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吴峥林夏)

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吴峥林夏)

导读:主角是吴峥林夏的小说,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唐思佳也看到了,她下意识的抓住我的胳膊,“老师”“没事”,我一伸手,“镇物给我。”唐思佳哆嗦着把镇物递给我,她的手,冰凉。

小说介绍

主角是吴峥林夏的小说,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全文免费阅读哪里可以看?唐思佳也看到了,她下意识的抓住我的胳膊,“老师”“没事”,我一伸手,“镇物给我。”唐思佳哆嗦着把镇物递给我,她的手,冰凉。

小说介绍

  爷爷去世的时候,轰动全城……

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全文阅读

唐思佳也看到了,她下意识的抓住我的胳膊,“老师”“没事”,我一伸手,“镇物给我。”
唐思佳哆嗦着把镇物递给我,她的手,冰凉。
我把她护到身后,用骨雕人形一指红衣小女孩,“回去告诉你主人,镇物在我手上,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不管他要是来***的,还是拿人钱财,替人***,这事,到此为止。”
“还我血祭!”红衣小女孩的头发,衣服瞬间鼓荡起来。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身上穿的是红色寿衣,也就是说她是穿着红寿衣死的。鬼和人不一样,人是青年强壮,鬼是幼年凶猛,这种穿着红寿衣下葬的小厉鬼,煞气极重,一旦被人加以炼化,那就会凶上加凶,必成凶猛无比的恶鬼。
先前,她被用来炼化煞灵,煞灵在,她的怨气就会受到一定的削弱,力量也会受到镇物的反向限制。但现在,煞灵被消灭了,镇物也挖出来,她的凶性也就没有了束缚了。
明摆着,这是炼养的人恨我破了他的镇物,所以把这红衣小女孩放出来了。一来,他要用这女鬼***我;二来,他和女鬼的契约还在,没有了血祭,他就危险了。
而唐思佳,就是眼下最适合的血祭。
话说回来,红衣小女孩现在来,无非两种结果。要么我灭了她,那炼养的人就脱身了;要么她打败我,吞噬掉唐思佳的生魂,那样一来契约达成,这女鬼也不会再对他造成威胁。
无论哪种结果,对他都是有利而无害。
这个人,精明的很。
但他未免小看了我,也小看了我们吴家。
虽说我是初出茅庐,但这点事要是都处理不来,我爷爷就白教我那么多年了。
只是一刹那,我就有主意了。
几乎同时,小女孩一声尖啸,冲我扑了过来。
我没功夫跟一个小女鬼扯淡,观想镇魂符,右手食指中指眉心一捏,接着冲那女鬼一抓。
女鬼一声惊呼,被我抓进手心,封入骨雕人形,接着口念封灵咒,“***禁制,五行为牢,敕!”
随着咒语,我右手掐剑诀,在骨雕人形上一按。
耳边传来了红衣小女孩的一声惨叫,她被牢牢的封进了骨雕人形中,再也出不来了。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没等唐思佳反应过来,我这完事了。
我把镇物往她面前一递,“拿着。”
她愣愣的看着我,下意识的接过了镇物,“老师,刚才那”
“没事了”,我拿起包,“走吧。”
她嘴巴张了几张,想说话,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走了几步,突然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老师!”唐思佳回过神来,一声惊呼,几步跑到我身边,抱住我,“您怎么了?啊?怎么了呀?”
我头疼欲裂,痛苦的喘不上起来,一声闷哼,疼的昏死了过去。
“老师!老师”
唐思佳急哭了。
等我再醒过来时候,我已经在车上了。
就如同疼的昏过去一样,我是疼醒的,头像裂开似的,疼的无法形容。
见我醒了,唐思佳赶紧凑过来,“老师,您怎么样?”
“头疼”我强忍着剧痛,脸上,脖子上,身上全是冷汗,一双手疼得我想抓东西,却没东西可抓。
唐思佳抓住我的手,“老师,我啊!”
她疼的叫了出来。
我反抓住了她的手,同时右手抓住了门把手,手臂上青筋暴露。
她的手,快被我捏碎了。
唐思佳强忍着剧痛,满眼泪水的看着我,拼命咬着嘴唇,愣是没叫出来。
我一边强忍着剧痛,一边调内气,调神光,护上丹田,为自己疗伤。这头疼属于内伤,是我情急之下,用神光修符造成的。爷爷说过,以神修符,对内功和资质要求极高。我的资质应该是可以的,但是内功差的太多,毕竟我才十八岁,没法跟爷爷那几十年的修为相比的。
本来内功不足,用神修符就已经很危险了,再加上我是在唐家祖坟修的符,有阴气入体,所以这内伤才严重了。
这就是经验,起码在我内功突飞猛进之前,这以神修符的方法最好是别用了。我宁可用纸修符,反正也够用的,还是稳妥点,循序渐进吧。
足足十几分钟后,这头疼劲儿终于过去了。
筋疲力尽的我瘫软在座椅上,垂着头,无力的***着。
唐思佳的手已经被我捏的一片青紫了。
她顾不上自己的手,赶紧问我,“老师,您好些了么?”
我半天才缓过劲来,“水”
“嗯!”她赶紧拿了瓶水拧开,递给我,“老师,给您。”
我接过来,******的喝了半瓶,这才觉得有点力气了。
“你的手没事吧?”我问。
她看看自己手上的青紫,“没事的,您还难受么?”
“好多了”,我满怀歉意的看着她,“对不起,刚才太疼了,只想抓东西,也顾不上抓的是什么了。”
她松了口气,冲我一笑,“没事,您没事就好了,刚才真吓死我了。”
我看了看外面,天已经快亮了。
我坐起来,问她,“镇物呢?”
“我放包里了”,她说,“您晕过去了,我只能放包里,不然没法背您”
“嗯”,我也松了口气,冲她一笑,“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
她点点头,“嗯。”
刚一发动车子,她的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眉头就是一皱,似乎有些无奈似的。
“接吧”,我转头看着外面,闭上了眼睛。
她看看我,犹豫了一下,接了。
这个电话很长,她全程说的都是法语,好像是在和对方解释着什么,但是对方语气严厉,根本不听她的解释。
最后,她沉默片刻,把手机放下了。
“出什么事了?”我转过头来,问她。
她看我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但是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了。
我楞了一下,明白了。
她摊上大事了。

