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天生爱撩(姜欢)

女主她天生爱撩(姜欢)

导读:《女主她天生爱撩》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女主她天生爱撩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一卷丹青所编写的,讲述了姜欢的精彩故事。

小说介绍

《女主她天生爱撩》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小编为你带来女主她天生爱撩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一卷丹青所编写的,讲述了姜欢的精彩故事。

小说简介

姜欢是珠市大学表演系的贫困生,可她又美又心机,还是天生渣女。
压抑本性给超级富***当了五年女朋友,结果临了嫁不了豪门还车祸身亡。
不,这一定不是她的策略有问题,一定是概率!

女主她天生爱撩全文阅读

姜欢仔细思索,如果自己是搞高科技的,最喜欢往那里挤。
比如这里。
台上站这个男人,人长得还算可口,穿的也衣冠整齐,顶着个公司ceo的职位,足以让怀春的少女们疯狂,金钱与相貌混合搅拌的好感,引起场内阵阵尖叫。
姜欢也感觉自己洗了眼睛,看多了油腻男,她都不记得有又好看又有钱的人了。
“知道现在手机最重要的是什么吗?”他举着话筒发问。
“品牌?”
“难不成是外形?”
“肯定不是拉,是功能吧。”
“拍照?”
……
姜欢思索了会,这个时候正是国外的手机功能齐全,每次新品出来都令人趋之若鹜的时候。这时的国内手机,功能都模仿国外的,***便宜,被称为山寨机。
但是过了五年的姜欢,她不觉得国内有什么东西差,甚至,华夏的东西更好。
她自言自语:“创新?”
“不错,就是创新。”突兀的在周围响起,姜欢惊讶的瞪着眼睛,台上的人并没有说话。“品牌之间形成竞争,凭着的就是科技,只有创新,才能形成优势。”
她这才发现来人的位置,正好在她的后方。
“我相信国内的品牌会经历模仿,然后创新,最终变得独一无二的过程。”梁临漳眼睛亮了亮,“姜学妹?”
没想到,一个这么简单的回答,居然能吸引到她苦苦寻找的人。
经历这个过程的姜欢弯了弯眼,“嗯,我也相信,但是有时候不止是功能,核心技术也很重要,比如芯片。”
旁边一直认真听讲的许年年也转过了头,她惊喜对着来人说:“梁学长!”
梁临漳奇怪道:“学妹,你眼皮怎么亮晶晶的?”
许年年连忙失措地捂住自己贴着双眼皮贴的眼睛。
她心里顿时觉得他很直,可能和女孩子接触少,也许深入了解之后,塑造性很强。
姜欢笑着抬头看他,装作不在意的对他撩着头发。
面前其貌不扬的男人,是以后的科技新星。
通讯技术是他公司最擅长的,手机只是副业,也做得风生水起。
她忍不住再望了他一眼,这种身份,让她莫名的兴奋。
“好巧啊,”姜欢装作偶遇,“我和学长真有缘分诶。你好,学长,我是艺院表演系的姜欢。”
梁临漳躲躲闪闪的盯着她:“学、学妹,真、真好看,你会拍广告吧。”
姜欢仔细的回想,想起以前江飞才给她砸钱让她演电视剧的事情,她那时不仅是自导自演,还不停地改剧本,可以说满腔热血全撒里面了。
只可惜不温不火。
“会啊。”姜欢在身上摸索一会,突然想起这个时候的手机内存小,她并没有保存视频和图片。“这样吧,你把邮箱给我,我可以给你看。”
一旁的许年年开口:“不用啊,欢欢,我已经把招聘广告发给你看了,就是那个号码。”
