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卿笙歌(骆卿傅笙染)

染卿笙歌(骆卿傅笙染)

导读:骆卿傅笙染是哪部小说的主角?此书名为《染卿笙歌》。染卿笙歌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骆卿喜欢傅笙染的时间其实不长,但就是莫名其妙的烙在了他心里。怎么办?追吧!可是,好像被截胡了。又怎么办?等吧,当个备胎也可以

小说介绍

骆卿傅笙染是哪部小说的主角?此书名为《染卿笙歌》。染卿笙歌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骆卿喜欢傅笙染的时间其实不长,但就是莫名其妙的烙在了他心里。怎么办?追吧!可是,好像被截胡了。又怎么办?等吧,当个备胎也可以,只要能上位,脸皮厚一点没所谓!又可是...悲催的备胎有点凉。简洁明了一句话:假男二真男主要上位!可爱又可怜的小白兔他一定要抱!回!家!

小说简介

傅笙染刚进星娱传媒没多久,身价就像开了光一样水涨船高,各种通告不断。
某综艺节目上,主持人抛给了她一道送分题:“星娱这么力捧你,新上任的骆总一定是个很惜才的人,你们私下里应该关系不错吧?”
傅笙染:“没见过,惜才也有可能吧,不过他好像挺不念旧情的。”
主持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内心里一边想着“姐妹你怕是要凉了”,脸上一边露出“不怕死,有魄力”的表情。
与此同时,自家客厅里正在看节目的骆卿嘴角抽了又抽。
第二天,骆卿特意选了傅笙染赶通告的时间去公司开会,好死不死,傅笙染临时改了通告时间回来了,两个人在会议室门口扑了个满怀!
傅笙染懵了:男朋友为什么会在这儿?
秘书看着僵持在门口的两个人,小声问:“骆总,还开会吗?”
傅笙染微挑起眉“骆总?”
什么?那位一身毛病讨人嫌的前太子爷竟然是自家小奶狗?!
傅笙染转身就走,小奶狗在后面巴巴的追:“笙染!你听我解释!”
傅笙染:“去买一盒牙签再来跟我解释!”
当晚,骆总跪在牙签上,“染染……消气了吗?”