乘风少年吴峥林夏免费阅读

我抽出几张纸巾递给她,“工作上的事?”
“谢谢”她接过去,擦擦眼泪,无奈的叹了口气,“妈妈出事到现在,我缺席了四次很重要的国际会议,工作上的事确实耽误了很多。刚才法国总部那边的ceo给我打过电话来,他的意思,想让我主动辞职”
委屈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边擦,一边不住地落。
我又抽出几张纸,默默地递给了她。
“我跟老板解释,跟他说了我家里有事,虽然我缺席了会议,但是我不会影响公司的业绩”,她哽咽着说,“可是老板根本不听,他认为我已经不适合胜任这个工作了,说总部已经在考虑换人的事情,他建议我,最好主动提出辞职申请,这样他还可以为我保留一个职位”
“我尽力了,我真的尽力了”,她伤心的说,“妈妈出了这样的事,我根本顾不上别的了。”
我没说话,点了点头。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抹抹眼泪,深吸一口气,“没事,工作可以再找,妈妈只有一个。我回去就写辞职报告,以我的能力,我还怕找不到工作?”
“你缺席了四次会议,代替你的是谁?”我问。
“是我的副手,他叫叶少龙”,她说,“他是我大学同学,也是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还是男朋友?”我看着她。
她脸一红,“他是在追我,我没答应。”
我平静的一笑,“我饿了,咱们走吧。”
我们来到小镇上,在一家粥铺吃了早点,然后走进商场,每人买了一身衣服。回到快捷宾馆,我们各自回房间洗了个热水澡,从***到外衣,全部都换上了新衣服。
之前的衣服用袋子装好,放到了车上。
收拾停当之后,我们启程回市区。
这时的唐思佳已经完全不想工作的事了,她已经决定了,辞职,换一家公司。以她的能力,上京想请她的大公司数不胜数,她根本不用担心工作的问题。只是对于要强的她来说,这事需要在心里把弯转过来而已。
路上,我们说起了镇物的事。
“老师,那东西怎么处理?”她问。
我没回答,反问她,“***妈在出事前,被人骗了一大笔钱?”
她一怔,随即点头,“是,她买了一副古画,花了两千万,后来我托故宫的专家一看,发现是赝品。我妈妈因为这个事,差点寻了短见。”
“她之前有收藏古董的习惯么?”
“没有,她对这些一向不感兴趣的”,她叹了口气,“可是那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她就像着了魔似的,就想投资古董。恰好这时候,她一个老姐们儿从国外回来了,说是带了一副国宝级的画回来。我妈买画的时候,专门***找了人帮忙看画,确定是真品,她才买的。可不知为什么,等她带回家之后,就变成假的了。”
“她被人做了局了”,我说,“我小时候听爷爷讲过,说古董行业里有这么一批做局的人,用真品钓鱼,然后再偷梁换柱。因为手法高明,所以令人防不胜防。”
“是啊”,她无奈,“为了买那副画,我妈妈把自己的所有钱,股票全搭上了,还不够,又让我给她拿了两百万,这才勉强凑够了两千万。我当时正在国外,怕她上当,一个劲的劝她,可她根本不听。她说她找了权威的专家,而且那老姐们和她关系特别好,不会骗她。可到头来,还是被人骗了”
“所以,你的财务状况也出问题了?”我看着她。
她知道瞒不住我,脸一红,“这段时间找人给我妈妈驱邪,花了几十万,眼下确实有点紧了,不然我也不会只给您十万块钱”
我淡淡一笑,心说十万就不少了。
但是这话,我不能说出来。
“老师,您是怎么看出来我妈妈被骗的?”她问。
“因为那个镇物”,我说,“镇物具艮土之相,逢巽木之位而生绝命,而绝命犯凶,主事主被骗,先有倾家荡产之险,进而有凶杀横死之祸。那镇物是用女鬼炼养的,虽然在埋进你家祖坟之前就已经形成了煞灵,但它起作用依然需要一段时间。***妈的遭遇,不过是镇物起效的正常流程而已。”
她明白了,“原来是这样那现在镇物挖出来了,我妈妈是不是就没事了?”
“没事了”,我说。
她终于放心了,感激的看着我,“老师,太谢谢您了!”
“***妈是没事了,不过这个事还没完”,我说,“必须把幕后的那个人找出来,不然的话,躲过这一次,还会有下一次。”
“那要怎么找?”她问。
我平静的一笑,“用镇物。”
“用镇物?”她不解,“您的意思是”
“不用问那么多,你会明白的”,我闭上眼睛,“我睡一会,到了喊我。”
“嗯,好!”她点点头。
江湖上,风水师有风水师的规矩,一般在给人的办事的时候,往往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收多少钱,办多少事。我们吴家人不同,我们经手的每一件事,都要给人办利索了,绝不留任何后患。
爷爷是这么做的,爸爸和二叔是这么做的,到了我这里,也要这么做。
因为,这是我们吴家的规矩。
外面又下起了雨。
车内的我,安静的睡着了。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