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花美眷(潘娆)

如花美眷(潘娆)

导读:主角是潘娆的小说叫做《如花美眷》,潘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现在实在有点骑虎难下。她本来以为把衣裳搁在门口、然后再和他说一声就行,这才勉强答应的。她又怎会想到,这会竟还需要她亲自送进去。这于她来说,实在为难。

小说介绍

主角是潘娆的小说叫做《如花美眷》,潘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她现在实在有点骑虎难下。她本来以为把衣裳搁在门口、然后再和他说一声就行,这才勉强答应的。她又怎会想到,这会竟还需要她亲自送进去。这于她来说,实在为难。

潘娆小说简介

这……
她现在实在有点骑虎难下。
她本来以为把衣裳搁在门口、然后再和他说一声就行,这才勉强答应的。她又怎会想到,这会竟还需要她亲自送进去。这于她来说,实在为难。
可眼下家中有的都是女眷,男眷都出去了。若是她不送进去,好像真就没其她人更合适了。
这个时候,她不免要在心里把双喜那厮***腹诽一番。虽说行善是好事,可他连自己份内事情都没做好就去行善,这就有些本末倒置了。

如花美眷全文阅读

潘娆心里不太高兴,但也没打算退缩,所以,她咬了咬牙冲里面说:“那我要进来了,还请傅公子在屏风后面躲好。”她提醒他。
“放心吧,我有分寸。”傅世安声音轻柔懒散。
如此,潘娆再没拒绝的理由。左右探了探,见没人瞧见,她跟做贼似的悄悄推开门。
没立即进去,而是将室内好好窥探了一番。见他的确是在屏风后,且那屏风高大厚实,从她这边望去,的确什么都见不到,她这才稍稍放心一些。
抱着衣裳走进去,反手关***。但潘娆也没有再往里走,只站在了门口。
“我进来了,衣裳放哪儿?”她左右瞧了瞧,姨母家的净房不算大,一眼就能望到头。屋里放了浴桶和一大面屏风后,就已经占了大半的地儿,也没别的可以置放衣裳的物件。
其实她瞥到了浴桶旁边有个小置物架,但她实在不方便过去。且面前的屏风对她来说太高,即便她踮起脚也不能把衣裳挂屏风顶上去。
而直接放地上的话……衣裳就脏了。
“潘姑娘再稍等等,我很快就好。”傅世安突然开口,打破这死一样的寂静。
那就是她只能等在门口了?潘娆无奈,只能回了一声好。
傅世安所说的“很快就好”,其实又过了至少一炷香时间。而潘娆本来就难为情的坐立不安,在她的感知中,这个时间肯定是只长不短的。
且期间二人后来没再说过一句话,屋内很静,就更显得那浴桶里被捧起的水“哗啦啦”的,惹人遐想。甚至,潘娆觉得自己不必看,就能想象得到那是一幅什么样的画面。
潘娆拼命甩甩头,尽量把脑海中那些不该有的都清空。
正当她再次开口准备问“好了没有”的时候,屏风后面,忽然朝她伸出半截沾满水珠的结实手臂。
几乎是同时,里面传来傅世安的声音:“我好了,潘姑娘把衣裳递给我吧。”
潘娆立即把衣裳递过去,然后她转身就开门往外跑了。
正巧,外头薛大媳妇正从屋里出来,瞧见了这一幕。
“表妹跑什么?怎么脸这么红?”薛大媳妇不明缘由,倒是真好奇。
“大嫂你来,我有话与你说。”薛二媳妇一边说,一边冲薛大媳妇使眼色,也算是替潘娆解围了。
潘娆趁机就跑回了屋。
而外面,薛大媳妇听薛二媳妇说了原由后,立马笑起来,用一种“过来人都懂”的表情望了望净房,后又望了望屋里,然后悄声对薛二媳妇道:“小夫妻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初尝了那滋味儿,自然贪恋,被勾着就顺从了。”
“再说,咱家又不是外人,都是自家人,他们不见外是好事。”
薛二媳妇也附和:“大嫂说的正是,想我和二郎刚成亲那会儿,可比这放纵多了。话说这妹婿正血气方刚,只是瞧着斯文有礼,我见他挑粪的时候可是健步如飞,有劲的很,身子一点不虚。只这点时间便匆匆结束,想来是克制了。”
薛大媳妇听净房有动静,忙推薛二媳妇一把,悄声道:“别说了,小年轻都要脸,别回头说的他们不好意思,以后就不来咱们家了。”
在她们眼中,傅世安就是金山银山,只要他人能来,就是有银子和昂贵的礼物送进她们家门。
这样的财神爷,她们可不敢得罪。
傅世安穿好衣裳后,推了门出来。薛大、薛二媳妇就立在院中望着他,不由就大胆打量着欣赏起来。
打量的同时,心中也在感慨。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可她们却觉得,有的时候,衣裳也是沾人的光的。
有些人,哪怕是穿麻草编织的衣裳,那也能惊艳四座。这衣裳穿在老三身上,和穿在这傅公子身上,就是不一样。
傅世安察觉到了两位表嫂目光中的不对劲,只淡然走过来,和煦问:“娘子呢?”
“她在屋里。”薛大媳妇忙说。
薛二媳妇也想和傅世安这个财神爷说几句话,忙补充道:“表妹出来后脸都红了,妹婿快进屋去哄哄吧。表妹***,想是怕疼。”
傅世安抬眉,望了她一眼,也没解释,只礼貌道谢:“多谢。那我便不打搅两位嫂嫂聊天了。”
说罢,傅世安抬腿往屋里去。