染卿笙歌免费阅读

苦|逼|的高中学生基本没有周末,新上任的年轻老师每天打了鸡血似的,起早贪黑地和自己的学生们一同“受虐”。到了周末他们仍不想休息,仿佛有无穷尽的精力,早早地便将一众少年|鞭|挞上了备战高考的路。
午休时间,傅笙染顾不上吃饭,抓起书包就往家里赶——头天下午她的父母打来电话,今天会来看她。
傅笙染纵然心中对他们有千番的怨恨,尚且年少的心,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去索|取依赖一些,哪怕只是一年里少有的见上几面,也哪怕每见一次时间都短暂得有限。
等着她的只有一桌子残羹剩饭,以及守在电视机前追剧的舅妈。
她盛了一碗饭,就着凉透的菜不疾不徐的吃|下肚,思绪飘到了遥远的童年。
时间过去半小时,吃下去的冰冷饭菜开始在她胃里倒腾,痛意化成汗浸出额头。
忍了半晌,痛意不减反增。她走到厨房,从橱柜里翻出一罐黑色的药酒,倒了一杯,闭着眼仰头喝了下去。
酒精的辛辣混着草药的苦涩,将她的味蕾残虐了个遍,胃里的痛感没有消减。她看了眼时间,离下午开课还有半小时,她的父母还没有来。
“你在等***妈?”她舅妈的注意力短暂的从电视上转移到她身上。
“嗯。”
“他们今天不来了。”
“不来了?”
“来过了,”注意力重新回到电视上“吃过饭去看你妹妹学校看她去了,让我转告你,下次再来看你。”
同样是女孩子,姐妹两,一个是父母的掌中宝,另一个却好家里一件什么可有可无的摆件。
许久不曾有的悲凉将傅笙染囫|囵个地席卷***,明明从小到大,无论是学习还是样貌,自己都是遥遥领先的那个。她的性格也在不受重视的童年里,为了得到父母微弱的关注,而磨|得越来越温顺乖巧。
可她仍然与那个家格格不入。
傅笙染想起小时候,阿婆带着她回父母家,她一路欢呼雀跃着期盼与妈妈见面的时刻,期盼她久违的怀抱。
然而当她终于见到自己的母亲,老远奔跑着扑进她怀里,小小的脑袋才在她怀里蹭了蹭,那位幼小的妹妹就嚎啕大哭了起来,挥舞着小拳头,不停的往傅笙染身上拍打下来。
母亲看了看她,伸出一只手把她拉到面前“小妹别哭,姐姐很久才回来一次,妈妈就抱一会儿。”
小小的妹妹还不会说话,却好像听得懂她在说什么,哭闹得越发厉害,生母无奈,将她抱到了另一只膝盖上。妹妹仍不解气,拳打脚踢地要将傅笙染赶下独属她一人的怀|抱。
“好好好,小妹乖,”生母转向她“笙染也乖,你是大姐姐了,让让|妹妹吧。”
说着她将傅笙染从膝上放下来,抱着年幼的妹妹哼唱起了彝家童谣,满脸疼|宠的神色,只属于她臂弯里那个小|小的人儿。
阿婆把傅笙染抱过去坐在篝火边,将自己的双手在乱窜的火苗上烤暖,再将傅笙染小|小的双手|拢过去,温暖的热气从她双手间传来。
可是傅笙染冰冻的双手,怎么也捂不热。
木柴燃烧的篝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火苗红亮得不像话。傅笙染从她阿婆怀里跳下来,跑出家门,将自己藏匿在黑梭梭的夜里,无声哭泣。
怕被别人发现自己的懦弱,她不敢哭得太久,只在黑暗里抽泣了片刻,自己用袖口擦|干泪痕,才又强装无事的回到家里。
在那样小的年纪,她就已经学会了怎么管|理自己的面部表情。
那时妹妹才两岁,而傅笙染也才将满五岁。
父母对于她年幼的妹妹,从来不是偏爱,他们一切的爱,一切的宠溺,都给了她。
傅笙染只是一具有血有肉的人偶,如今过了十几年,她已经学会不再因为这样的区别对待而浪费自己的猫|尿。
再看时间,离开课的时间也只剩十分钟了,往外面去,让自己曝光在肆虐的阳光下,或许可以将心里的疼痛蒸发掉。
胃里的疼痛稍减,右下|腹又开始隐隐作痛。
夜里,傅笙染辗转难眠,心里郁郁的,对中午的事还是有些不能释怀。
她关了灯,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她有些想她的猫了,那只在她难过时唯一会安慰她的猫。或者应该说,那只她唯一会把自己血|肉|淋|漓的一面展现在它面前的猫。
右下腹疼痛加剧,加重的痛感来势汹汹,疼得她闷哼出声。
床头的闹钟,时针与分针重叠,凌晨十二点。
这个时候外面路灯已经熄灭,全世界陷入黑暗,阿公阿婆没有起夜的习惯,此时也早已入眠。
傅笙染再难忍耐下去,紧咬双唇也拦不住嘴里因为疼痛发出的闷哼。
她放声哭了出来,病痛发作的疼痛也罢,不被重视的悲凉也罢,都将她暗自小心隐忍的眼泪激发。
她伸手将自己的嘴巴捂住,生怕夜里过路的人听到她的悲泣。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那声音叩叩响的急促,傅笙染立马止住了哭声,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些:“阿、阿婆么?”
“染儿,是我,你怎么了?”
傅忱山?这么晚,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没事吧?开门让我看看你好吗?”
红漆的木门随着一声“吱呀”打开,傅笙染半掩在门后,她痛到直不起身的佝偻模样把傅忱山吓了一跳。
傅忱山关上房门,抱起她大步走到床边,把她轻放在床上。
“你生病了?那里不***?”
傅笙染看着面前的人焦虑担忧的神色,抱住他,眼泪再也压制不住。傅忱山将她揽进怀里,一只手在她背上轻轻拍打。
“肚子、疼。”气若游丝,剧痛早已卷走了她的气力。
“家里有药吗?”
“桌子上有止痛药... ...”
傅忱山将她轻放在床上,转过身去拿药,视线在屋里梭巡了一圈没找到水。
“水呢?”
“水... ...水在那边屋里。”
他闻言便要起身去倒水,傅笙染忙将他拉住“没有水也没关系,阿婆他们已经睡了,别吵醒他们。”

