脸莫名的有些热,不再和陆薄言争辩谁占的便宜比较多,跑下楼去了。

苏简安陆薄言小说免费阅读

楼下,苏洪远已经让人备好午餐了,十分的丰盛。
陆薄言带着苏简安到了餐厅,自然而然给她拉开一张椅子:“坐。”
哎?陆薄言这是在为她服务么?
苏简安瞬间有赚到了的感觉,朝着陆薄言甜甜地笑了笑才坐下:“谢谢老公。”
她看了看餐桌上的菜,动作利落盛了碗老鸭汤放到陆薄言面前,像个乖巧小媳妇一样笑眯眯的:“先喝汤,老鸭汤很好喝的,你尝尝。”
陆薄言最讨厌鸭汤了,皮笑肉不笑的揉了揉苏简安的头发:“谢谢。”他的动作堪称宠溺,但其实力道很大。
“唔,不客气,你喜欢就好。”
苏简安知道陆薄言是在***,也猜到她的头发肯定被陆薄言揉成鸡窝了,但还是顶着一头鸡窝似的头发幸福地笑了。
陆薄言很满意苏简安的逆来顺受,虽然不知道这头小怪兽能顺多久,但还是很给面子地喝光了她盛的汤。
苏媛媛见陆薄言的碗空了,殷勤地端起来:“姐夫,我再给你盛一碗吧。我们家的厨师熬汤可是很厉害的呢,你要多喝一点哦。”
“谢谢,不过不用了。”陆薄言说,“其实我不喜欢鸭汤。”
苏媛媛的动作一下子僵住了,脸色变得十分尴尬:“那刚才姐姐给你盛的时候……”她还以为陆薄言是喜欢喝鸭汤的。
陆薄言宠溺的看了眼苏简安:“老婆亲手盛的,我当然要喝。”至于其他人盛的……谢谢,不用了。
苏简安甜蜜地笑了笑,看起来分分钟会上去亲陆薄言一口。
苏媛媛更加尴尬了,同时又觉得有些委屈,悻悻的把汤碗放回陆薄言的面前。
苏简安一不做二不休,指了指小龙虾:“老公,我要吃那个。”
陆薄言很怀疑苏简安是不是真的喜欢吃小龙虾,戴上手套给她拿了一个,又仔仔细细地剥了壳才放到她的碟子里,“温柔”地叮嘱了一句:“慢点吃。”
苏简安是真的喜欢吃小龙虾啊,见到嫩嫩的虾肉都能想到那种又嫩又紧实的口感了,含糊地点了点头,拿起小龙虾肉蘸了酱就香喷喷地吃了起来。
陆薄言:“……”
苏简安吃完一个,回味无穷,又懒得剥壳,笑眯眯的看着陆薄言:“老公,我还要。”
陆薄言不动声色地给了苏简安一个眼神,意思是:不要太过分。
苏简安才不管过不过分呢,执着地维持着迷人的笑容看着陆薄言。
见状,苏媛媛“善意”地建议:“姐姐,要不让刘婶帮你剥吧。姐夫他……好像不太愿意呢,不要强人所难比较好。”
苏媛媛觉得苏简安是故意在宣誓所有权,因为苏简安知道她喜欢陆薄言的事情。但是现在,她要告诉苏简安——陆薄言这种男人,不是她能驾驭得了的!
苏简安根本不理会苏媛媛,只是有些委屈的看着陆薄言:“诶?老公,你不愿意吗?”
陆薄言的唇角抽搐了一下。
他拿了张纸巾拭去苏简安唇角沾着的酱,动作利落的又给苏简安剥了个小龙虾,又蘸上酱才放到她的碟子里:“怎么会不愿意?想吃多少我都给你剥。”
他眉梢的宠溺真***实,苏简安知道他只是演技爆发了,心里却还是跟被人刷了一层蜜一样。
但是甜蜜会让人上瘾,要不得。
旁边的苏媛媛看着这一幕,头一低,眼泪“啪嗒”一声落了下来。
她很早就见过陆薄言了,但他万众瞩目,自然没有注意到她,她却对他一见钟情。知道陆薄言要和苏简安结婚的时候,她哭过闹过,却没有人帮她。
后来苏洪远告诉她,陆薄言和苏简安的婚姻可能只是一出演给苏家看的戏。
但现在看来,陆薄言宠苏简安到可以为她带上手套剥龙虾,平时在家张牙舞爪像个小怪兽一样的苏简安也变得温顺又娇俏,他们分明就是郎情妾意!
“媛媛,你怎么了?”蒋雪丽见女儿落泪,一颗心也揪成了一团,“是不是哪里不***?”
半晌苏媛媛才支支吾吾地说:“脚……脚痛。”
“你的脚到现在都还没恢复?”苏洪远的眉头皱了起来,“别哭了,吃完饭送你去医院看看。”
“但是司机今天休息了,你喝了酒又不能开车。”蒋雪丽一筹莫展之际,将视线投到了陆薄言身上,“薄言,吃完饭你能不能送媛媛去一趟医院,这孩子很喜欢你。”
苏简安转了转瞳仁——蒋雪丽的最后那句话,是几个意思?无视她让陆薄言送苏媛媛去医院就算了,居然还告诉陆薄言苏媛媛喜欢他?
呵,这是在暗示陆薄言么?
“不用去医院那么麻烦。”苏简安笑眯眯的说,“你们忘啦?我也算半个医生啊,动的手术甚至比一般的外科医生都要多呢!吃完饭,我给媛媛看看吧。”
“姐姐,你……”
苏媛媛的脚都要被吓痊愈了好吗!苏简安是法医,她所谓的手术,不就是解剖尸体么?!
蒋雪丽比苏媛媛更害怕:“苏简安,你安的什么心?你一个法医,居然说要给我女儿看病?”
哎,藐视她的职业呢?想给苏媛媛创造机会和陆薄言独处哦?
苏简安的小宇宙着火了,就在这个时候,陆薄言将一个剥得完整漂亮的小龙虾放进了她的碟子里,用眼神示意她别急,她权衡了一下——生气好像没有龙虾那么美味,先享受了美味再说。
“简安有医师执照。”陆薄言优雅地脱下手套,看向苏媛媛,“苏***,你不相信简安?”
他那么优雅华贵,看着你的时候,你根本没有办法摇头。
苏媛媛的大脑都失去了思考能力,痴痴地点了点头,柔柔地说:“我听姐夫的。”

小编推荐理由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