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女重生:暴君要入赘(宁西洛云溪)

将女重生:暴君要入赘(宁西洛云溪)

导读: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将女重生:暴君要入赘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蜜雨轮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众人闻声而望。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风声阵阵,校场四周的大树婆娑摇摆,阴暗异常。

小说介绍

一部文笔极佳的小说————将女重生:暴君要入赘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蜜雨轮原创的,小说讲述了主角的故事!众人闻声而望。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风声阵阵,校场四周的大树婆娑摇摆,阴暗异常。

宁西洛云溪小说简介

打赌
众人闻声而望。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风声阵阵,校场四周的大树婆娑摇摆,阴暗异常。
她粉色的衣衫凌乱不堪,松散的长发上是粘稠之物,并不柔和的脸庞却显得格外坚毅,小小的眼睛中却迸发出比鬣狗还要危险的气息,虽有重伤,但是却无任何吃痛的表情。
铁笼锈迹斑斑,上面还沾染着其他囚犯留下的血液,虽然已经被人打扫干净,仍然可以闻到铁笼中并不新鲜的人血,味道极具难闻。

宁西洛云溪全文阅读

“本便是将死之人,你拿什么跟我赌?”
袁旭一脚踢开正在跪地求饶的红衣丫鬟,轻摇折扇走向铁笼,上下打量着她。
云溪不紧不慢地从袖口中掏出了一件物什,上面包裹着一层手帕,而手帕上沾染了她身上的血迹。
云溪笑道:“你进来拿便是。”
袁旭看了看身后的家仆,以及家仆牵着的鬣狗,目光闪烁片刻,嘴角轻扬:“甚为不妥,那么臭的地方,本公子可没有什么闲情雅致。”
“今日爱儿或我若是活着,这东西便送给你今日升官发财用,但是你要放我出来。若是爱儿与我都死了,这东西依旧是你的,你看可好?”
云溪浅笑,直接将手帕连同物什直接丢出铁笼。
袁旭牢牢地接住了它,漫不经心地打开手帕——
玉佩通体温润,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中,透出淡青色的光芒,虽只有半个掌心一般大,剔透晶莹,上面盘旋着双龙之纹。
袁旭皱了皱眉,然后将玉佩举起,放在月光下静看片刻,像
是看到了什么可怖的物体一般,乐极生悲,直接绊住地上的顽石,伴随着一声惊呼,摔倒在地。
家仆赶紧跑过来扶起了袁旭,袁旭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举着这玉佩对云溪吼道:“你这贱蹄子,从哪里捡到的这东西?”
“在山中捡到的,看上去很是值钱便带了回来。”说到这里,云溪目光灼灼地看着袁旭,挑了挑眉头,一脸惬意,“这北渊太子之物——公子可喜欢?”
人群中不住一声惊呼,家仆与新兵一脸惊诧的表情看向袁旭手中的玉佩。
袁旭像对待宝物一般,直接将这玉佩放进了自己的袖兜内。他摆了摆衣袖,强装镇定,又看到周围之人的灼灼目光,眉头紧皱。
若是直接将这贱蹄子杀了,那么这东西完全可以据为己有,待日后使用。可现在这么多闲杂人等看着,若是为了得到此物将人杀了,传出去也不大好听。但是与她打赌,横竖那丫鬟也是死,这东西依旧可以是他的,横竖也不吃亏。
“本少爷心情好,今天与你赌。”袁旭兴致大好,对着家仆挥挥衣袖,然后指了指红衣丫鬟,“将她丢在这贱蹄子身旁,还有啊…那鬣狗饿了几天了?”
“回少爷,整整十三个时辰没有进食了,都饿坏了。”家仆恭恭敬敬地垂下头说道。
红衣丫鬟匍匐在地上,额头已经磕红,鲜血不止,她浑身颤抖,目光内满满的仇恨。接着,两个家仆便直接小跑过来,将她押了起来。
云溪抬头,看到家仆开始解锁,红衣丫鬟直接丢在了她的身侧,声音响亮,混乱中,丫鬟的发簪掉在了云溪的脚边,她直接用脚将发簪踢进自己的裙下。
红衣丫鬟站起身便冲到铁笼外侧,她握着铁柱恶***地叫道:“袁旭,你背着三姑娘与我之间的丑事还少吗?这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月了,你当真不想要了?”
“你胡说什么!”袁旭气急败坏地吼道,“放鬣狗,听到没
有!”
紧接着,便是铁笼开门的声音,与红衣丫鬟哭喊的声音。
“公子,你饶了我,我再也不会倒掉避子汤了,公子,公子…”
云溪的目光直看前方,发簪落地,铁链已经被解开。前世在军中,她学到了太多脱困之法,没有她解不开的锁扣,只有想逃与不想逃之分。
鬣狗瞬间冲进了铁笼,只因红衣丫鬟的衣服太过显著,两条鬣狗直接冲向了红衣丫鬟。云溪只是冷漠地看着,惨绝人寰的声音源源不断。
鬣狗的凶猛可见不一般,云溪早年期间便在战场见过这种鬣狗,它们的速度非常快,在最短的时间内会将猎物啃食的只剩下骨头。
红衣丫鬟虽然自小习武,几分钟下来已经无法抵挡鬣狗的撕咬。
“公子,救我,公子…啊啊…”