染卿笙歌全文阅读

傅笙染从小在药堆里长大,对各式各样的药深恶痛绝,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宁愿挨痛也不会往那些药瓶子上看一眼。
此时再加上止痛片太大颗,放|进|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她便忍不住干呕起来。
“这样不行,染儿,钥匙给我,我过去接水。”
说完他自己先愣了一下,现在这个时间自己来看笙染,如果被表姐看到,岂不是要被她误会?
他把傅笙染从床上扶起来,转过身,弯下|腰背对她。
“做什么?”
“去医院。”
夜已深,街上空无一人,傅忱山背着她,急匆匆的往医院所在的方向赶去。
路灯把一双人的影子拉长,她双手环住傅忱山脖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似是回到了很多年前,深夜里傅笙染发高热,阿婆背着她赶去医院。阿婆背着她,去了离家最近的妇幼***院,没人值班;接着去了稍远的中医院——大门紧锁;最后阿婆背着她一路小跑着去到县医院,依旧大门紧闭。
她趴在阿婆背上,小小的心里只感觉这样奔来跑去很有趣,阿婆伸手探了探她额头,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长长的吁了口气——夜里的凉风不知不觉间已将她的高热吹散去。
“忱山。”
“嗯?”
“小时候,有一次夜里我发高烧,阿婆也是这样背着我去医院的。我走失的那次,也是你找到我,背着我回家的。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你。”
“傻丫头,那么久的事你还记得。”
他的背在寒凉的夜里既温暖,又安稳,傅笙染忍不住想要|睡|过去。
“忱山,你怎么会来?”
“我... ...”
“你是担心我一人睡在外面不安全么?”
“嗯。”
“你这样子来看我,有几次了?”
“没几次。”
“忱山... ...”
“嗯?”
“忱山... ...”
“我在。”
“忱山... ...”
“嗯。”
“谢谢你。”
傅忱山,我,喜欢|你,爱|你。
谢谢你。
走失的小女孩像脱离族群的小兽,在森林里惶恐乱窜。
轰隆隆一声闷雷,大雨瓢泼而来,小女孩慌张跑到树下,紧紧的环住手臂,把自己蜷缩成虾米状。
这世上最另她没有安全感的事,便是下雨天,那轰隆隆由远及近的雷声,和帛裂天际的闪电让她惧怕,仿佛她小|小躯|壳里的整个灵魂,都会被它剥|离出去。
大人们还没有找到她。
淅淅索索的雨声,和树林枝叶随风拍打的哗哗声充斥了整个世界,四周皆是群魔乱舞的鬼影重重。
蝉早已不叫了。
小女孩还不知道雷雨天不能在树下躲雨。她紧紧的贴在树脚,不去看那满世界的鬼影,也不敢大声呼叫,怕引来未知的野|兽——曾祖父曾在此地山林间设陷阱打猎时误捕过一只麋鹿,既有那么成年山羊那么大的麋鹿,那它一定也会有天敌。
“笙染——笙染——”
“...笙...”
滂沱雨声中似是有***声呼喊她的名字,她站起来,用尽全力大声回答了那声音——没有回应,除了雨声风声,再没其他。
小女孩跌回原地,抱着膝盖开始大哭。
“笙——染——”
四下无人,又是陌生的声音。她感觉自己产生了幻觉,又忍不住放眼去四下张望。
“笙——染——”
这一次听得真切,有人找过来了。
“哎——哎——”
小女孩一面大声回应,一面寻找声音来源。
黑梭梭的夜,一个半大的少年从朦胧雨中走来,一片宽大的地涌金莲叶顶在他头上遮雨。
“笙染!”
那少年跑过来,将地涌金莲叶遮在她头顶。
是从未见过的小哥哥,大概十三四岁的样子。
“笙染别怕,我是傅忱山,是你的小... ...额,小哥哥。”
小女孩看着眼前陌生的少年,迟迟不敢作答。
“笙染别怕,我... ...”
少年随手摘了一片身旁的绿叶,放在嘴边吹起叶笛来。是那首曲子,烛灯下阿婆常以口弦吹弹的彝家小调。
傅笙染紧绷的神经,终于在熟悉的调子里放松下来。
“笙染别怕,来,我背你回去。”
记忆是遥远的,傅笙染那颗向来哀凉的心,在遥远的过去里,在少年□□的背上,开始生出微弱的温度,生根发芽。
“急性阑尾炎,保守治疗的话,住院输几天液就会好,但是容易复发。现在病人情况也不大好,最好马上做手术,一次根除。”
主治医生两根手指在住院通知单上敲了敲,将它推到傅忱山面前“先签字,然后去楼下交费。”
傅忱山拿起通知单,动作在半空停了一下,拿起笔,写下自己和傅笙染的名字。
病人姓名:傅笙染。联系人:傅忱山。
视线落在“与病人关系”几个字上,又愣了两秒,极不情愿地写了“爷孙”两个字。
住院通知单要提交到学校请假,总不能在上面写“男女朋友”这几个字。虽然他更想写的是“夫、妻”。
“蠢货。”傅忱山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个遍。
昏睡中的傅笙染恍惚听见一些零碎的言语“准备手术”“输液静养”之类。然后似乎有人从床边站起来,脚步声渐远。
眼皮上像压了秤砣,吃力的半睁开眼,看见天花板上轮廓模糊的灯。傅笙染下意识伸手在身边摸索,只触感到冷冷的被褥。
片刻后,方才离开的脚步声重新出现,由远及近,一只微暖的手|握|住了她。
“你醒了,是不是还很疼?”
“忱山。”
“嗯。”
“我怎么睡着了?”
“你刚才晕过去了。”
“我好像听见医生说要做手术,是在说我么?”
“染儿别怕,有我在。”
傅忱山抓着她的手又紧了些,她反手回握着他,与他掌心相对,十指|交|缠。
“可我家里... ...”
“你阿婆那边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他在,心里的安稳就不会涣散。傅笙染忍不住想撒个娇,于是乖巧温顺的叫了声“忱山哥哥。”
“染儿!”
傅忱山佯装微怒,正色看着她。
他很不喜欢这个称呼,小四爷也好,忱山哥哥也好,都会无端|戳|到他的痛处。然而面前的少女一副讨好的乖顺模样,又让他立马败下阵来。
“噗!”
看着他变来又变去的神色,傅笙染忍不住笑出了声,把一辈子没有过的撒娇都使了出来。
“忱山哥哥,染儿害怕做手术,染儿也不喜欢这里的味道。”
软|糯糯的声音,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傅忱山整颗心都跟着她酥【软】了,帮她把额前的发丝抚到耳边,低头落下一个吻。
“我陪着你,别怕。”

骆卿傅笙染小说

小说染卿笙歌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