梁临漳眼神一闪,“那不是我的号码!”
他冒冒失失的抓住姜欢的手,在震惊的目光下,他又红着脸放下。
“不,不是的……”他有些语无伦次,“我是说,反正就是,我、我觉得你会很适合我们产品的广告的……”
“谢谢学长,我会更努力的。”姜欢笑盈盈的对着他的镜框。“努力下一次也让学长看上。”
眼前的少女披着如同海藻似的头发,面容姣好,笑容清澈,她明白自己右脸好看,特意遮住了左脸,更是正中直男下怀。
梁临漳两颊微红,努力正了正色道:“那等会儿我请你们吃饭,先看演讲吧。”
他语罢,便拧过头去看台上,压下自己心中的异样。
姜欢动了动唇,刚想说话,就被许年年抢过:“谢谢梁学长!”
她声线出现了无法掩藏的雀跃,令姜欢将她从好友***划了出去。
姜欢颇有几分无奈,道了声谢,眼眸微冷。为什么一个正常姑娘,会喜欢一个黑脸,黑脸还会变成猪肝色的男的?于学识,于颜值,都不应该啊。
姜欢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把许年年归为慧眼识珠。
台上的演讲真的很卖力,很会带动个人情绪,真的算是国内上乘。只可惜姜欢有金手指,知道后来所有做手机的品牌,别人都是做的有声有色,就他一个人凉了。
不过由于他的卖力,活动结尾的填电话招聘环节十分火爆。
三人好不容易艰难地挤了出去,匆匆赶到吃饭的地方。
梁临漳轻声问她们:“你要吃什么啊?”
“你是不是没吃饭啊?”许年年关切的看着他。
姜欢笑了笑,“看学长应该没有吧,外面刚好有很多麻辣烫,学长喜欢吃麻辣烫吗?”
她记得上辈子的梁临漳说过,他最想念路边的麻辣烫。
她早已吃过了,肚子很胀,又刻意减肥,只拿了一把香菜和方便面。
梁临漳鼓起勇气说:“你吃的好少,是不是你家不给你饭吃啊?”
“因为我是表演系的嘛,”她笑容有些凝固,“而且我从小吃得少,就习惯了。”
这人会不会讲话?
“和你不一样,我是家里条件不好才从小吃得少的。”他低声道,“读书全靠奖学金上来的。”
姜欢顿时觉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她到千度搜过他的简历,差不多就是家贫起家,从山区考到了珠市大学,因为创业放弃出国继续深造,到隔壁重点工程的s大边读研边创业的励志故事。
她叹口气,都是珠市大学毕业的,两人追求名利的路可大不一样啊。
姜欢笑的无知无觉,似乎不知道苦:“我没有学长这么厉害了,读书总是花叔叔婶婶的钱。”
“叔叔婶婶?”他条件反射的问,然后也意识到自己说话不妥。“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好奇问问,没有其他意思。”
“没事,”姜欢宽慰道,“我父母在我小的时候离婚了,他们都不肯要我,就养到叔叔婶婶那里。可是他们记性不太好,不经常打钱。”
她莞尔:“所以我经常饱一阵饥一阵的。”
姜欢习惯把她出身说一遍,因为这个出身很引人同情,无论男女。
她递给老板,嘱咐道:“微辣。”
他按奈不住,想知道更多:“是顾总?”
顾望书从小带她长大?
姜欢吓得一个激灵:“不是不是。我是另一个叔叔婶婶带大的,从小寄人篱下。”
梁临漳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忍不住想笑。
而许年年眉眼低落的看着两人的互动,落寞的跑去老板那儿端面,特意坐到梁临漳的对面,与姜欢拉开距离,怕产生对比。
心里不禁有些失落,难不成梁学长那么在意别人的样貌,只和好看的说话,都不和她聊天?
姜欢注意到了她的神情,连忙住嘴,她知道女孩子的嘴有时候很害人的。
