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万古不变(月浅风止)

情深万古不变(月浅风止)

导读:热门小说哪里看?主角名叫月浅风止小说情深万古不变全文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父君,您放心吧,我和风止过的很好。”一身浅蓝色华衣的女子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她面前浮现着影石所带来的投影。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哪里看?主角名叫月浅风止小说情深万古不变全文免费阅读带给大家!“父君,您放心吧,我和风止过的很好。”一身浅蓝色华衣的女子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她面前浮现着影石所带来的投影。

小说介绍

“父君,您放心吧,我和风止过的很好。”
一身浅蓝色华衣的女子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她面前浮现着影石所带来的投影。

情深万古不变全文阅读

“父君,您放心吧,我和风止过的很好。”
一身浅蓝色华衣的女子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她面前浮现着影石所带来的投影。
南陵帝君看着月浅,略微有些迟疑,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嗯”了一声之后便收了影石。
画面消失,月浅的脸上瞬间没了血色,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当初为救夫君风止,她以身挡下上古凶兽穷奇致命一击,如今仙力几乎散尽,就连维持影石投影也叫她吃力。
“月浅!”带着雷霆般的骤怒,男人还未入殿,声音已到。
月浅连忙用手指抹去嘴角的血,准备起身迎接自己的夫君。
可她还没站起身,迎接她的却是甩手一鞭子!
月浅的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的撞向台柱,震得她心神俱裂。
她“噗”的一声喷出血雾,所维持安稳的表面瞬间土崩瓦解。
“月浅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趁本尊外出对芯儿出手!”风止冷眼看着倒地不起的月浅。
月浅艰难的呼吸,她费力支起上身,仰头望着风止,掷地有声:“我没有。”
鲜血顺着嘴角滴落在地上,漾开一朵朵血花。
她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弱了?一鞭子都承受不住?
风止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不过一想到白芯也曾被月浅这样对待,他心中瞬间被怒火代替。
他眸光阴沉的瞧着月浅:“若不是本尊及时赶到,只怕芯儿早就死在了锁妖塔中。”
“我没有。”月浅固执的重复之前的话。
“还在撒谎!”风止讥讽的看着月浅,他抓起她的手,下一刻两个人就出现在了锁妖塔。
锁妖塔中白芯伤痕累累,她的头垂在胸前,浑身被一股淡青色的仙气保护着。
那是风止的仙气。
“你看看她被你折磨成了什么样子!”风止心疼的看着白芯。
月浅看着白芯,缓缓摇头,“不是我。”
风止嗤笑一声,“不是你?真是天大的笑话,这锁妖塔为你所管,里面若是关了妖,你会不知道?”
“我说我不知,你信吗?”月浅希冀的看着风止。
“不信。”
月浅张了张嘴,她该怎么和风止解释,以她现在的能力,早已无法将妖关在封妖塔中了。
“你还不将芯儿放开!”风止怒斥道。
月浅知道不放白芯,风止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她强压着心口的痛,一步步走到圆台前,划破手指,滴出一滴血在封妖台上。
锁妖塔内,白芯身体一软,刚要落地便被风止轻柔的接住。
风止看都没看月浅一眼,抱着白芯直径离开。
月浅看着他的背影,又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只看锁妖塔内顿时一阵动荡,里面所关押的其他妖魔有蠢蠢欲动的迹象。
她不由担心,如今她的身体早就压不住这群妖孽,若是天下因她遭难,她真是万死难以赎罪……

情深万古不变免费阅读

南銮殿。
月浅刚用手帕将嘴角的鲜血抹去,下一秒就被雷神鞭绑住了。
只看风止缓缓走来,冷声道:“芯儿要由妖渡劫为仙,需经历七七四十九道天雷,既是你伤害了她,这***自然是要你来承担。”
白芯自己耍心机偷吃丹药快速提升修为,如此邪魔歪道却要自己去帮她抵挡***,天底下哪儿有这样的好事?
“我此生护天下太平,铲四方恶妖,替妖挡?不可能!”
风止长袖一甩,冷哼一声,“这可由不得你。”
语罢,他直接将月浅绑至***台。
***台既能渡劫,也是刑台。
这上面曾经死了无数恶妖,十之***都是月浅拼死抓上去的。
说来可笑,她不曾想到,有一天她会被人绑上***台,替恶妖挡劫?!
“风止,你当真要让我来替她渡劫?”月浅摇晃地站在***台上,疲惫的双眼深深地望着他。
风止抬眸看了月浅一眼,语气冷淡:“自然。”
他大手一挥,面前便出现一副冰棺,那冰棺中的人不是白芯还能是谁?
月浅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副冰棺,身体一晃倒在地上:“风止,这冰棺可是我为了给你疗伤,千里迢迢从寒溟之地凿来的,你居然给她用?!”
当初,她为了做这个冰棺,不顾重伤,导致仙力四散难以汇聚,可谁曾料到,最后的结局会是这般讽刺。
风止轻柔的将白芯从冰棺中抱出来,看着月浅:“本尊还是头一次见你这般厚颜***之人,这冰棺是芯儿从寒溟之地带来的,若不是她,本尊早就魂飞魄散了。”
“胡说,这明明是我……”月浅话音未落,一道金色的天雷直接劈在了她身上,“啊——!”
月浅疼得大叫一声,一口鲜血猛然从口中吐出,神魂震荡。
她的面色苍白一片,心像是被撕裂一般。
这才只是一道天雷,她不敢想象,若是四十九道天雷都劈在她身上会怎么样。
风止手中仙术施展,衣袂翻飞,而他做的却是保护白芯的妖魂不会被天雷波及。
月浅身上的雷神鞭捆的很紧,丝毫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月浅看着他的举动,眼里含着血泪:“风止,你可是我的夫君,你我几千年的情义,如今你竟这般对我……”
她每说一句话便会溢出一口鲜血。
“你与本尊,本就没有一丝的情义可言。”风止寒声说道。
不过几息间,月浅已经生扛了五道天雷,她虽为仙人却没有仙法护体,这让风止心中生出一丝疑虑。
“你若是想要生扛天雷来让本尊对你心生怜悯,那你大可不必。”风止淡淡的扫了月浅一眼。
月浅苦涩一笑,看着他,苍白的唇微张,满是悲楚:“在仙莱山我为救你挡下穷奇攻击,那一击差点让我死在仙莱山,这些难道你都忘了?”
她的声音越发弱小,几近无声。
风止听到她的话却勃然大怒,“若不是你在仙莱山丢下本尊逃跑,本尊怎知你的心肠如此恶毒?”
月浅听罢,望着天上滚滚惊雷,大笑着,眼泪却止不住的落下。
“恶毒?哈哈哈……风止你当真是眼瞎,我为救你,身负重伤,如何逃?”
又是几道金雷落下,月浅的神魂似乎已经要离体而出。
风止眸色一晃,正要出手挡住接下来的一击。
忽然周身狂风大作,一银发男人出现在***台,抱过月浅,挡住了***。
竟然是南陵帝君,月浅的父君——!

小编推荐理由

这本书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作者的设定有新鲜感,看起来有新意,还是很吸引人的,里面的故事内容也是很精彩的,是一本好看的***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