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许你一世安好(白梧桐闻晏)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白梧桐闻晏)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宁静夜空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白秋灵气得跺着脚,噘嘴瞪着梧桐:“瘦瘦弱弱的,没猫崽子大呢,谁知道能活不能活?说不定哪天就夭折了。”“你住口。”梧桐冷眼,大声呵斥白秋灵,“他虽和你不是一母所生,却也是亲姐弟,你怎么可以这样诅咒他,只为一时心里痛苦吗?侯府人丁稀少,父亲统共才三个男丁,小弟夭折与你有甚好处,且不说他夭折祖母父亲有多伤心痛苦,要是祖母因为小弟去了,有个好歹来,这些后果你能承受?”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宁静夜空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白秋灵气得跺着脚,噘嘴瞪着梧桐:“瘦瘦弱弱的,没猫崽子大呢,谁知道能活不能活?说不定哪天就夭折了。”“你住口。”梧桐冷眼,大声呵斥白秋灵,“他虽和你不是一母所生,却也是亲姐弟,你怎么可以这样诅咒他,只为一时心里痛苦吗?侯府人丁稀少,父亲统共才三个男丁,小弟夭折与你有甚好处,且不说他夭折祖母父亲有多伤心痛苦,要是祖母因为小弟去了,有个好歹来,这些后果你能承受?”

白梧桐闻晏小说简介

“当初,你刚生下来的时候,比这还丑。”梧桐斜眼瞧着白秋灵,自信满满道,“他丑不丑,端看我就知道。某些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你想有两个弟弟,可惜没这样的福气。”
白秋灵气得跺着脚,噘嘴瞪着梧桐:“瘦瘦弱弱的,没猫崽子大呢,谁知道能活不能活?说不定哪天就夭折了。”
“你住口。”梧桐冷眼,大声呵斥白秋灵,“他虽和你不是一母所生,却也是亲姐弟,你怎么可以这样诅咒他,只为一时心里痛苦吗?侯府人丁稀少,父亲统共才三个男丁,小弟夭折与你有甚好处,且不说他夭折祖母父亲有多伤心痛苦,要是祖母因为小弟去了,有个好歹来,这些后果你能承受?”
“你,”白秋灵又愧又羞,急得跺着脚,“哼,夫人走了,父亲还会续弦,要多少儿子没有,会在乎这个病弱的?就是白子枫,占着嫡子的名分,碍着别人的事,能不能长大还另说呢。”
梧桐忽然瞥眼,看见黑色袍子很快隐起来,抱着小弟的手紧了紧,斜睨白秋灵,“你无需操心这些,就算父亲再娶,有了嫡子嫡女,也会疼爱我们。做子女的需言行谨慎,举止端庄,孝敬父母,友爱兄弟姐妹。你却咒亲弟早死,这就是你的素养,做姐姐的真真为你将来忧心。”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全文阅读

她的言语情真意切,脸上露出几分忧愁,好似真为白秋灵担忧一般。
江陵侯抬步走出,平静的双眸扫视一眼梧桐,最后停落在白秋灵脸颊上,这个女儿是他最宠的,如今却是仗着他的宠爱目中无人,诅咒弟弟。
梧桐屈膝行礼,抬眸看向江陵侯,言辞恳切道:“父亲,妹妹一时说错了话,并不是故意为之。方才,我已代替父亲教训过她了,还请父亲饶恕妹妹这一次。”
“白梧桐,收起你虚伪的嘴脸,我才不要你求情呢。”白秋灵不知父亲听到多少,又惧怕又羞愧,听到梧桐请求,立时恼怒,口不择言。
“闭嘴。”江陵侯说着,走到白秋灵身边,抬手给她一耳刮子。
这一巴掌打得白秋灵耳朵嗡嗡响,回过神还不信父亲打了她,且当着众奴才的面,白秋灵觉得,所有眼睛都注视着她,嘲讽的、同情的、怜悯的、恶意的语言随之传入耳中,白秋灵本受众人瞩目,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白眼一翻,向后倒去。
幸亏江陵侯抱住她。他见白秋灵昏过去,心惊,疑惑方才的巴掌是不是太重了,不然人怎么会昏过去。他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稳定心神后,一面吩咐下人叫太医,一面打横抱起白秋灵,慌忙朝秋灵轩的方向走去。
梧桐望着他们一行人离去,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婴孩儿。他紧闭双眼,***的嘴巴嘟了嘟,睡得正香。
“本想等父亲给你取个名字,如今看来,是不能了,不如让姐姐给你取一个吧。”梧桐走至园中,抬头看向东方,灿阳普照,霞光似锦。“就叫你朝阳吧,希望你能如它一般,永远不被黑暗侵蚀。”说完,梧桐抱着朝阳离开安寿院。
等梧桐离开,白老夫人走出来,吴嬷嬷虚扶着她的胳膊,站在正房门口,看着梧桐离开的地方,久久不语。
正当吴嬷嬷以为老夫人不言不语时。老夫人开口了:“你说,桐姐儿会照拂秋姐儿姐弟吗?”语气平静,却难以遮掩担忧。
“大***心地善良,只要他们不触犯大***的底线,大***不会与他们计较,如果关系好,大***自然会照拂他们一二。”吴嬷嬷道。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我一把年纪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些。”白老夫人说完,转身回屋,又命令吴嬷嬷,“一会儿,你把东西给桐姐儿送去。那些东西该是她的,让她看着处理吧,她若有为难的地方,让她来安寿院。”
白老夫人本想亲自给梧桐的,奈何刚才白秋灵在,只能作罢。
吴嬷嬷自然领命去了。她到梧桐居时,梧桐正在逗弄朝阳,小家伙可能饿了,撇嘴想哭。
梧桐把朝阳给奶娘,询问吴嬷嬷来意。
“老夫人说,这些东西是姐儿的,让我给姐儿送来。这原是夫人的东西,姐儿收着才是正理。”吴嬷嬷手里拿着两个锦盒。
梧桐诧异吴嬷嬷送东西,先让喜鹊给吴嬷嬷搬张凳子,又让飞鸾上茶,最后道:“这些东西,母亲走的时候既然交给祖母,便是让祖母保存,祖母为何给我,梧桐年纪轻轻,这些东西到底把握不准,还请祖母照继续看着吧,等梧桐用到了,祖母再给不迟。”
“姐儿不必自谦,这几日老夫人一直观察姐儿的行事做派,姐儿虽年龄不大,却做事干练周到,有大家风范,不愧是咱们侯府嫡女。姐儿到底是长大了,老太太虽心疼姐儿,想让姐松快几年,可姐儿到底是嫡长女,几个哥儿姐儿的长姐,俗话说长姐为母,姐儿要早早立起来才行。这些本是夫人的东西,,交给姐儿管最最妥当。”吴嬷嬷一面说,一面将锦盒放于桌上,又道,“姐儿看看,我也好给老夫人回话去。”
梧桐打开其中一个锦盒,盒子装得满满的,上面是一张嫁妆单子,梧桐往下翻了翻,是一些庄子铺子的红契,再往下是一些身契。另一个锦盒应该是金银首饰。
这些都是母亲的东西,梧桐比对嫁妆单子,毅然收下:“祖母把东西给我,我定不会让祖母失望。”
“咱们侯府将来,少不得劳累姐儿,姐儿千万养好身子,夫人走了,姐儿伤心难过是一定的,痛过哭过后,还要向前看不是?多得话,嬷嬷不说了,姐儿都懂。姐儿先歇着,我给老夫人回话去。”吴嬷嬷说完,抽身离开。
梧桐起身要送。吴嬷嬷已出了屋子,让梧桐歇息,不用送。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免费阅读