勾引别人喜欢的人,这事起码不能当着别人面儿做。
但她觉得两个人铁定不能成,虽然她不清楚梁临漳后来娶了谁。
毕竟,千度没说啊。
姜欢装不经意的移了移位置,开始把注意力移到吃面上。
许年年感激的看她一眼,开始期期艾艾的和梁临漳聊天。
“所以你准备做点什么呢?”许年年殷切的问他,“学长你明明只比我大一届,却那么厉害,你都创业了,而我什么都不太会呢。”
梁临漳放了一大把辣椒,“还好吧,我也不知道。”
姜欢咬着方便面差点喷出来,她简直想笑,这两个人尬聊真有意思。
“诶,学长,那你现在缺启动资金吗?”姜欢问。
梁临漳强吞了半块豆腐,烫的舌头发热:“缺,肯定缺。”
他忍着咽下,过几秒才勉强道:“反正就是缺很多,科技的资金要启动实在是太多了。不过还好,人才是有的,就是原材料不够,得每天问华强南要……”
姜欢笑道:“我还算有点钱,说不定可以买大V帮你宣传,不知道能不能帮你?”
“应该也可以。”梁临漳思考了一会。
他说话,经常是思考偏多,说话偏少。
姜欢有话题就接:“我的专业,不能像你的直系学弟学妹们一样帮你做什么,但能帮学长一点是一点,求梁学长出人头地也记得我。”
说的有些羞怯,这点力气,跟打发叫花子似的。
她眉眼精致,满眼期待的看着他。
梁临漳心里慌神,顿时感觉坐立难安。
他赶紧低头,继续咬着碗里另外半个。
他含糊不清的回答道:“没关系,学妹你也尽大力气了,以后我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
反正他对自己的未来也不是很清楚,华科能上市都像天方夜谭。
姜欢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她又听不清。
她怀疑自己应该去一趟医院。
许年年笑了出来:“百分之一?学长你打发叫花子呢?”
梁临漳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低下头来默默吃面。
姜欢通过他们的对话,瞬时明白了。她心里狂喜,未来百分之一都有千万的华爵资产,居然被她如此三言两语的搞到手了。
她知道自己该出场了:“以后,等学长做大了,说不定百分之一就是几千万呢。”
这回换许念念木讷了:“几千万?珠市***半年的税呢。”
姜欢一怔,她现在差点现在和后来物价不一样了。
她圆场:“以前亚洲四小龙还每个都搞***呢,金融危机之后,物价那是刷刷的往下跌啊,以后要是我们经济好,说不定物价就涨呢。”
“这倒也是。”梁临漳点点头。“这满符合经济学原理的,说不定以后就涨呢。”
许年年倒是叹了口气:“真希望我们国家经济一直都好。”
姜欢也叹气,说起亚洲四小龙,她就想起她抛夫弃子的妈。
只不过是很久之前的故事,这女跑到***嫁给了富商,从结婚就荣华富贵享不尽,早就把她抛到脑后了,是她爸要了钱,她爸要了钱就把她丢给了婶婶,一毛不拔的让别人养。
叔叔婶婶也养的吃力,后来实在吃不消了,直接喊她出来打工。
可他们对她不错,知道她上大学还送了台手机。
姜欢很倒霉,她既不是孤儿,也不是缺少监护人,家里不算贫穷,唯独她很拮据。
这个身份令她申请正规官方的助学金的途径无门,只能寻找民间机构。
如果民间机构都申请不了,她就真的去当珠市工厂的流水线工人了,说不定一辈子过着碌碌无为的平凡人生。
姜欢不是好人,可顾望书是,顾望书帮了多少人啊。
她前世祸害谁,都没想到害他。
姜欢看着里面的菜叶子,或许她应该去救她的恩人。
如果是车祸什么的也还好,绝症怎么救啊?
她有些泄气,她自己都自身难保呢。