如花美眷潘娆免费阅读

潘娆正坐窗边望着窗外走神,门没关,傅世安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人。
抬手敲了门两下后,见屋里的人朝他看来,傅世安这才走进去。没有提有关刚刚二人同处净房的任何一个字,就像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他神色一如既往,只对潘娆说:“天色不早了,赶夜路还是不太好。暮食就不留在这儿吃了,一会儿和姨父姨母打声招呼,我们便回吧?”
他是征求意见的问句。
他不提更好,提了潘娆会觉得自己更尴尬。其实刚刚……她觉得自己不该那样,若是谢二哥知道了,他肯定会在意的。
“嗯。”她也没心思再继续留在这儿了。
方才出来遇到了大表嫂,她也怕她一会儿会刨根问底。
“我去和姨母说。”潘娆起身,刻意避得他远些从他身边绕过去,像是刻意在回避什么一样。
傅世安把什么都瞧在了眼里,但他却什么也没说。
回去的路上,潘娆一直在想午休前表妹月盈和她说的话。月盈表妹说,其实傅公子是喜欢她的,只是她身为***者,没看出来而已。
本来她是没把表妹的话听进去的,觉得那不可能,傅公子是谦谦君子,他既知道自己在等谢二哥,且他又答应了自己,那他肯定不会生出那样的心思来。何况,从小到大,中意她的人其实有很多,他们的心思她都能从他们眼睛里看出来。
而傅公子,他对自己始终礼貌客气,却也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他看自己的眼神,也是很干净很纯洁的。有欣赏,但绝对没有爱慕。
这几日相处下来,她在他那里得到的更多是尊重和礼遇。
本来她是这样想的,可今天……
今天这事儿,于他们俩目前的关系来说,的确是过分了。这事若是让谢二哥知道,谢二哥肯定会很介意。
潘娆此刻心里很乱,也有些着急。她也顾不得许多,心里怎么想的,此刻都写在了脸上。
而她脸上的表情,都一一落在了傅世安眼中,傅世安通过她神色将她内心窥探了个彻底。
但他还是不提方才在净房的事儿。
许是怕她一直这样纠结下去,会把自己憋坏,傅世安便寻了个话和她说:“晚间有些事情需要妥善处理了,会回去的晚,怕到时候会影响潘姑娘休息,所以今晚我就不回屋睡了。”
想发生了今天下午那样的事后,今天若是再***,以她的这点定力,怕是会彻夜难眠。
傅世安自然舍不得她睡不好觉,所以,只能裹着被子先在书房凑合一夜。
今儿的事情,的确是他有心的。谢隽就要找来了,他不可能坐以待毙,他需要做点什么才行。
而不管是什么,只要能扰了她芳心、打破目前这一潭死水的状态,就都是好的。
乱了她的心,到时候她真要走的话,想来也会有一丝一毫的不舍。
而目前来看,显然是奏效的。
傅世安内心暗示自己不要着急,也不要急于表明心迹。不合时宜的表露真心,只会将人吓跑,到时候,就是得不偿失。
现在这样就很好,至少,如今自己多少在她心中激起了点涟漪。
就让她这样怀疑、猜忌着吧,越是不把这件事情拿到明面上来说清楚,她越会钻死理儿似的执着。可能她此刻心中是怪自己、怨自己的,可又如何?总比她心里没有自己要好。
潘娆正担心着这个,虽说没同床,但毕竟同屋。
所以,听他这样说,潘娆立即想都不想,忙认真点头,回得干脆利落又绝情:“好。”
意识到自己似有些失态和不太礼貌后,潘娆又说:“傅公子辛苦了。”
潘娆垂着头一直不怎么看坐在对面的人,傅世安却垂眸笑望着人,声音一如既往清澈温柔:“不辛苦,多谢潘姑娘关怀。”

小编推荐理由

如花美眷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深深的吸引着读者的眼球,小说很精彩,值得推荐。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