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隋小地主(赵开)

开隋小地主(赵开)

导读:赵开小说————开隋小地主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茅不惑所著,讲述了赵开穿越到北周初年,成为八柱国之一的赵氏孤儿,发现满朝都活在灭门大仇、权臣宇文护的阴影之下。这是一个

小说介绍

赵开小说————开隋小地主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茅不惑所著,讲述了赵开穿越到北周初年,成为八柱国之一的赵氏孤儿,发现满朝都活在灭门大仇、权臣宇文护的阴影之下。这是一个

赵开内容介绍

长安三月,皇城日食。

北周楚国公府。

赵开昏昏沉沉的,只觉做了一个长长的大梦,浑不知身在何处。

赵开依稀记得,梦中光怪陆离,在一片车水马龙之中,他站在斑马线上张大了嘴,呆看着那日头被一层黑影逐渐覆盖,一点点的暗淡下去。

好好的白天伸手不见五指。

随着一阵刺耳难闻的汽车紧急刹车声,赵开飞了起来……

赵开艰难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美的少女俏脸,恐怕只有十二三岁。

那少女正惶急的盯着他,两只眼睛里泪水朦胧,头分双髻,左侧发髻上插着一小串吊珠。

“什么医院用童工做护士,穿着古装,真是怪事。不过这丫头长得真好看呐!”赵开心底感叹。

“公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急死嫣然了!……”少女惊喜的声音想起,一串好听的声音咕噜咕噜的从她那樱桃***传出来。

赵开却是听地似懂非懂的,也来不及分辨这一大堆话后面的意思。

赵开动了动,却使不上劲,莫非瘫痪了?赵开发现自己侧卧着,头下枕着一个瓷器,弧度正好放下脑袋。

床也很奇怪,竟是类似于东北大炕一样的木塌,这是日本人开的医院?

赵开渐渐意识回归,闻到床边传来一股奇怪的恶臭,既像马桶的、又像呕吐的味道,夹杂着十分冲鼻,胃里升起一阵想呕的冲动。

少女见赵开不说话,又焦急起来。

“赵伯,赵伯,你快来呀!公子醒了!”

门被重重的推开,一个大汉一瘸一拐的冲进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碗。

赵开眼光投往门***,才发现这是一间全是木质家具的房间,古朴精致,美轮美奂。

大汉疾走两步,就跨到床边,脸上有些愤懑似的***。

赵伯看着也就四十,一副管家的穿扮,身材高大,赵开估计得接近一米九,气势很为威猛。

赵伯说话倒是很轻,声音浑厚:“少主醒了!身体可还有什么不妥?”

赵开恍恍惚惚地,正奇怪自己为什么像放慢镜头似的观察环境,思路总是跟不上眼前发生的情景。

听到一会儿公子、一会儿少主的称呼,赵开细细回想了一下,觉得场景极为熟悉。

赵开慢慢回过神来:“我不是在医院,我也不是死了?而是遇到传说中的穿越了?!”

赵开内心不禁有些欢喜。

向来穿越人士都有***,看这居室,应该是富贵之家。

那能当个纨绔少爷了?赵开脑海里冒出一堆曾幻想过无数次,走马扬街调戏良家的场景,或者坐拥天下,或者***如玉……

少女忐忑看去,赵开正嘴角流着口水,眼睛发直。

少女惊叫一声,拿小手过来在赵开眼前连连晃动,急道:“公子,公子,你这是怎么了,你可不要吓嫣然啊!”

赵开不禁有些感动,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咙刺痛,憋了一阵才说出几个字来,嘶哑的声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我没事,你们是谁?”

吧唧一声,赵伯手中的碗摔碎在地方,黄水四溢,恶臭扑鼻而来。

赵伯也急了,与少女面面相觑,怔了好一会儿,才对赵开说道:“少主莫开玩笑,您不认识属下赵剑和丫头嫣然了吗?”

赵开正待说,我刚被汽车撞飞,脑袋嗡嗡的,如何认得你们。忽然一阵头疼,脑海里无数的念头滚滚而来,却是来不及说话,大叫一声,在床上翻滚起来。

少女急急俯下身子,拉着赵开的手,泪珠子啪啪的往下掉。

赵伯过来按住赵开脑袋,手指按住百汇穴,轻轻推揉,口中说着:“嫣然莫急,少主体内尚有余毒未解,既已醒来,定无大碍。”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赵开再次睁开眼帘,眼睛逐渐清明。

现在他知道,自己是楚国公府唯一的公子,赵开。

赵开先问到:“今日天上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吗?”

