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宠姬(楚禾赫绍煊)

霸王宠姬(楚禾赫绍煊)

导读:楚禾赫绍煊小说————霸王宠姬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未降所著,讲述了楚禾容色姝丽,又生来天赦入命,早早便被定为未来帝后。谁知上元佳宴,少年天子一眼相中了她那姿色平平的庶

小说介绍

楚禾赫绍煊小说————霸王宠姬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未降所著,讲述了楚禾容色姝丽,又生来天赦入命,早早便被定为未来帝后。谁知上元佳宴,少年天子一眼相中了她那姿色平平的庶

楚禾赫绍煊内容介绍

*
秋风乍起,遍地萧索,大尧后宫里一片凄清冷寂,唯有常青宫几棵松柏依旧挺翠。
常青宫里几个宫女得了闲,借着她们主子歇午觉的功夫,全都窝在廊下,嘀嘀咕咕地打起了叶子牌。
她们原本捡些鸡零狗碎的琐事聊着,譬如常青宫最近狸猫闹得凶,半夜总能听见窸窸窣窣的声响;譬如陛下上个月临幸了一个样貌妩媚的舞娘,从册封到被废黜不过半个月;譬如外头仗打得凶,恐怕都要压到玉京南墙根子下面了…
可聊着聊着,那杆儿瘦的宫女忽然转了下眼珠子,压低了声音道:

