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与你共白头(曲清吟陆北渊)

情深与你共白头(曲清吟陆北渊)

导读:《情深与你共白头》是作者秋宝宝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曲清吟陆北渊 ,小说讲述了陆北渊是曲清吟灰暗的生活中,唯一的一道光!当一个嫁给他的机会,摆在她的面前时,她毫不犹豫地抓住了!

小说介绍

《情深与你共白头》是作者秋宝宝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曲清吟陆北渊 ,小说讲述了陆北渊是曲清吟灰暗的生活中,唯一的一道光!当一个嫁给他的机会,摆在她的面前时,她毫不犹豫地抓住了!小编为你带来情深与你共白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陆北渊是曲清吟灰暗的生活中,唯一的一道光!当一个嫁给他的机会,摆在她的面前时,她毫不犹豫地抓住了! 婚后的生活,却让她如履薄冰,连呼吸都是疼的!在追逐、试图与他并肩而立的过程中,遍体鳞伤。 终于,在他的不信任与放纵下,她失去了和他唯一紧连的救赎,绝望地朝他一笑:“陆北渊,你赢了,我输了。”

情深与你共白头全文阅读

“曲清吟,你要不要脸?”
窗外夜色沉沉如墨,压在曲清吟的心头,她看着面前难掩厌恶的男人,纵然已经预料到他会说出什么话,但还是被这冷漠凉薄的字眼刺得微微一疼。
但她没有表露出分毫,而是含笑款步上前,在柔和的灯光下,曼妙纤细的身体在半透明的白色睡衣下若隐若现,显出玲珑有致的曲线。
陆北渊神色阴沉,俊美深刻的脸上满是风雨欲来,压抑着的暴怒让他的目光如刀似箭一般的扎在曲清吟身上。
“我不碰你,你就给我下药?”
令人难以忍耐的燥热感几乎将男人烧得双目赤红,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间挤出来的,“这种下贱的手段,也只有你使得出来。”
曲清吟呼吸一窒,但紧接着便笑了起来:“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早就清楚了吗?”
“***,下贱,不要脸——”
这些恶心的,侮辱的词汇,在她嫁给陆北渊后,已经听过太多次,她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但当由她自己说出来时,一股尖锐的痛感,还是沿着***缓缓蔓延,让她痛得不能呼吸。
曲清吟上前,坐到男人身边,将头靠在他肩侧,贴着他的耳朵呵气如兰:“你别忘了,就算我再怎么***下贱不要脸,我也是你的妻子——而我那个好妹妹,可就远没有她妈那么好的命了,只能委屈她做一辈子的***了。”
话音未落,手臂上传来一阵拉扯般的剧痛,陆北渊脸色已经难看至极,像是结了厚厚一层冰,硬生生的扯着她的手臂将她拖离了沙发,死死按在茶几上。
曲清吟下意识的挣扎起来,她的腰被抵在茶几边缘,硌得生疼。
她听到陆北渊切齿的声音传来,带着滔天的怒意:“别用你那张嘴来说若若的名字,你不配。”
紧接着,陆北渊骤然松开钳制着她的手,曲清吟一时间失去平衡,从茶几上滑落下来,她低头看去,手臂上已经被撞出了一***骇人的青紫。
“我不会碰你。”
陆北渊的身体因为药性的发作,变得滚烫炽热,额头上尽是******渗出来的虚汗,双眸中布满了红色血丝,抬步便欲朝别墅门口走去,而身后响起的声音又硬生生的止住了他的脚步。
“要去找曲纤若吗?”曲清吟扶着沙发,好几次才勉强站起身,她看着背对着她的男人,勾唇笑了起来,“你去啊,你今天晚上要是去了,明天曲家大***为爱抢自己姐夫的新闻就能飞满各大媒体的头条。”
“你威胁我?”
陆北渊回过身,目光危险到了极点,***感几乎形成实质,落在曲清吟身上,冷得让她几乎站不住脚。
曲清吟强撑着,毫不躲闪的与他对视:“这是善意的提醒。”
“曲清吟,”陆北渊忽然叫她的名字,一字一顿,带着刺骨的寒意,“我们已经结婚两年了。”
“是啊,这两年,你回这个家十三次,除了新婚之夜,你在这里留了半个小时,其他时候都只呆了二十分钟不到——至于过夜,一次都没有。”
曲清吟闭了闭眼睛,回想起自己这两年来,独自守着只有一个人的房子,那噬人的***与***几乎可以将她逼疯,尤其是半夜忽然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她身边只能摸到冰凉的床铺。
这是他们的新房,结婚时的大红喜字还贴在墙上,但她的婚姻,却已经如这一地狼藉般,破碎成了满地碎片。
陆北渊眸色暗沉,冷冷开口:“我并不爱你,当初娶你,也不过是爷爷的要求,所以,离婚吧。”