喜鹊进屋,伸长脖子看着锦盒,疑惑问:“***,这里面是什么?”她只知是夫人的东西。
“这是我母亲的嫁妆。”梧桐打开另一个锦盒,果然是金银首饰,还有一些银票。
梧桐仔细抚摸,发现其中一页纸不像银票,疑惑打开,居然是两个铺子的红契,铺子在朱雀街上,京城最好的位置,一家当铺,一家首饰铺子,都是盈利最好的铺子,梧桐却知道,这是祖母的陪嫁。所有铺子里,就这两个铺子最好,现在居然给了她。
上一世,这些东西,她连个影也没见到,肯定是祖母觉得她软弱可欺,替她保存了。
梧桐收起锦盒,起身下榻往外走去。喜鹊皱眉,心中疑惑,却不多问,默默跟在梧桐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径直到东跨院花园中,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母亲亲自选的,她喜爱花草,命人种了许多,还专门弄了一间暖房,即使寒冬腊月,也有***的鲜花可观赏。
母亲走了不过数日,这里便有些荒凉了。
花园中的管事见梧桐来了,忙起身相迎,询问梧桐想要什么花草,一会儿命人给梧桐送去。
梧桐边走边道:“你们忙你们的,我随便看看,有需要会告诉你们,忙去吧,不用招呼我。”说着人已经来到蓼芳亭中。
这蓼芳亭建与湖***,四面游廊曲桥,湖面荷花盛开,水中鱼儿嬉戏。梧桐耳边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这声音温润似春风,划过耳际让人心中一暖。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闻晏哥哥,咱们要不要试试,那些个荷花荷叶,真能把咱们都能遮住吗?”
“桐儿真天真。咱们这小池塘,一眼望到尽头,怎么可能有诗人的意境。”男子坐在轮椅上,笑看着小姑娘。
画面一转,男子脱离轮子,艰难走到桌边,搂着一株桃花,喃喃自语:“桐儿?”
桃花株发出刺眼的亮光,光亮消失殆尽后,一位小姑娘突然出现。小姑娘十四五岁的样子,粉色的长裙衬得她皮肤更加白皙,双眸如深潭一般幽静。
“闻晏哥哥?” 小姑娘看到男子浑身是血,惊慌失措,飞身到男子身边,询问男子怎么了。男子抓住女儿的手,“你没事儿就好,没事就好。”
想到此处梧桐泪流满面,不自觉喊一声:“闻晏哥哥。”声音饱含思念与深情。
喜鹊一旁站着,没听真切,只听见哥哥两个字。便开口问道:“***您说什么,什么哥哥?”喜鹊走过来,抬眸发现梧桐满脸泪痕,慌了,赶紧拿出帕子给梧桐擦拭,一脸心疼,道:“***,您怎么哭了,是不是想夫人了,夫人已经走了,您可不能这样,夫人要是知道,您为她哭坏了身子,不定多心疼呢。您就算不为了自己,也为两个小少爷想想啊。要是侯爷续弦,小少爷的日子,指不定多难过呢,都指望您呢。”
梧桐回神,止住哭声,笑了笑:“我知道。”她抬眼看了看湖中的莲花,吩咐道:“你去外院看看,跟着房乳娘的人回来了吗,要是回来了,问问他打听到什么。”
喜鹊道声明白,絮絮叨叨说了一些保重身体的话,才恋恋不舍离开。
等喜鹊走了,梧桐又陷入沉思,暗想:闻晏哥哥,你说要找到桐儿,千万不要食言,不然桐儿生气不理你了。
一炷香的时间,喜鹊回来了,喘吁吁地跑到梧桐身边,上气不接下气,弯腰深呼吸几下,才缓过来,道:“***,回来了,铁牛回来了。他说,他说,房乳娘死了。”

小编推荐理由

重生许你一世安好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