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青梅(孟云端周淮)

咬青梅(孟云端周淮)

导读:孟云端周淮的小说————咬青梅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超市很大,上下共有两层。周淮推着购物车,从容不迫的行走在冷清异常的货架间,时不时的拿着两种类似的商品相互对比。刚开始他会询问孟云端的意见,可是当每一次得到的答复都是简单的一句“都行”后,便索性自作主张,按照自己的想法做选择。很快,购物车里几乎被塞满,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调味料,以及各类蔬菜生鲜,都是孟云端喜欢的味道。

小说介绍

孟云端周淮的小说————咬青梅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超市很大,上下共有两层。周淮推着购物车,从容不迫的行走在冷清异常的货架间,时不时的拿着两种类似的商品相互对比。刚开始他会询问孟云端的意见,可是当每一次得到的答复都是简单的一句“都行”后,便索性自作主张,按照自己的想法做选择。很快,购物车里几乎被塞满,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调味料,以及各类蔬菜生鲜,都是孟云端喜欢的味道。

孟云端周淮小说简介

周淮原本打算一个人快去快回,可孟云端却坚持同去,二人便一同来到超市。
超市很大,上下共有两层。周淮推着购物车,从容不迫的行走在冷清异常的货架间,时不时的拿着两种类似的商品相互对比。刚开始他会询问孟云端的意见,可是当每一次得到的答复都是简单的一句“都行”后,便索性自作主张,按照自己的想法做选择。
很快,购物车里几乎被塞满,里面有各式各样的调味料,以及各类蔬菜生鲜,都是孟云端喜欢的味道。
孟云端的确是喜欢,她虽然跟在旁边默不作声,但能从细节中体察到周淮的心思。毕竟他们在还是小不点的时候,有过很长一段时间同吃同睡的经历。
那时孟云端刚上小学一年级,周爸爸带着周淮突然搬来孟家对门儿。两家人起初各不认识,直到周淮和孟云端在学校成了同桌,早出晚归的总走在一起。久而久之,孟家妈妈陈梅偶尔听街里街坊的传闲话,渐渐对周家的状况有了一些了解,得知周家是单亲家庭,家里的爸爸做的是物流工作,常年在外奔波,不得已放小小的周淮在家野长。

咬青梅孟云端周淮全文阅读

或许出于女人特有的母爱,陈梅报着搭把手的心态,开始将周淮接到自己家吃午饭,完了又将两人搁在一张大床上午睡,到了晚上,一对小儿女并排坐在灯下写作业,陈梅就在一旁陪着,夏天打扇,冬天围着电暖炉一起烤火。
刚开始的时候,陈梅怕周爸爸回到家看不见孩子会着急,每次特意留下字条塞进门缝里。后来两家人在一来一回间渐渐熟络,周爸爸索性不先回家,而是直接去孟家接儿子。
孟云端想到这里,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周爸爸的脸——那个老实巴交、脸上的总挂着憨笑的男人,是记忆中很重要、很亲切的一位长辈,可是细算起来,已经有十多年没再联系。
孟云端心里不禁有些感慨,她抬起头,目光落在周淮的背影上,随口问了一句:“周淮,***爸最近还好吗?”
周淮的脚步猛地一滞,沉吟片刻方才回过头:“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他的表情变得十分黯然,这令孟云端不由得迟疑了一下:“我就是突然想起他,问问而已。”
周淮的目光垂落在地上,低低的回答道:“他去世了。”
孟云端顿时僵在原地:“什么时候的事情?”
周淮不动声色的吸了口气,声音很轻:“很多年前。”说完,他松开握在推杆上的手,回身面对了孟云端:“云端,今天不提这个了,你再想想,看还有什么想吃的?”
孟云端点了点头,却没说话。突如其来的沉重气氛好似泰山压顶般沉在她的胸口,压的她喘不上来气。
到底是十年过去了,他们早已经错过了彼此太多。
许久后,孟云端才心不在焉的轻声道:“这些足够了,我们回去吧。”
周淮叫住她:“等一下,还有酱油没有买。”
两人转而一起走向酱料区。酱料区今天恰好在搞活动做促销,因为天气原因,客人稀稀***的,半天见不到几位,此刻看见周淮与孟云端两位朝自己这边走来,推销员连忙扑上前去,殷勤无比的堆笑道:“两位需要点儿什么?今天刚好搞促销,大包装商品买一赠一。”
周淮应声道:“生抽也可以买一赠一?”
推销员转身从货架上提起一桶一点三升装的生抽,费力的举到胸前:“只要是这种大包装的都有活动,喏,你看,这一款我们卖的最好,三升装,够用很久的。”
孟云端看着那桶子***的容量,不免觉得有些过于夸张,她细声细气的对周淮小声道:“太大了,吃不完的。”
声音虽然小,却依旧被耳听八方的推销员收入耳中。她笑呵呵的看着孟云端:“小姑娘平时不怎么做饭吧,看你俩年纪都不大,应该是新婚不久的小夫妻。过日子嘛,这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是消耗品,只怕少不怕多,反正总归是要用的,何况这个保质期长的很,不怕放。”
孟云端被这几句话臊的满脸通红,她想解释几句,可脑子里的字始终连不成句,末了还是周淮上前半步,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两桶酱油,放进车筐里,然后临走时追出一句:“您误会了,我们不是夫妻。”
推销员见自己成功推销出了东西,别的也就不是很在意,只笑了笑,转身忙别的去了,倒是他二人在回家的途中始终保持着沉默。像是在思考,又像是沉浸在方才的某个瞬间,尚不能跳脱出来。
伸手在门锁上输入密码,孟云端这回没有先进去,而是退到一边,单手扒住门,请周淮先进。周淮的手上提了四个塑料袋,重量几乎将他的手勒的有些麻木,而孟云端手上仅提了两卷厨房用纸和一盒保鲜袋,轻的几乎没有分量。
转身关***,孟云端再回头时,看见周淮已经拎着袋子进了厨房,并且顺手码放进储物柜。
孟云端紧随其后,学着他的样子开始一起动手。
周淮没拦她,只是见她动作略有些笨拙,忍不住调侃了一句:“你干活的样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孟云端抬起头,目光循着他的身影望过去:“和小时候一样?”
或许是语调太过冰冷,听不出丝毫感情存在。周淮回头去瞧孟云端,却见她不言不语的再次低下头,以为她是生了气,连忙解释道:“生气了?我是开玩笑的。”
孟云端摇了摇头:“没有。”