赵剑一愣,说道:“半个时辰前,天有日食。属下刚接着少主从宫中回府,见少主酒醉不醒,急于送您回来休息,也没工夫看去。”

赵开心想,原来如此。

凡事没有无缘无故的,既然两个时空共同发生日食,赵开知道,自己的魂魄从千年前被牵引到这个少年公子身上,就说得通了。

此赵开即彼赵开,两个意识相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千年前的赵开,把意识寄托在了这个赵开身上,开始了新生,但也接纳了现在赵开的情感记忆,有如双生。

只是不同的是,现在的赵开年方十二,还是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千年前的赵开,却是一个三十大几的中年大叔,作为一个文史专业的研究生,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几年,开了一个小小的自媒体工作室,不想壮志未酬,便魂穿千年。

两个赵开的意识记忆混为一体,他知道,现在的时间是北周武成二年。然后在心底仔细搜刮了一下前世的知识系统,恍惚记得是公元560年。

弄明白所处时代,不管身份如何,一切自可慢慢熟悉。

赵开甩甩头,示意赵剑可以放开手了。

嫣然也想抽回手去,却被赵开紧紧捏着,不禁俏脸微红。

赵剑咧嘴一乐,也不说话,退开一步,小心的避开了地上的黄水。

既然理解了这个奇异的事情,赵开有心思关心起现在的自己。发现全身软绵绵的,恶心、头晕、口唇发麻、胸闷、心悸、呼吸困难,似乎随时就能死去。

赵开现在两世的见识混杂在一起,知道一些医理,这种情况,八成是中毒了。

抬头便问道:“赵叔,你接到我时,发生了什么,你细细说一下。”

赵剑是楚国公府上家臣,赵开是叫惯了赵叔的。

赵剑见少主恢复冷静,有些开心,蹙眉想了一会,说道:“也无他,少主平日小心谨慎,属下也自当小意。从宫外到府里,都是我驾车,全程并未与谁接触。”

赵剑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奇怪的只有一点,今***是由那膳部下大夫李安亲自送出宫来的,并跟我说少主今日在麟趾殿颇有表现,主上很是高兴,就赐你在午宴时喝了两杯,不想却醉了,不得已送出宫来,他还叮嘱我要多喂你两杯菊花茶。”

嫣然在边上补上一声:“是奴奴喂公子喝的茶汤,没想到公子喝了之后,不多久就呼吸短促,口吐白沫,赵伯一看,说是中毒了,又不知道是什么病症,不得已我们这才给公子催吐的,您看,吐了好多呢。”

赵开看了一眼床边的木盘,皱了皱眉,实在太臭。

赵开冷笑两声,说道:“原来如此。你道那李安是好心么?你可知我在午宴上吃的什么,西施乳!让我酒后再喝菊花茶,两物相克相杀,难怪会中毒了!”

西施乳就是河豚的鱼白,也就是精巢,三月间最为美味,本来小心处理,是无毒的,不然也上不了皇帝的午筵上。既然中了毒,应是有人在上菜后混入了豚鱼子等其他有毒的部分,希望只是针对他一人而已。

赵剑呆愣住,脸上一片懊恼。嫣然啊的一声尖叫,立起身来,瞪着赵剑。

赵剑扑通一声跪下,也不管地上污秽,羞惭道:“是属下的错,少主这几年一直身处险境,我却丢了警惕,请赐属下死罪!”

说罢,便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匕来,倒转手柄,双手捧给赵开。

嫣然也跟着跪下,向赵开说道:“公子!”眼目流转,隐有哀求,却不往下说了。

赵开摆摆手,咳嗽两声,说:“都起来罢,不关你们的事情,是我自己不该贪杯的,做那宫中侍读就是想靠靠主上这颗大树,没想到在主上身边也不安全了!”

嫣然立刻跳起来,伸手去拉赵剑,咯咯笑道:“赵伯,起来。公子是大好人,不会怪你的。”

赵开瞪她一眼,这丫头姓谢,谢嫣然,十三岁,已是袅袅婷婷。

谢嫣然吐了吐粉红的小舌,却是不怕,这几年与赵开相依为命,已然亲近无比。

赵开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们倒是知机,幸好催吐的及时,这才捡回一条命来。对了,用的什么给我催吐的,这么臭!”

赵剑和谢嫣然对视一眼,蹦住了在脸上即将划开的笑意。少女弱弱的说道:“黄汤。”

赵开一愣:“黄汤?”

谢嫣然:“就是粪水。”

赵开怪叫一声,胃里再次翻腾,侧趴过来,大吐特吐。

房间里响起了嫣然银铃一般的笑声。

劫后余生。

小编推荐理由

开隋小地主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