楚禾赫绍煊全文阅读

“你们说,咱们楚妃娘娘生的如此国色天香,可怎的就是不受宠呢?说起来,这当今***娘娘还是咱家主子的庶妹,不论是出身还是样貌都差远了,陛下怎么偏偏选了她?”
旁边圆脸蛋儿的宫女撇了下嘴,转头往合着门的寝殿瞄了一眼,小声道:
“嗐,你们都不知道么,当年先帝爷替圣上定下的***本来就是咱们主子!”
这话一出,另外几个宫女顿时便凑了上去,眼珠子都不带打转的,直勾勾地盯着她。
宫女们都迫切地想知道,这位单凭容貌就足以宠冠六宫的楚妃娘娘,既然出身尊贵又有先帝的遗诏傍身,怎么会落得这形同废黜的境遇。
这当然跟她们大有关系——毕竟受宠的娘娘们宫里头的奴才,平日吃饭都比别人多一道荤的,差别大了去了。
圆脸儿宫女关子卖够了,正得意洋洋准备开口的时候,却冷不丁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通传:
“凤驾到——”
宫女们瞬间便像受惊的鸟雀般呼啦一下子全散开,有几个甚至还浑身哆嗦着扑倒在地,颤抖着嗓音高呼:
“奴婢该死…”
她们都知道,这位楚***整肃后宫格外严苛,上个月光是因为擅离职守被杖毙的宫人就有十多个。
若不是因为自家主子不受陛下待见,***也从未亲临常青宫,她们怎么也不敢在她眼皮子底下犯险。
只见***楚明依穿着紫霓金凤华服,只垂眼睨了她们一阵,抬手便拂开门前的金丝帘跨了进去。
光影一明一暗掠过她那张精致的秀美面庞上,显得有些不大自然。
楚禾此时正躺在卧榻上午睡。
她睡的轻,恍惚间听见外面的声响,便不由地睁了眼睛,气息有些微微急促。她将素手探进枕下,摸出一只雪青色的丹药瓶出来,倒出一粒***的小丸子急急送进口中,连茶水也不饮便囫囵吞下。
平心而论,***楚明依已算是大尧后宫不可多得的一粒明珠。可就算是这样的绝色,与楚禾比起来却犹显得黯淡。
她病着,全无珠翠修饰,通身一袭缟素裹着她纤弱的腰肢,犹衬得肌肤胜雪三分白。而她那双光芒寂灭的眸中并无半分涟漪,而那似乎永驻眸畔的妩媚,使得她如旧日般顾盼生姿。
只是这样的倾城容颜一落入楚明依眼中,怎么看都有些扎眼。
可她想起自己了然于心的计谋,停下来拢了拢耳畔的赤金双凤步摇,换了副柔和的神态,朝里面轻轻地唤了一句:
“姐姐可好些了?”
楚禾勉强撑着身子起来,强忍着不让自己咳出声来,语调轻缓道:
“托***娘娘的福,我父兄惨死北境,妾身还能在此处苟活。”
楚明依倏地咬紧了牙关,唇角微微抽动了一下:
“楚禾,你别忘了,那也是我的父兄!”
楚禾抬眼,一双满是沉寂的眸子忽地化作一道剑光刺来:
“自从你决意踏入这宫墙以后,楚家于你而言,不过是用来固宠的工具而已。”
楚明依短暂地凝息片刻,忽地抬高了音量:
“是又如何?你确是楚家唯一的嫡女,是大尧的‘天命***’,可陛下他最终选的人是我!而你,也只不过是深宫中一个可怜的弃妇罢了!我如今要想拿去你的性命,就像碾死一只蝼蚁一般易如反掌。”
楚禾忽而有些气喘,目光渐渐涣散。
她不由地想起赫元祯。那位她出嫁六年,只见过寥寥数次的夫君。
彼时的他还是位温润如玉的少年天子,于玉京人潮汹涌的街头,提着兔子灯对她温柔一笑。
楚禾起初以为赫元祯是喜欢她的,直到他在上元佳宴,对她的庶妹明依一见倾心,竟借着酒醉当众悔婚,百般折辱于她。
而彼时的她年轻气盛,尚且带着将门嫡女的锋芒,自然不肯屈从于这样毫无道理的羞辱。于是她的父亲与一帮老臣轮番上书,最终迫使赫元祯松了口,将她们姐妹二人同时纳入后宫。
只是进宫以后,楚明依便得到专宠,一路扶摇直上成为***。
而她不仅要屈居自己的庶妹之下,还要眼睁睁地看着楚明依为了争宠,将楚家军送上北境那样炼狱般的战场,最终落得满门战死的结局。
楚禾心中哑然失笑,早知会落得今日的境地,她当初何必非要为了那一点点可笑的尊严,强求至此。
楚明依见她许久不说话,以为自己占了上风,下巴微微抬起,不可一世道:
“陛下当初赐婚你与东尧王,是你执意不肯。难道嫁给一方诸侯,比如今的境遇还差么?”
楚禾回过神来,抬眼望着她:
“东尧王?”
楚明依霎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立刻便紧抿双唇,死死盯着她的眼睛。
可楚禾却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什么。
她似是倦了,斜斜倚在榻前继续道:
“他是选了你没错。可你看——赫元祯选了你,这天下可不就乱了吗?”
楚明依忽然睁大了眼睛,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一时说不出话来。
即便她表面上装出这样的骄矜模样,可她心里清楚得很,楚禾才是楚家唯一的嫡女,是先皇钦定的***人选。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年老国师归隐前那故弄玄虚的预言:
“楚禾若不为帝后,则天下大乱。”
这则预言在当年的大尧掀起了不小的***,只不过却没有多少人真的在意,就连当朝天子赫元祯也不惜篡改先皇遗诏,执意要另立庶女楚明依做***。
可是在册封之后的短短六年里,大尧竟真的战乱四起,原本稳固的朝局也顷刻发生裂变。
如今冷不丁再一想起老国师这则预言,实在令人后脊发凉。
楚禾淡淡瞥了一眼面色发白的楚明依,轻启朱唇:
“大尧没有了楚家军,玉京恐怕撑不了多久吧?你方才无端提起东尧王…可是他起兵了?”
她轻描淡写的模样如同往日一般的从容不迫,而轻描淡写间却将楚明依一心想要掩盖的现状一语道破。
从小到大,楚禾一直都是这样,能将复杂纷乱的局势看得清清楚楚。