情深与你共白头免费阅读

从那时起,她便知道,这场她期待了许久的婚姻,并不是陆北渊想要的。
陆北渊一连好几天没回来。
曲清吟已经习惯了,她简单收拾了一下,准备去工作室看看时,却接到了曲氏打来的电话。
“喂,清吟姐,”打电话的,是之前曲清吟在曲氏时手下的一个小组长,平时办事非常得力,而此刻,语气中却带了点慌乱和哭腔,“你快来公司啊,我们部门接的一个项目出岔子了,纤若姐把气都撒我们身上了……”
“我知道了。”曲清吟拧眉,“我现在就过去。”
曲氏作为珠宝业界的首屈一指的龙头,无论是名气还是影响力都是有目共睹的,就连商业大楼,也比旁边的商业区要上档次得多。
而曲清吟站在楼下,看着上面金碧辉煌的“曲氏珠宝”四个字,只觉得讽刺。
她闭上眼睛,再度睁开时,已是一片冷然,大步走了***。
设计部门是曲氏的***,也是重中之重,位于三楼最核心的部位,曲清吟原本是这里的设计总监,却在曲纤若来后,“引咎辞职”,离开了曲氏。
说是“引咎辞职”,其实现在想来,也是曲纤若联合她那个妈做的一手好戏,故意诬陷她以权谋私,待她成为众矢之的,再逼着她签下了辞职书。
而她的父亲,曲氏的董事长曲建河,却对这一切不闻不问,任凭亲生女儿被赶出了设计部门。
回想起当时的一切,曲清吟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句,妈妈,你当年的青春,还真是喂了狗。
曲清吟的妈妈名叫林纾薇,是S市有名的大***,和曲建河是商业联姻——其实也算是紧急注资,当时,曲氏珠宝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和林纾薇结婚后,才取得林氏的注资。
那时,林纾薇的父亲已经重病,临死前也会想为女儿找一门好姻缘,曲建河受了林氏的恩,总不会亏待自己的女儿,但他没想到的是,曲建河就是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林纾薇为了生曲清吟难产,虽然拼着一口气将曲清吟生了下来,但一直缠绵病榻,而曲建河就在这个时候,在外面勾搭了别的女人,还有了孩子!
而且,在林纾薇去世后连头七还没过,曲建河就不顾曲清吟的竭力反对,迫不及待的把那一对***母女迎进了家门。
曲清吟一直怀疑,自己妈妈的死别有隐情,虽然曲建河对外宣称的是林纾薇病重,回天乏术,但曲清吟连自己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被曲建河匆匆火花,其中蹊跷,太过可疑。
只是,没有证据。
曲清吟收回心中的疑虑,她已经到了设计部门口,正欲推门***,便听到了曲纤若的怒骂声,夹杂着摔东西的声音。
“你们都是猪脑子吗!这么大的纰漏都看不出来!”
曲清吟蹙起眉,虽然她不愿和曲纤若打交道,但还是推开门走了***。
几个设计部的员工低着头站着,喏喏不敢说话,看到她进来,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喜色。
曲纤若坐在位子上,因为刚刚发了火的缘故,原本一张***娇美的脸现在怎么看怎么别扭,她拿眼角扫了曲清吟一眼,吐出一句:“进来不知道敲门的吗?!”
这话说得有些可笑,曲纤若跟着她那个当***上位的妈进了曲家之后,就一直以曲家大***自居,想要将曲清吟踩下去一头,而在曲建河刻意的纵容下,她也确实成功了。
曲清吟不温不火地开口:“有人捅出了一堆烂摊子,现在没法收拾了,就拿手底下的人开刀,不太好吧?”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情深与你共白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