宁西洛云溪免费阅读

鬣狗***地咬在了她的大腿上与肩膀处,皮肉直接被咬掉吞食。
“你这贱蹄子不是要跟我赌吗,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吗?”袁旭在外面,一脸兴奋地看着被撕咬的丫鬟,然后对着云溪大声嚷嚷。
“你倒是心疼她。”
声音落地,云溪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缓缓站起了身,铁链落地,惊醒了正在撕咬红衣丫鬟的鬣狗。
瞳孔冒着绿光的鬣狗好像是发现了新猎物,***地撕咬下红衣丫鬟的胳膊,鲜血四溅。鬣狗兴奋地叫着,直接扑向了云溪。
“开始了开始了,你们快看!”
袁旭直接握住了铁笼杆,兴奋地打量云溪下一步的动作。
只是,让他目瞪口呆的是——
云溪直接侧过了身,鬣狗扑了一个空,另一条鬣狗似乎是响应了同伴的号召,朝着云溪一同扑面而来。
活动筋骨的瞬间,她的双手直接扣住了一条鬣狗的脖子,以最快的速度***地摔向另一条鬣狗。
眸中的阴冷之气越来越盛,云溪慢慢走向被啃食残缺的红衣丫鬟。
丫鬟瞪大眼睛,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瞳孔中弥漫着死气。她的腹部一道裂开的口子,鲜血淋漓。
云溪伸出手掩住了她的眼睛,弯下腰对她轻笑道:“你的仇,我替你报了可好?”
下一秒,云溪便将丫鬟腰间的衣带抽出,一把甩在了正面扑来的鬣狗脖颈处,***地缠绕鬣狗。
另一条鬣狗像是复仇一般扑向云溪,她翻了个身的功夫,便将衣带的另一头缠绕住鬣狗,双手打结,***一拽——
两条鬣狗落地,且发出呜咽的声音。
因为***过猛,鬣狗刚刚吞食掉的血肉被吐飞了出去,正巧打在了袁旭的脸上。
那是一只残缺的手,惨白而可怖。
袁旭白皙的脸庞上满满的都是血,他咽了咽口水,用袖子擦拭了一把脸,声音颤抖:“这样便结束了?”
“我赢了,袁公子。”云溪扶着铁笼缓缓站了起来,她微微仰起脸,清眸中的***隐约可见,因为浑身鲜血淋漓,犹如地狱而来的恶魔一般,她的唇角上扬,对着袁旭一字一句地说道,“云溪的命是公子救的,云溪定当感恩戴德的报答公子。”
袁旭站在铁笼外,伸出双手,兴奋地拍了起来:“皇上不追究你偷盗黄金这件事,云将军再追究下去也甚是不妥,我与辰
玥成亲在即,也见不了***,我便救了你,做了这好人。”
说罢,袁旭勾了勾手,示意家仆过来打开铁笼的锁,放云溪出来。
家仆有些为难的走向前,对着袁旭耳边轻声道:“云岭公子交代了,若是她半路死不了,回来一定家规处死的,这可如何…”
话还未说完,袁旭一脚揣在了家仆的身上,家仆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袁旭冷声道:“什么云岭,他以为他自己是什么东西?区区一个副将官职的爹,还是个武将,能跟我国公府比?连他爹都要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真当自己是根葱了?”
这个时候,紫衣丫鬟直接跪在了袁旭的面前,大声哭喊道:“公子,你不能就这样放了她,将军与少爷不会允许的,不过是爱儿姐姐为那贱蹄子拖延了时间,费了那两条畜生的体力,换任何人,都能够轻而易举地宰杀了那畜生的!”
说着,紫衣丫鬟直接拽住了袁旭的裤脚,轻声啜泣着。
“我可以说它是畜生,你说,不行。”袁旭直接踹开了紫衣丫鬟,一脸不耐烦地对家仆说道,“把里面喘气的那个拽出来,把这个大言不惭的塞进去!”

小编推荐理由

将女重生:暴君要入赘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