咬青梅孟云端周淮免费阅读

周淮“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继续干活。及至将所有东西放置在该放的地方,周淮将空袋子叠成巴掌大的小方块,然后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环扣扣住,让袋子不至于会散开。他一面把袋子放进抽屉,一面回头对孟云端嘱咐道:“塑料袋放在这里,这袋子挺结实的,你可以反复利用它。”
孟云端目光落在周淮的手上:“好。”
一个字那样淡,那样轻,落在周淮的心头,转瞬间便吹散了,顿时涌出一股没着没落的感觉。他慢悠悠的转过身,从墙上的衣钩上取下围裙,长长的黑色系带在身后做了个交叉,绳结绑在小腹前。
孟云端见状走上前要去洗菜,周淮拦住她:“没关系,你去外面休息。”
孟云端站在原地不动:“那个黑色的……”她指了指嵌在台面上的一块四四方方的黑盖子:“那是蔬果清洗机,把要洗的东西放进去,几分钟就好了。”
周淮愣了一下,接着又笑了,是个自嘲式的笑法儿。
孟云端趁机将蔬菜投进去,示范性的操作了一遍:“这样就可以了,很简单。”
周淮侧眼瞥她:“你在美国也用这个?”
“嗯,偶尔会用。”
“那你……”周淮想来想去,终究还是将嘴里含着的话吐了出来:“在那边过的怎么样?”
孟云端侧头看了他一眼,目光转而移向窗外。窗外一片阴霾晦暗,正如她大多数时间里惯有的心情:“怎么说呢……谈不上好坏,我只是不太喜欢那里,之所以过去是因为我爸妈移民了,我是跟着他们过去的。过去的时候正好大学毕业,所以紧跟着在那边读了研。”
周淮恍然“哦”了一声:“移民了。”
“对,移民了。”孟云端下意识的重复他的话,静默良久,她忽然转身一百八十度,后腰正好抵在大理石台面的边缘:“周淮。”下巴微微扬起,她的语气比方才多了几分郑重。
“什么?”
孟云端一双眼睛黑的发亮,她一眼不眨的盯着墙壁。墙壁上贴着整齐的瓷砖,墨灰色,倒影出两人模糊的轮廓:“你知不知道当年高考,我考上了哪一所大学?”
周淮侧过脸,静静地看着她。
“清华。”孟云端的唇角抽动了一下,这两个字仿佛***到她的神经,让她浑身的鲜血变得澎湃:“是清华,我真的考进去了,可是……”一口凉气吸入肺腑,她的肩膀微微发颤:“我为什么没有在那里看见你?”
谁能想到,如今平凡如尘埃的男人,曾是孟云端生命中的灯塔,是全校学生仰望的最高峰。
孟云端记得周淮从小成绩就拔尖,然而义务教育的程度太基础,显不出他的优秀,直到中考时,他一举获得全市第二的好成绩,顺利考入市一中的实验班。
市一中是全市八所一流中学之一,每个年级共分十个班级,其中第十班是实验班,设立它的目的是将最优秀的学生聚集在一起,全力冲刺清北。
而另有四个是重点班,分别是八班、九班,比实验班稍次。再往下就是普通班,可怜的孟云端就恰好身在其列,三班。与大多数人不同,她能进一中,靠的不是成绩,而是姑妈。她的姑妈是一中的教导处主任,私底下走了关系。
然而就是这样一块学习“废柴”,在周淮突然消失后,偏是生出一股走火入魔式的学习***,再加上艺术生的加成,将自己生生熬到足以挑大梁的程度。只因周淮说过的一句话:“除了清华,老子哪儿都不去。”
冥冥之中,清华有了更深刻的意义。
孟云端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爆发出那样大的能量,并且持续不断,丝毫没有起哪怕一丁点儿退而求其次的想法。后来,她针对于这个奇怪的现象想了很久,月月想,年年想,直到毕业那天,她站在阶梯台上和大家合影留念。头顶上的日光倾洒下来,她的眼前一片朦胧,唯独大脑里却似顿悟一般,在这个意指着结束的时刻,终于有了***。
她想,自己当时是爱上周淮了,然而因为相识过早,彼此过于熟悉,以至于削弱了爱情中直击心灵的力量,令她懵懂无知了这么久。
但是,她对此依旧表示感谢,感谢周淮用离开的方式令她深切体会到什么是爱,只不过这个方式太过残酷——明明爱的已是那样浓烈,却还没来得及表达,便戛然而止。

小编推荐理由

咬青梅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