霸王宠姬免费阅读

只是这一次,她怎么猜也不可能想得到楚明依的阴谋。
楚明依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却在最后一刹那平静了下来,温柔一笑道:
“姐姐好聪明。只不过今日来的是南尧巡使,母亲也会随同陪宴。”
母亲?!楚禾心中突突跳了一下。自从父兄的死讯从北境传回之后,她在宫里的境遇便一日不如一日。自从身边的敛秋和立夏两个贴身侍女接连被楚明依发配,她更是得不到楚家的一丝消息。
她多想出宫去,去楚家封地看看如今的现状。可是她没有丝毫恩宠在身,省亲又是太过遥不可及的事情。
一想到母亲,楚禾的思绪就乱了。也不知是不是方才的药起了作用,她头脑昏昏沉沉的,只迫不及待地想着见到母亲,哪怕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也好。
楚明依见她魂不守舍的模样,唇角不经意地扯出一丝笑来:
“来人,快来给楚妃梳妆,随本宫一同去赴宴。”
三两个宫女闻声进来,来来回回地绕在楚禾身边为她梳洗打扮。
楚禾扶着额在妆台前小憩,闭着眼睛忍耐着药效发作带来的头晕恶心。自从北境传来楚家军覆灭的消息之后,她的身体一日比一日衰弱了下去,靠着这瓶入宫之后带来的护心丹维持着,她才能勉强度日。
而宫女为她上妆时,楚禾不经意间从镜中望见楚明依眸中闪着诡异的光,不由地打了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父兄三个月前在北境战死,母亲如何还能有陪宴的心思进宫来?再说南尧去年方才平定了海盗之患,尚且自顾不暇,如今为何还要来趟玉京这趟浑水?还有楚明依,她又怎么会如此好心地让她们母女相见?
将一切都想清楚了,楚禾面儿上仍旧不动声色,而指甲盖儿却已经深深嵌进了手掌当中,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她仔细思忖了一阵儿,余光忽地瞥见墙角里随意丢弃的一个包袱,不由地蹙起眉来:
“兰息,那些个东西怎么还在那儿?还不快拿出去?”
那个叫兰息的侍女一听,立刻便应了一声,迈着小碎步便去墙角拎起了那个小包袱。
只是兰息前脚还没来得及走出殿门,便让楚明依拦了下来:
“姐姐,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说罢,她伸手便要打开看个究竟。
楚禾见状,倒也不阻拦她,一双眸子轻飘飘落在她身上,不紧不慢道:
“听说上个月宫里杖毙了好些宫人,左右我也无事可做,便抄了些经书超度超度,望他们可千万别找回来。”
她知道楚明依从小最怕鬼神之说。果然,一听她的话,楚明依那的手一下子便缩了回来。
她恨恨地瞪了楚禾一眼,厉声朝兰息道:
“还不快把这些脏东西扔出去!”
楚禾没再说话,从妆匣最里面挑了只极素净的玉兰发簪戴在头上。
那包裹里装的可不是什么经书,而是她留给母亲的信。她早已预感到楚明依不会轻易放过她,若是这一趟有去无回,她必须让母亲带着弟弟楚兴立刻离开玉京。
楚禾由两个侍女一左一右扶着,跟在楚明依身后踏出了殿门。她略略往宫墙角看了一眼,果然瞥见一抹几乎与树影融为一色的影子。
看见他在,她的心便定了下来。
那是父亲在她进宫前特意安插在她身边的影卫,叫魏葬。这么多年,魏葬像影子一样活在常青宫里。凭借着他那身卓绝的轻功和藏身术,竟一直未曾被人发觉。
他守了自己这么多年,楚禾不能拉着他一起踏上这条生死未卜的路。
所以楚禾决心遣他离开,让他护送母亲离开玉京。
在那之后,他就是自由身了。
想到这儿,她将腰挺得直了些,连带着步子也更坚定了一些。
*
楚明依带着她一路来到长乐宫。
长乐宫外矗立的四方大鼎象征着大尧东西南北四路诸侯,簇拥着中间二十四方先皇巨像,曾是天子权力的至高象征。
可如今,二十四座天子巨像早已蒙尘,而那象征着东尧的大鼎却偏偏被擦拭一新。
不仅如此,长乐宫内外全都挂满了东尧的暗紫银龙王旗,招摇得几乎盖过了天子王旗的风华。
楚禾暗暗握紧了拳。果然不出她所料,东尧王如今已经兵临城下,玉京已经没有了丝毫反抗的能力。
而长乐宫里如今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宫人们,仿佛是在筹备一场盛大的庆功宴。
楚禾忽地感觉自己的裙角被人踩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却瞧见一个粗使宫女匍匐在地上,嗓子像柴火烧过一般沙哑:
“奴婢该死,楚妃娘娘恕罪。”
楚禾见她的手背蔓延到小臂上全是青紫色的伤痕,一时不忍,便微微屈膝想将她扶起来。
可就在她伸出手的一刹那,楚禾却愣在原地。
那是她再熟悉不过的贴身侍女立夏!
看着她被折磨成这般模样,楚禾鼻尖一酸险些溢出泪来,却唯恐引起了楚明依的注意,只能强忍了下去。
她不动声色地扶了一把立夏的肩膀,示意她暂时离开这里。
可谁知立夏却猛然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面目狰狞的脸朝她扑了过来——
她身边的宫女登时便被吓得四散而去,不远处的御前侍卫见状立刻飞身而来,拔出御刀干脆利落地刺向了立夏的后背——
立夏猛地扑倒在她身上,口中鲜血喷涌而出,脑袋缓缓耷拉在她肩上,慢慢滑了下去,不一会儿就断了气。
立夏并不是要袭击她。
立夏临死前在她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
“***,快逃。”

小编推荐理由

霸王宠姬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

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阅读器下载广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