女主她天生爱撩免费阅读

皇天终不负有心人,这些天对着图书馆里疯狂读的金融,还是有一点用的。
起码梁临漳的眼眸不时透露出欣赏。
他原本与姜欢说话还结结巴巴的,一聊到专业,顿时话闸子打开了,妙语连珠的和她交谈着。姜欢也不顾许年年越发沉默的脸色,细声说了个畅快。
两人说笑着,她突然兜里一震,又是顾望书?
【***你江爷:你在干嘛?】
【猫耳妹妹:在吃饭。】
姜欢放下筷子,她的胃被她养的很小很小,只能吃下一点点了。
本来她前顿饭也没吃多少,这些更像是浪费食物。
【***你江爷:和谁?】
姜欢蹙眉,怎么和查户口似的啊?
【猫耳妹妹:和人。】
【猫耳妹妹:你管我?】
过了一会儿,那边回道。
【***你江爷:能耐!你真的长本事。】
姜欢表情淡淡,她知道江飞才是个贱骨头,喜欢不喜欢他的,让她不得不装成一副清高,又眼巴巴的给她捧上东西讨好她,还中意别人侮辱他,其实就是贱。
虽然现在她是真的想骂人,还想剁人的那种。
姜欢把手机递给梁临漳:“学长,你的扣扣给我一下吧,扣扣文件发的不要钱。”
她手里拿着破破烂烂的手机,屏幕都花了。
姜欢微笑着,因为她不相信女人,可以把心上人的号码给潜在***。
而且梁临漳都说了不是他的了。
梁临漳觉得有些好笑,忍不住露出牙齿:“学妹,我也没那么穷啊,几毛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我心疼学长嘛。”她笑着对上她的眼睛,明亮的杏眼波光传神。
梁临漳只扫了一眼,就避开她的眼睛,顾着心中震动猛烈。
可能是今天他吃的不是麻辣烫,是***?
他轻轻地晃了晃头。
姜欢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在光线略暗的摊底下,两人凑的很近,气氛变得顿时有些暧昧。
直到后面桌子传出了一阵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姜欢皱着秀眉,还居然带着一股喜感。
活脱脱像过年,简直像春节联欢晚会的开场白。
哪里还有***幽会的气氛?
姜欢两颊浮现出红晕,气死了,她好不容易搞出的气氛。
她偷偷扭过头,忽略埋头吃饭黑着脸的许年年,最后却看到一张令她魂飞魄散的脸。
江飞才双手交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看不出喜怒。
他的狐朋狗友都坐在旁边,收拾着桌子上的残局。
郭良扶起酒瓶子,骂道:“玛德,每次陪你吃麻辣烫都会碰倒酒,你下次能不能不吃了?老子刚刚只喝了一半!”
姜欢保持僵硬的微笑,又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学妹,我存号码的时候,有人给你发扣扣。”
姜欢:“…”行了她知道了,别说了。
她伸出手,直接抽走了梁临漳手中的手机,关闭了正在发送中的信息,鼓起直面死亡的勇气,看了主页一眼。
【***你江爷:你连老子女人都泡?】
【***你江爷:看了你们那么久,才认识我是吧。】
江飞才看她刚读,嗤笑道:“姜欢,你是真有本事。老子的女人,甩老子脸,转眼还勾搭上别的男人。”
什么?女朋友***?
周围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姜欢,三姑六婆似的窃窃私语,令姜欢简直想死。
旁边的人都竖起耳朵,恨不得再听到什么劲爆的八卦,回去和别人聊天。
谁会管她到底有多尴尬,只管他们自己满足的快乐。
许年年快活的夹起一根粉条,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梁临漳努力正色道:“同学,你误会了。我和姜学妹什么都没有,只是正常的同学关系。”
姜欢也随后道:“江飞才!你听见没有。我只是和正常同学说话,你不要因为追不到我,就斤斤计较别人,我不是你的谁,还有正常的社交。”
哦?只是***狗求而不得啊。
他们纷纷失望了,又散去继续吃饭。
江飞才笑了,他长得高,他站起来更是了。
他跨了几步,去握住姜欢纤细的手腕,睥睨地扫着梁临漳:“那你就当老子小气,反正老子喜欢的人,是老子的珍宝,反正你不能碰。”
他扫过梁临漳身上穿的廉价衣料,鄙夷地扯了扯唇:“…也不配碰。”
梁临漳攥紧了拳头,从牙齿里碰出字:“…可我认为姜学妹不是这么想的。”
他咬着下颚骨,没有和姜欢聊天的生涩,反而流淌出比江飞才成熟的味道。
即使身着朴素、长相普通。
梁临漳看向姜欢,她正***地掰开江飞才的手,颇有几分咬牙切齿。
“我对你不感兴趣,姓江的。”她下了死刑,“请不要乱给我下称呼,而且,我不是你的物品,你不能这么命令我。”
江飞才***捏着她的手腕,“痛吗?”
“痛。”姜欢下意识说。
他一把甩开她的手,讽刺的勾起唇角:“那你怎么不想想我?我的心比你的手更痛。”
江飞才指着自己的心,终于开始明白诗人说的求而不得的痛苦是怎么回事。
是不甘心和爱。
“你也会痛?”姜欢嘲笑他。
这辈子都什么还没经历,你怎么就会痛了。
两个人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时候,反而各种委屈她。
这是对待珍宝的态度?
她是***的A货珍宝吧。
江飞才笑了,“操,姜欢你没感觉是吧?”
“我有没有感觉?”姜欢气得站了起来,***的脸红的不像样,细声细气地骂他。“你呢?对我又有几分真心?我是一个传统的女孩子,喜欢一个人就是要一辈子。我不是你这种大富大贵的家庭,我不想去婆家还要被排挤,骂我高攀、虚荣。我玩不起!”
姜欢挑着秀气的眉,“难不成……你还说,可以娶我?”
江飞才眉头紧锁,面色犹豫。
姜欢笑容甜美:“放弃上市公司老总的女儿,放弃驻外大使的千金,娶一个寄人篱下的我?”
时间过得有些漫长,但也却令她窘迫。
姜欢掐着手心的肉,以此告诫着自己,不要再次陷入到男人的谎言里。
连经历这么多他都没有坚守和她一起结婚,别说现在了。
她盯着沉默的江飞才,心逐渐冰冷。
姜欢自嘲,她明明比谁都清楚,还要去找虐。
江飞才天人交战,最终展开眉,聚光看她。
“我觉得我能。”他思索良久,最终坚定地开口。“我希望能和喜欢的人天长地久。”
姜欢噗嗤一笑:“照你那么说,何必结婚?做***也可以啊,那不也是天天在一起。”她有些声嘶力竭,“我告诉你江飞才,娶一个人和天长地久,不一样。娶永远是娶。”
江飞才想说话,却又有些沉默。
她看着眼前气宇轩昂的男人,却觉得他无比懦弱。
一瞬间,姜欢不敢看他的脸。
“我先走了,”她强笑着对神色各异的两人说,伸手把自己的挎包轻轻提起。“你们慢慢吃。”
说完,姜欢也不管他们是怎么看她,匆匆的小跑出去,觉得眼熟,就忙上了一架公交车。
所以她没听到身后,一句融化在风里的叹息:“……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真的呢?”
他失魂落魄的,只剩下狐朋狗友在原地面面相觑,不知道要不要陪他。
“操,还不走,人家都赶我们了!”江飞才一把甩过碍事的围巾,佯装潇洒。“喝酒去!”
郭良捡过他的围巾:“不是吧,你真的行?好端端的东西不吃了……”
老板端着他点的东西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还没等着说话呢,就被塞了一大捆现金。
老板娘抢过他手里钱,飞快的点着***,合不拢嘴的说:“各位慢走啊,欢迎下次再来。”
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是免费看了一场剧情优良的偶像剧,看完了接着该干嘛干嘛。
许年年开心的咬了一口小龙虾,安慰着眼前沉默的梁临漳:“学长,你也吃啊。”
“要是所有人都有你那么开心就好了,”梁临漳愣一下,接着苦笑着看她。“要是我像你,我也不有那么多烦恼了。”
许年年露出更加不韵世事的笑,“学长小瞧人呢,我明明也有很多心事的。”
“你哪里有事情啊,”梁临漳看着她没染上世俗习气的面孔,不免觉得有些好笑。“我觉得姜学妹过得挺苦的。”
许年年不服气地撒着娇:“哪有啊。我都大四了,每天忙着找工作呢。”
“许学妹,有时候人的苦不一样的。”梁临漳耐心的解释说,“姜学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我估计她寄人篱下过得也苦,我小时候也经历过住亲戚家的事情。”
许年年安静的吃着面,嗯了一声。
梁临漳慢慢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垂头吃起面。
只是在他不注意的地方,许年年嘴角的笑意慢慢的垂下来。
&
可能姜欢真的是a货。
刚上公交车,居然就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一滴滴地打落在车窗上,流出朦朦胧胧的肌理。
姜欢叹气,连伤心居然都可以这么应景吗?
她坐在椅子上,从袋里抽出一本法文原著,黑发微卷,垂到书页上。
“同学,”一个浑厚的男声突然响起,“你的校园卡掉了。”
“能帮我捡一下吗?”
姜欢缓缓的将柔软的头发别到耳后,对上他的眼睛,露出微笑。
她相信自己的美貌,正如相信这个***的美人优势。
一个黝黑的小伙子拿着她的卡,对她露出个羞涩的微笑。
姜欢笑意一僵,如此好听的声音,脸居然长得这样?
她垂下眼帘,细声道了声谢。
姜欢慢慢的看着书,她想了想,还是把书合上了。
算了,反正也看不懂。
她只会中文、英文还有一点意大利语,还是学歌剧学的。
姜欢本来就喜欢随时随地营***设,她环视一圈,却没看见还能看得上眼的男人。
唉,为什么,女生一挑都是天鹅,男生万里挑一都还是癞□□?
这样怎么找高富帅啊。
她认命的收起书,看到时间还早,便在公交车上看起剧组给的剧本。
【海阔天空:你还好吗?】
【海阔天空:他是不是经常***扰你?】
姜欢有些欣喜。
【猫耳妹妹:还好吧,习惯就好。】
【猫耳妹妹:但是…还是有点难过,你能在校长演讲完后陪我来杨庄画廊吗?】
姜欢看了看时间,现在三点多,参加完校长演讲,刚好她要做的事情也完了。
【海阔天空:好啊,不过你一个人在那里等那么久吗?】
【猫耳妹妹:没关系,只要来的是你,我都等。】
屏幕那边的男人拿着手机,对着碗里的热汤吹了口气,说话声音正常了不少,他不解的看着许年年道:“许学妹,你是在生气吗?”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大家带来的女主她天生爱撩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小说故事很精彩,作者文笔不错,精气十足,妙趣横生,没看过的书友可以去看看!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